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交锋(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之前远远看着,已经觉得许瑾瑜很美。【閱讀最新章節首发:{比渏中文網щщщ.Ыqi.mЁ}】近看之下,眉宇间的淡然温婉更令人心折。

    叶凌正是方慕少艾的年龄,站在许瑾瑜的面前,一颗心怦怦乱跳,鼓起勇气搭话:“许小姐还是第一次到叶家来吧!”

    许瑾瑜礼貌的笑了一笑:“是,今日到叶家,见了这么多名品菊花,真是不虚此行了。”

    叶凌笑道:“秋云自小就喜欢菊花,这个花房也是她亲自设计让人搭建出来的”

    “你们在说什么这么热闹。”一只手毫无预警的重重落了下来。

    叶凌痛的倒抽一口凉气,龇牙咧嘴的瞪了陈元青一眼:“元青表哥,我和你没什么深仇大恨吧!”拍肩膀至于拍的这么重吗?

    陈元青挑了挑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刚才一个不小心,力气稍微大了一点。你又不是娇滴滴的姑娘家,稍微拍的重一些也不至于就大呼小叫的吧!”

    叶家和陈家是姻亲,叶凌和陈元青也算是一起长大的玩伴,感情素来不错。所以,陈元青态度稍微粗鲁说话略显刺耳,叶凌也没往心里去,一边揉着肩膀一边笑道:“你这么大的力气,不去练武太可惜了。”

    陈元青笑着还击:“你想的倒是美。再过些日子我们就要一起下场考试了,到时候看谁能考中。”

    陈元青这么一搅局,叶凌也不好意思盯着许瑾瑜看了。

    男女有别,又是第一次见面,总不好表现的太过热切。

    许瑾瑜没有留意陈元青那一点小心思。她的眼角余光瞄到一个苗条秀丽的身影,心里悄然一动,笑着走过去:“请问可是曹小姐?”

    曹萦转过身,清秀白皙的脸上浮起温柔的浅笑:“正是,你是许小姐吧!”

    两人之前虽未说话,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却都极好。

    许瑾瑜抿唇笑道:“是,曹小姐的记性可真好。刚才只匆匆介绍过一回。就记住我了。”

    曹萦微笑应道:“许小姐不也一样么?”顿了顿又道:“今日客人众多,许小姐相貌出众艳压群芳,我记住你也是应该的。倒是许小姐,记住我这么一个平平无奇半点都不起眼的。才是真的有心了。”

    说话时不疾不徐,声音柔和悦耳,态度也拿捏的极好。既没有刻意的亲近,又不显生疏。

    这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

    许瑾瑜对曹萦顿时生出了好感,含笑说道:“家兄许徵时常到曹府向曹大人请教。曹大人博学多才心胸宽厚,不吝指点,大哥获益良多。我今日一听到曹大人的爱女来了,自是多留意几分。”

    曹萦略有些讶然:“原来你是许公子的妹妹。”

    许瑾瑜好奇的问道:“莫非曹小姐见过我大哥?”许徵去过曹家不少回,不过都是去见曹大人,应该没机会进过内宅才是。

    曹萦略有些腼腆的笑了一笑:“约莫一个多月前,我去父亲的书房,正巧见了许公子一回。许公子十分知礼,当时便歉然的告退,避到了书房外。”

    许徵生的清俊如竹风姿卓越。令人一见难忘。当时的举动,更令人印象深刻。

    怪不得初见许瑾瑜,她就隐隐觉得有些面熟。这对兄妹,相貌着实相似,却又各有风采。

    许瑾瑜听着曹萦的形容,不由得哑然失笑:“哦?大哥当时真的立刻避开了么?他回来之后,倒是从没和我提起过。”

    曹萦微微一笑:“些许小事,许公子大概早就忘怀了。很快秋闱就要开考了,先祝许公子秋闱高中。”

    “多谢曹小姐,我也盼着大哥此次能考中。到时候。曹大人可就是大哥的座师了。”许瑾瑜笑道。

    按着此时的科举惯例,这一年在秋闱中考中的考生,座师正是主考官曹大人。凭着这一层关系,将来许徵可以顺理成章的攀上曹大人这棵大树。

    两个原本陌生的少女。很自然的闲话起来。

    曹萦出身书香门第,自幼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无不擅长,却半点不见清高孤傲,也没有眼高于顶的矜持,性子十分亲切随和。

    “我这个人闷的很。平日不爱外出,只喜练字作画。”曹萦笑问。“你平日喜欢做些什么消遣?”

