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三章 震怒(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顾采苹几乎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朝霞在一旁搀扶着顾采苹,一边暗暗焦虑担忧。顾采苹的身体异样,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她这个贴身丫鬟。月事迟来了这么久,现在又吐成这样......

    傻子也能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顾采苹将胃里所有的东西吐的干干净净,终于稍稍停了。一张俏脸惨白的骇人。

    “小姐,夫人待会儿肯定就来了,”朝霞急急的低语:“若是夫人问起来,你可得想好了怎么说......”

    未婚先孕,这可不是小事!一旦传出去,顾采苹就会名声尽毁。

    顾采苹显然已经有了主意,低声道:“先扶我回屋子休息片刻。”

    朝霞不敢多问,将顾采苹搀扶着回了屋子。重新梳洗一番,再喝了几口热水下肚,顾采苹整个人才缓过劲来,脸色依然苍白难看。

    就在此刻,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采苹,开门!”顾夫人的声音里隐约含着怒气。

    顾采苹深呼吸一口气,冲朝霞使了个眼色。朝霞忙去开了门。

    顾夫人走了进来,在看到顾采苹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孔后,神色一沉,声音也沉了下来:“你们都退下。”

    丫鬟们迅速领命退下了。

    顾夫人定定地看着顾采苹,缓缓问道:“采苹,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你怎么会忽然吐成那样?”

    顾采苹咬咬牙,才低声道:“娘,我的月信迟了半个多月,我大概是......有了身孕了。”

    哪怕心里隐约有了预感,可在亲耳听到顾采苹承认时,顾夫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子晃了一晃。

    顾采苹心里一慌,忙上前扶住顾夫人:“娘!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有事的是你!”顾夫人气的全身簌簌发抖:“还没出嫁就有了身孕,这种事要是传出去。顾家上下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就是你自己,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顾采苹眼圈一红,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娘,你只知道怪我。我哪里知道就那么一回......就会怀上身孕......”

    这半个多月来的惊惶忐忑不安委屈。尽数涌上心头。

    顾采苹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顾夫人正在气头上,也顾不上说话是否刺耳了:“男欢女爱的事当然会让女子怀上身孕。你被许瑾瑜怂恿着去和纪泽私会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今日的后果!”

    顾采苹也不辩解,只一劲儿的哭。

    顾夫人发了一通怒火,情绪总算稍稍平静了一些。气归气。这么棘手的问题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否则,顾采苹这辈子可就完了。

    “此事不能声张。”顾夫人迅速有了决断:“我暗中命人去买落胎药来,你喝了药打掉孩子,装着感染了风寒,在屋子里养上一个月......”

    “不,我要留下这个孩子!”顾采苹却出人意料的打断了顾夫人,挂满泪珠的俏脸上满是坚决:“娘,我肚子里的是纪泽的骨肉,也是纪家的子嗣。纪家不能不认,我要留下孩子。”

    顾夫人倒抽一口凉气。又气又怒,想也不想的扬起手。

    啪的一声,顾采苹的左脸已经多了五指红印,火辣辣的疼!

    顾采苹捂着脸,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

    “你是吃猪油蒙了心,这孩子要怎么留?”顾夫人咬牙切齿的怒骂:“你大姐去世才半年,难不成你现在就要嫁到威宁侯府去?你想让一辈子让人在背后戳着脊梁骨吗?还是想让我们整个顾家都背上骂名?我算是白白疼你这么多年了!”

    顾采苹想起许瑾瑜的叮嘱,什么也不说,就是一直哭。

    顾夫人听着她凄凄惨惨的哭泣声,心中又是愤怒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不知哭了多久。顾采苹依然一直在哭,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行了,别哭了。”顾夫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眉宇间满是阴霾:“如果哭就能解决问题。你哭上十天半月也由着你。这事我得和你爹私下商议,等商议好了再说。你就在屋子里好好呆着,哪儿都不准去。”

    有转机了!

    顾采苹心中暗喜,哭声渐渐小了。

    简直就是天生的冤孽!顾夫人恼火的哼了一声,临走前,忍不住狠狠瞪了顾采苹一眼。

    此时的顾采苹。看似垂着头哭泣,实则暗暗沉浸在心愿即将得偿的喜悦里,根本不介意被瞪上一眼两眼。

    ......

    纪妤和许瑾瑜刚过午时就回了府。

    小邹氏心中暗暗奇怪,忍不住问道:“妤儿,瑾娘,你们两个到顾家做客,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出门做客,应该临近傍晚再回来。这么早就回来,可见顾家招待不周。可是,顾家特意下了帖子邀请两人前去做客,又怎么会故意怠慢?

