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七章 风波(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婚期已定,自然瞒不过纪嬛纪妧。小邹氏早上就打发人给两姐妹送了信。姐妹两个知道此事后,俱都十分惊讶,当天就赶回了威宁侯府。

    纪嬛性子温柔一些,只略略蹙眉问道:“婚期不是定在明年么?怎么忽然就提前了半年,改到了下个月?”

    纪妧和顾氏感情深厚,话语里也带了几分火气:“大哥,大嫂走了还不到一年,你就急着迎娶新人过门,若是大嫂地下有知,不知会是何等伤心难过。”

    只见新人笑,谁还记得病逝的顾氏?

    纪泽被纪妧指责,也不动怒,先淡淡的吩咐一声所有丫鬟都退下,然后才平心静气的说道:“顾采蘋有了身孕,要留下孩子,只能提前成亲。”

    竟然是这个原因!

    纪嬛哑然,纪妧满腔的火气也被堵在了嗓子眼里。

    纪泽一直没有子嗣,顾采蘋肚中的很可能是纪泽的长子,也会是威宁侯府的继承人。也怪不得纪泽会提前娶顾采蘋过门了......

    半晌,纪嬛才轻叹一声,打破了沉默:“既是如此,也只能先娶人过门再说。”天大地大,子嗣为大。顾氏毕竟死了,顾采蘋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最要紧的。

    纪妧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可心里还是憋了一肚子的闷火,哼了一声,将头扭到了一边去。

    纪泽放软了语气:“二妹,你和顾氏亲厚,所以心里不痛快。其实,我也不想这么早续弦。可天意如此,我也不得不辜负顾氏一回了。”

    一脸虚伪的无奈和假惺惺。

    ......如果顾氏地下有知,只怕会从坟冢里跳出来指着他的鼻子怒骂。她被他害了一辈子,他何止是辜负她一回?

    到底是亲兄妹,纪泽难得的低声下气,纪妧也不好总绷着脸,闷闷的应道:“罢了。我是嫁出门的女儿,如今是李家人。纪家的事,也轮不到我来过问。你想娶就娶好了。”

    小邹氏此时才假模假样的张口说道:“婚期定的急,府里一堆琐事。我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不说别的,浅云居里外总得重新收拾出来,还要筹备宴席之类的。你们姐妹两个若是有空,不妨回来帮帮忙。”

    纪嬛一口应了下来。

    纪妧心里不痛快,颇为冷淡的应道:“我要伺候公婆照顾丈夫的衣食起居。只怕未必有闲空。”

    小邹氏很清楚纪妧外冷内热的性子,也没将纪妧的冷淡放在心上。又笑道:“难得你们两个一起有空回府,世子也在府里,今日在府中吃了晚饭再回去。”

    纪妧正要拒绝,纪嬛却嗔怪的看了她一眼,纪妧只得将到了嘴边的话悻悻的咽了回去。

    ......

    晚上的家宴还算热闹。人不算多,并没有分席,围着坐了一席。

    许徵和纪泽并肩坐着,许瑾瑜和纪妧坐在一起。

    纪妧心情不佳,只吃了几口就搁了筷子。许瑾瑜欣赏着小邹氏强颜欢笑的模样。胃口想不好都不行。吃了满满两碗米饭才搁了筷子。

    纪妧低声对许瑾瑜说道:“陪我出去走走。”

    许瑾瑜嗯了一声,两人告退一声,便出了饭厅。

    此时天色已晚,丫鬟前后打着灯笼,纪妧对府里的地形了如指掌,就是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

    两人并肩走了一会儿。纪妧心情阴郁不想说话,许瑾瑜张口打破沉默:“妧表姐,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不过,事情已然如此,除了接受之外别无他法。你也别耿耿于怀了。”

    纪妧停下脚步,唇角浮起一丝苦涩的笑意:“其实,你说的道理我心里都明白。可我一想到大嫂,心里就觉得难受。”

    提起顾氏。许瑾瑜也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顾氏活的窝囊,死的憋屈。直到临死也没有说出纪泽和小邹氏的秘密。对顾氏来说,这是难以启齿的羞辱。可惜顾家人浑然不知,把纪泽当成了如意快婿,迫不及待的将顾采蘋推到了火坑里还不自知......

