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一章 赴宴(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走出汀兰院的那一刻,碧罗依然有些置身梦幻的恍惚,眼角一片温热。http://www./

    成功了!她不仅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还保住了世子妃的屋子。

    碧罗在原地站了片刻,很快用袖子擦了眼泪,抬脚回了浅云居。其实,此时她最想去的地方是引嫣阁。不过,许瑾瑜之前叮嘱的话犹在耳畔。

    “记着,若是你成功唬住了姨母,千万别得意忘形,让她看出破绽。也别来找我,免得姨母猜到是我给你出的主意。你就像平日一样,安稳的待在浅云居里,这些日子里不要轻举妄动。姨母摸不清你的底细,反而不敢擅自动你。”

    接下来几日,碧罗果然一如既往,每天将顾氏的屋子擦拭的干干净净,守着顾氏的屋子不准任何人随意进出。

    小邹氏憋了一肚子怒火,却无处可诉,唇边冒了好几个水泡,一碰就疼的钻心。负责为小邹氏洗脸梳妆的含玉,手脚再轻也免不了每天都被臭骂几回。

    然而,小邹氏再懊恼再愤怒,也不敢动碧罗分毫。她命何妈妈暗中盯着碧罗的一举一动,又悄悄命人进了碧罗的屋子翻找,想找出谁和碧罗暗中勾结,或是找到那封信。可几天下来,却毫无收获。

    小邹氏疑心病极重,越是没查出异样,越不敢轻易动碧罗。

    碧罗每天好吃好睡,脖子上的伤也很快结了疤,比以前还略略胖了一些。

    何妈妈等人看在眼里,心里别提多惊讶了。

    碧罗当众忤逆小邹氏,把小邹氏气了个够呛。以小邹氏的脾气,竟没发作碧罗,反而忍了下来。这已经够人震惊了,更令人震惊的事还在后面。小邹氏竟真的命人重新收拾布置了新房,顾氏的屋子安然无恙

    真看不出,平日里沉默少言的碧罗,竟还有这样的本事!

    何妈妈最是圆滑世故。不愿再轻易招惹碧罗,每次见了碧罗,一张老脸笑的像多花似的,言谈说话间别提多亲热了。

    经过此事。碧罗心性坚韧更胜往日。她口中不说,心里却一直惦记着许瑾瑜的救命之恩。

    碍着小邹氏的耳目,两人即使见了面也不曾多说过半句话。只在目光交汇的短短瞬间,流淌过彼此心知肚明的会心一笑。

    保住了碧罗的性命,又给小邹氏添了堵。许瑾瑜近来心情也颇为愉快。

    可是,令人不怎么愉快的事情很快就来了。

    纪妤兴冲冲的拿了请帖来:“叶秋云要办赏菊宴,特意命人送了请帖来。听说叶府里种了不少名贵的菊花,明日我们到叶府去开开眼界。”

    许瑾瑜的反应却不甚热络,随意的哦了一声。

    “喂,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纪妤一腔热情被浇了一盆冷水,顿时不乐意了,丢了个白眼过去:“天天待在府里,闷也快闷死了,有机会出去做客多好。”

    出府做客解闷是不错。可也得看去的是哪儿。

    想到叶秋云盛气凌人的嘴脸,许瑾瑜打从心底里不乐意去叶家。不过,那天在顾家的时候,她已经答应了叶秋云,现在人家又送了请帖来,不去显然是不行了

    许瑾瑜挤出一个笑容:“我刚才是没反应过来。对了,去赏菊宴我们是不是需要准备礼物?”

    纪妤笑道:“这倒不用。不过,帖子上倒是写了,若是府里种了名品菊花的,可以带上一两盆去。我们侯府的园子里正好种了一些菊花。我们现在就去挑上两盆。空手去了可不好。”

    许瑾瑜不想扫了纪妤的兴致,笑着点头应了。

    两人领着各自的丫鬟,一起去了园子里。

    正细心为菊花浇水的年轻花匠,远远的看到许瑾瑜一行人。眼眸顿时亮了起来,忙热情的迎上来行礼:“小的见过小姐,见过表小姐。两位今日特意到这儿来,是要赏菊花吧!这两日正好有几盆菊花都开了。”

    看到熟悉的脸孔,许瑾瑜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周勇,怎么是你?宋花匠呢?”

