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七章 相见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站在太子楚王身侧的青年男子,一身玄衣,身姿挺拔,浓眉冷眸,英俊冷凝,浑身散发出夺人的气势。[匕匕^^奇^^中^^文^^网](800小说网 Www.800Book.Net 提供Txt免费下载)将相貌平庸的太子和清秀文弱的楚王映衬的黯然无光。

    正是多日不见的陈元昭!

    往日见面,他最多是淡淡看她一眼就会移开目光,今日进了花厅之后,却毫不避讳的定定的看着她,目光专注,闪着奇异的光芒。

    就像一个猎人牢牢锁定自己的猎物

    许瑾瑜的心漏跳了一拍,想移开目光。然而,身体自有意志,楞是被牢牢地吸引住了全部的心神。

    众少女都在忙着向太子和楚王行礼,并未留意到陈元昭和许瑾瑜的对视。唯一例外的,就是站在楚王身侧的叶秋云了。

    叶秋云脸上维持着笑容,一颗心却直直的往下沉。

    所有的猜测都敌不过亲眼所见!

    她自小恋慕陈元昭,可陈元昭生性冷漠,即使对着嫡亲的表妹也不假辞色十分冷淡。不止是对她,对着所有恋慕他的少女,他都一样的冷漠,从不会多看谁一眼。可今天,自从进了花厅之后,陈元昭的目光就一直落在许瑾瑜的身上

    陈元昭竟是真的中意许瑾瑜!

    这个事实,令叶秋云心痛的快要滴血了。然而,她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甚至不能流露出半点异样,用力的掐着掌心,用尽所有的自制力维持着平静。

    留意到两人对视的,还有陈元昭身侧的陈元青。

    一碰了面就看个没完,还说什么两人一点关系都没有,鬼才相信!

    陈元青既欣慰又免不了泛起些许酸意。不过,他很快就将这丝酸意按捺下去,由衷的为陈元昭高兴起来。就算两人之前闹了些别扭,今天相见之后,应该很快就会和好吧!

    这一幕,说来话长,其实不过是眨眨眼的功夫。

    待众人见礼过后,许瑾瑜终于回过神来,故作镇定的收回目光。脸颊微热心跳加速手心冒汗这些诡异的反应暂时还是别深想了。

    陈元昭深深的看了不远处的许瑾瑜一眼,这才移开目光。

    自从那一次不欢而散的摊牌过后,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她。这段日子,大概是他生命中最特别最难熬的一段时光。

    白天忙于操练士兵和军营琐事,无暇多想。可每到夜晚,她愤怒含泪指责的俏脸总在他的脑海中闪动。像着了魔怔一般,让他在长夜漫漫里难以入眠

    于是,陈将军多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怪癖。( )每天夜里燃着烛台,将芸香和周勇传回来的消息看上一遍又一遍。看着所有和她相关的点滴小事,心里那种难以言喻的空荡的感觉才会稍好一些。

    这种奇怪陌生的感觉,前后两辈子加起来还是第一回,让他有些慌乱,也有些不知所措。

    他隐隐的猜到了自己的心意。然而,想到自己曾那样的伤害过她,她又是那样的厌恶他,心情又难以抑制的阴暗起来。

    这样纠结又复杂的心事,他当然不会告诉任何人。

    身边的人只知道他近来心情不佳,却无人知道其中的原因。陈元青察觉出他的情绪有异,明里暗里试探过几回,都被他面无表情的瞪了回去。

    昨天回府的时候,陈元青随口说起叶家的赏菊宴,还说许瑾瑜也会赴宴。他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上了心。于是,就有了今日的叶家之行

    兴致颇高的太子笑道:“你们各自回席入座吧!孤今日厚颜叨扰一回,尝一尝叶家的菊花宴。叶表妹,孤留下不会扫了你们兴致吧!”