    两人相对站了许久,纪妧终于打起精神说道:“算了。不说这些糟心事了。好在我已经出嫁了,不用日日对着顾采蘋。她日后爱怎么作威作福都是她的事,我看不见也懒得过问。只希望她肚皮争气,一举生个儿子,我们纪家也就有后了。”

    许瑾瑜口中顺着纪妧的话音应了几句,心里却暗暗想道,顾采蘋能不能平安生下孩子,现在言之过早!以小邹氏的心狠手辣善嫉,岂会眼睁睁的看着顾采蘋生下儿子?

    以后这威宁侯府内宅,不知要掀起多少风浪来。

    “妧表姐,你出嫁也有些日子了,可有好消息?”许瑾瑜有意扯开了话题。

    纪妧到底还是新婚少妇,冷不丁的被问起这样的问题,有些羞涩的红了脸:“还不到两个月,哪有这么快的。”

    然后,忽然想到顾采蘋就是在她成亲的那一天和大哥......一回就怀了身孕,简直就是奇迹。

    许瑾瑜显然和纪妧想到一块去了,忍不住笑道:“人家只一回就怀上了孩子,你这都成亲快两个月了。莫非是表姐夫平日不‘努力’?”

    纪妧被臊红了脸:“你一个没出阁的姑娘家,亏你好意思说这些。”什么努力不努力的,想起来都让人害臊。

    许瑾瑜轻笑一声:“好好好,我不问总行了吧!不过,等你有好消息了,可别忘了告诉我。别的礼物我送不了,给孩子做些衣服鞋袜还难不倒我。”

    纪妧终于被逗乐了:“那是当然。到时候我可不会放过你,至少也得做够孩子一年穿的份才行。”

    顿了顿,纪妧又好奇的问道:“对了,这些日子元昭表弟来看过你么?”

    一提到陈元昭,别扭的人就换成了许瑾瑜:“好端端的,怎么忽然提起他来了?我和他一点都不熟,他来看我做什么。”

    口是心非!

    纪妧丢了个白眼过去:“在我面前还遮遮掩掩的。元昭表哥明明是对你有意,我看舅母对你的印象也不错。大概是碍于徵表弟还没定亲,你这个妹妹总不能越过兄长,所以暂时才没登门提亲。不然。这门喜事早就定下了。”

    许瑾瑜无奈又好笑的辩白:“妧表姐,你真的误会了。我和他只见过几回,连话也没说过几句。如果不是我落水被他救了,根本全无交集。什么有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陈元昭对她有意?怎么可能!他不来找她的麻烦,她已经谢天谢地哦米拖佛了!

    没出阁的姑娘家,说起心上人总是害臊的,不肯承认也不足为奇。纪妧总算没再继续取笑。

    说笑一番,纪妧沉郁的心情也好了一些。主动说道:“天这么晚了,我也得早点回去了。免得公婆心里不高兴。过两日我得了空闲再回府。”

    许瑾瑜笑着点了点头。

    ......

    两人回了汀兰院,此时,宴席也正好散了。

    纪妧正要向众人辞别,就听门房小厮匆匆的跑来禀报:“二姑爷来接二小姐了。”竟是李睿亲自来接纪妧回府了。

    许瑾瑜露出会心的笑意。看来,这对新婚小夫妻十分恩爱啊!

    纪妧被许瑾瑜笑的俏脸泛红,明明心里甜丝丝的,口中却别扭的抱怨:“还特意跑到接我,难道还怕我在娘家住下不成?”

    许瑾瑜眨眨眼,笑着打趣:“表姐夫这是一日也离不开你。这才急着来接你。”

    纪嬛也笑着附和:“是啊,新婚情热,一日都离不得。到了晚上就急着来接你回府。像我这样的黄脸婆,你姐夫才不着急。巴不得我晚上别回去,最好在娘家住上几日,他乐得自在。”

    在众人的打趣声中,纪妧俏脸通红,宛如面上开出了桃花,格外娇艳。

    李睿很快就来了。面对众人含着打趣的笑容,李睿显得十分镇定。笑着和众人一一见了礼。然后坦荡自若的领着纪妧告辞。

    看着相携而去的一双璧人身影,许瑾瑜由衷的为纪妧庆幸。

    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有珍惜在乎自己的良人相伴,方不枉这一生。

    由纪妧。很自然的就想到了自己。前世的她千疮百孔受尽羞辱和折磨,从未体会过什么是两情相悦。这一生,她的良人又会在何方?

