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九章 告状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纪妤和许瑾瑜各自拎着一篮子桂花回了引嫣阁。

    芸香从厨房被叫了过来,看着桌子上满满两篮子桂花,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纪妤兴致勃勃的问道:“芸香,这些桂花留着做桂花莲藕,还有桂花元宵。对了,能做多少?”

    芸香想了想,如实答道:“足够连着做上一个月。如果怕桂花搁不住,可以做成桂花酱,一天吃三顿也没问题。”

    纪妤:“......”

    许瑾瑜哑然失笑:“哪里要这么多。拿到厨房,挑最好的桂花做几盘桂花莲藕,再多做些桂花元宵。剩下的就按你说的,做成桂花酱,留着以后熬汤好了。”说着,又吩咐初夏一声:“初夏,你陪着芸香一起将桂花拎到厨房去。”

    初夏笑着应了一声,拎起其中一个竹篮,另一只手亲热的挽起芸香,一起去了厨房。

    芸香其实不太习惯有人靠自己这么近。

    自从她到了引嫣阁之后,凭借着高超的厨艺征服了引嫣阁所有人的心,初夏也不例外。初夏天生就是个热情爽朗的性子,表示好感的法子很直接,时间久了,芸香也就渐渐适应了。

    初夏帮着芸香一起挑桂花。桂花是连着枝叶一起摘的,现在要将枝叶全部除去,只剩下小小的桂花,放进水盆里,在水上漂浮不定。

    芸香一声不吭的埋头做事,初夏的嘴却闲不住:“......今天摘了这么多桂花,可多亏了周勇帮忙呢!”

    周勇?

    芸香手中的动作一顿,迅速的瞄了初夏一眼。见初夏神色如常,才稍稍放了心。看来,初夏并未看出她和周勇的真实身份,刚才只是随口提起,并不是有意刺探......

    “周勇帮了什么忙?”芸香随口笑问:“是帮着摇桂花树了吗?”

    初夏笑道:“这倒不是。他爬上了树,替我们摘了一篮子桂花呢!”

    芸香:“......”

    周勇可是周侍卫的堂弟,身手利落。擅长潜藏追踪,是暗卫中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屈居到威宁侯府来做一个花匠已经很委屈了,现在为了接近许瑾瑜主仆,竟连爬树摘花这样的举动都做出来了!

    初夏想起周勇的举动。脸颊微红:“他看着老实,没想到也是爱占口舌便宜的,当着小姐的面叫我初夏妹妹。”

    ......原来不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是为了讨好人家初夏姑娘啊!

    芸香和周勇分工明确,一个负责每日留意许瑾瑜的一举一动。另一个负责将消息传递出府。

    两人俱是暗卫中的精英,除了一身好武艺外,还各有所长。芸香擅长厨艺,周勇擅长易容追踪,此次被派到威宁侯府来做花匠,伺候花草树木的本事是后来才学的。周勇头脑灵活反应敏锐,偏偏顶着一张憨厚老实的脸,属于骗死人都不偿命的那种人。

    周勇一边做着眼线,一边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努力。典型的假公济私!

    芸香默默的决定,今天传消息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在将军面前告周勇一状!

    一旁的初夏可不知道芸香默默的吐槽和腹诽,话题很快从周勇转移到了府里其他小厮的身上。

    小厮们闲来无事凑在一起,最爱议论府中哪个丫鬟最漂亮最水灵。其实,丫鬟们私下到了一起,话题也免不了要围绕着府里的小厮打转。

    芸香年龄稍长,性子沉稳,沉默少言,从不多舌,是个最好的听众。

    初夏一开始对芸香还存了几分戒心,时间久了。却由衷的喜欢上了芸香。

    ......

    这一天晚上,身在军营里的陈元昭,果然接到了芸香传回来的消息。

    陈元昭从周聪的手里接过纸卷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可熟悉他性情脾气的周聪却敏锐的察觉出了些许不对劲。

    性情冷厉泰山压顶依然面不改色的陈元昭。在接过纸卷的一刹那,手竟然微微颤抖。然后紧紧的攥在手里。仿佛握着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一般!

    周聪暗暗好笑。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就连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动过凡心的陈元昭也不例外。瞧瞧这副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模样......

    陈元昭故作平静的吩咐一声:“这儿没你的事了,先退下吧!”

