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二章 情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笑了一笑,提醒道:“我们两个出来这么久,也该回去了,免得大家伙起疑心。等我们都走了,你再和顾夫人说也不迟。”

    顾采蘋深呼吸一口气,点点头应下了。

    顾采蘋重新洗了脸,略略收拾了一番,确定看不出任何哭过的痕迹了,才和许瑾瑜回了正厅。

    顾夫人嗔怪道:“采蘋,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扔下叶秋云她们三个,也不知和许瑾瑜嘀咕半天都说了什么。

    顾采蘋忙打起精神陪笑:“刚才许妹妹指点我绣艺,我听的入神,问了不少问题。许妹妹耐心一一作答,一不小心待的久了些,让大家久等了,都是我的不是。”

    “些许小事,顾妹妹不必介怀。”率先张口的,竟是一直沉默不语的叶秋云,一双妙目流转,向许瑾瑜看了过来:“顾妹妹对许小姐的绣艺赞不绝口,不知许小姐可否让我等一开眼界?”

    声音轻柔悦耳,却隐隐带了一丝挑衅和敌意。

    两人只见了第一面,这份敌意是从何而来?

    许瑾瑜不动声色的笑了一笑:“叶小姐太过高估我了。我自小对女红感兴趣,也拜师学了几年,说起刺绣,比娇养在闺阁里的女子确实强上一些。不过,和那些精于绣艺的绣娘比就差远了。”

    叶秋云似笑非笑的扬着唇角:“许小姐何必如何自谦。若不是你的绣艺格外出众,顾妹妹又岂会向你讨教了半天?”

    ......简直是故意找茬的节奏!

    顾采蘋听出些许不对劲,忙笑着打圆场:“叶姐姐,许妹妹确实擅长刺绣,尤其是双面绣,更是令人惊叹。”

    “许小姐竟会双面绣?”叶秋云挑了挑秀眉:“既是如此,我今日更是要亲眼见上一见了。”

    这话听着就有些刺耳了。人家会双面绣怎么了,非要给她看吗?难道不给她看就是名不副实不成?

    直到此刻,许瑾瑜也可以确定了。这个叶秋云果然是看她不顺眼,故意来挑刺。

    可是。自己什么时候开罪过她了?

    难道是因为陈元昭曾救过自己,叶秋云拈酸吃醋,所以故意针对她?

    许瑾瑜心念电闪,脸上漾起一抹微笑:“既然叶小姐一再坚持。那我就献丑了。”边说边取出随身带的帕子:“这块帕子是我闲来无事绣着玩的,请叶小姐评点指教。”

    叶秋云身边的丫鬟走过来,接过帕子,送到叶秋云的手中。

    这块帕子正面绣的是兰草,另一面绣的是蝴蝶。两面的图案截然不同。却各自栩栩如生。即使是对女红一窍不通的人,也能一眼看出这是一幅少见的珍品。

    这么精美的双面绣,在市面上至少值百两银子。而许瑾瑜,竟然绣成了帕子随身带着......

    叶秋云下意识的抬头看了许瑾瑜一眼。

    那张美丽又温婉动人的脸庞,浮着淡淡的浅笑,眼眸清澈明亮:“叶小姐看了帕子,觉得如何?”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若是有人主动来挑衅,她也绝不会姑息或白白受气。

    “百闻不如一见,许小姐的绣艺果然十分出众。”叶秋云笑着赞了一句。顿了顿又笑道:“许小姐绣艺如此精妙,却没有绣品流传出来,委实有些可惜了。”

    正经的闺阁千金,又不是靠绣艺为生的绣娘,怎么可能有绣品流传到市面上?叶秋云这么说,分明是暗暗贬低许家。

    许瑾瑜眸光微闪,淡淡应道:“叶小姐谬赞了。我只是平日绣着解闷打发时间罢了,又不需靠着绣艺谋生。自是不会有绣品流传出来。”

    叶秋云被噎了一下,脸色不太好看。

    纪妤平日迟钝,今天倒是灵光了一回。立刻接过话茬:“是啊,闺阁里的女儿家何等娇贵。亲手绣的绣品最多就是送给交好的姐妹,怎么可能流传到别人手里。叶小姐说这些话可不太妥当。”

    叶秋云笑的有些勉强:“是我一时失言了,还请许小姐别放在心上。”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叶小姐都说了是一时失言。我又怎么会见怪。”柔中带刺,绵里藏针!