    负责照料菊花盆栽的。原本是一个姓宋的老花匠。现在怎么换成周勇了?

    周勇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宋花匠前日子病了,特意叮嘱我要好好照顾这些盆栽。说是正是赏菊的时节,主子们随时都会过来。小的不敢怠慢,这些日子几乎天天都在这儿照料菊花呢!”边说边瞄了许瑾瑜身后的初夏一眼,心里美滋滋的。

    幸好他勤快,不然,今日岂不是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许瑾瑜将他的神色变化尽收眼底,心中既觉得好气又有些好笑。

    之前真是看走了眼。还觉得这个周勇勤恳老实呢!现在看来,勤恳是真的,老实可就未必了

    纪妤兴致勃勃的拉起许瑾瑜的手:“瑾表姐,有好多菊花都开了,我们这就一一看看。挑两盆最名贵最好看的带上。”

    许瑾瑜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被纪妤拖着去赏菊。

    紫月和初夏自然要跟着主子后面。周勇当仁不让,殷勤的跟上来介绍:“两位小姐请看,这一盆是玉翎管,菊花瓣纤细绵长,中间有一圈淡淡的黄色,十分好看。还有那一盆,是十分名贵少见的瑶台玉凤。白色的花瓣围绕着黄色的花心层层合拢,就像瑶台仙子一般。还有那边的墨菊,颜色是深紫色,十分显眼夺目”

    周勇嘴皮子很麻溜,说起每一盆菊花来都头头是道。

    紫月和初夏都用钦佩的目光看着周勇,就连纪妤也听的连连点头:“看来,你果然是在这些盆栽上花了不少的心思。”

    周勇挠挠头,露出憨厚朴实的笑容:“小姐这么夸张,小的可不敢当。能到侯府来做事,不知是小的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小的认真做事是应该的,当不得小姐夸赞。”

    这一番话,令众少女对周勇的好感大增。

    尤其是初夏,平日见惯了油滑机灵的小厮,看做事勤勉的周勇格外的顺眼。俏皮的笑道:“周勇,这么多菊花,一时也看不过来。你挑几盆最好的来给小姐们看看。”

    看着笑颜如花的俏脸,周勇心里像喝了蜜似的。欢喜的应了一声,立刻去搬了几盆菊花来。

    许瑾瑜瞄了殷勤的周勇一眼,淡淡说道:“好了,我们自己看就行了,你先忙活你的去吧!”

    周勇舍不得就这么退下。陪笑道:“小的照料这些菊花也有些时日了,留在这儿总能为小姐们介绍一二”

    “不用了,”许瑾瑜半点都不领情:“你先退下吧!”

    周勇:“”

    难道他的真实身份已经曝露了?不然,许瑾瑜为什么对他如此不喜?不,不可能。如果许瑾瑜知道了他是将军身边的暗卫,哪里还容得下他安稳的留在这儿做花匠。

    或者是他对初夏的心意,已经被许瑾瑜看穿了。所以,许瑾瑜是对他不满意,才故意撵人一个小花匠,肖想主子身边的贴身丫鬟。也怪不得许瑾瑜心中不悦。可恨的是他不能表明身份

    周勇满心纠结的退下了。临走前,恋恋不舍的盯着初夏看了一眼。

    到了晚上,周勇又听到了窗外的鸟鸣声。

    周勇不动声色的起身,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这一次,却不是有谁来送信,而是芸香亲自来了。

    下人房这边人来人往,不宜说话。芸香用鸟鸣声,将周勇一路引到了园子里。不偏不巧的就到了菊花盆栽这一边。

    “芸香,这么晚了,你特意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周勇低声问道。

    芸香淡淡的瞄了周勇一眼。不怎么客气的说道:“我来找你是为了什么事,你心里应该很清楚。你可被别美色冲昏了头,忘了自己的身份和任务。”

    周勇满心的冤枉:“喂,你这么说可不对。我什么时候被美色冲昏头。什么时候忘了自己的身份任务了?今天下午纪三小姐和表小姐来挑菊花,我现在是个花匠,总不能躲得远远的吧!伺候主子介绍几句,哪里不妥了?”