    她的脑海中忽的闪过一张英俊冷凝的脸孔。

    ......等等!她怎么会忽然想起陈元昭来了?

    都怪纪妧,今晚在她耳边念叨来念叨去,害的她一不小心,竟然想到了他.....他们两个怎么可能嘛!

    许瑾瑜迅速的将脑海中的面孔挥开。然后颇有些做贼心虚的瞄了众人一眼。好在大家都在说话。无人留意到她的些许异样。

    “妹妹,你心不在焉的,在想什么?”许徵的声音冷不丁在耳边响起。

    许瑾瑜被吓了一跳,掩饰的笑道:“没什么。我是在想,妧表姐和表姐夫真是恩爱甜蜜如胶似漆。”

    许徵倒是没起疑心,只是笑着看了许瑾瑜一眼。

    妹妹也到了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见了纪妧和李睿的心心相印,心生羡慕芳心萌动是难免的事。

    他日后一定会为妹妹挑一个相貌人品俱都出众的翩翩少年做夫婿。

    ......

    短短的二十多天,要将浅云居里外都收拾一新,重新布置新房,这些都是繁琐的事。小邹氏再不情愿,也只得打起精神来操持。

    不料,刚吩咐下去没半天,何妈妈就气急败坏的来禀报:“夫人,碧罗那个小蹄子拦在世子妃的寝室门前,不让任何人进去。”

    小邹氏满肚子的火气正无处可发,听闻碧罗竟有这样的胆子,顿时冷笑一声:“好大的胆子!去将她叫到汀兰院来,我今儿个倒要亲自问上一问,看看她到底存了什么心。”

    说到最后一句,话语里透出了森森的寒意。

    何妈妈本就是仗势欺人的主儿,闻言顿时来了精神:“是,奴婢这就叫碧罗来见夫人。”

    自从顾氏死了之后,碧罗在浅云居里几乎成了隐形人。每天默默的守着顾氏的屋子。

    何妈妈做了浅云居的管事妈妈之后,对碧罗的知情识趣还算满意,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没想到,碧罗竟在这事上犯了犟脾气,硬是守着顾氏的寝室,谁也不让进。

    这还得了?必须要禀报给小邹氏知晓。正好趁着这次机会狠狠的发落碧罗一回。看浅云居上下以后还有谁敢不听她的。

    何妈妈打着如意算盘,一路小跑着回了浅云居。

    浅云居里。

    几个丫鬟围在门前,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碧罗:

    “碧罗姐姐,这是夫人的命令,让我们几个先将屋里的东西收拾干净,还要从里到外粉刷一新,然后再从库房搬新的家具进去布置新房。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是啊,世子妃已经走了,你整日守着空屋子,世子妃也不会回来了,你就别闹腾了。你没见何妈妈已经跑着去告状了么?以她的性子,十有八九会添油加醋,夫人一气之下,还不知道会怎么对付你......”

    “碧罗,你就让开吧!别再拦着我们几个了......”

    这几个丫鬟,有的是顾氏当年的陪嫁丫鬟,还有的是后来进府到了顾氏身边伺候的。都是顾氏身边的人。她们和碧罗关系都不错,此时个个自认是苦口婆心的劝慰。

    胳膊拧不过大腿,这是明摆着的事。和夫人较劲,能有什么好下场!

    碧罗一直一言不发,此时忽的抬起头来:“照你们的意思,我现在就该乖乖的让开,由着你们几个把世子妃用过的东西全部搬走扔掉,然后布置成新房?世子妃以前对你们多好,这才走了半年多,你们就都已经忘了她吗?”

    素来温柔沉默的眼眸浮着失望和怒火,竟是那样的锐利,那样的咄咄逼人。

    几个丫鬟哑然无语,甚至被碧罗的目光看的羞愧起来。

    碧罗的眼里闪出水光,声音却异常坚决:“今天我就是死在这儿,也不准任何人动世子妃的屋子!”(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