    叶秋云从满心的嫉恨痛苦中回过神来,定定神笑道:“太子殿下肯留下一起品尝菊花宴,我们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被扫了兴致。”

    叶家是太子和楚王的外祖家,楚王又和叶秋云定了亲,亲上加亲愈发亲密。

    太子笑着打趣楚王:“五弟,你不会怪我擅做主张吧!我一片苦心,想为你和叶表妹制造些机会说话亲近。你今日怎么变成了个闷葫芦,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过。”

    叶秋云略有些羞涩的红了脸。

    楚王倒是镇定自若,笑着应道:“大哥,你嘴馋了想品尝菊花宴,又何必拿我当借口。”

    太子被逗出来,好歹给我留些颜面。”一派兄友弟恭和睦融洽。

    众人都很捧场的笑了起来。

    许瑾瑜忍不住抬眼看了楚王一眼。

    略显单薄的清秀少年,脸上浮着笑意,看着温和又无害。谁能想到,就是这个少年最终坐上龙椅成了大燕朝的天子?

    此时太子尚未遇刺,魏王按捺不动,秦王暗中小动作不断尚未搬到台面上来,楚王还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小皇子。陈元昭要报仇雪恨,必然要阻止前世的一切上演。杀一个皇子,总比杀皇帝要容易多了。

    陈元昭会怎么做?是站在太子这一边,还是会投靠魏王或秦王?

    太子等人坐了一席。

    隔着屏风,太子等人肯定看不见各人的举止。可一众名门闺秀依然更矜持了几分,就连纪妤也比平日安分老实多了。

    许瑾瑜的心不在焉,也没惹来任何人的瞩目。因为大家都差不多

    太子年龄大了一点,相貌也不算出众,可尊贵的身份摆在那儿,若是入了太子的眼,就是嫁到太子府做个侧妃,将来也是贵不可言。

    年轻英俊性情冷漠的陈元昭,更是众少女心中的最佳夫婿人选。虽然有传闻陈元昭中意许瑾瑜,不过,只要一日没定下亲事就做不得数,大家还是都有机会的嘛!

    还有陈元青和叶凌,也都是极优秀的少年。

    至于楚王,还是别多想了。皇子侧妃和太子侧妃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就算楚王最受叶皇后宠爱,日后也免不了要就藩。

    众少女心思浮动,可惜了叶府的厨子们费尽心思做出来的菊花宴,根本没几个人用心品尝。各自草草吃了几口,就搁了筷子,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窃窃私语起来。

    “奇怪,好端端的,太子他们怎么会到叶家来了。”纪妤到底憋不了多久,凑在许瑾瑜的耳边低语:“还有陈二表哥,今日居然也来了。他可是出了名的不喜欢赴宴!”

    难道,陈元昭是知道她会来赴宴,所以特地也到叶家来了?

    许瑾瑜鬼使神差的冒出了这个念头,然后暗暗啐了自己一口,俏脸有些发热。

    一个个总爱把她和陈元昭扯到一起,害的她也跟着头脑发昏胡思乱想了。

    纪妤絮絮叨叨说了半天,一直没得到回应,有些不满:“瑾表姐,你在想什么呢,今天怎么一直在发呆。我和你说了半天的话,你一句都没搭理。”

    许瑾瑜挥开纷乱的思绪,掩饰的笑了一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太子殿下,所以有些惊讶,一时没回过神来。”

    纪妤立刻压低了声音,兴致勃勃的八卦起来:“其实,我也是第一次见太子殿下。早就听说太子殿下相貌平庸,气度远不及秦王,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太子的相貌也不算差,至少是中上。可和秦王一比,就不够看了。今日偏偏又是和英俊逼人的陈元昭一起来的,在陈元昭夺人的相貌气质下,太子简直快成路人了。

    男人凑到一起喜欢谈论美人,其实,女子到了一起最爱谈论的也是英俊男子。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生的一副好相貌的,天生就要占很多便宜。比如说,陈元昭冷漠无情,在少女们看来是冷酷有型,换一个丑八怪整日板着脸试试?

    许瑾瑜一不小心,又走神了。

    “瑾表姐,我说的对不对?”纪妤一脸兴奋期待的问道。

    许瑾瑜压根没听清她说的是什么,胡乱点了点头。其敷衍程度,连粗枝大叶的纪妤都看出来了。

    纪妤不高兴的撇撇嘴,转过身和陈凌雪说话去了。

    耳根总算清净了!

