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二章 赴宴(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叶家是传承百年的书香名门,每一辈的儿孙里都有考中进士做过翰林的,在大燕朝的世家里颇有名声。

    叶家人丁兴盛,叶老太爷生了三子两女,长女嫁给太子做了太子妃,后来又生下长子做了皇后。幼女嫁到安国公府,做了安国公夫人。叶家的声誉也攀至顶峰。

    到了叶秋云这一辈,叶家三房共有男丁八人,只有叶秋云一个女儿。叶老太爷叶老夫人对唯一的孙女自然格外的疼爱,叶家上下人人也都宠着让着叶秋云。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叶秋云心气高也是理所当然的。皇上又亲自下圣旨为叶秋云和楚王赐婚,到了年底就会完婚。如今这汴梁城里的闺秀们,谁也抢不走叶秋云的风头。

    叶秋云办赏菊宴,邀请的俱都是名门闺秀。这其中就有安国公府的陈四小姐,左丞相的女儿左大小姐,还有礼部赵大人的千金等等。

    也怪不得纪妤接到请帖会如此高兴。以前这样的请帖都是发给纪妧的,如今纪妧出嫁了,请帖总算是轮到她了。至于许瑾瑜,摆明了是沾了她的光,才有机会跟着一起到叶家来。

    纪妤心里洋洋自得的想着,殊不知正好相反。叶秋云送请帖到威宁侯府,真正想请的人其实是许瑾瑜。

    纪妤今日特地精心收拾了一番,揽镜自照,颇为自得。可见了许瑾瑜之后,这份自得立刻化为乌有。

    “瑾表姐,你今天穿的新衣真漂亮。”纪妤的语气酸溜溜的:“以前我可从未见你穿过。”

    许瑾瑜平日穿戴以素雅为主,虽然生的好相貌,却不耀目张扬,就连出府做客也从不会抢了纪妤的风头。可今天,许瑾瑜却一反常态,穿戴装扮的格外精心。

    月白色的罗裙上,用同色的丝线绣了蝶戏百花图。百花大小姿态各异,几只粉蝶在花间翩翩飞舞。栩栩如生,就连蝴蝶半透明的翅膀也清晰可见。外面罩着同色的软烟纱,行走间娉婷婀娜,风姿卓越。

    长长的青丝有大半挽起。余下小半柔顺的垂在胸前,发际簪着一支精致的金钗,点点流苏垂在耳边。俏脸薄施脂粉,更增添了几分平日少见的明媚艳光。

    微微一笑,眸光流转。美的令人屏息。

    纪妤也是俏丽可人的小美人了,可往许瑾瑜身边这么一站,顿时黯然无光。简直就像个跟班丫鬟!!!

    纪妤心里嫉妒的直冒酸水。

    许瑾瑜只当没看出纪妤的嫉妒,笑着应道:“我前些日子闲着无事,花了月余的时间才绣了这条罗裙。今日难得出门做客,正好拿了来穿。”

    今天到叶家做客,少不了要和叶秋云过过招。当然要仔细打扮了再去。闺阁千金们到了一起,第一要攀比的就是相貌和穿戴,然后才是家世才情未来夫婿之类的。

    事关颜面和尊严,当然不能输!

    哪怕因此会惹来纪妤不快。也顾不得了。

    纪妤出门做客的兴致已经没了大半,不怎么情愿的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现在就去汀兰院和娘说一声,也该出发了。”

    许瑾瑜含笑应了。

    小邹氏这些日子为了碧罗的事心情烦闷暗暗上火,嘴唇周围的一圈水泡还没消退,口中又生了疮,别说吃饭了,就是张口说话都觉得疼。

    在看到纪妤和许瑾瑜之后,小邹氏心里的火气愈发旺盛。

    许瑾瑜正当妙龄,又精心装扮过了。美丽不可方物。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纪妤完全沦为了陪衬。

    想她当年容貌倾城,如今年至三旬了,依然是个绝色美人。偏偏生的女儿容貌肖似她父亲。根本没继她的美貌。在儿女上,她是完败给了邹氏

    “瑾娘,你今日穿了这身新衣,果然格外好看。”邹氏的心情和小邹氏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眼中和语气里溢满了骄傲和自豪。