    许瑾瑜笑着答道:“看看书,偶尔练练琴,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做女红。”

    名门闺秀大多喜欢琴棋书画这类风雅的事,喜欢女红的着实少见。

    曹萦有些惊讶,细细打量许瑾瑜一眼:“莫非这条罗裙上的蝶戏百花图就是你自己绣的么?”待许瑾瑜点头之后,曹萦赞叹不已:“没想到许小姐竟有这等精湛的绣艺,别说是闺阁千金了,就是绣衣阁里的绣娘们大概也及不上。”

    由衷的真诚的赞美,听着总是令人愉快。

    许瑾瑜自从进了京城后,见识了不少名门闺秀。默默的在心中比较了一番。纪妤冲动浮躁,顾采蘋自以为是,叶秋云目中无人,无端冒出敌意的左姣娘赵慧。对了,还有身份矜贵活泼可爱的安宁公主。她们一个比一个身份贵重,却都令她避而远之。就连最相得的纪妧,一开始也是冷淡尖锐,彼此防备疏远的。

    算起来,真正让她觉得一见投缘的,也只有曹萦了。

    人与人之间确实有缘分这回事。有的人整日相对也没多少深厚的感情,比如说纪妤。有的人,只见了一回,却意外的投契。

    很显然,有这种感觉的不止是许瑾瑜,曹萦的眼底一直闪着笑意:“说句冒昧的话,许小姐可别见怪。我今日和许小姐一见如故,有心结交。许小姐若不嫌弃,你我姐妹相称如何?”

    许瑾瑜欣然笑道:“我也正有此意。”

    两人叙齿,曹萦虚岁十五,比许瑾瑜大了一岁。许瑾瑜改口叫了声:“曹姐姐。”

    曹萦笑道:“以后得了闲空,许妹妹不妨到曹家来找我说话解闷。”

    只从这一句话,就足以看得出曹萦的细心周全。许瑾瑜毕竟是借住在侯府,邀请客人多有不便。

    许瑾瑜含笑应了。

    许瑾瑜和曹萦言谈甚欢,纪妤等的不耐烦。早就拖了陈凌雪去一旁赏菊。叶凌倒是有心留下来,陈元青却不给他半点接近许瑾瑜的机会,热情的拖着叶凌走了。

    不远处,左姣娘和赵慧两人正低声私语。

    从表面看来。两人有说有笑要多融洽有多融洽。事实上,她们两个一直互相较劲面和心不和。深究起其中的原因,其实和陈元昭也脱不了干系。

    两人都暗中恋慕陈元昭,也都是家世身份足以配得上陈元昭的名门千金。自然互看不顺眼。原本以为彼此是最大的对手,却不料半路杀出一个许瑾瑜来。

    陈元昭在秦王府跳进水池救了许瑾瑜一事。早就传遍了京城闺秀的交际圈。左姣娘和赵慧知道此事之后,各自都在背地里气哭了一场。她们舍不得气恼陈元昭,有志一同的认定了是许瑾瑜主动勾~引陈元昭。

    今日一见之下,许瑾瑜的美丽出众更令人心生嫉恨。于是,两人暂时放下了彼此的成见,凑在一起闲话起来。

    “这个许瑾瑜倒是有些手段,”左姣娘的声音里带了些许不屑:“这么快就攀上了曹家三小姐。”

    曹大人有两子一女,曹萦是曹大人的幼女,在家中极受宠爱。

    赵慧扯了扯唇角,轻飘飘的话语里透出了几分刻薄:“曹大人今年是秋闱的主考官。许瑾瑜的兄长要参加秋闱,她自然要想尽了法子往曹三小姐身边凑。”

    左姣娘轻哼一声:“人家已经攀上了安国公府,攀上了陈二公子,哪里还用在意什么曹家。”

    话语里的酸意清晰可见。

    赵慧假意叹口气:“说起来,我真是为左姐姐不值。左姐姐出身名门,相貌才华都是一等一的,和陈二公子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也一直盼着能听到左姐姐的喜讯。谁曾想,好端端的忽然冒出这么一个许瑾瑜来,一个个在私下里都传陈二公子对许瑾瑜有意,十有**会登门提亲。这么一来。岂不是白白辜负了左姐姐的一片情意?”