    许瑾瑜松口气,然后,思绪飘飞心神不宁。

    上一次她已经和陈元昭摊牌说清楚了,从今以后两人再无瓜葛。可今天碰面,他为什么一直盯着她看?是在记恨她那天的出言不逊,还是另有打算?

    另一席上,少女们也在各自低声说话。

    “你刚才留意了没有,陈二公子进来的时候,看了许瑾瑜许久。”左姣娘像是喝了一缸的醋,语气里全是酸意。

    赵慧也是又嫉又恨:“当然留意了。”

    她一直偷偷看陈元昭,可陈元昭从头至尾看都没看她一眼,他的眼里,只有那个许瑾瑜。

    “那个许瑾瑜到底有什么好。”左姣娘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不过就是长了一张有几分姿色的脸,论家世,哪里比得上你我,根本就配不上安国公府。陈二公子该不会真的娶她吧!”

    如果不是冒出个许瑾瑜来,或许,安国公府现在已经到左家来提亲了。

    赵慧恨恨的说道:“这也未必。陈二公子中意许瑾瑜,安国公夫妇可未必愿意要这么一个门第不显的儿媳。陈二公子如今是神卫军统领,将来还要承袭安国公的爵位,娶妻总得娶一个门当户对的。许瑾瑜想嫁进安国公府,根本是痴心妄想。”

    左姣娘听了连连点头:“你说的对,她简直是白日做梦。”

    两人往日是情敌,见了面少不了争锋相对冷嘲热讽。今天遇上许瑾瑜,倒是生出了同仇敌忾的情谊来。

    叶秋云就坐在她们两个身边,她们两个说话也隐约听到了一些,心里的憋闷也稍稍散开了一些。

    是啊!就算陈元昭中意许瑾瑜,姑父姑母也不会同意这门亲事!以许家的家世,根本高攀不起安国公府。

    现在就暂且让许瑾瑜得意好了,将来,有的是她哭的时候。

    屏风那一边,少女们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

    屏风这一边,男子们免不了要推杯换盏。太子身份最尊贵,众人自然要以太子为尊,一个个轮番向太子敬酒。只有楚王例外。

    楚王先天不足,自幼体弱多病,不知喝了多少补药才平安长大。一直忌口,生冷辛辣一律不吃,滴酒不沾。

    陈元昭今日显然心情不错,喝酒十分爽快。一杯一杯几乎没停过。陈元青看在眼里,既觉得好笑,又有些担心,低声提醒道:“二哥,你可千万别喝醉了。”

    陈元昭不以为意的应了句:“这点酒还醉不倒我。”

    陈元青眼珠一转,声音压的更低了一些:“二哥,你今天怎么忽然到叶家来了?是不是为了瑾表妹来的?”

    陈元昭当然不会回答这种无聊幼稚的问题,甚至瞪了陈元青一眼。

    陈元青被他瞪惯了,也不放在心上,低声道:“今日人太多了,你们两个又都引人注目,想私下说话只怕不容易。你若是有什么话想和她说,不如告诉我,我待会儿替你去传话。”

    陈元昭动作一顿,看向陈元青的目光愈发不善。

    自己不便和许瑾瑜说话,难道他就可以吗?

    “二哥,你这是什么眼神。”陈元青被看的不满了,低声抗议:“马上就要秋闱了,我忍痛牺牲了一天温习书本的时间,特意跑到叶家来,还不是为了你。”

    二哥怎么可以怀疑他?

    他以前确实很喜欢许瑾瑜好吧,就是现在也不能完全忘怀。可自从他下定决心成全许瑾瑜和二哥,他就很努力的放下所有的少年情怀,一心为二哥和许瑾瑜牵线搭桥。

    二哥这样的眼神,太可气了!

    陈元昭见陈元青不高兴了,总算生出些许类似歉然的情绪来。此时此地不便多说,他只淡淡的说了句:“你不必烦心,我自有计较。”

    在亲眼见到许瑾瑜的那一刻,这些日子聚集在胸膛的焦躁难安奇迹般的消失不见,只有无法形容的愉悦和释然。

    他想,他终于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了。

    既然他喜欢见到她,那就娶她好了。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