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五章 争风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曹萦微微一笑,口中没再说什么,心里却暗暗打定主意。[匕匕^^奇^^中^^文^^网]待会儿左姣娘和赵慧若是出言刁难,她可不能袖手旁观

    许瑾瑜心情郁闷,没什么心情赏菊。不过,在人前总得装装样子,免得别人看出异样。她随着曹萦一起在花房里悠闲漫步,时不时的停下脚步,对着一盆盆菊花欣赏评点。

    不知何时,她的身边多了两个身影。

    可不就是左姣娘和赵慧么?

    “今日花房里有这么多菊花,不知许小姐最喜欢哪一盆?”左姣娘脸上笑着,语气中却隐隐带着挑衅:“待会儿大家投了花签,选出最美的一盆菊花。不如我们就以菊花为题,各自作诗一首,然后选出魁首,也为今日的宴会添些热闹。”

    赵慧根本不给许瑾瑜拒绝的机会,立刻笑着附和:“左姐姐的提议正合我心,我这就叫来叶姐姐说一声。”说着,便吩咐身边的丫鬟去叫了叶秋云过来。

    叶秋云翩然走了过来,妙目流转,已然察觉到了左姣娘和赵慧眼底的不忿和挑衅,心里十分舒畅,面上却故作不知:“赵妹妹特意叫我过来,不知有什么事?”

    她设宴请许瑾瑜,本就是不怀好意。如今有人抢着出手对付许瑾瑜,她高兴还来不及,当然不会阻拦。

    因此,在赵慧说了作诗的事之后,叶秋云立刻欣然点头:“这个提议极好,我这就打发人去准备笔墨纸砚。”想了想又笑道:“我们这么多人作诗,总得有人做评判。不如就请六弟和元青表哥做评判好了。”

    “叶姐姐提议的好。”左姣娘笑吟吟的接过话茬:“那一切就劳烦叶姐姐了。”

    从头至尾,许瑾瑜几乎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许瑾瑜冷眼看着她们几个,心里暗暗轻哼一声。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人家明打明的来叫阵。她也没有退缩的道理。不就是作诗么?她们凭什么以为就能稳胜一筹?

    直到此刻,叶秋云才装模作样的看向许瑾瑜:“许小姐怎么一直都没说话,莫非是不会作诗么?”

    之前她提起“惩罚”,许瑾瑜伶牙俐齿百般推脱,分明不擅长作诗。

    很显然,有这样想法的不止叶秋云一个。左姣娘和赵慧也想到一起去了,所以才想在作诗上压一压许瑾瑜的风头。

    许瑾瑜淡淡一笑:“我自小随着父亲读了几年书。读书认字没问题。作诗确实不太擅长。不过,左小姐赵小姐既有这等雅兴,我也只能厚颜奉陪了。若是诗做的不好。你们可别笑我。”

    “这怎么会。”左姣娘假惺惺的掩嘴一笑:“我们提议作诗,不过是凑趣热闹。诗做的好些差些都没什么要紧。”

    她们用不着出言取笑,只要在作诗上压过许瑾瑜,自然就能出了心里这口闷气。

    “你们在这儿说什么?”纪妤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好奇的问道。

    叶秋云笑吟吟的应道:“我们在商议,等选出了今日的菊花魁首。我们各自以菊花为题做首诗。”

    纪妤一听说要作诗,顿时一脸的雀跃欣喜:“太好了!我最喜欢作诗了。”

    许瑾瑜:“”

    纪妤做过的那首咏竹诗令人记忆犹新,足可见其“文采”。

    所以,这样的场合你就别闹了好吗?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不太好吧!

    赏完菊花。众少女一一投了花签,选出了今日最美的一盆菊花。

    这盆菊花名为太白积雪。顾名思义,整体为雪白色。花瓣层层舒展,花朵极大。普通的菊花大多是碗口大小。这盆太白积雪却至少是其他菊花的两倍大,兼且香气夺人,也怪不得人人都将花签投给了它。

    叶秋云一一看了花签,笑着说道:“今日我可是大大的亏本了。原来大家伙儿都选中了,等宴会散了,花房里的菊花岂不是要被搬之一空?”

