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四十章 要挟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小邹氏特地吩咐含玉跟着碧罗过来,当然不止是为了让含玉替碧罗包扎伤口这么简单。匕匕·奇·中·文·网·首·发www.更重要的是让含玉盯着碧罗,不能让碧罗乱说话。

    这一点,聪慧的含玉早已了然于心,许瑾瑜又岂能不知?可她还是坦然的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压根不担心含玉会拒绝。

    果然,含玉在一番犹豫踌躇过后,点了点头,然后轻声道:“请表小姐快一些,还有,此事不能让夫人知道。”

    许瑾瑜冲含玉笑了一笑:“这是当然。”

    含玉起身走了出去,至于初夏,根本不用许瑾瑜吩咐,立刻也起身一起走了出去,还细心的将门关好了。

    碧罗掩饰不住心里的讶然,一脸错愕的看了过来:“表小姐,含玉怎么肯听你的吩咐?”

    那可是含玉,是小邹氏身边最得力的心腹丫鬟!

    许瑾瑜淡淡笑道:“我要求的不过是和你独处片刻,又没把你藏起来,含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什么大碍,还能让我承一个人情。以含玉的聪明,当然知道怎么选择。”

    比起含翠,含玉心思更活络也更机灵,轻易不会开罪任何人。而且,她暗中观察过数回,每次一见许徵,含玉总会不自觉的多看许徵一眼利用一个少女的爱慕之心其实不算厚道,偶尔为之也无妨。

    “时间无多,无关紧要的闲话以后再说。”许瑾瑜正色道:“碧罗,你应该很清楚,你已经彻底惹怒了姨母。如果你不想出法子来应对,你大概也活不了多久了。”

    碧罗扯了扯唇角,挤出一抹苦涩的笑:“奴婢贱命一条,活着死了都没什么要紧。奴婢只怕牵连了家人,还有如表小姐说的,奴婢一死,这府里上下还有谁会惦记着世子妃?为了迎娶四小姐过门,就连世子妃生前住过的屋子都要腾出来”

    话未说完。碧罗已经红了眼眶,眼泪从眼角滑落。

    手持剪刀时面不改色,面对小邹氏的怒火也没有退却,提起家人和死去的顾氏。碧罗却泣不成声。

    许瑾瑜心里有些酸涩,对忠心的碧罗更多了几分怜惜:“碧罗,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也不要轻易的把生死挂在嘴边。不管要做什么,只要活着才有希望。所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碧罗哽咽着说道:“这个道理奴婢何尝不知道。可眼下奴婢已经和夫人闹翻了,以夫人的狠毒,岂肯放过我。”

    “只要你肯听我的,我担保你性命无虞!”

    许瑾瑜的话,令碧罗惊讶的忘了哭泣,愣愣的看着一脸自信的许瑾瑜:“表小姐真的能帮奴婢么?”

    许瑾瑜微微一笑,凑到碧罗耳边,低语数句。

    碧罗面色变了又变,眼里却渐渐闪起了亮光。

    “当然了,这么做也有一定的风险。如果姨母恼羞成怒。什么都不顾了,你还是有性命之忧。”许瑾瑜低声道:“你自己仔细想想再做决定。”

    碧罗却没有犹豫:“不用再想了,奴婢听你的。”

    许瑾瑜眼中流露出赞许。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道理谁都懂,真正能做到的却没几个。碧罗能有这份魄力和决心,她果然没看错碧罗!

    碧罗下定了决心之后,整个人轻松了不少,不知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许瑾瑜似是看穿了碧罗的心思,淡淡说道:“放心。我不会追问你的秘密。”因为这个秘密我比你清楚的多:“你若是撑得住,就随含玉主动去见姨母吧!记着,态度要强硬一些,半分都不能退让。”

    对着小邹氏。绝不能流露出半点心虚和惊惶。越是强硬,小邹氏越是疑神疑鬼不敢轻举妄动。

    碧罗深呼吸口气,用力点了点头:“多谢表小姐,这份指点之恩,奴婢没齿难忘。如果奴婢此次真的能保全性命,也能保住世子妃留下的一切。奴婢以后这条命就是表小姐的了。”

    许瑾瑜轻笑一声:“我要你的命做什么。不要再耽搁时间了,快些去吧!”

