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四章 震怒(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愤怒和嫉火在胸膛里汹涌,交织成苦涩之极的滋味。

    小邹氏几乎喘不过气来,下意识的死死的握紧了拳头。

    怎么会变成这样?自从那一晚过后,所有的事似乎都脱离了她的掌握,朝着诡异又令人慌乱的方向进行......

    顾夫人苦笑一声:“夫人听了一定觉得惊讶。不瞒你说,我昨日知道此事后,又气又急,狠狠的扇了她一耳光。打的她脸都肿了。可再生气再愤怒,这事也得解决。我们夫妻两个心中也没了主张,这才急着登门,和夫人商议解决的办法。”

    没有主张?骗鬼吧!

    如果顾家不是打算留下这个孩子,只要悄悄弄一碗落胎药让顾采蘋喝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了这个孩子就行了。

    现在“登门商议”,分明是想逼着纪家早日娶顾采蘋过门......

    小邹氏面色变幻不定,没有张口说话。

    顾夫人见小邹氏这般反应,已经知道小邹氏并不情愿,心里也是一阵不满。

    顾采蘋坚持要留下孩子,她一开始十分恼怒,可后来和顾老爷一商议,又觉得此事也不是不可行。

    纪泽至今没有子嗣,顾采蘋肚子里的孩子若是男婴,将来就是威宁侯府的继承人。打掉孩子确实可惜。两家已经定了亲事,顾采蘋迟早要嫁到侯府来,提前半年也未尝不可。

    只是这么说出去,于顾家的颜面不好看。所以,必须要让威宁侯府主动提出早日迎娶顾采蘋过门才行。

    小邹氏这样的反应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想不认账?

    到底是继室,表面文章倒是做的不错,可骨子里压根就不想让纪泽早日有子嗣。

    顾夫人心中冷哼一声,口中又叹道:“蕙娘在子嗣上福薄,嫁给世子这么多年,只怀过一回,孩子还没保住。幸好世子有情有义,并未因此就见怪蕙娘。如今蕙娘走了。世子膝下空虚。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若是一声不吭的让采蘋打掉肚里的孩子,只怕世子将来会怪我。就是夫人知道了,心里也一定惋惜。这才厚颜登了门。”

    小邹氏终于稍稍回过神来,用尽全身的自制力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还望亲家夫人见谅。我乍然听到此事,难免有些错愕,这才反应慢了一些。”

    顾夫人倒是颇为体谅大度:“这也怪不得你。我知道这事后。昨日一天都没胃口吃饭,晚上翻来覆去的一夜没睡。说到底,孩子是无辜的,采蘋也不是成心想遇上这样的事。谁知道这么巧的就怀上了孩子?现在想来,大概这也是上天的美意,希望世子早日有子嗣,威宁侯府也能早日后继有人。”

    顾夫人果然厉害。

    口口声声都是世子的子嗣威宁侯府的继承人,小邹氏就是想不承认这个孩子也张不了口了。

    “孩子自然是无辜的。”小邹氏太阳穴突突直跳,听着自己的声音都有些模糊:“不过,我们纪家和顾家都是有体面的人家。结亲迎娶都是大事,不能过于草率。这么重要的事,我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决定。不如等世子回府了,商议一番再给你们回音如何?”

    “这是理所当然的。”顾夫人似是松了口气:“事关子嗣,世子一定比谁都紧张上心。只是此事禁不住耽搁。现在采蘋身形未变,遮掩些时日无妨。一来二去的若是耽搁的久了,将来嫁到侯府来,不止是我们顾家难看,就是纪家颜面也不好看。夫人你说是不是?”

    小邹氏干巴巴的挤出笑容:“是,你考虑的果然周全。放心好了。等世子回府,我立刻就和他商议此事。最多三天,就会给顾家回音。”

    顾夫人终于有了一丝笑意:“也好,那我们就等上三天。”顿了顿又道:“夫人每日要忙着操持府中的琐事。我们夫妻两个就不多打扰了,就此告辞。”

    小邹氏心里乱轰轰的,也没心思再和顾夫人周旋,顺水推舟的起身送客:“如此,我就不多留亲家老爷亲家夫人了。”

    小邹氏亲自送了顾老爷顾夫人出府。

    守在门外的含玉忙跟了上去,心里却暗暗奇怪。

    顾老爷顾夫人来的匆忙。走的更是匆忙。从头至尾待了还不到一炷香时辰。还有,小邹氏难看的脸色几乎遮也遮不住......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

    送走了两人,小邹氏的脸也彻底阴沉了下来。

    顾采蘋!

    你怎么可以怀上纪泽的骨肉,还妄想着凭借着子嗣早日嫁过来......

    混合着嫉火怒火,小邹氏的脸孔隐隐有些扭曲,看的人心中生寒。

    含玉暗暗打了个寒颤,决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保持沉默,绝不冒然张口说话,免得一个不慎触怒了小邹氏。

    小邹氏憋了一肚子闷气怒火,看什么都不顺眼。一抬头,见含玉低着头不吭声,顿时张口骂道:“瞧瞧你那副样子,我是吃人的老虎不成。给我滚!”

    随着一个滚字,一个茶杯摔了过来。

    含玉连躲都不敢躲,任由茶杯重重的落在身上,滚热的茶水溅落在裙摆上,精致的茶杯咣当一声脆响,在地上摔的粉碎。

    含玉忍着痛楚,将茶杯和地上的茶水都收拾了,才退了下去。

    含玉实在是太了解小邹氏的脾气了。如果刚才躲开了茶杯,或是仓皇的退下,今天等着她的绝对是一顿板子。

    在小邹氏身边伺候多年,含玉已经懂得怎么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全自己。

    果然,小邹氏没再发火。

    在含玉退下之后,小邹氏一个人独自了许久,神色阴晴不定。

    如果可以,她绝不会让顾采蘋早日过门。可看顾老爷顾夫人的架势,这个孩子怕是非留下不可了......更重要的是纪泽的反应。

    当年她故意气掉了顾氏的孩子,纪泽口中不说,心中也是怪她的。

    现在顾采蘋怀上了他的骨肉,他会不会对顾采蘋生出几分怜惜?然后心甘情愿的娶了顾采蘋?

    ......(未完待续。)

    PS:  书友两意子写的小剧场太精彩了,贴出来大家一起笑一笑~O(∩_∩)O~

    ----------

    小邹氏(扭扭捏捏害羞状):人家每次都抽到再来一次,哎呦

    顾四(抚摸肚子傲娇状):呵呵呵我可是抽到大奖了哈哈哈哈,你们能和我比吗?金鱼你只得到谢谢惠顾,啊哈哈哈哈哈(无限回音)

    金鱼(面无表情):谢敬不敏,祝你俩双贱合璧!

    陈二(扭捏着害羞着破釜沉舟着):金鱼!咱们去生猴子吧!我很利害的!

    许徵(咬牙切齿):滚出!你别拦我,我要糊他一脸!

    陈元青(苦着脸抱紧许徵的腰):冷静冷静!(内心咆哮着大哥你的高冷去哪了啦?)

    秦王(目光痴迷痴汉状):元青你放手让我上!啊不,让我抱,啊说错了让我拦!(兴奋到流了一地鼻血,裤子那么奇妙隆起,所谓精虫上脑是也)

    许母(为母则强)拎起大锤狠狠拍飞秦王:哼,要搞基找哪位,当然是最贱男主角许泽!

    纪泽(捂脸害羞状):肿么办?是要攻后母还是要等黄瓜?好难选择!求指教在线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