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扬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这竟是许瑾瑜写的诗句?!

    叶秋云双目圆睁,左姣娘一脸错愕,赵慧惊讶的嘴都合不拢,迟迟没回过神来。(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biqι.mЁ)

    许瑾瑜不过是个破落户的女儿,整日里摆弄绣花针,怎么还会作诗?而且,诗还作的这么好?

    一片诡异的安静。

    “好!这首咏菊诗写的太好了!”曹萦第一个回过神来,眼中溢满了由衷的赞赏:“咏菊诗最重要的就是写出菊花的傲骨。从这一点来说,许妹妹的诗句更胜过我一筹。”

    许瑾瑜瞄了面色难看的叶秋云三人,胸口的闷气尽数抒发出来,当众打脸果然是件很爽的事:“曹姐姐谬赞了。论诗句,当属曹姐姐的最好。我哪里比得上曹姐姐。”

    许瑾瑜倒也不是有意吹捧。曹萦诗句工整优美,意境极佳,确实胜过自己一筹。不过,她又不是要拿第一。

    只要压过叶秋云左姣娘赵慧三人就行了嘛!

    陈元青定定神笑道:“你们两个不用谦让了,今日看了你们两人的诗句,我和叶表弟可着实要羞愧了。至于谁第一,我和叶表弟商议一下。”

    说着,便拖了叶凌到一旁商议起来。

    此时,场中各人也都渐渐回过神来。纷纷围拢过去,仔细欣赏起两人的诗句来。

    “她怎么可能写出这么好的诗句。”左姣娘心中愤愤不平,脸色十分难看:“刚才曹萦一直站在她身边,这首诗肯定是曹萦代她写的。”

    赵慧也觉得灰头土脸的,倒是没被怒火冲昏头脑:“这么短的时间里,曹萦就是再有才,也写不出两首这么好的诗句来。再说了。无凭无据的,说出来谁会信。”

    想压人家的风头不成,反而被许瑾瑜狠狠的羞辱了,谁心里都不是个滋味。可输都输了,再纠缠下去也是自讨没趣。

    左姣娘咬牙道:“我这就过去看看,说不定能挑些别的毛病。”比如说字写的平庸之类的。

    这点小事,赵慧倒是没拦着。和左姣娘一起凑了过去。

    可惜。今天两人注定是要以憋闷收场了。在看到许瑾瑜清隽工整的簪花小楷时,两人气恼的眼都要红了。

    诗写的好,字竟然也写的这般漂亮。还有没有天理了!

    同样憋闷的。还有叶秋云。

    叶秋云一直以自己的书法为傲,在场的少女中,最多就比曹萦差一点点而已。可现在看看许瑾瑜的字货比货得扔,人比人气死人啊!

    许瑾瑜像是没看到叶秋云僵硬的神色一般。走上前来,仔细的打量叶秋云写的诗句。然后笑盈盈的说道:“叶小姐诗写的好,字写的也漂亮。”

    这哪里是在夸她,根本是来膈应她的好么?

    投桃报李是必须有的礼数。叶秋云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笑容来:“哪里哪里,比起许小姐。我可差的远了。”

    许瑾瑜抿唇一笑:“叶小姐实在太客气了。今日的魁首必然是叶小姐或是曹姐姐。”

    叶小姐继续僵硬的笑:“依我看,应该是你和曹小姐其中一人才对。”

    许瑾瑜笑的愉快极了:“那就承叶小姐吉言了。”

    陈元青和叶凌此时也商议好了,联袂走了过来。叶凌张口宣布:“我和元青表哥商议了半天。一直争执不下。所以,将曹小姐和许小姐的诗并列为第一。”

    这个结果。倒也不算太意外。

    许瑾瑜和曹萦对视一笑,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陈元青咧嘴笑道:“叶表妹,看来,你今日不止要送出那盆太白积雪,还要再挑一盆好的送给瑾表妹了。”

    叶秋云脆弱的心脏又被戳中了一刀,勉强笑道:“那是当然。”

    原本想着今日的赏菊宴上狠狠打许瑾瑜的脸,结果打脸不成反被打,还要送出心爱的名品菊花叶秋云气的简直想吐血,用尽全身的自制力,总算勉强没失态:“许小姐看中哪一盆,只管挑走就是了。”

    许瑾瑜欣然笑道:“那可多谢叶小姐了。”

    挑不挑菊花无所谓,不过,能看到叶秋云怄的要吐血的样子,挑上一盆也无妨。

    叶凌见叶秋云面色不太好看,有些忧心,低声问道:“你没事吧!”

