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三章 交锋(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许瑾瑜心中暗暗疑惑,面上却半点不露,微笑着和众人寒暄过了,才和纪妤入了座。发

    叶秋云在外貌比拼上略逊一筹,心中气恼又不忿,决定从其他方面扳回颜面:“今日的赏菊宴,她们都带了名品菊花来,不知纪小姐许小姐可带了花来?”

    纪妤唯恐许瑾瑜反悔似的,抢着说道:“我带了一盆墨菊来。”说着,警告的瞪了紫月一眼。

    小心点!要是没捧好墨菊出了岔子,你今天死定了!

    紫月被瞪的浑身一哆嗦,手抖了一抖。好在初夏眼明手快,迅速的替她稳了一把。不然,这盆墨菊十有**会落得和瑶台玉凤一个下场

    紫月定定神,小心的捧着墨菊上前,供众人欣赏。

    叶秋云随意的打量墨菊一眼,然后掩嘴笑了一笑:“这盆墨菊倒是开的不错。我的花房里正好有几盆墨菊,正好将这盆搬过去放在一起,大家待会儿一起欣赏。”

    原来,院子里回廊下的菊花不是今天的主角,真正赏菊的地点在花房。

    一个梳着双丫髻的丫鬟走了过来,接过紫月手里的墨菊,然后送去了花房。

    叶秋云似笑非笑的看向许瑾瑜:“纪小姐带了墨菊,不知许小姐带了什么?”明明看到许瑾瑜身后的丫鬟手里空荡荡的,偏要明知故问一句,摆明了是想让许瑾瑜难堪。

    许瑾瑜坦然笑道:“不瞒叶小姐,今日我本带了一盆瑶台玉凤来,可惜在下马车的时候不慎摔碎了。只好空着手来了。”

    叶秋云若有所指的笑道:“空着手来也无妨,不过,待会儿客人来齐了去赏菊的时候,可得小小罚你一回。”

    到底罚什么怎么罚,却不明说。

    这是想挖个坑让她跳啊!

    许瑾瑜当然不会傻的一口应下,笑着说道:“我才疏学浅,叶小姐就别为难我了。”

    “这怎么算是为难。”张口的却不是叶秋云,而是左姣娘。她明显的偏帮着叶秋云说话:“叶姐姐这般提议,也是为了让今天的赏菊宴热闹些。所谓惩罚,想来也不会过分,最多是作首诗。”

    不等许瑾瑜说话。赵慧便笑着接过话茬:“是啊,区区小事,料想许小姐不会反对吧!”

    两人一唱一和,一副不答应也不行的架势。

    许瑾瑜淡淡应道:“我倒不知赏菊宴还有这样的规矩。若是一早知道,我当时就该婉言拒绝。不来也罢。”

    此言一出,左姣娘赵慧神色俱是一僵。身为主人的叶秋云,脸色也没好看到哪儿去。

    这个许瑾瑜,说话竟如此强硬犀利,半点颜面都没留。

    有资格坐在这里的,都是一等一的家世。许瑾瑜不过是区区一个五品官的女儿,父亲早亡,如今投奔寄住在威宁侯府。她怎么敢这样和她们说话?!

    许瑾瑜此时却又换了语气,轻轻叹道:“我本是临安人,因着兄长要参加秋闱。这才随着一起进了京城投奔姨母。侯府里种了不少的名品菊花,我借上一盆来充颜面,本想着宴会结束了,再把那盆花带回去还给姨母。没想到竟在叶府的门口摔坏了花。虽说姨母仁厚不会和我计较这些,可我这心里却实在过意不去。早知道会这样,真的不该来。”

    又是自责又是歉然,谁还好意思坚持要“罚”她?

    真是太会演戏太狡猾了!

    叶秋云心里恨恨的想着,脸上却不得不挤出笑容来:“没想到许小姐竟有这样的苦衷,都是我想的不周全,不该随意说话。惹的许小姐伤心。这惩罚一事,就此作罢。”

    要是许瑾瑜真的一气之下拂袖而去,今天的赏菊宴也就成了笑谈。

    许瑾瑜似是松了口气,礼貌的道了谢。

    第二回合的口舌交锋。许瑾瑜轻松取胜!

