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一章 震惊(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顾采苹瞬间褪下了所有的镇定和笑容,眼中满是惊惶不安和害怕:“许妹妹,我......我的月信一直都没来。”

    什么?

    许瑾瑜一惊,不敢置信的重复了一遍:“你说什么?”

    顾采苹颤抖着说道:“那一晚我随爹娘回府之后,月信一直都没来。我一直有些月事不调的小毛病,迟上几天也是有过的。可这一回,已经整整迟了大半个月了。我心里实在害怕,根本不敢告诉我娘,也不敢叫大夫来诊脉......”

    堆积了大半个月的心惊胆战,此时终于全部倾泻而出。

    顾采苹先是红了眼眶,然后低声啜泣起来。

    许瑾瑜楞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不会这么巧吧!才那么一回,顾采苹竟然就怀上身孕了?!

    怪不得顾采苹会是这等反应。

    婚前失贞的事,纪家和顾家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的将此事遮掩了下去。低调的定了亲事,只等着明年将顾采苹嫁入侯府。可一旦顾采苹怀了身孕的消息传出去,婚前私相授受的名声就彻底落在身上。将来还有什么颜面见人?

    顾采苹再冲动鲁莽,毕竟还是个没出阁的少女,遇到这样的事,心慌意乱是难免的。

    “许妹妹,我现在该怎么办?”顾采苹握着许瑾瑜的手,低声哽咽:“这几日,我心里害怕极了。偏偏身边又没个可商量的人,所以才借着生辰的由头邀请你登门。你一定要帮我想个法子,一定要帮帮我......”

    “顾姐姐,你先别慌,听我说。”

    许瑾瑜定定神,反手握住顾采苹的手,低声安慰道:“到底是不是有了身孕,你现在还不能确定,只是怀疑罢了。先别自己吓唬自己。你不是说了么?你以前月信经常迟,或许这一次是迟的久了一些。过两日就会来了。不过是虚惊一场!”

    “月信迟上几天是有的,哪有迟上大半个月的。”顾采苹边哭边说道:“而且,这几日我一直茶饭不思,闻着鱼肉荤食总觉得恶心想吐。如果不是强忍住了。只怕我娘已经起疑了。”

    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顾家儿孙众多,成亲的不在少数。顾采苹见惯了几个嫂子怀孕的症状,再往自己的身上一想,不慌乱害怕才是怪事。

    许瑾瑜想了想说道:“顾姐姐。我问你,你老实回答我。如果你是真的有了身孕,是想暗中打掉这个孩子,保全名节。还是想将此事暗中告诉世子,提前嫁到侯府去?”

    顾采苹哭声一顿,怔怔的看着许瑾瑜。

    自从察觉到身体的异样,怀疑自己可能有了身孕之后,顾采苹日夜难安,一直活在惶恐惊慌里。压根就没细想过此事。

    打掉孩子保全名节,这当然是最稳妥最安全的办法。可是......

    这是纪泽的骨肉。也是纪家的子嗣。就这么打掉,岂不是太可惜了?万一将来纪泽知道了,岂有不怨恨她的道理?

    “你舍不得打掉孩子?”从顾采苹的神色变化中,许瑾瑜已经知道了她的选择。

    顾采苹用力咬了咬嘴唇:“不,我不想打掉孩子。反正我迟早是要嫁到侯府的,迟一些早一些也没太大的区别。”

    大姐一直无所出,纪泽也没什么妾室通房,至今没有子嗣。她肚子里的孩子若是男婴,就是纪泽的长子。她嫁到侯府之后,凭着儿子也能很快立足。

    不。不能打掉这个孩子!

    许瑾瑜提醒道:“顾姐姐,你真的想好了吗?如果留下这个孩子,将来少不了要听些闲话。”

    就算顾采苹用最快的速度嫁到侯府,孩子也会在七个多月之后就出生。婚前失贞的事想遮也遮不住了。

    许瑾瑜说的“听些闲话”。实在是委婉含蓄。这种事传开来,对女子的名誉损伤极大。

    顾采苹不是傻子,这些事不可能不清楚。

    不过,权衡过后,顾采苹还是坚持这个选择:“是,我已经想好了。如果真的有了身孕。我要留下孩子。”

    许瑾瑜没有再劝,只意味深长地说道:“顾姐姐,今天只有你我两个人,说过的话也只你我知道。你既是做了这样的决定,将来可别怨恨任何人。”

    请你记着,这是你自己做的决定。将来绝不能埋怨我!

    ......

    许瑾瑜的言外之意,顾采苹几乎立刻就听懂了。

    顾采苹擦了眼泪,深呼吸一口气说道:“许妹妹,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这是我自己做的决定,不管将来怎么样,都与人无尤。更不会迁怒到你的身上。”

    有这样的保证就好。

    以顾采苹的性子,将来不迁怒她是不可能的。不过,现在说清楚明白了,将来在口舌上也不会落话柄。

    顾采苹一门心思想作死,她又何必苦苦拦着?

    许瑾瑜微微一笑:“顾姐姐想清楚了就好。你先将此事告诉你娘,暗中请大夫来诊脉,确定有了身孕,再暗中告诉世子和我姨母,将婚期提前,一定要在孕相没显露之前嫁到侯府。”

    顾采苹一听说要告诉顾夫人,立刻就怂了,嗫嚅了半天才说道:“我娘肯定很生气,我不敢......”

    连投怀送抱的事都敢了,肚中揣个娃又有什么不敢的?

    许瑾瑜心中哂然,面上却是一副体贴关切的表情:“你娘一向最疼你。知道这事一时愤怒是难免的,不过,总不会弃你不顾。而且,这种事情必须得由你爹娘出面,侯府也必须得给你一个交代。”

    有道理!

    顾采苹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许瑾瑜又说道:“还有,你娘若是问起你打算怎么办,你什么都不要说,只要一直哭就行了。”

    有些话不用说的太直接,免得惹来顾夫人的震怒。表现的可怜一点就行了。以顾夫人的世故,岂能想不到“解决”的法子?

    顾采苹一脸感激:“许妹妹,多谢你了。幸好有你给我出主意,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未完待续。)

    PS:  大家好厉害,已经猜到了。是的,顾四已经有了~新一轮精彩好戏要上演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