    叶秋云有些笑不出来了。

    她有两个兄长两个弟弟,她是叶家最小的女儿,也是唯一的女儿,自小被捧在掌心娇生惯养。嫡亲的姑母是当朝皇后,只冲着这一层。已足以令她在一众京城闺秀中风光无限独占鳌头。谁见了她不是小心奉承讨好?没想到,这个家世低微的许瑾瑜竟敢这样对她!

    再想到自小恋慕却对自己不假辞色的表哥,竟会主动跳进水池救许瑾瑜,叶秋云心里更是燃起了一股嫉火。

    这个许瑾瑜,凭什么如此轻松就得了表哥的另眼相看?

    她一直喜欢表哥,苦苦等着表哥登门提亲,左等右等等来的却是皇上为楚王赐婚的圣旨。她不得不感激涕零的接了圣旨,背地里却哭了很久。

    在听说陈元昭救了落水的许瑾瑜一事后,她又嫉又恨,连着半个月都没睡好。虽然一直都未见面,可许瑾瑜这个名字早已深深的刻进了她的心里。

    今天,她终于亲眼见到了传闻中的许瑾瑜。

    许瑾瑜果然生的美丽动人,还有这么出色的绣艺,口舌更是犀利......

    ......

    叶秋云没说话,许瑾瑜也住了嘴。

    气氛顿时显得微妙而尴尬起来。

    顾夫人老于世故,不动声色间就扯开了话题:“听说皇后娘娘近来身体有恙,几位皇子皇子妃还有公主驸马,轮流进宫伺疾。不知叶小姐可曾入宫探望皇后娘娘?”

    提起叶皇后,叶秋云高人一等的骄傲和自信顿时回来了,笑着说道:“前两日,母亲领着两位嫂子一起进宫。我如今倒是不便进宫探望姑母了。”

    说着,有意无意的看了许瑾瑜一眼。显然是在炫耀自己的准王妃身份。

    许瑾瑜对叶秋云彻底没了好感。比起矜持不失优雅冷淡中透着犀利的纪妧,这个叶秋云可真是差的远了。

    心胸狭窄,性情浅薄,目中无人!

    和阴狠无情的楚王倒是挺合适的一对。

    顾夫人不喜许瑾瑜,又有意捧着叶秋云。接下来的话题,基本都在叶皇后身上打转。

    这样的话题,许瑾瑜当然插不上嘴,也乐得清闲自在。可惜。她想清闲,叶秋云却不肯放过她:“......秦王妃生辰宴那一天,我正好身子不适,没能登门做客,也错过了表哥救许小姐的精彩一幕呢!”

    如果语气再淡定一点。别透露出那一丝酸意就更自然了。

    许瑾瑜也不解释,只羞涩的笑了一笑:“陈将军援手相救,我心中一直感激不尽。”

    叶秋云看在眼里,心中既羡又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说来也是表哥的不是。既是跳进水池里救了你,总该负责登门提亲才是。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岂不是损了你的名节。”

    许瑾瑜立刻正色道:“叶小姐这话可不妥当。陈将军跳水救人,是出于一片好心。我心中只有感激,万万不会生出别的念头来。想来知道内情的人,也绝不会搬弄口舌说三道四。”

    搬弄口舌说三道四的叶秋云笑容一僵。

    许瑾瑜又说道:“更何况。那一天落水被救的不止是我,还有顾姐姐。当时救了顾姐姐的是秦王府里的侍卫。照着叶小姐的说法,那个侍卫岂不是也要登门来提亲才算没损了顾姐姐的名节?”

    叶秋云:“......”

    从提起落水一事的时候,顾采蘋的脸色就不太好看,现在就更难看了。

    换在以前,顾采蘋十有八九是要迁怒许瑾瑜的。不过,如今许瑾瑜是她最信任的“盟友”。要怪当然是怪无端提起此事的叶秋云。

    “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顾采蘋神色僵硬,语气也硬邦邦的:“时候不早了,我们移步去饭厅。”

    说着。率先起身,招呼许瑾瑜纪妤陈凌雪一起往外走。

    被晾在一旁的叶秋云气的白了俏脸。

    顾夫人心中也觉得不痛快。

    说些什么不好,非要提起落水那件糟心事。这位叶三小姐,也太自以为是了。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还有那个许瑾瑜,忍让几句只当没听见就是了,偏偏毫不客气的讥讽了回去。害的采蘋没了颜面,又迁怒到了叶秋云身上......

