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八章 风波(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88读书网永久网址,请牢记!

    话音刚落,何妈妈尖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碧罗,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发府里就要办喜事了,迎娶的又是顾家的四小姐。你可是顾家的下人,现在这么死乞白赖百般刁难算怎么回事?”

    提到顾四小姐,碧罗的眼中闪过讥讽和自嘲,抿紧了唇角,什么也不说,却动也没动。沉默的用自己的行动表明决心。

    何妈妈冷笑一声:“好言好语的和你说,你听不进去。简直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有什么话,现在就去和夫人说好了!夫人在汀兰院里等着你呢!”

    碧罗依然动也不动,眼中闪过不顾一切的坚决:“今天我哪儿也不去。夫人要见我,就让她到这儿来!”

    何妈妈万万没料到一向沉默少言性情温柔的碧罗竟会这般强硬,气的脸都变了色:“好啊你,今儿个是要反了天了是吧!竟连夫人的命令也敢违抗。来人,给我把这个贱丫头拖到汀兰院去!”

    几个丫鬟面面相觑,却都迟疑着没动手。

    她们昔日都是顾氏身边的丫鬟,一直以碧罗为首。顾氏一死,何妈妈得了势,接管了浅云居。碧罗既没争也没抢,安静的像一抹影子。她们也渐渐习惯了听何妈妈的吩咐。

    可是,这回不一样。

    如果听了何妈妈的话,拖着碧罗去见夫人,碧罗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

    她们纵然是卑微的丫鬟,却也不是全无义气和血性。

    何妈妈等了片刻,不见几个丫鬟动手,气的七窍生烟,破口大骂:“你们这几个小蹄子。今日都是吃了猪油蒙了心不成!竟连我的话也敢不听了。碧罗想死,你们也想跟着碧罗一起闹腾是吧!好,我这就去禀报夫人,这浅云居我是管不了了。你们几个等着夫人狠狠发落!”

    其中一个和碧罗交好的丫鬟,鼓起勇气说道:“何妈妈你先别生气。我们几个不是要违抗你的命令,只是碧罗也是出于对主子的忠心才会有今日的举动。还请何妈妈高抬贵手,绕过碧罗这一回”

    “呸!”何妈妈用力的啐了一口:“什么忠心!狗屁!要是真的忠心。世子妃死的时候。她怎么不跟着一死了之,去地下伺候世子妃?现在这副要死要活的样子,摆出来给谁看?”

    话语粗俗而刺耳。

    碧罗用力握紧了拳头。俏脸泛白,眼中流露出痛苦和自责。

    何妈妈骂的对!她当日就该用一根绳子了结自己,追随世子妃到九泉之下。也省得被四小姐胁迫,做那些身不由己的事。

    何妈妈骂的兴起。口沫横飞,又指着几个丫鬟骂道:“我告诉你们。碧罗今日肯定讨不了好,你们几个也脱不了干系”

    “何妈妈,”碧罗忽的出口打断了何妈妈:“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和她们几个没关系。你要骂只管骂我一个人。还有。我今天守着这扇门,谁都休想进去。否则,我宁愿死在这里!”

    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把锋利的剪刀来。用力抵在喉咙处。

    剪刀划破了皮肤,冒出了嫣红的血珠。

    碧罗竟然是认真的!

    众丫鬟都惊住了。一直趾高气昂的何妈妈也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变的难看起来。

    死个丫鬟没什么了不起,碧罗却万万不能死在这儿。

    碧罗是顾家的丫鬟,也是伺候世子妃多年的人,若是今日自尽在这儿,纪家难免会落一个仗势逼人的恶名。而且,即将嫁到侯府的是顾家的四小姐,若是碧罗出了事,以后对着顾四小姐也不好交代。

    更重要的是,侯府将要办喜事。浅云居是世子的住处,新房前见血光可不吉利。以小邹氏的性子,十有*会迁怒到她的头上来

    何妈妈不愧是在侯府待了多年的老人,一想通其中的利害,立刻收拾了刚才不可一世的嘴脸,语气软了下来:“碧罗,有什么话好好说,千万别激动,更别冲动。你年纪轻轻的,正是花骨朵一样的好时候,将来还要嫁人生子,大好的前程未来等着你。要是一剪子戳下去,可就什么都没了。千万别犯傻!”