    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纪妤素来是个藏不住话的,立刻抢着说道:“娘,你可不知道,今日去顾家可真是憋死我了。顾采苹根本没心思招呼我们。到吃午饭的时候,她才吃了几口,就面色大变冲出去吐了。顾夫人说她是受了寒气肠胃不适,让我们各自先回来了......”

    小邹氏心里咯噔一沉,急切的追问道:“顾四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亲眼看见她吐了么?”

    “这倒没有。”纪妤撇撇嘴:“呕吐有什么好看的,我和瑾表姐很快就告辞回来了。”

    许瑾瑜闲闲接过话茬:“是啊,顾夫人忙着照料顾姐姐的身子,也没心思再招呼我们。我们自然识趣的先告辞了。姨母不用为顾姐姐担心,她只是受了点寒气,养上几日就会好了。”

    她才懒得关心顾采苹的身子如何!她关心的是顾采苹到底因为什么吐的那么厉害......

    小邹氏心思烦乱,无心多说,挥挥手让她们两个退下:“好了,既是回来了,你们就各自回院子歇着吧!”

    许瑾瑜临走前,饶有深意的看了小邹氏一眼。

    这么要紧的大事。顾家绝不敢拖延。最多一两日大概就会登门。想想小邹氏到时候的反应,心中都觉得快意。

    小邹氏思来想去,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顾采苹若是生病也就罢了,万一......是有了身孕怎么办?

    以顾家人的性子。什么事做不出来?

    小邹氏越想越是心神不宁,特意叫来府中的小厮:“你现在就去世子当值的指挥所,给世子悄悄送个信。就说府里有重要的事,请世子有空的时候回来一趟。”

    那个小厮领命去了。

    小邹氏在焦躁不安中等了一个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候。那小厮才回来复命:“启禀夫人,奴才去了指挥所,却没见到世子。听指挥所的人说,今日太子和秦王一起去西山狩猎,世子领了一千禁军随行护驾。大概要两天才能回来。”

    有公差也没办法,再等上两天好了。

    小邹氏胸口发闷,却又无可奈何。

    ......

    还没等小邹氏等上两天等到纪泽回府,第二天,顾老爷顾夫人就一起到威宁侯府来了。

    小邹氏心里不妙的预感越来越浓,可人家都已经登门了。总不能避而不见,也只能打起精神招呼:“亲家老爷亲家夫人今日怎么有空来了,快些上座。含玉,去泡一壶上好的茶来,再命厨房准备一桌精致的菜肴。”

    顾老爷顾夫人都是心事重重,哪有心情喝茶吃饭。

    “我们夫妇今日登门,是有十分重要的事和夫人商议。”顾老爷不便和小邹氏说话,便由顾夫人张了口:“如果方便的话,还请夫人让所有伺候的人暂且避一避。”

    小邹氏心里一沉,面上挤出笑容来:“这当然是方便的。”一声吩咐。所有人都退下了。

    正堂里只剩下小邹氏和顾夫人夫妻两人。

    小邹氏强自镇定,张口询问:“今日亲家老爷亲家夫人匆匆到府里来,又特意让我支开所有的下人,想来一定是有要紧的事。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

    老天保佑。千万别是她想象的那样!

    顾老爷皱紧了眉头,长叹了一声:“这桩事实在令人难以启齿。”

    然而,事已至此,不说也不行。

    顾夫人也皱起了眉头,叹口气接过了话茬:“这里没有外人,我就实话实说了。这些日子。采苹一直茶饭不思,日渐消瘦。我原本以为她被拘在闺房里闷了,这才答应了在她生辰这一日邀请几个闺中好友登门做客。谁知道,她昨天吃了没几口,吐的一干二净。我放心不下,想请大夫登门给她诊脉。她死活都不肯......”

    话音越听越不对劲。

    小邹氏神情僵硬,一颗心直直的往下沉,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顾夫人的声音在耳边嗡嗡的响起:“......我当时已经觉得不对劲,反复的追问,她才哭着告诉我,这个月的月信已经迟半个多月了,只怕是已经有了身孕......”

    小邹氏只觉得头轰的一声炸开了。

    顾采苹竟然有了身孕?!

    才那么一回,顾采苹竟怀上了纪泽的骨肉!(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小邹氏:顾采苹竟然有了身孕?!才那么一回,顾采苹竟怀上了纪泽的骨肉!她怎么可以为纪泽生孩子。要生也应该由我来生!

    纪泽挑眉:你倒是生啊!

    许瑾瑜冷笑:你倒是生啊!

    众读者偷笑:你倒是生啊!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