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六章 甜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朝霞,世子真的来了吗?”顾采苹一脸期盼的问道。

    从那一日孕吐过后,这几天顾采苹再未出房门半步,整日躲在屋子里。只有朝霞一个人贴身伺候。

    每天吃了就吐,又怀着满腹心事,顾采苹整个人迅速的憔悴消瘦下来。秀丽的脸庞整整瘦了一圈,面色苍白,下巴也尖尖的,显得楚楚可怜。

    朝霞一脸雀跃,低声笑道:“来了。奴婢刚才悄悄去看了,世子带了很多礼物来,还送了成亲的喜日子来。”

    太好了!

    纪泽终于来了!

    顾采苹眼中闪出狂喜,紧紧的攥住了朝霞的手:“真的么?你没骗我吧!”

    朝霞抿唇一笑:“奴婢怎么敢骗小姐。若是小姐不信,不妨等上片刻。待会儿夫人来了,小姐自然就知道了。”

    顾采苹一扫前几日的惊慌忐忑,眼角眉梢俱是喜悦的光芒。

    朝霞不失时机的笑道:“小姐这颗心终于可以稳稳的放回去了。世子至今没有子嗣,对小姐肚中的孩子一定很重视,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登门送日子来。等小姐嫁到侯府,一鼓作气生了儿子,世子这颗心一定会全部放到小姐身上,想跑也跑不了了。”

    顾采苹听的甜丝丝美滋滋的。

    是啊,如果不是因为想急切的抓住纪泽的心,她也不会坚持要留下这个孩子了!

    纪泽一直对她不冷不热,也无意娶她为妻。如果不是因为许瑾瑜将大好的机会让给了她,她大概就和世子妃的位置无缘了。如今她怀了他的孩子,他的心也一定会渐渐挪到她的身上来......

    朝霞见顾采苹一脸欢喜,心中也迅速的盘算起来。

    为了遮掩小姐的身孕,婚期最多就是下个月。小姐嫁到了侯府,碍着身孕是不能和世子同房的。到时候,小姐必然要从身边挑一个通房丫鬟。论相貌论资历,自然非自己莫属......

    想到俊美倜傥的世子,朝霞也悄然红了脸颊。

    身为一个丫鬟。最好的出路做主子的陪嫁丫鬟,然后开脸做通房。若是幸运的怀上一子半女,就能脱了奴籍做上主子。后半辈子的生活也就有了依靠......

    主仆两个各怀美妙的心思,各自默然不语。

    顾采苹先回过神来。见朝霞红着脸怔怔的出神,很快就猜到了朝霞在想什么。心中陡然冒出一股酸意,用力的拧了拧朝霞的脸:“你这丫头,半天不说话,在想什么呢?”

    朝霞被脸颊的疼痛惊醒。在见到顾采苹略有些不快的眼神时,心中懊恼不已,忙陪笑道:“奴婢刚才是在为小姐高兴呢!”

    伺候顾采苹这么久,还有谁能比朝霞更清楚顾采苹小心眼又善嫉的性子?她这点小心思暗中想想也就罢了,可万万不能让顾采苹知道。

    “好了,在我面前就别说那些场面话了。”顾采苹似笑非笑的看了神色紧张的朝霞一眼:“这儿没有外人,只有我们主仆两个。有什么话只管直说就是了。”

    傻子才会实话实说。

    朝霞将所有的心思都收拾起来,笑的更殷勤了:“小姐误会奴婢了。奴婢刚才走神,是在想着小姐很快就要嫁到侯府,可嫁妆还没准备齐。这可得告诉夫人一声。抓紧时间准备。”

    顾采苹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淡淡说道:“朝霞,你心里在惦记什么,就是不说,我也能猜到。只要你忠心耿耿好好伺候,我日后自然会送你一份光明前程。”

    她怀着身孕,就是嫁到侯府了,也不能伺候枕席。与其便宜了别人,倒不如从身边挑一个。卖身契攥在自己手里,料想朝霞也翻不出风浪来。

    朝霞又惊又喜。想也不想的跪下了:“多谢小姐,奴婢一定会尽心尽力伺候小姐,绝不会有二心。”

    顾采苹不无矜持的嗯了一声。她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便宜了朝霞,不过是先画一块大饼。让朝霞看着心热,做事更加尽心罢了。

    正说着话,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一定是顾夫人来了!

