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调~戏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秦王一夜宿醉,俊朗的脸孔略显苍白,精神倒是不错。

    众人一一给秦王行礼。

    秦王笑道:“常来常往的,不必这么多虚礼。”又特地打量许徵一眼,笑着打趣:“昨天晚上我和玉堂子熙都喝的酩酊大醉,只有你滴酒未沾躲了过去。今日神采奕奕,本王看着实在又嫉又羡。”

    秦王说的风趣,众人都捧场的笑了起来。

    邹氏到底演技不够精湛,一想到眼前这个男子对许徵怀有不可告人的叵测居心,心中既恨又怕,笑容不免有些勉强。

    许瑾瑜眼角余光瞄到邹氏僵硬的笑容,不动声色的扯了扯邹氏的衣袖。在场的一个比一个精明,必须打起全部精神应付,万一被看出端倪来就不妙了。

    邹氏回过神来,深呼吸一口气,努力挤出若无其事的笑容。

    幸好小邹氏和纪泽正暗暗眉来眼去,并未留意到邹氏一闪而逝的异样。

    ......

    秦王在威宁侯府吃了早饭之后,和纪泽一起离开了。

    邹氏领着一双儿女回了引嫣阁。许徵正准备去书房,却被邹氏叫住了:“徵儿,你等等。我有话要问你。”

    许徵隐约猜到了邹氏要问什么,神色依然镇定:“娘,你要问什么?”

    邹氏憋了一肚子的话,可看着许徵平静如常的样子,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嗓子眼里,怎么也问不出口了。

    许徵等了片刻,见邹氏迟迟没张口询问,索性主动张了口:“你是想问秦王的事吧!这儿没有别人,只有我们母子三个,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邹氏略一犹豫,终于问道:“秦王每次见了你,都像今天这么‘热情随和’吗?”

    说热情随和,其实颇为委婉。事实上,秦王的行为做派简直已经视许徵为“自己人”了。主动招呼许徵坐在身边。和许徵谈笑风生,早饭时甚至为许徵夹过饭菜......

    邹氏不知花了多少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当场失态。

    许徵避重就轻的应道:“这也没什么。秦王礼贤下士平易近人,对人一向如此。”

    邹氏再糊涂也不会信了这样的说辞。长叹一声道:“徵儿,你就别骗我了。秦王再平易近人也是皇子身份,平日里只有别人讨好巴结他的份,他何须对别人如此殷勤。”

    若是换在以前,邹氏只会因为秦王对许徵的看重欢欣鼓舞。可知道了秦王的丑恶用心之后。这样的举动却让邹氏打从心底里生出惧意。

    她怕秦王对许徵“锲而不舍”!

    她更怕许徵拒绝秦王后会面对的困境!

    看着一脸担忧的邹氏,许徵心里涌起阵阵暖意,故作轻松的笑道:“娘,你不用多虑。我能周旋应付。”

    “是啊,娘,你要相信大哥。”许瑾瑜接过话茬:“千万别乱了阵脚,更不能惹来姨母和世子的疑心。我们眼下没别的依仗,最大的优势就是秦王他们以为我们一无所知。这才使得我们多了周旋的机会和时间。一旦露出马脚让他们察觉了,那才是真的糟了!”

    邹氏想了想,苦笑着点点头:“你们两个说的对。我今日确实是有些乱了手脚。”

    她竟不如一双儿女冷静镇定。还要儿女倒过来安慰自己,说起来真够羞愧的。

    许瑾瑜笑着安抚邹氏:“娘,你不必觉得不好意思。你心里担忧大哥,我何尝又不是?可遇上了这样的事,再慌乱再害怕也无济于事,我们只能挺起了胸膛往前走。我相信苍天有眼,好人会有好报,恶人也一定躲不过老天的惩罚。大哥一定会安然无恙!”

    最后一句,说的斩钉截铁!

    许瑾瑜在心中暗暗立誓。今生她愿用所有的一切来守护许徵的平安,哪怕因此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邹氏被许瑾瑜的自信坚定感染,脸上终于绽出了笑容:“对,我不能慌了手脚。至少在你们姨母面前,我得装得若无其事。”

    许瑾瑜俏皮的眨眨眼:“娘。这一个月来,你已经让我刮目相看了。在姨母面前装的有模有样,竟没引起姨母的疑心。”

    这一个月来,邹氏潜移默化的变化十分惊人。演技进步神速,对比起前世,颇有些脱胎换骨的感觉。

    重活一世。不止是她发生了惊人的改变,身边的人也在悄然改变。这样的变化,令许瑾瑜十分欣慰。

    ......