    芸香轻哼一声:“得了,你就别在我面前耍嘴皮子了。你心里到底在惦记什么,你自己最清楚。初夏和我交好。回去之后可悄悄和我说了。你送菊花到引嫣阁的时候,还悄悄的送了一盆给她,这你总否认不了吧!难不成这也是任务需要?”

    周勇:“”

    “我们两个是周侍卫亲自挑选出来,到侯府来执行任务的。之前就有分工,我负责盯着许小姐的一举一动,你负责留意侯府里的情形,防止任何人对许小姐不利。”芸香正色道:“任务期间,一切都要小心谨慎,绝不能让任何人察觉出我们两个身份有异。若是出了马脚,我们两个拿什么脸去见周侍卫?”

    周勇忍不住了,反唇相讥:“你到底是担心我泄露了身份,还是担心任务出了岔子,堂兄会生气?”

    芸香:“”

    黑暗中,看不清芸香的面色如何,不过,声音里却多了一丝羞恼:“周勇!你自己假公济私,亏你好意思来污蔑我。”

    周勇占了上风,心情大好,将芸香之前说的话原养不动的奉还:“我是不是污蔑,你心里最清楚。我一直尽心做事,从没有松懈过。至于私下和初夏有些来往,也是我的私事,保准不会影响了正事,烦请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别总盯着我了。不然,以后我见了堂兄就告诉他,你一直暗中恋慕他”

    “周勇!”芸香羞恼交加,咬牙切齿的打断了周勇的滔滔不绝:“我什么时候暗中恋慕周侍卫了?你要是胆敢胡说,我让你这辈子都张不了口说话!”

    这威胁一出口,周勇立刻就软了半截,连连陪笑:“刚才我就是随口说说,芸香姐你可别放在心上。就当我是放了个臭屁。”

    论身手,周勇在暗卫里是佼佼者。芸香最多就是平平,可周勇绝不敢和芸香动手。芸香可是用毒的高手,使毒的手段十分高超,想让人一辈子张不了口只是小菜一碟。

    芸香被说破了心思,脸上还是火辣辣的,手中微微一动,然后绷着脸走了。

    于是,周勇果然放了一夜的臭屁。

    同屋的另外三个小厮,被熏的一夜没睡好,第二天合起伙来暴打了周勇一顿。

    可怜周勇明明动动手就能将三个小厮打飞,却不敢还手,乖乖的痛苦的挨了一顿揍,还得了一个“周臭屁”的不雅绰号,心中的悔恨如江水绵绵不绝。

    惹谁不好,偏偏去惹芸香。别看她平日沉默少言,下起黑手来比谁都狠。他和她可是一伙的,亏她也下得了手!

    呜呜!堂兄,这样的女人,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娶啊!

    这些事,初夏自然不知道。第二天,她早早起了床,穿衣梳洗一番,目光瞄到窗台上的那盆菊花,不由得甜甜一笑。

    这盆菊花,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就是最普通的菊花盆栽。可正值菊花盛开的季节,恣意开放自然是美丽的,还散发出阵阵香气,

    想到那双诚挚又热情的眼睛,初夏心里有些异样的悸动。她不敢多想,匆匆的去伺候许瑾瑜起床更衣。

    许瑾瑜看到初夏嫣红的俏脸,笑着打趣:“一大早的,心情怎么这么好?”

    初夏定定神笑道:“今天能随着小姐一起出门,去叶府赏菊,心情自然好了。”

    提到叶府,许瑾瑜脸上的笑意却淡了下来。

    初夏有些讶然:“小姐,你不想去叶家么?”

    对着初夏,许瑾瑜也没什么遮掩的心思:“去叶家做客倒是无妨。不过,我实在不喜欢那个叶秋云。自恃高人一等,眼睛都快长到头顶上去了。又总是处处针对我。今天去叶家,她十有**会变着法子刁难我。别想消停!”

    都是因为陈元昭!

    她对争风吃醋这种事根本不感兴趣。可人家这么巴巴的盯上来,她又不能任人欺负不接招都不行,真是懊恼!(未完待续。)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