    ......

    顾采苹心中一阵激动,亲自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人果然是顾夫人。除了顾夫人之外,更有一个令顾采苹意想不到的人。

    “采苹,”身着宝蓝锦袍的俊美青年男子徐徐一笑。散发出令人屏息的魅力,声音温柔:“我放心不下你,厚颜求岳母领着我来探望,你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

    顾采苹被突如其来的惊喜乐昏了头,双颊酡红,眼眸熠熠生辉:“姐夫,你竟亲自来看我,我实在没想到......”

    留下孩子果然是正确的决定。婚期提前了不说,纪泽待她也比往日亲切温柔多了。那双漂亮的眼眸满是怜惜。

    这样的目光,是她梦寐以求却一直求而不得的,现在却清晰无误的崭露在她眼前。

    顾夫人见不得顾采苹这副昏头转向的丢人样子,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采苹,还不请世子进去。”

    虽说女子闺房不宜让外男进出,不过,纪泽和顾采苹的婚期就定在下个月。满打满算也就是二十多天。眼下这一点小小的出格举动也就不算什么了。

    顾采苹终于回过神来,娇羞的看了纪泽一眼,然后让了开来。

    精致的闺房里,多了纪泽的身影之后,陡然显得拥挤了不少。

    顾采苹满心欢喜,却又莫名的紧张起来,忐忑不安的想着,这几日她孕吐的厉害,吃什么都吃不下,整个人又瘦又憔悴,比以前丑多了。这副样子偏偏被纪泽看见了......

    纪泽却似没留意到顾采苹的局促紧张,关切地问道:“听岳母说,你近来似乎胃口不佳。”

    顾采苹羞涩的点了点头:“是,我胃口确实不太好,吃了东西,很快就会吐出来。”

    “都是我害苦你了。”

    纪泽歉然的叹息,声音低沉而动听。宛如一根羽毛落在心田,轻飘飘的。却令人心醉沉迷:“你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却因为我遇到这样的事,实在抱歉。不过,我得自私的承认。你肯留下这个孩子,我心里真的很高兴。”

    顿了顿,纪泽又说道:“你大姐嫁给我多年,一直无所出。我至今没有子嗣,实在是不孝。你只要安然生下孩子。就是纪家的大功臣。我以后一定不会亏待了你。你也不必担心有人会在背地里闲言碎语。你怀孕时日尚短,看不出异样。将来嫁到侯府之后,我自会约束府里的下人,谁敢乱嚼舌头,我绝不会放过。”

    “至于孩子的出生,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都想好了。等到月份大了,我就找个理由将你送到城外的田庄养胎。孩子悄悄生下不必急着回府,过上四个月再回府办满月宴,到时候就不会惹来流言蜚语了。就是偶尔有人生出点疑心。也不会盯着我们纪家的事不放。”

    “所以,你什么都不用多想,放宽了心好好养胎就行了。”

    纪泽来之前显然已经想好了,此时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顾采苹心里开出了灿烂的花朵,甜蜜而幸福。

    顾采苹轻轻咬着嘴唇,红着脸说道:“姐夫想的十分周全,我一切都听你的。”

    纪泽含笑看了顾采苹一眼,声音温柔极了:“就是苦了你了。还有,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初十。算起来还有二十多天。因为你大姐去世不满一年,我们两个的亲事得低调一些。只能请些亲友来观礼。委屈你了!”