    叶秋云深呼吸一口气,低低的应道:“我没事。”

    没事才怪!然而,赏菊宴还没结束,还得继续进行。就是心里再懊恼再气闷,也得熬过今日再说。

    许瑾瑜动作很迅速,妙目一扫,已经挑中了一盆菊花:“我就挑这一盆好了。”这盆菊花倒也没什么太特别的,只是菊花是绿色的,十分少见。

    叶秋云看了一眼,又有了吐血的冲动。

    花房里有很多珍贵稀有的菊花,除了太白积雪之外,就要数到这盆绿翡翠了。许瑾瑜的眼光也太毒辣了,随便一挑就挑中了她最喜欢的一盆花

    叶秋云暗暗咬牙切齿,脸上居然还能挤出笑容来:“许小姐的眼光着实不错,这一盆绿翡翠可十分的少见,花匠花了三年的功夫才养出了这么一盆。”

    许瑾瑜一脸的意外:“哦?居然这般珍贵么?我只是随手挑了一盆,没想到有这等运气。该不会夺了叶小姐的心头所好吧!”

    “这倒没有。”叶秋云不肯示弱,决意死撑到底:“花房里珍贵稀有的菊花多的是,区区一盆绿翡翠也不算什么。”

    别人倒也没看出什么,只有叶凌微妙的看了叶秋云一眼。

    叶秋云最喜菊花,尤其最喜欢这盆绿翡翠。现在绿翡翠要送人,不知道会是何等心疼呢!

    无论如何,这花房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叶秋云清了清嗓子:“菊花赏过了,接下来请诸位随我去花厅,我今日特地命厨房做了几道以菊花为食材的菜肴。大家一起前去品尝。”

    鲜花为食材,也算新鲜稀奇。

    众人闻言笑着应了,随着叶秋云一起出了花房。

    陈元青有意无意的放慢了脚步,待许瑾瑜走过身边时,迅速的低语道:“瑾表妹,且慢行几步,我有几句话和你说。”

    许瑾瑜听到这样的话并不惊讶。事实上。自从陈元青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猜到了陈元青必然有目的而来。以陈元青的性子,能憋到现在才张口已经算不错了。

    许瑾瑜也放缓了脚步,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么多的人。说话只怕不太方便。”

    这里是叶家,今日来的客人多,她又大大出了风头,不知有多少眼睛在盯着她。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是不可能的事。

    陈元青的脚步更慢了一些。声音又低又快:“我就是想问问你,你和二哥是不是闹别扭了?”

    许瑾瑜:“”

    许瑾瑜一时不知该怎么反应。表情有些僵硬。她和陈元昭什么关系都没有,所谓的闹别扭又是从何说起?

    陈元青显然误会了许瑾瑜的表情,急急的低声解释:“我知道这是你们的私事,我本不该多嘴。可是。这些日子二哥一直闷闷不。我只好来问你了。”

    陈元昭整天冷着一张脸。你确定能看得出他是心情不好吗?

    许瑾瑜无语的看了陈元青一眼,无奈的重申一遍:“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的事你不该来问我。”

    果然是闹别扭了!

    怪不得这些日子二哥心情这么差,每次回府都是冷冰冰的样子,稍微多问两句,眼神就冷飕飕的。

    陈元青心里暗暗嘀咕,口中顺着她的话音说道:“是是是,我知道是我多事了。你们两个之间的事,我不该多问。不过,二哥天生就爱板着脸,又不擅言辞,不会哄人高兴。你别和他斤斤计较。”

    许瑾瑜哭笑不得。这话真是越扯越远了。为什么她说的话就是没人相信?她和陈元昭真的没半点瓜葛。即使有一点点,也和男女之情无关好吗?

    两人也没更多的时间说话了,很快,花厅就到了。

    纪妤频频回头张望,显然对陈元青和许瑾瑜私下说话的行为十分不满。

    许瑾瑜太了解纪妤的性子了,唯恐她当众说什么冒失的话,不动声色的笑着挽起纪妤的手:“妤表妹,我们和曹姐姐同坐一席吧!”