    有了这个插曲,众人没人再敢小觑许瑾瑜,左姣娘和赵慧讨了个没趣,神色俱有些悻悻,不约而同的住了嘴。

    过了片刻,客人一一来了。

    其中一个少女。引起了许瑾瑜的注意。

    这个少女,年约十五六岁,生的肤白清秀,温柔斯文,一身的书卷气。虽然不算特别美,却自有一股动人的气韵。

    少女叫曹萦,是国子监曹大人的掌上明珠。

    曹萦坐下之后,似是察觉到了许瑾瑜的目光,冲许瑾瑜微笑稽首。目光柔和清澈,令人望之即生出好感来。

    许瑾瑜也回了个礼貌的浅笑。两人隔了一段距离,不便攀谈,只能微笑点头示意。

    粗略一数,来赴赏菊宴的大概有十一二个少女。每个人再带上伺候的丫鬟,正厅里坐满了人,你一言我一语颇为热闹。

    纪妤张望一眼,没见到陈凌雪的身影,忍不住问道:“叶小姐,陈表姐今日来么?”

    叶秋云笑道:“凌雪表妹我自是要请的,她当时也允诺了一定会来。大概是有事耽搁了,才会来的迟一些。说不定现在已经到叶府的门口了”

    话音刚落,就听丫鬟进来禀报:“陈四小姐来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

    叶秋云抿唇一笑,起身相迎。却没想到,出现在门口的不止是陈凌雪,还有一个俊俏爽朗的少年。

    陈元青!

    他怎么来了?

    许瑾瑜一怔,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粗略算起来,她和陈元青也有两个月没见了。如今看着那张熟悉的俊俏脸孔,竟有些陌生

    陈元青却没有半点生疏的样子,看到许瑾瑜的刹那,黑亮的眼睛陡然亮了起来,溢满了笑意。这份笑意里,少了几分往日的微妙恋慕。单纯是见了她的欢喜。

    “元青表哥,我又没发帖子给你,你今日怎么也来了?”叶秋云半开玩笑的说道:“我今日办的赏菊宴,邀请的都是名门闺秀,你来掺和可不太合适吧!”

    陈元青挑眉笑道:“我近来天天温习书本,看的头晕眼花疲累不堪。听四妹说你办了赏菊宴,这才厚着脸不请自来。还请表妹原谅则个!”

    说着,笑嘻嘻的抱拳作揖。

    引得少女们掩嘴轻笑不已。

    同性相斥异性相吸,原本少女们各怀心思暗自较劲。如今多了一个爽朗爱笑的可爱少年,倒是各自矜持了不少。

    叶秋云也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罢了罢了,你来都来了,我总不能撵你走。”

    不过,这么多闺阁千金。只有陈元青一个男子,也不太合适。叶秋云想了想,转头吩咐贴身丫鬟:“你去叫六弟过来,就说陈表哥来了,请六弟来作陪。”

    叶家这一辈共有兄弟八个,排行第六的叫叶凌,是三房的,比叶秋云只小两个月。

    丫鬟领命匆匆去了。

    很快,叶凌就来了。

    叶家儿孙俱都生的好相貌,叶凌也不例外。十六岁的少年五官端正英俊斯文彬彬有礼。颇惹人好感。叶凌和陈元青十分熟稔,见面也不讲究什么虚礼,互相笑着拍了拍肩膀,十分亲热。

    在场的少女看似矜持,实则余光都在偷偷瞄着两个少年。许瑾瑜倒是没怎么忸怩,落落大方的多看了叶凌一眼。

    这个叶凌,竟和兄长许徵有几分相似。这份相似,指的不是相貌,而是气质谈吐相似。当然了,许徵优秀出众。叶凌比起许徵来可要逊色多了。

    叶秋云一直在留意着许瑾瑜的一举一动。此时见她对叶凌格外留心,心中莫名的气恼不已。

    她已经有元昭表哥了啊呸,元昭表哥才不是许瑾瑜的。不过,许瑾瑜不是喜欢元昭表哥吗?怎么可以朝三暮四朝秦暮楚?

    叶凌当然也留意到许瑾瑜了。

    一堆少女里。容貌气质最出挑的一个,让人想不留意都不可能。更何况,那个少女还多看了他一眼莫非,她对他颇有好感?