    不,不委屈。有纪泽这般相待,她心里甜蜜还来不及。哪里还觉得委屈辛苦。

    顾采苹善解人意颇识大体的应道:“亲事低调些无妨。”

    “你放心,等将来孩子出生了,一定会办一场隆重风光的满月酒宴。”纪泽正色的许诺:“我亏欠你的,到时候会全部补偿你。”

    这一番甜言蜜语,将顾采苹哄的心花怒放,只知道点头。

    就连一旁的顾夫人也是满心的欣慰。

    纪泽这般有情有义有担当。顾采苹留下这个孩子也算是值得了。

    纪泽将要说的话都说完了,并不厚颜多待,很快便起身告辞:“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告辞了。劳烦岳母仔细照顾采苹的身子。”

    顾夫人和颜悦色的笑道:“这个就是不说,我也一定会好好照顾采苹的。”

    纪泽谢过了顾夫人,临走前,又笑着凝视了顾采苹的......肚子一眼。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一些。

    他对顾采苹依然没半点好感。不过,看在她肚中的孩子份上,勉强忍耐也无妨。甜言蜜语又不费什么力气,信手拈来,先将顾采苹安抚好。

    他的目光落在顾采苹的眼中,自然就成了“含情脉脉”“温柔关切”。

    ......

    顾夫人送走了纪泽,很快又回转。

    见到傻乎乎只会笑的顾采苹,顾夫人又觉好笑又是叹息:“果然是女生外向,现在巴不得立刻嫁到侯府,在家中是一天都不愿多待了。”

    顾采苹心情极好,主动依偎进顾夫人的怀里,声音里满是喜悦:“娘,姐夫真是温柔有情义。今日特地来看我,就是特地来安慰我呢!”

    顾夫人含笑嗯了一声:“这样的如意夫婿,确实是打着灯笼也找。”顿了顿,又叹道:“说起来,也是你大姐命薄没福气。嫁到侯府八年,都没生过一子半女。日后你嫁到侯府生了儿子,可别忘了你大姐。”

    ......她快嫁人了,还总提起大姐做什么。

    顾采苹心里有些微的不痛快,脸上却没流露出来,乖乖的应下了。

    顾夫人想了想,又特意叮嘱了几句:“婚期已经定下了,你这些日子安心在屋子里养胎,轻易别出去走动。”

    顾采苹怀了身孕的事,如今知道的人寥寥无几。还有二十多天就出嫁了,索性连顾家的亲友也一并瞒下。

    其实,就是顾夫人不说,顾采苹也不敢出去走动。现在孕吐的正厉害,要是再像上次那样,在人前就吐了出来,也太丢人太尴尬了!

    ......

    顾采苹如愿以偿满心欢喜,小邹氏却是憋了一肚子闷气,偏偏还不能表露出来。表面镇定实则焦虑烦躁的等了半天,一直等到下午纪泽才回了府。

    纪泽回府之后,便来汀兰院请安。

    当着一众丫鬟的面,纪泽恪守继子的本分,不失恭敬的行了礼,才坐下说话。

    小邹氏故作不经意的笑问:“世子今天到顾家可还顺利?”

    纪泽心情显然不错,笑着应道:“还算顺利,岳父岳母都觉得婚期定的好。我本打算早些回来,岳父却留我吃了午饭。后来,我又去看了采苹,安抚了她几句。”

    以前一口一个顾采苹,语气中满是不耐。现在顾采苹怀了身孕,在纪泽心里的地位显然不一样了。连称呼里都亲昵多了。

    小邹氏心中醋意蔓延,语气中隐约飘了一丝出来:“你亲自去探望,顾四小姐心里不知有多高兴,想来一定会好好养着身子。就是顾老爷顾夫人,看在你这个如意夫婿的面上,也一定会尽心照顾女儿。”

    纪泽似笑非笑的看了小邹氏一眼:“儿子去探望未来的妻子,母亲难道不替儿子高兴?”

    小邹氏被噎的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可此时还有下人在场,她不得不将那口又酸又苦的嫉意咽下去,还要端着继母应有的宽容大度:“世子严重了。你和顾四小姐就快成亲了,你们两个亲密和睦,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为你们高兴。”

    “母亲高兴就好。”纪泽若有所指的说道:“等采苹过了门,我天天要忙着公务,只怕没多少时间回府。到时候还要请母亲多多照顾采苹的身子。”

    纪泽分明是话中有话,明着是让小邹氏照顾儿媳,实则是在提醒小邹氏,别对顾采苹肚子里的孩子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小邹氏心中又气又苦,愈发坚定了孩子绝不能留的念头。脸上却挤出了笑容:“世子放心,这些都是我分内的事。”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