    这话说的幽默风趣,众少女都捧场的笑了起来。

    左姣娘咳嗽一声,笑着说道:“叶姐姐,你刚才不是说了要作诗么?不如把规则说一说。”

    闺阁千金们的宴会里,作诗比画斗琴都是常事。众少女听闻要作诗,倒是没一个退缩的,反而兴致勃勃的看了过来。

    叶秋云顿成众人的焦点,略显矜持的笑了笑,有意无意的看了许瑾瑜一眼,才说道:“今日既是赏菊宴,作诗自是要以菊花为题。为了公平起见,就以一炷香时间为限,写完诗句后退开,请元青表哥和六弟做个评判。”

    叶凌和陈元青也没料到忽然会冒出这么一出,俱都有些惊讶。

    不过,两人都是读书多年考中过秀才功名的,今年还要下场参加秋闱。做是诗词评判也不算难事,便一起应了下来。

    叶秋云眸光一闪,含笑说道:“既是作诗,总得选出第一,也得有个彩头才好。这样吧,谁做的诗最好,我就把这盆太白积雪送给她。”

    此言一出,众少女都是一脸跃跃欲试,颇有些舍我其谁的意味。

    这盆太白积雪是十分珍惜少见的名品,若是拿到市面上,价值至少也在百两以上。当然了,名门闺秀们在乎的不是这个,而是独占鳌头的风光。

    一炷香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当下也没人再说话了,各自冥思苦想起来。

    许瑾瑜也不敢怠慢,凝神思索。

    许翰琴棋书画无一不精通,教导一双儿女也十分精心。许瑾瑜五岁开始读书识字,八岁就会作诗了。比起许徵来也只稍稍逊色一些。虽然未必能夺魁,不过,胜过左姣娘赵慧等人应该不是难事。

    曹萦忽的悄悄凑了过来,在她耳边低语道:“许妹妹,我想好了一首诗。你先记下”

    许瑾瑜先是一怔,旋即会意过来。曹萦这是担心她做不出精彩的好诗被左姣娘等人羞辱,所以才好心为她“捉刀”。

    “曹姐姐一片好意,我心领了。”许瑾瑜心里一阵温暖,却轻声打断了曹萦:“不过,我也已经想好了,曹姐姐不用为我担心。”

    言谈间。流露出胸有成竹的自信。

    曹萦见状。一颗心也放了下来,不再多言。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到了。

    笔墨纸砚都是准备好的,众少女一一上前。各自提笔写诗。叶秋云身为宴会的主人,本来无需下场作诗。不过,她想压许瑾瑜一头的心思太过强烈迫切,竟也提笔写了一首诗。

    当下。便有人出言打趣了:“谁不知道叶姐姐诗才出众,你既是动了笔。这第一自动归了你,我们不争也罢。”

    这记马屁拍的叶秋云浑身舒畅。

    叶秋云心中自得不已,口中却笑道:“有曹小姐和许小姐在,这第一哪里轮得到我。”

    曹萦的父亲是当朝最有名的大儒。曹萦自小受熏陶,擅长诗词书画,若论作诗。在场的少女确实无人能及。提起她,一个个不服气都不行。

    许瑾瑜不过是一个从临安来的土包子。到京城还不到一年,就算容貌生的好,作诗难道能及得上她们这些京城闺秀?

    听了叶秋云的话,一个个心中自然都不服气。看向许瑾瑜的目光也不善起来。其中,尤以左姣娘和赵慧的目光最为轻蔑不屑。

    曹萦微微蹙眉。

    叶秋云刚才的话,看似夸赞她和许瑾瑜,实则是故意挑拨起众人对许瑾瑜的不忿。如果许瑾瑜诗做的好,当然无需畏惧。若是许瑾瑜做出的诗平平无奇泯然与众人,今天少不得要被奚落一番了

    陈元青也看出不对劲来了,眉头皱了起来。

    叶秋云分明是在处处针对许瑾瑜!她们两人之前全无交集,哪来的恩怨?

    陈元青略一思索,悄悄扯了扯叶凌的衣袖,低声耳语道:“叶表弟,待会儿我们两个做评判的时候,你可得帮我一个忙。瑾表妹的诗不管好坏,都要评的好一些。”

    叶凌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用怪异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你和许小姐似乎很熟悉。”

    那是当然。她可是我未来的二嫂!