    日子一晃,又滑过了小半个月。

    进了八月,天气渐渐凉爽,空气中漂浮着浓郁甜腻的桂花香气。

    秋闱的日子渐渐临近,许徵埋头苦读,几乎整日待在书房里。许瑾瑜和邹氏每日精心照顾许徵衣食住行,有了芸香之后,吃食上花样翻新,就连小邹氏院子里的小厨房也多有不及。

    纪妤偶尔在引嫣阁里吃了一回桂花莲藕之后,被芸香的厨艺折服,厚着脸皮向许瑾瑜讨要芸香:“好表姐,我用两个厨子换芸香。”

    许瑾瑜也十分中意芸香的厨艺,自然不肯换:“这可不成。芸香厨艺好,大哥这些日子已经吃惯了芸香做的饭菜,忽然换了厨子,大哥肯定吃不惯。”

    现在一家三口已经被芸香的好厨艺养刁了嘴。换了厨子,肯定吃不惯。更何况,她也不想惯着纪妤的坏毛病。

    当初嫌弃芸香,说了一堆难听话。现在觉得芸香好了,就想把人要走。哪有这样的好事!

    许瑾瑜拒绝的干脆利落。

    纪妤心中不快,却又无可奈何。这半年多相处下来,她对许瑾瑜的脾气也算熟悉了。别看许瑾瑜平日里温柔和善,其实十分有主见,决定坚持的事,绝不会轻易更改。

    许瑾瑜见纪妤撅着嘴不高兴,又笑着哄道:“你喜欢芸香的厨艺,以后常来引嫣阁就是了。喜欢吃什么,我让芸香下厨做给你吃。”

    纪妤可不懂客气两个字为何物,闻言立刻道:“上次的桂花莲藕很好,我还想吃桂花元宵。”

    许瑾瑜也是服了纪妤:“好好好。我这就让初夏去吩咐芸香一声。”

    纪妤兴致勃勃的说道:“园子离种了几株桂花树,现在桂花开的正好。我们带着篮子去,摘一些新鲜的桂花回来。这样做出来的莲藕和元宵才更有滋味。”

    ......得了,这半天又别想消停了。

    许瑾瑜只得应了。

    ......

    许瑾瑜和纪妤在前走。身后的初夏和紫月两个丫鬟,胳膊上分别挽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竹篮,篮子里还放了精巧的剪刀。

    桂花香气浓郁,顺着徐徐微风吹拂过来,香气沁人心脾。令人精神一振。

    这样清爽宜人的天气,嗅着花香,让人心情很难不好起来。纪妤领着紫月霸占了最大的一株桂花树。许瑾瑜略一打量,选中了不远处的另外一株。

    刚走到树下,一张熟悉的笑脸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表小姐是要摘桂花吗?”

    是和芸香一起进府的花匠周勇。

    这个周勇约莫十八九岁,生的眉清目秀相貌端正,平日做事勤恳老实,十分讨人喜欢。许瑾瑜闲来无事在园子里闲转,十次倒有七八次都会看到周勇在园子里忙活着伺候花草。偶尔也说过几回话,算是熟面孔。

    “是啊。今日打算让芸香做一些桂花莲藕和桂花元宵,所以小姐打算亲自来摘桂花呢!”初夏抢着答道。

    周勇略有些腼腆的看了初夏一眼:“其实,枝头上的桂花比树下的更香更好。”

    初夏活泼爱笑,闻言皱了皱鼻子:“我当然知道枝头上的桂花更香更好,可桂花树那么高,想摘枝头上的得爬到树上才行呢!我和小姐可不会爬树。”

    周勇立刻毛遂自荐:“我会爬树。把篮子给我,我到树上摘一些来。”

    初夏听的顿时心动了,笑着看向许瑾瑜:“小姐,要不然,就让周勇爬树上摘一些桂花吧!”

    许瑾瑜本想婉拒。可看着一脸笑盈盈的初夏和眼中满是期盼的青涩少年,心里忽的一动,笑着点了点头:“也好,那就麻烦周勇一回。”

    周勇像是得了什么美差。精神抖擞的应了。从初夏手中接过了竹篮。一手拿着竹篮,另一手稳稳的攀住了树干,三两下就上了树,动作利落极了。

    初夏站在树下,关切的说道:“周勇,你动作慢些。小心些,可别一个激动摔树下来。”

    周勇已经站到了树杈上,闻言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初夏姑娘,你就放心好了,我不会掉下去的。你看看哪一条树枝上的桂花好,我这就摘给你。”

    初夏果然兴致勃勃的指挥了起来。

    周勇身手矫健利落,在初夏的指挥下,不一会儿就摘了大半篮子的桂花,依然没有停手,大有不摘满不罢休的意思。

    ......这是打算做桂花宴吗?