    犯傻?

    碧罗自嘲的笑了一笑,手里的剪刀愈发用力,鲜血渐渐渗出,从脖子上流淌下来。看着触目惊心:“就算我是在犯傻吧!”

    人这一辈子,难得犯傻一回。

    可是,她一点都不后悔!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静。如果拦不住小邹氏,今日就死在这里,又有何妨?

    何妈妈见碧罗如此固执,也有些慌了手脚。一边安抚着碧罗,一边吩咐丫鬟跑到汀兰院去送信。

    “你说什么?”小邹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霍然站起身来,面容因为愤怒隐隐扭曲:“碧罗竟然寻死觅活的闹腾?”

    来报信的丫鬟战战兢兢的应道:“是,碧罗不但不肯让开,还用剪刀抵着喉咙。脖子上都是血,看着可吓人了。何妈妈正在安抚她,怕她真的寻死!”

    “好一个碧罗!好一个忠仆!”小邹氏冷笑连连,眼底满是阴狠:“她既是想死,今天我就成全了她!”

    区区一条贱命,死了也不足惜。新房前见点血光怕什么,最好是冲撞到顾采蘋肚里的孽种才好!哼!

    小邹氏面无表情的吩咐一声,几个专司负责打板子的壮实婆子立刻跟了上来。她们几个身材高大,孔武有力,几乎是府里所有丫鬟的噩梦。落到这几个婆子手里,不死也要脱层皮!

    小邹氏领着几个婆子,气势汹汹的向浅云居走去。

    走到半途,正巧迎面遇上了纪妤和许瑾瑜。

    “娘,你这是要去哪儿?”纪妤见了这仗势,不由得一惊:“出什么事了?”

    许瑾瑜也暗暗皱起了眉头。看小邹氏一脸阴沉愤怒样子。身后还跟着一堆身材壮实的婆子显然是去意不善。

    小邹氏满心的火气,不耐的说道:“碧罗在浅云居里闹死闹活的,我现在过去看看。”说着,便越过两人。

    纪妤一脸疑惑的自言自语:“奇怪,碧罗好好的怎么会闹腾。”

    许瑾瑜隐约猜到了什么,低声道:“妤表妹,我们也跟着过去看看。”

    纪妤想也不想的点头应了。

    长日漫漫。正嫌无聊沉闷。正好跟着过去看热闹。

    小邹氏一行人声势浩荡。很快就到了浅云居。

    何妈妈听到嘈杂的脚步声,心里一喜,老远的就迎了过去。口中急急说道:“夫人你可总算来了。碧罗那丫头今日像中了邪一般,守在门口愣是不让任何人进去搬东西。老奴只说了她几句,她就掏出剪子要寻死”

    不管怎么样,先把自己摘出来再说。

    小邹氏皱着眉头。不耐的瞪了何妈妈一眼:“没用的东西!连这点小事也处理不好。”

    何妈妈被骂的灰溜溜的,却不敢辩驳。老老实实的跟在小邹氏身后。

    几个丫鬟原本围在碧罗身边,见小邹氏杀气腾腾的来了,各自心虚慌乱起来,下意识的退开了几步。

    忠心什么的又不能当饭吃。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

    碧罗孤零零的站在门前,脖子上抵着利剪,对不起小邹氏一行人。简直势单力孤的可怜。然而,碧罗的神色却异常平静。

    那样的平静。甚至足以和小邹氏的威势相抗衡。

    于是,小邹氏更愤怒了。自从知道顾采蘋怀上身孕以来,她寝食难安,没有一天是好过的。这股无法言喻的怒火憋闷在心里,烧的她五脏六腑都疼。

    一腔怒火,正愁无处可发泄。碧罗就这么不长眼的撞上来。今天她就是想活也不可能了!

    纪妤和许瑾瑜此时也赶到了,两人看到这一幕,反应各自不同。

    纪妤看热闹看的眉飞色舞,许瑾瑜却是心中一沉。

    碧罗对顾氏一片忠心,前世却并未落得好下场。这一世,许多事情都因为她的重生而改变了。嫁给纪泽的人不是她而是顾采蘋,而且,顾采蘋现在就已经有了身孕碧罗呢,她的命运又会是怎么样?