    乍听着是在为左姣娘鸣不平,实则句句都在戳人心窝。

    左姣娘皮笑肉不笑的应道:“赵妹妹误会了。我何曾对陈二公子有什么情意,他有中意的女子,我只会打从心底里为他高兴。倒是赵妹妹。听说这两年常往安国公府走动,安国公夫人对赵妹妹欣赏有加,一直有结亲的打算。现在这般情形,看来赵妹妹的一番苦心是白费了。”

    赵慧被说中了痛处,笑容也有些僵硬。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忽然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眼下陈元昭已经中意别人了。她们两个争来斗去还有什么意思?

    赵慧率先叹道:“罢了,左姐姐,我们两个相识这么多年,彼此都很熟悉。也别这么绕弯子了,有话直说无妨。我看这个许瑾瑜处处不顺眼,今天总要找个机会压一压她的风头,不然,我这心里实在憋闷的慌。”

    赵慧吐露心声,左姣娘也不硬撑着了,压低了声音说道:“赵妹妹,你这话算是说到我心坎里了。是你也就罢了,我左姣娘输也输的心服口服。可凭什么半路冒出她来?除了那张脸之外,她哪有一星半点及得上你我两人?今日若是不给点颜色给她看看,我心里可不痛快。”

    “好,我们两个好好合计一番。”赵慧眼珠一转,声音愈发压的低了。

    两人也不知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商议了什么,时不时的看许瑾瑜一眼。

    奇怪,左姣娘和赵慧在一起说什么,为什么总盯着她看,一副不怀好意的模样?

    许瑾瑜早就留意到她们两个了,心里暗暗奇怪。她什么时候开罪过她们两个么?

    曹萦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心中顿时了然,低声笑道:“许妹妹,你来京城不久,又一直待在侯府来,极少出来走动,有些事只怕是不太清楚。这汴梁城里的名门闺秀们,整日闲着无所事事,心眼比针尖也大不了多少。她们两个,只怕是心里都恨上你了。”

    许瑾瑜一脸无辜:“我和她们从无交集,这恨意从何说起。”

    曹萦轻笑:“莫非你不知道,京城里有不少闺阁千金暗中恋慕陈二公子,左小姐和赵小姐是其中家世相貌最出众的两位吗?如果不是因为你,安国公夫人大概早就从她们两个挑一个做儿媳了。”

    许瑾瑜:“”

    又是陈元昭!

    先是叶秋云,然后是左姣娘赵慧她和陈元昭毫无关系,却平白的因为他多了几个仇敌,实在可气可恼!

    许瑾瑜不愿曹萦生出误会,迅速的解释道:“曹姐姐误会了。陈二公子于我有救命之恩,初次之外,再无其他了。那位左小姐和赵小姐,只怕也是误会了”

    曹萦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一些,语气十分温和:“你不用着急,我自是相信你的。不过,她们两个先入为主,只怕是已经将你视为情敌了。待会儿说不定会找机会刁难你。你有些心理准备才好。”

    宴无好宴,就知道准没好事!一个叶秋云也就罢了,现在又多了两个,实在让人头痛。

    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实在太难看了!更何况,她明明和陈元昭清清白白的,为什么要应付这样的麻烦?

    许瑾瑜心里憋了一肚子闷气,脸色自然好看不到哪儿去。

    曹萦显然误会了,笑着安抚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毕竟是在叶府做客,又都是自恃甚高的闺秀千金,最多就是想压一压你的风头,在言语上刻薄几句。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这确实不算出格。

    可是,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谁愿意平白受气?

    许瑾瑜迅速调整心情,决定打起精神来接招:“多谢曹姐姐提醒,我会小心应付的。”(未完待续。)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