    纪妤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许瑾瑜凑过去,低声笑道:“我不会养花,今日得的那盆绿翡翠,回府之后就送给你。”

    “真的么?”纪妤眼睛一亮,心情陡然好了起来:“你真的舍得把花送给我?”

    许瑾瑜眨眨眼,抿唇笑道:“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看到那盆花就会想起叶秋云,她可没有给自己添堵的嗜好,送给纪妤也好。

    许瑾瑜两句话就哄的纪妤转怒为喜,两人亲亲热热的挽着手走进了花厅。

    花厅里原本设了两席。如今多了陈元青和叶凌,两席自然是不够了,叶秋云命人多设了一席,中间以屏风隔开。

    席位刚摆好,便有小厮匆匆跑来禀报:“启禀小姐,太子殿下楚王殿下和陈将军一起到了府里,听闻小姐在这儿设了赏菊宴,便也过来了。”

    叶秋云又惊又喜,眼眸闪出熠熠神彩。也不知道是因为楚王来了高兴,还是因为即将见到陈元昭的缘故:“元青表哥,六弟,你们快些随我出去相迎。”

    陈元青笑着应了,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许瑾瑜一眼。

    昨天他在二哥面前提起赏菊宴,故意透露许瑾瑜也会赴宴。二哥当时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原来也记在心上了。不然,今天怎么会特地跑到叶家来?

    许瑾瑜垂下眼眸。

    陈元昭竟然也来了?

    这么想不对。叶家是他的外祖家,他来叶家走动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不巧的很,她今天也到叶家来做客,也免不了要碰面。

    见面就见面,也没什么可紧张的。他们之间的恩怨已经说清了,再也没什么瓜葛。再者说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没机会和她单独说什么

    许瑾瑜在心中给自己反复打气,偶尔一抬头,却见同席和邻席的少女都在盯着她看,一个个神色微妙目光更微妙。

    左姣娘和赵慧的目光里就更直白了,羡慕嫉妒恨!

    许瑾瑜哭笑不得,索性垂下眼,谁也不看,免得心烦。

    清闲不到片刻,太子一行人便到了花厅。

    众少女俱都盈盈起身行礼,许瑾瑜也不例外。她不着痕迹的落在后面,借着众人的身形将自己的身子遮挡了大半。

    一个含笑的男子声音响起:“今日孤和五弟还有元昭一起到叶家来,是为了散散心。听闻今日府中有宴会,便过来凑凑热闹。你们不必拘礼,都平身吧!”

    这个男子,正是太子慕容旸。

    朝堂内外,秦王的贤王之名大盛,隐隐盖过了太子。可不管如何,太子才是皇后嫡出的长子,也是大燕朝的储君。众人对太子不敢有半点不敬,恭敬的行了礼,才各自起身。

    许瑾瑜趁着抬头的瞬间,迅速的打量太子一眼。

    太子是个短命鬼,早早就被秦王暗中设局害了性命。前世许瑾瑜并未见过这位太子。

    这一看之下,许瑾瑜不禁有些淡淡的失望。

    魏王有腿疾,极少在人前露面,不过,魏王相貌英俊是个美男子。秦王就更不用说了,相貌堂堂风度翩然。年龄最小的楚王,虽然有些文弱,却也不失清秀。

    这位太子,比起几个弟弟来却要差的远了。

    年约三旬,身材微胖,皮肤略黑,眼睛不算大,相貌只能用端正来形容。当然了,身为储君多年,举手投足间的气度是有的。不过,平心而论,和秦王一比,确实逊色了不少。

    也怪不得秦王会更得圣心。

    身为一个父亲,喜欢更优秀更出众的儿子也是难免的。只是这个父亲的身份太特别了一些,明显流露出来的偏心也会让朝臣们浮想联翩,也让秦王暗暗滋生出了野心

    许瑾瑜看了一眼,便移开目光,正巧对上了另外一双冷凝深幽的眼眸。(未完待续)

    ps:漫长的七月终于过去了,感谢大家的订阅投票打赏评论。明天是八月一号,我会和老公带着孩子一起出发,预计去浙江千岛湖和普陀山,一共五天。这五天的稿子我也存好了,大家放心看更新~o(n_n)o~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