    小邹氏听了满肚子气闷,面上却不能显露出来。挤出笑容叮嘱:“今天你们两个一起去叶家做客,言行举止可都要多留心,千万别失了礼数。”

    许瑾瑜和纪妤一起应了声是,辞别了小邹氏和邹氏,然后一起上了马车。

    紫月和初夏两个丫鬟各自捧了一盆菊花,就是在马车上也小心翼翼的捧在怀里。纪妤看着紫月手中的那盆瑶台玉凤,心情总算稍稍好了一些。

    这可是园子里最美的一盆名品菊花了。许瑾瑜带的那一盆墨菊,虽然色泽艳丽夺目,到底差了一筹。

    “初夏,把菊花放在一旁就行了,别一直抱在怀里了。”许瑾瑜的声音响起。

    初夏却不肯放下:“万一马车颠簸,碰坏了菊花怎么办?奴婢还是抱着才放心。”今天去叶家做客的名门闺秀一定很多,个个都带着名贵的菊花去,她怀里的菊花可不能出差错,免得小姐在人前丢了颜面。

    许瑾瑜看出了初夏的心思,心里一暖,口中嗔道:“去叶家还有一段路程,你这么一直抱着,到叶家的时候肯定累的手酸胳膊也酸。说不定一个没捧住摔了花盆,岂不是得不偿失?还是放下吧!”

    这么说好像也很有道理。

    初夏纠结为难了许久,才下定决心,十分小心的将花盆放到了一旁。

    紫月眼巴巴的看着纪妤,满心期盼着纪妤也张口吩咐她放下花盆。可惜,纪妤对紫月的期盼目光视而不见。

    花盆不算重,约莫三四斤左右,可一直捧着也不轻松。到了叶家的时候,紫月两只胳膊又酸又麻。捧着花盆下马车的时候,胳膊一软,花盆竟从手中滑落。

    紫月吓的眼都睁圆了,有心把花盆捞回来。只可惜身体的反应远远跟不上。

    “咣当”一声,花盆掉落在地上,摔碎了!

    花盆里的泥土四溅,那朵娇贵美丽的瑶台玉凤,不偏不巧的先落了地,被泥土和花盆碎片重重压住,凄惨的下场可想而知。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住了!

    很快。纪妤便反应过来,气急败坏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紫月!”

    紫月全身一哆嗦,下意识的跪了下来:“小姐息怒,小姐饶命!”

    纪妤正要大发雷霆。却被许瑾瑜拦住了:“妤表妹,不过是一盆菊花,不小心摔了就扔掉好了,不值当为这些小事生气。”边说边冲纪妤使眼色。

    这可是在叶府的门口,门房管事和迎客的管事都在。纪妤这样冲紫月发脾气可不妥,简直是白白让人看热闹。

    纪妤在气头上,根本就没留意许瑾瑜的眼神,就是留意到了,她大概也不会放在心上:“她摔了我的瑶台玉凤,今天可是赏菊宴,我就这么空着手进去,待会儿肯定要被人取笑了!”越说越恼火,真恨不得走过去踹紫月两脚。

    紫月抽抽噎噎的说道:“小姐,奴婢真的不是成心要摔了花盆。之前抱了一路。胳膊又酸又痛,下马车的时候又没留心”

    “照你这么说,还怪我一路上没让你放下花盆不成?”纪妤更恼火了,声音也高了起来。惹的叶家下人都张望过来,下人们头凑在一起,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叶家门外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马车,显然也是来赴宴的客人。见门口这般热闹,那辆马车的主人索性也不下马车了,就这么撩起车帘看的津津有味。

    许瑾瑜对纪妤也实在无语了,要发脾气也挑个时候好么?这样大发脾气。丢脸的不止是紫月,还有纪妤本人!

    许瑾瑜果断有了决定:“妤表妹,你别生气了。你这盆瑶台玉凤已经摔了,现在再骂紫月也没用。这样吧。我带来的这盆墨菊给你。”

    表小姐真是太好了!紫月眼泪汪汪的感激的看了许瑾瑜一眼。

    纪妤听了这话,火气也消退了大半:“瑾表姐,你真的把墨菊送给我么?那你怎么办?”