    叶凌心里暗自欢喜。只可惜还不知道那个少女姓甚名谁。好在待会儿要去花房赏菊,可以制造机会和佳人搭讪几句。

    人尽数到齐了。

    叶秋云清了清嗓子,笑着说道:“请诸位现在随我一起去花房赏菊花。”顿了顿又笑道:“花房的菊花大多是我们府里的。也有今日来的姐妹们带来的。既是要赏菊,自然要评出魁首。大家赏花的时候,可得睁大了眼睛,将自己最喜欢的一盆记下。到最后大家一起投签,选出最好的一盆菊花。选中的人,走的时候都可以挑一盆菊花带走。”

    这等风雅的事,自是无人反对,各自笑着应了。

    众人随着叶秋云一起出了院子。

    花房就设在园子里。以树木搭建而成,周围种了许多藤蔓类的植物。远远的看去,绿色的藤蔓爬满树干,藤蔓间开着粉色或紫色的花,不是什么名贵稀罕的花儿,却赏心悦目。

    花房约莫五米宽十几米长,容纳十几个人绰绰有余。走进其中,一阵花香便迎面扑来。花房里高低错落的摆放了许多盆栽菊花。一眼看去,不下数百盆。姿态各异,妍丽无边。

    众人几乎不约而同的赞叹了一声,很快便散开,兴致勃勃的赏起了菊花。

    哪家府上都有园子,园子里少不了花草树木。可像叶府这般有这么大花房的,着实少见。这花房里摆放的是各式品种的菊花,大概所有的菊花品种都被囊括其中了。看的人眼花缭乱。

    叶秋云听着众人的赞叹声,心里暗暗自得,不无傲然的瞄了许瑾瑜一眼。

    只可惜,许瑾瑜压根就没看叶秋云,对她的出尽风头也毫不在意。

    叶秋云颇有些重重出拳却击中了软绵绵的棉花一般的感觉,心中愈发气恼,暗暗立誓,今天一定要让许瑾瑜“好看”不可。

    纪妤眼尖的瞄到了几盆墨菊,兴冲冲的拉着许瑾瑜一起去欣赏。这一看之下,纪妤顿时泄了气。

    原本还以为自己带来的那盆墨菊已经够好了,可现在一看,这花房里的几盆墨菊任意挑出一盆来,也比她们带来的好看。怪不得之前紫月捧出墨菊的时候,叶秋云的目光里含着嘲笑

    “这个周勇,真是没用,连墨菊也照料不好。”纪妤心里不痛快,立刻就迁怒到了周勇的身上:“回去之后,我就要狠狠训斥他一顿。”

    许瑾瑜哑然失笑,顺着纪妤的话音笑道:“是是是,不止要训斥周勇一顿,还要吩咐几个花匠一起搭建个花房,一定要比这个花房更大更漂亮,里面不止要放菊花,最好是各种花都有。总之,必须要胜过这个花房。”

    纪妤眼睛一亮,连连点头:“瑾表姐,你提的建议太好了。我怎么没想到!今天回去之后我就吩咐他们一声。”

    许瑾瑜:“”

    她刚才是故意调侃,纪妤怎么还当真了!

    “妤表妹,瑾表妹,”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

    纪妤听到这个声音,瞬间心花怒放,甜甜的笑着转身:“元青表哥,我们可却是有些日子没见了。我们一切都好,倒是你,看起来可比以前消瘦了一些。”

    陈元青大病了一场之后,虽然很快恢复了健康,到底伤了元气,脸孔比以前清瘦了一些。

    许瑾瑜也转过身来,轻轻喊了声元青表哥。陈元青也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微微一触,很快便各自移开。

    有些人,命中注定了会错过。既是有缘无分,也只能暗暗感怀,各自唏嘘。

    陈元青在短短刹那的失神过后,很快打起精神笑道:“我陪你们一起赏菊花。”他今天厚着脸皮到叶家来,当然不止是为了来赏菊花,另外有重要“任务”。

    不等许瑾瑜张口说话,纪妤已经满心欢喜的应下了:“那可太好了。元青表哥,快来看这几盆墨菊,每一盆的颜色都不一样呢”

    真聒噪!

    陈元青心中不耐,敷衍的胡乱点了点头。然后,眼角余光瞄到叶凌正笑着和许瑾瑜寒暄,陈元青心里顿时怒了。

    叶六,你竟敢撬我二哥的墙角!(未完待续。)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