    顾夫人再不痛快,也不好晾着叶秋云,挤出笑容道:“叶小姐随我一起去饭厅吧!”

    叶秋云忍住拂袖离开的冲动。扯了扯唇角,算是应了。

    ......

    因着之前的不快,午饭的气氛自是也没好到哪儿去。

    顾采蘋只吃了几口,便觉得一阵阵反胃,几乎抑制不住想吐的冲动,一张俏脸隐隐泛白。

    许瑾瑜就坐在她身边,眼角余光一直留意着她的神色变化,心中暗道一声不妙。悄悄扯了扯顾采蘋的衣袖。

    一定要忍着!千万不能当众露出异样!

    顾采蘋胃里翻涌不休,想忍也忍不住了,面色仓惶的捂住嘴,起身冲了出去。

    朝霞一惊,忙跑着跟了出去。

    纪妤一脸疑惑:“顾姐姐是怎么了?”

    顾夫人不知想到了什么,面色悄然一变,硬是挤出了笑容:“她前两日受了寒气,大概是还没好,又引起了肠胃不适。我待会儿就打发人去请大夫来看看。”

    顾采蘋那副样子,像是受了寒气肠胃不适的症状吗?

    纪妤和陈凌雪面面相觑,神色都有些微妙。

    不过,这种事也不好追根问底就是了。

    顾夫人显然心神不宁,也没心思吃饭了,很快便搁了筷子。许瑾瑜等人自然识趣,很快便起身告辞了。

    顾夫人歉然道:“今日怠慢诸位了。”

    陈凌雪善解人意的应道:“顾姐姐的身体要紧,我们几个也来了半天打扰够久了,也该告辞了。”

    顾夫人无心多说,客套了几句,便命人送了几人出府。

    一路上,叶秋云一直低声和陈凌雪说话,看都不看许瑾瑜,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许瑾瑜心中只觉得好笑。这个叶秋云,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吧!被人捧惯了,便以为周围的人都应该上赶着巴结讨好她不成?

    许瑾瑜索性放慢了脚步,和叶秋云渐渐拉开了距离。

    叶秋云心里却又不痛快了。到了顾府的大门边,停下了脚步,一副居高临下的矜持:“今日有幸结识许小姐,日后我若是发帖子请许小姐到叶家做客,还望许小姐赏脸。”

    许瑾瑜淡淡一笑:“叶小姐不嫌弃我说话乏味无趣,肯和我结交,是我的荣幸。我岂有不识抬举的道理。”

    话语中的讥讽之意清晰可见。

    叶秋云心中暗暗恼怒,皮笑肉不笑的应道:“许小姐严重了。过些日子我要办一个赏菊宴,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

    许瑾瑜似笑非笑的应了回去:“那是当然。”

    两人目光一触,各自心中冷哼一声。

    ......

    “奇怪,之前顾姐姐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当场快吐出来的样子?”上了马车之后,纪妤忍不住发了几句牢骚:“要是身子不适,就安心养着,何必巴巴的把我们都请来做客。”

    请了客人来,又不好好招呼。先是拉着许瑾瑜到屋子里说了半天的话,将她们都晾在一边。吃饭时又来了这么一出,害得她只草草吃了几口就搁了筷子。

    她还没吃饱呢!

    这叫什么待客之道!

    许瑾瑜心不在焉的听着纪妤发牢骚。此时的顾夫人,应该已经知道真相了吧!不知顾夫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对了,顾姐姐今日特地叫你去了她的闺房,你们都说了什么?”纪妤好奇的问道。

    许瑾瑜敷衍道:“她在准备嫁妆,想亲手绣枕巾被套之类的,所以特地向我请教,花的时间不免久了一些。”

    纪妤倒也没起疑心,只是撇了撇嘴:“婚期在明年呢,还有半年,她大可以慢慢绣嫁妆,有什么可急的。”

    许瑾瑜笑而不语。

    哪里还要半年,或许不出一个月,纪妤就该称顾采蘋一声大嫂了!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