    周聪心知肚明陈元昭是急着看纸卷上的消息,忍不住咧嘴笑了一笑,才退下了。

    陈元昭根本没留意周聪临走前饶有深意的笑容,迅速地打开纸卷看了一遍。看完之后。陈元昭有些不快的拧起了眉头。

    这个周勇,让他去威宁侯府盯着,他倒好,竟然还有闲心去讨好许瑾瑜身边的丫鬟......哼!

    陈元昭一时也想不通自己为何这般愤怒!

    想不通就不想了!总之,周勇这等“不务正业”的行径必须严厉制止!

    陈元昭亲自铺开纸墨,刷刷地写了几行,然后吩咐暗卫要用最快的速度将消息送到周勇的手里。

    等暗卫走了之后,陈元昭才睡下了。

    闭上眼睛,却迟迟没有睡意。脑海中不停的晃动着一张熟悉的少女脸孔。

    微笑的,欢喜的,愤怒的,伤心的,指责的......到最后,定格在了淡漠的表情。那样生疏又遥远的看着他,仿佛他只是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他莫名的觉得有些难受。

    自从那一晚过后,已经半个多月了。白天忙碌,无暇多想。可每到晚上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幕就会在脑海中不断的浮现。

    就像着了魔怔中了邪一般!

    陈元昭懊恼的翻了个身,逼着自己将那抹身影赶出脑海。

    ......

    第二天天还没亮,睡的迷迷糊糊的周勇忽的听到了几声类似鸟叫的声音,立刻就惊醒了。

    这是暗卫之间用来紧急联系的暗号!表示有紧急的消息送过来了。

    周勇立刻紧张起来。在威宁侯府待了几个月,平日里都是芸香和他往外传递消息。将军传递消息来还是第一回。

    到底发生了什么紧急的事?

    周勇轻手轻脚的穿起了衣物,然后迅速起身从后门出了府。等在外面的暗卫将一个纸卷塞到了他的手里。

    周勇接了消息,再匆匆的回了侯府。特意找了个十分僻静的地方打开了纸卷,急急的看了几眼。然后,表情就变成了这样:(#‵′)!!!!

    纸卷上只有短短几句话,简短凌厉。先是指责了他假公济私接近初夏的行为。然后严令他日后专心做事,不得生出歪念!

    ......昨天才发生的事,将军怎么会知道?

    等等,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今年已经十九了,整日出任务做事,根本没机会接触姑娘家。现在好不容易相中一个可心的了,为什么不能主动一些?

    将军自己是个光棍,还不准属下找媳妇!

    太过分了!

    对自家将军忠心耿耿的周勇。生平第一次生出了怨念。

    ......

    这一个插曲,初夏自是浑然不知。接下来的几天,她随着主子去过两次园子,两次都遇到了周勇。

    周勇明明不时的偷看她,却没有过来搭讪说话。

    初夏心中暗暗奇怪,忍不住看了周勇一眼。难道他是那一日被小姐的态度吓到了?

    周勇目力极好,即使隔了七八米远,又隔了一片花丛,也将初夏俏脸上一闪而过的关切看的清清楚楚。一颗星像被猫爪子挠来挠去。

    上前搭话?不行!将军已经严格下了命令,他要是阳奉阴违被将军知道了。肯定没好果子吃。可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心里又实在忍不住......

    许瑾瑜敏感的察觉到初夏的心不在焉,随口问道:“初夏,你怎么了?”

    初夏定定神,掩饰的笑了笑:“没什么。”

    没什么?

    许瑾瑜瞄了在远处装模作样伺候花草的周勇一眼,又看了魂不守舍的初夏一眼。哪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前世初夏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从未嫁过人,到最后更是代她而死。她亏欠初夏良多,今生最期盼的就是弥补初夏。

    不过,没想到初夏竟对周勇格外留心......

    怎么说呢。周勇当然不算很差,可初夏嫁给一个花匠,实在有些委屈了。要不然,就当成什么也不知道好了。少女的心思最善变,说不定以后会有更优秀的男子出现。到时候不用她阻挠,初夏自动就改了心意......

    许瑾瑜心念电转,很快就拿定了主意,若无其事的笑道:“今天日头有些晒人,在园子离站的久了。有些燥热。我们还是回去吧!”