    陈元青想起待会儿还要叶凌这傻小子帮忙,这句话总算忍着没说出口,敷衍的应道:“瑾表妹是威宁侯府的姻亲,和我们陈家也算亲戚,我当然不忍心见她这般难堪。”

    叶凌心中有些疑惑,却也没追根问底,很爽快的应了下来。

    众人瞩目下,许瑾瑜依旧神色自若,提笔如游龙,很快写好了诗句。

    叶秋云瞄了一眼,可惜隔的远,一时也看不清许瑾瑜写了什么。不过,叶秋云心里丝毫不担心。她在诗词上可是下过苦功的,这个许瑾瑜,绝不可能比得上自己。今天丢脸是丢定了!

    那一边,左姣娘也在和赵慧交换眼神。

    你的诗写好了吧!能不能稳胜过许瑾瑜?

    这还用说!待会儿一定将她比的黯然无光!

    “大家的诗句都写好了,现在可要劳烦元青表哥和六弟了。”叶秋云笑吟吟的看向不远处的少年:“我们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你们两个可不能故意偏心谁。”

    他今天还就是打算偏心了,那又怎么样!

    陈元青心中轻哼一声,脸上却笑的爽朗:“叶表妹难道连我们也信不过吗?我们要偏心,也只会偏心你。”边说边不动声色的拧了叶凌一把。

    叶凌立刻笑着附和,心里却龇牙咧嘴。这个陈元青,今天该不是吃了炮仗才来的吧!下手也太重了,不用看也知道,胳膊肯定被拧青了。

    两个少年走上前来,一一看了过去。

    闺阁少女的诗作,大多柔婉优美。今日来赴宴的,也不乏顶着才女名声的闺秀,因此,这些诗句的水准倒是不错。左姣娘和赵慧的诗句都属于中上。不过,却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当看到叶秋云的诗句时,陈元青停下脚步,细细看了几遍,笑着夸赞道:“轻肌弱骨散幽葩,真是青裙两髻丫。便有佳名配黄菊,应缘霜后苦无花。叶表妹这首咏菊诗写的颇有风骨。”

    平心而论,确实算是佳作了。

    众人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出言夸赞了一番。

    叶秋云心中暗暗自得不已,口中当然要谦逊几句:“大家就别夸我了。曹小姐和许小姐的诗还没看呢!一定远胜过我。”

    这“捧杀”捧的也太明显了吧!许瑾瑜扯了扯唇角,眼底闪过讥讽。

    接下来看的是曹萦的诗。

    “羞于春花艳冶同,殷勤培灌待秋风。不须牵引渊明比,随风篱边要几丛。”叶凌徐徐吟诵出诗句,情不自禁的赞道:“好!好诗!曹小姐这首咏菊诗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佳作。就是换了元青表哥和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也做不出这样的好诗来。”

    叶秋云也不得不服气:“曹小姐诗才出众,令人叹服。”

    许瑾瑜也动容了,笑着赞道:“曹姐姐的诗写的真好。”

    面对众人的夸赞,曹萦却十分低调,含笑说道:“许妹妹过奖了。我自小常看父亲做诗,看的多了,自然也学了一些。”

    “叶公子,现在就剩下许小姐的诗句没读了。”左姣娘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许瑾瑜出丑了:“快些读来给我们听听。”

    赵慧也笑道:“是啊,之前一直听叶姐姐夸赞许小姐诗写的好,我们等的脖子都快等长了。”

    叶凌应了声,正要上前读诗,陈元青却抢先一步,仗着人高身壮将叶凌挤过去,还“不小心”踩了叶凌一脚。

    当着这么多妙龄少女的面,叶凌没脸呼痛,脸色却精彩极了。

    他可以肯定,陈元青今日是故意要整他。肩膀疼,胳膊疼,现在脚趾更疼

    陈元青踩过叶凌这一脚之后,顿时神清气爽。未来二嫂写的诗,怎么可以让叶凌来读,当然是他读才合适。

    陈元青看了一眼,眼睛亮了起来,缓缓读了出来:“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未完待续)

    ps:近来都是更四千,有点不好意思冒泡求票了。等旅游回来,一定会恢复两更~感谢书友们不离不弃的陪伴~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