    碧罗应了一声,用力握了握拳,然后起身开门走了出去。

    初夏和含玉都在门外几米的地方等着,听到开门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一起看了过来。

    碧罗出人意料的张口道:“含玉,我现在就随你去见夫人。”

    含玉:“”

    刚才还百般不情愿呢!许瑾瑜到底说了什么,为什么碧罗这么轻易就改了主意?

    含玉心中虽然好奇,却没有多问,笑着点了点头,对着刚走出房门的许瑾瑜告了退,然后领着碧罗去了汀兰院。

    初夏可就憋不住了,好奇的走上前来问道:“小姐,你刚才和碧罗说了什么?为什么她那么快就改了主意?”

    许瑾瑜眸光一闪,唇角浮起悠然的笑意:“也没什么,我就是教了她一个保命的法子罢了。”

    什么保命的法子?

    初夏听的一头雾水。可没等她细细追问,许瑾瑜便已经迈步走了。初夏忙追了上去。

    一路上,碧罗沉默不语,含玉也没说话。可两人还是引来了许多好奇的目光。

    侯府就这么大,碧罗之间闹的事早已传的沸沸扬扬。更何况,此时的碧罗面色苍白,脖子上还缠绕着厚厚的白色纱布

    到了汀兰院,含玉才张了口:“我这就去向夫人通传一声,你在这儿等着。”

    碧罗神色不算好看,却十分镇定:“好。”

    这份镇定,令含玉暗暗惊讶,忍不住琢磨了起来。许瑾瑜刚才到底私下和碧罗说了什么?

    她私下做的这些小动作,当然是要瞒着小邹氏的。因此,在向小邹氏禀报时,含玉略过了这一节不说,只说道:“启禀夫人,奴婢已经将碧罗带过来了。”

    小邹氏听到碧罗的名字,心里死死压抑的怒火几乎立刻就冲上了胸膛,冷笑道:“让她立刻就进来。”

    碧罗很快就进来了,神色平静的行了一礼:“奴婢见过夫人。”

    她竟然这般平静。半点都不害怕?

    小邹氏瞄了碧罗一眼,心里的火气嗖嗖的往上涌,皮笑肉不笑的应道:“脖子上的伤可好些了?”

    碧罗答道:“含玉和初夏亲自替我包扎,已经好多了。”

    小邹氏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碧罗越是镇定自若,她心中越是警惕。接下来要质问的话不宜被他人听见,小邹氏吩咐一声:“所有都退下,含玉,你在门边守着。没我的吩咐,不准任何人靠近半步。”

    含玉恭敬的应了。

    她守在门边,屋里的说话声或多或少总能听见一些。小邹氏的声音很快响起:“碧罗,你口口声声说知道我的秘密。现在我问你,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小邹氏的声音阴测测的,紧紧盯着碧罗,宛如一条毒蛇盯住了猎物,令人心惊。

    碧罗没有瑟缩,也没有退却,在小邹氏的目光挺直了胸膛。缓缓说道:“奴婢知道的,或许比夫人想象中的还要多一些。”

    “奴婢知道,世子妃当年小产绝不是意外,而是夫人有意为之。奴婢知道,如果不是夫人步步相逼,世子妃绝不会年纪轻轻就病逝早亡。奴婢还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世子”

    “够了!”小邹氏面色铁青,咬牙切齿的挤出几个字:“碧罗,你果然是好大的胆子。竟敢编出这等污蔑主子的话来!只凭着这一条,我让人仗毙了你。顾家人也绝不会说什么。”

    碧罗毫无所惧:“奴婢说的是真还是假,夫人比谁都清楚。夫人也不必时时刻刻总拿性命要挟奴婢,奴婢既然敢说出口,就没有再珍惜这条性命的打算。夫人想杀我。只管现在就命人将我拖出去。”

    真是反了天了!