    许瑾瑜抿唇一笑:“我们两个一起来做客,带上一盆菊花也足够了。”又微笑着对门房管事说道:“劳烦这位管事,打发人将这里收拾干净。后面还有客人等着进来。”

    那个门房管事忙笑着应了。

    负责招呼客人的管事妈妈也歇了看热闹的心思,扬起笑脸说道:“两位小姐请随奴婢来。”

    许瑾瑜欣然应了。挽起纪妤的手走了进去。

    紫月忙擦了眼泪,起身跟了上去。初夏掂量掂量手中的墨菊分量,决定还是等捧到了里面再把花盆给紫月。要是不小心把这盆再摔了,回去之后紫月可就真的惨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未影响到许瑾瑜的心情。纪妤对墨菊其实没那么满意,不过,有总比没有的强嘛!就算她再不知好歹,也不好意思在许瑾瑜面前嫌弃那盆墨菊。

    管事妈妈引着许瑾瑜一行人进了叶秋云的院子里。

    叶家声名极隆,论家底其实并不算特别丰厚。叶秋云住的院子也不算特别大,不过,却布置得颇为雅致。看得出叶秋云对这次的赏菊宴颇为上心,院子里回廊下目光所及之处,摆放着各式的菊花盆栽。

    此时正是菊花盛放的时节,各种品种的菊花竞相开放,十分娇艳。空气中也漂浮着沁人心脾的香气。

    纪妤打量一眼,暗暗比较一下,觉得墨菊也不算差,于是高高兴兴的去见叶秋云。

    许瑾瑜也没什么紧张的,格外泰然的随纪妤一起进了正厅。

    此时,已经来了几位客人。坐在上首的叶秋云,盈盈起身相迎。其余几位少女也礼貌的起了身。

    叶秋云生的美貌动人,今日更是精心妆点的美丽明艳。身上穿的罗裙,是叶皇后赏赐的最上等的丝缎制成的,色泽明丽,光滑柔软,远看时闪着点点光芒。笑盈盈的站在那儿,似乎整个人都在闪着光芒。

    哼!今日她一定艳冠群芳,把许瑾瑜所有的风头都压下去。

    叶秋云傲然的想着。

    然而,当许瑾瑜的身影映入眼帘的那一刻,叶秋云却笑不出来了。

    第一回合,拼美貌,显然是许瑾瑜略胜一筹。

    叶秋云已经是少见的美人,可许瑾瑜却更美。能让一个自恃美貌的少女气短胸闷的,莫过于遇到一个比自己更美的!往日都是叶秋云让别人咬牙切齿心中嫉恨,今日,叶秋云终于也尝到了这种酸爽的滋味。

    纪妤看到叶秋云略有些僵硬的笑脸,心里莫名的舒爽平衡了。看吧,又不是她一个人被许瑾瑜比了下去。就连主人也被抢了风头呢!

    许瑾瑜将叶秋云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心里也颇觉得愉快。微笑着挽着纪妤上前,含笑道:“叶小姐,我和妤表妹来的不算迟吧!”

    声音温润悦耳。

    太不公平了!众少女包括叶秋云在内,一起默默的咬牙暗恨。上天已经给了许瑾瑜出众的美貌,怎么还可以给她这么动听的声音。

    叶秋云将心里奔涌不息的嫉恨按捺下去,挤出笑容道:“还有几位贵客没到,你们两个不算迟。来,我替你们引见一下。这位是左家的大小姐,闺名姣娘。这位是礼部赵大人的千金,闺名一个慧字”

    左姣娘,年约十五,容颜明艳,举止大方。

    赵慧,年龄和许瑾瑜相若,容貌端庄,气质娴雅。

    另外的几个少女也都是名门千金,各有各的气质特色。都是正值韶华娇生娇养的闺阁少女,就算容貌不算出众,也自有青春妩媚。

    然而,这一众名门闺秀们,今天在许瑾瑜的映衬下,都生生的黯然了几分。一个个都是心高气傲的,嘴上不说,哪一个心里不是在暗暗较劲?

    不客气的说一句,许瑾瑜今日的亮相很成功——成功的招惹来众人的嫉恨。

    许瑾瑜微笑着和众人一一打了招呼,敏锐的察觉到众人态度的冷淡。尤其是左大小姐和那位赵小姐,看着她的目光更多了几分隐隐的敌意

    奇怪,她什么时候招惹过她们两个?(未完待续。)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