    她对碧罗一直心存怜惜,真的不愿见碧罗自尽身亡。可是,这样的情形,她要怎么做才能救碧罗?

    小邹氏冷冷的看着碧罗:“你想死就快点死,等你死了我再命人收拾了顾氏的屋子。把她用过的所有东西都烧掉,然后将新房布置的精致华美,好迎接新的女主人。”

    小邹氏果然恶毒,每一句都狠狠的戳中碧罗的痛处。

    碧罗的手微微一颤,眼里闪出水光。

    是啊,她死了又能如何?小邹氏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她想保住世子妃留下的一切,根本是不可能的

    “之前不是闹着要死吗?怎么现在又不肯死了?”小邹氏冷笑:“原来一切都是做戏给我看的。”

    说着,又吩咐身边的婆子:“去把她手里的剪子夺过来,拖过去打四十个板子。让那些心思多的丫鬟都看看忤逆主子的下场。”最后一句话,说的寒气森森。

    婆子们当然听懂了小邹氏的言外之意,各自精神一振,就要抢上前来。

    “等等!”一个温润的少女声音忽的响起。

    竟是许瑾瑜!

    小邹氏似笑非笑的瞄了许瑾瑜一眼:“瑾娘,你该不是要为碧罗求情吧!”

    许瑾瑜浅浅笑道:“姨母误会了,我不是想为碧罗求情。只是世子的喜事将近,这里要布置成新房,见血光总是不吉利的。再者,碧罗毕竟伺候世子妃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新人还没过门,夫人就发落了碧罗,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倒不如先让人将碧罗关上几日,让她好好反省一番。等她想通了,再放她出来。”

    还说不是求情!明明句句都在说情。

    小邹氏心中暗暗冷笑,淡淡说道:“我这个做主母的,若是不拿出手段魄力来,今后这府里的下人岂不是一个个都敢爬我头顶上撒野了?”不等许瑾瑜说话,又说道:

    “你到底还小,心肠软,见不得有人流血受苦。不过,执掌中馈的,可不能一味心软。今日姨母就教一教你怎么管教下人。等发落了碧罗,保准她们一个个的再也不敢动任何歪心思。”

    小邹氏冷然的目光落在了那几个丫鬟的身上。

    几个丫鬟面色都不好看,各自垂下了头,不敢和小邹氏对视。

    许瑾瑜哑然,无奈又歉然的看了碧罗一眼。

    说到底,这是威宁侯府。小邹氏身为威宁侯夫人,执掌中馈,对府中的下人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她就是想帮忙,也有心无力。

    碧罗眼里浮起感激。

    在场这么多人,承受过顾氏恩情的不在少数,和她交好的也不少。可到了这个时候,一个个都畏畏缩缩,谁也不敢为她求情。没想到挺身而出为她求情的,竟是许瑾瑜。

    想起这段日子,因为顾采蘋的威逼,她一直私下留意许瑾瑜的一举一动,定时往顾家传信,碧罗心中顿时涌起无法抑制的羞愧。

    小邹氏眸光一扫,冷然说道:“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拖碧罗过来。”

    几个婆子得了命令,迅速的围拢上来。一个个狞笑着,眼看着手就要落到碧罗的身上。

    碧罗全身微颤,忽的用力嚷道:“你们都让开,我有很重要的事和夫人说。”

    婆子们动作一顿,下意识地看向小邹氏。

    小邹氏挑眉冷笑:“哦?我今儿个倒要听听,你还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

    现在她是打定主意要趁机除了碧罗这个眼中钉。不管碧罗说什么,都躲不过今日血溅当场。

    婆子们退开。

    碧罗面色愈发苍白,眼眸却明亮起来,定定的看着小邹氏:“夫人,我要说的事不宜让人听见,你先让她们都退下。”

    小邹氏讥讽的扯了扯唇角:“你手中有剪刀,想支开她们,定然是为了想伤人。你以为我会那么傻么?”

    碧罗面无表情地说道:“夫人既是不愿让她们退下也罢。我要说的,事关世子和夫人”(未完待续)

    ps:本文里的几个丫鬟,我最喜欢碧罗~

    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喜欢请与好友分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