    小邹氏不怒反笑:“好一个狗胆包天的东西!你既是不想要这条命,我今天就成全了你。”

    话虽这么说,却并未张口叫婆子们进来。

    许瑾瑜之前的叮嘱果然是对的。她表现的越是强硬,小邹氏就越是摸不清她的底细,反而不敢轻易动手。

    碧罗精神一振,唇角溢出一丝冷笑:“夫人逞一时之快。奴婢这条贱命也不足惜。不过,如果奴婢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自会有人将奴婢早就写好的信送回顾家去。如果顾家人知道了夫人和世子之间见不得人的私情,不知顾家人会是什么反应,更不知夫人和世子到时候会如何为自己辩白。”

    小邹氏的心如置冰窖,手脚冰凉。

    这个碧罗,果然是有恃无恐!

    不得不说,这一招完全拿捏住了小邹氏的弱点。威宁侯府的下人任由她揉搓,就算有些什么风言风语,她也有自信绝不会让这些流言传到外面。可她和纪泽的事,绝不能让顾家人知道

    小邹氏按捺住心慌,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和世子之间清清白白,岂是你随口几句就能污蔑得了的。至于你说的让人送消息到顾家,更是不可能的。这府里上下,所有的丫鬟婆子都听命于我。有谁敢暗中和你勾结送信?你若是想凭着几句话,就诈到我,未免太可笑了!”

    碧罗将小邹氏的色厉内茬外强中干看在眼中,愈发相信了许瑾瑜的话。

    她挺直了腰杆,半步不让的应道:“夫人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总之,奴婢言尽于此。夫人想动手灭了口,只管动手好了。”

    小邹氏面色铁青,眼中不停的闪动着寒光。

    然而,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张口叫人进来。

    碧罗说的是真话,还是在虚张声势?万一碧罗说的是真的,她杀了碧罗,立刻就有人送信到顾家怎么办?不行,绝不能冒这个险!

    “你想要什么?”小邹氏深呼吸一口气问道。

    受人要挟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不过,眼下碧罗占了上风,这口气不忍也得先忍了。

    碧罗心中一松,面上却半点不露,淡淡说道:“奴婢什么也不要,只希望夫人不要动世子妃的屋子。另外为四小姐和世子准备新房”

    “荒谬!”小邹氏听到碧罗的要求,顿时勃然大怒:“顾氏那间屋子,是浅云居里的主屋。也是世子妃应该住的地方。若是另外准备新房,新进门的顾四小姐脸面要往哪儿放?”

    其实,顾采蘋有没有脸面倒是无所谓。关键是怕折了纪泽的颜面。

    碧罗不为所动,坚持说道:“奴婢没有别的念想,只有这一条。夫人若是答应了奴婢,奴婢可以发誓守住这个秘密,永远不对任何人提起。那封藏起来的信,也永远不会让任何人看到。否则,奴婢宁愿一死,也要拼个鱼死网破,将这个秘密大白于天下。”

    小邹氏被噎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碧罗也不步步紧逼,说完这些,就闭上了嘴。

    不知过了多久,小邹氏才阴沉着脸说道:“我如何能相信你的话?万一你反悔了,暗中又做了小动作怎么办?”

    碧罗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小邹氏:“奴婢随世子妃到侯府,已经八年多了。世子妃病逝,奴婢这辈子都会留在侯府,守着世子妃留下的一切,再没有别的奢求。对夫人来说,奴婢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蝼蚁。夫人随时都能要了奴婢这条性命。要担心,也只有奴婢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份儿,夫人又有什么可忧心的。”

    小邹氏又被噎的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这个碧罗,素来沉默少言性情温柔,什么时候变的这般伶牙俐齿了?

    话说到这份上,也由不得小邹氏不答应了。

    小邹氏咬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我让人另外准备新房,顾氏的屋子分毫不动。不过,你也要谨记自己的承诺。如果传出一字半语,我一定会让你悔不当初!还有你的家人,也会为你陪葬!”

    “夫人请放心,奴婢一定会信守承诺。”碧罗按捺住心里的激动雀跃,淡淡应道。

    小邹氏看着她那张脸,就觉得气短胸闷,挥挥手道:“你先退下。”

    碧罗行了一礼,然后退下。(未完待续。)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