    初夏不疑有他,笑眯眯的应了一声,随着许瑾瑜转身离开。

    犹豫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准备厚颜凑上来搭讪的周勇:“......”

    眼睁睁的看着初夏的身影走远了,周勇心里别提多失望了。然后愤愤不平的想着,一定是芸香暗中向将军告密了。不然,将军怎么可能知道他心仪初夏的事?

    改天他就去私下找芸香,央求也好威胁也罢,总之让她为自己保守秘密。否则,他就将她一直暗恋堂兄的事告诉堂兄!

    ......

    刚回引嫣阁,就见含玉来了。

    含玉冲许瑾瑜行了一礼:“夫人命奴婢来给表小姐送个口信,请表小姐随奴婢去汀兰院一趟。”到底是什么事,却没细说。

    许瑾瑜应了一声,随口问道:“只我一个人去么?妤表妹呢?”

    含玉笑着应道:“三小姐那边也有人去送信了。”

    许瑾瑜心里暗暗奇怪。小邹氏巴巴的命人喊她和纪妤过去,到底会是什么事?

    许瑾瑜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小邹氏近来心情颇为不错,看来和纪泽是真的和好如初了。手中拿着顾家送来的帖子,笑道:“妤儿,瑾娘,明天是顾四小姐的生辰,顾家特意为她办了个生辰宴会,邀了不少闺秀去做客。这是顾家特意命人送来的帖子。”

    纪妤精神一振:“真的么?那可太好了。”

    整日在府里待着,闷也快闷死了。总算有机会出府了。哪怕对方是她讨厌的顾采蘋,也无所谓了。

    许瑾瑜对出府做客的兴致不是很大。不过,既然顾家特意送了请帖来,少不得明天得去一趟。

    “姨母,明日你也会去顾家吗?”许瑾瑜明知故问。

    小邹氏肯定不想去顾家。只怕看到顾采蘋,全身的气都不打一处来。

    果然,就听小邹氏应道:“顾四小姐的生辰,邀的都是同龄的闺秀千金。我去了反而不合适,也免得你们都拘束。所以,明日我就不去了。到时候就你们两个去好了。”

    太好了!

    没人管头管脚的,玩起来岂不是痛快多了?

    纪妤满心雀跃,笑着对许瑾瑜说道:“瑾表姐,我们明天早点出发。”

    许瑾瑜笑着点了点头。

    ......

    隔日早上,纪妤精心装扮的美美的来找许瑾瑜。出府做客,当然要精心收拾一番。不然,岂不是被别的名门闺秀给比下去了?

    许瑾瑜没有争奇斗艳的心思,只穿了一袭天碧色的罗裙。长长的秀发挽起,发际簪着白玉簪,腰间佩戴着一个香囊,其余的别无装饰。

    真正的美人无需浓妆艳抹精心妆点。穿戴的这般素净,依然清丽动人。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纪妤难掩嫉意的看了许瑾瑜一眼,口不对心的说道:“瑾表姐,今天是出门做客。你怎么也不穿的漂亮些。”

    许瑾瑜抿唇轻笑:“今天顾姐姐才是主角,我何必去抢她的风头。”

    顾采蘋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要是抢了她的风头,心中不嫉恨才怪。现在自己和顾采蘋也算是同一阵线的,还是哄着她一些的好。

    纪妤轻哼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穿戴的精致些,是给顾采蘋脸面才对。”

    “私底下怎么说都无妨,待会儿到了顾府,你言行举止可得多留心一些。”许瑾瑜笑着提醒:“不管怎么说,顾姐姐都是你未来的大嫂,你若是当着别人的面就让她难堪,也是让自己难堪。”

    纪妤有些不耐的应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时候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许瑾瑜:初夏嫁给一个小花匠太委屈了。不行,我要为初夏另外挑一个好的。

    周勇:表小姐,其实我不是花匠,我是陈将军身边的暗卫精英,家产颇丰,身手过人又擅长易容追踪。初夏嫁给我,一定会幸福......(此处省略一万字!)

    陈元昭冷笑:本将军还没娶妻,周勇你给我消停点!

    ......

    ----------------

    友情推荐本组作者新书:

    书名:重生赌石千金

    作者:凌书白

    简介:极品虐渣攻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