    许瑾瑜莞尔一笑,忍不住看了初夏一眼。这一看,顿时看出了那么一点兴味来。

    初夏仰起清秀的脸庞,兴致勃勃的指挥周勇摘桂花,唇边挂着甜甜的笑意。

    许瑾瑜和初夏情同姐妹一起长大,对初夏的性子很熟悉。初夏稍欠些沉稳,不过,却活泼可爱,又生的俏丽水灵。以前在临安的时候,许宅里的小厮家丁们一个个争着献殷勤。到了威宁侯府之后,暗中心仪初夏的也不在少数。

    不过,初夏对任何小厮的示好都不假辞色。没想到,对这个周勇倒是格外的随和......

    许瑾瑜不动声色的打量起树上的周勇来。

    十八九岁的少年,生的眉目端正讨人喜欢,唯一的遗憾是整日待在园子里,脸黑了一些。会伺弄花草,也算是有一技之长。做事勤快,献殷勤献的半点都不惹人厌烦,足可见这个周勇看着憨厚,实则机灵。

    当然还是配不上初夏。不过,总比侯府里其他的小厮强多了......

    许瑾瑜这厢暗暗琢磨着,不远处有两三个小厮看到这一幕,也在窃窃议论。

    “这个周勇,平日里看着老实巴交的,原来一肚子花花肠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攀上了表小姐......”

    “什么表小姐!你眼睛没瞎吧!周勇明明是冲着表小姐身边的初夏去的......”

    “初夏生的水灵漂亮,又活泼爱笑,比起夫人身边的含玉也不遑多让。这么一朵鲜花,怎么可能插在周勇这坨牛粪上。他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就是就是,还腆着脸去帮初夏摘桂花。哼,要是一个不小心掉树下摔了腿,那才叫精彩!”

    小厮们凑在一起,其多嘴八卦的程度丝毫不弱于女人,又是眼热又是嫉妒,说出口的话也越来越难听。

    只可惜,老天没听到他们心里的祈祷。周勇那小子不但没从树上摔下来,还摘了满满一篮子桂花,然后卖弄从树上一跃跳了下来。

    初夏惊呼一声,一双杏眼睁的圆圆的:“周勇!你没事吧!”

    周勇稳稳的落了地,竹篮里的桂花安然无恙,一瓣都没掉出来:“没事,这一篮子桂花给你。”

    看着那张笑嘻嘻的脸孔,初夏俏脸微微泛红,故作镇定的接过竹篮,一边张口数落:“好好爬下树来不是最好,非要这般卖弄,也不怕摔一跤摔断了腿,到时候可怪不得别人。”

    “初夏姐姐说的是。”周勇很自然的换了称呼,一脸诚恳:“刚才是我一心卖弄,幸好没事。万一真的摔了一跤,摔断腿倒是无妨,养伤一阵子就好了。就怕会吓到表小姐和初夏姐姐。”

    初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就连许瑾瑜也被逗乐了。刚才只是隐约猜想,现在倒是可以确定了,这个周勇,果然是对初夏有意,费尽心思凑过来讨好哄初夏开心。

    “我比你还小,你叫我初夏姐姐可不妥。”初夏笑着说道。

    周勇立刻从善如流的改口:“那我以后就叫你初夏妹妹!”

    初夏:“......”

    许瑾瑜看不下去了。她还在这儿呢,周勇胆敢当着她的面调~戏初夏!

    “初夏,桂花既是摘好了,我们就去喊她们一声,一起回去吧!”许瑾瑜看也没看周勇,只轻飘飘的吩咐初夏一句。

    初夏立刻应了一声,不再理睬周勇,挽起竹篮转身便走了。

    周勇:“......”

    周勇懊恼的想扇自己两耳光。

    叫你多嘴!叫你忍不住油嘴滑舌!

    他之前一直留意初夏,是为了打探许瑾瑜的一举一动。留意着留意着,一不小心就上了心。见到那张甜甜的笑颜,就满心的蠢蠢欲动,忍不住往前凑。

    之前表现的多好,可恨太过雀跃露了一点点原形,惹恼了许瑾瑜,大概也惹恼初夏了。

    ......(未完待续。)

    PS:  今天只有一更,不过是肥肥的四千字~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