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四章 心动(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昭沉着脸皱着眉头不说话。

    许瑾瑜心里暗暗奇怪,却也没深想,抬眼看着陈元昭:“你不是说有话要问我吗?到底是什么事?”

    陈元昭也看了过来,一双眼睛闪过奇怪的光芒:“许瑾瑜,纪泽和小邹氏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

    许瑾瑜心中一惊,掀起了滔天巨浪。

    陈元昭为什么会忽然这么问?难道他已经察觉出了什么?

    不,不可能!小邹氏和纪泽的奸~情是一桩极大的隐秘,陈元昭绝不可能知道。刚才这么问,一定是故意诈她!

    许瑾瑜下意识的避开了陈元昭冷凝锐利的目光,故作淡然地应道:“我不懂你在问什么。他们两个一个是威宁侯夫人,一个是威宁侯世子,是一对继母继子,能有什么秘密。”

    陈元昭定定地看着许瑾瑜。

    星光熹微,月华如水。

    她微微垂着眼,掩去了眼底的思绪。他和她只隔了三尺远,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她长长的睫毛小巧的下巴和菱形的红唇。他从没有如此专注的看着一个少女,也从没有像此刻一般奇异的感受。

    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悄然淡去,他的眼中只看见她。

    心跳似乎也比平时快了许多。

    是喝醉了吧!一定是喝醉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你在撒谎!”陈元昭将那些古怪的情绪挥开,声音里少了往日的冷厉,多了一丝不自觉的柔软:“你很清楚我在问什么。”

    “纪妧出嫁的那一天晚上,小邹氏和纪泽联手设局,想毁了你的清白和名节,逼着你嫁进侯府。你不仅躲了过去,还将计就计,让顾采蘋代你前去赴约。纪泽不得不和顾采蘋定亲。这件事只要一细想,就能想出其中的蹊跷来。纪泽不可能不知道小邹氏的算计,可他为什么肯心甘情愿的听小邹氏的摆布?”

    许瑾瑜越听越心惊。不答反问:“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你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你在侯府里安插了眼线?”

    陈元昭眼眸微眯,冷然道:“我自然有办法知道我想知道的事。你不要左顾言他,纪泽和小邹氏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瑾瑜反唇相讥:“你不是有办法知道你想知道的事吗?为什么还要来问我!”

    陈元昭被噎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冷厉:“许瑾瑜!你肯定知道些什么,现在就告诉我!”

    他常年领兵习惯了发号施令,习惯了别人听从自己的命令。语气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了霸气和颐指气使。

    许瑾瑜被他理所当然的霸道语气惹怒了,俏脸一冷:“先不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为什么一定要告诉你!陈元昭,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对不起,我无可奉告!”

    干脆利落的说完之后,许瑾瑜就待转身离开。

    “纪泽和小邹氏之间,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私~情?”陈元昭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许瑾瑜全身一僵,想也不想地否认:“这怎么可能!”

    她反驳的太快了!正表明了她的心虚。

    陈元昭锐利的目光落在她强自镇定的俏脸上,淡淡说道:“许瑾瑜,我不是你的敌人。就算我猜中了这个秘密,你也不必惊慌。”

    ......

    他的语气十分笃定!

    许瑾瑜心里一沉。用力的咬了咬嘴唇。嫣红柔软的唇瓣被咬出了一道深深的印记。

    陈元昭的目光迅速的在她的唇上掠过,眼眸暗了一暗,声音里有一丝奇异的沙哑:“自从我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就开始起了疑心。”

    “前世被设计陷害的人是你,你嫁给纪泽之后,就有了身孕。一直深居简出,几乎从不见外人。后来又被送到了田庄里。田庄失火的那一天夜里,你乘乱逃了出来。如果不是元青及时找到你收留了你,只怕你已经被纪泽灭了口。你不过是一个区区弱女子,为什么纪泽要对你穷追不舍?你的手里。一定掌握着他不为人知的隐秘!”

    “今天散朝之后,纪泽邀请秦王到侯府来做客,我也跟了来。小邹氏竟跑到了浅云居来,和纪泽说话的时候带着讨好。纪泽态度冷淡,小邹氏笑的十分勉强。纪泽稍微假以辞色,小邹氏就满脸的欢喜,遮也遮不住。他们两个,绝不可能是一对普通的继母继子。”

    有什么能让一个女子对一个男子如此在意,甚至进退失据失了分寸?

    小邹氏比纪泽只大了五岁。威宁侯常年不在府里。年轻貌美的继母和继子之间滋生出不可告人的感情......

    果然是骇人听闻的丑闻!

    一旦想通了这一节,前世许多疑窦也随之而解。

    怪不得许瑾瑜嫁入侯府之后就深居简出,怪不得许瑾瑜生了儿子之后就被送到小邹氏处抚养,怪不得许瑾瑜会被送到田庄里......

    许瑾瑜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眸却异常明亮:“是,你猜的没错。纪泽确实和小邹氏有染。他们两人狼狈为奸,为了遮掩私情,前世设计陷害我,让我婚前失贞失了名节,怀着屈辱嫁到了侯府。顶着这样的名声,我在侯府里几乎抬不起头来,更无颜见外人。他们两个用我做幌子,暗中苟且。我心中怀着怨怼和仇恨,却又无可奈何。”

    “后来,我被暗中送到田庄里,被人看守着,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幸好大哥暗中找到了我。他打算救我出苦海,可没想到秦王事发,他是秦王党羽,也没能躲过那一场屠戮。大哥被斩首,我娘也上吊死了......”

    不知何时,她的脸上已挂满了泪珠,声音也渐渐哽咽。

    最深的隐痛最痛的伤疤,被生生的撕开,鲜血淋漓痛彻心扉!

    陈元昭心中一阵莫名的激荡,胸口似被什么堵着,有些发闷,有些莫名的痛楚。

    原来,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像他一样,心中藏着血海深仇,却不得不强自隐忍。只因为此时还没有报仇雪恨的能力。不得不若无其事的和仇人周旋。

    他曾经无数次从前世的噩梦中惊醒,醒来时全身冰冷,心中的恨意几乎要冲破胸膛。

    她呢,又是怎样熬过这样痛苦的日夜?

    许瑾瑜的眼中浮起水光,眼眸中溢满了回忆的痛楚:“我当时真的很想一死了之,和他们到地下相聚。可我不能死,我要为他们报仇。初夏代替我死了,我换上初夏的衣服,匆忙逃出田庄。幸得元青表哥收留,我才能躲过纪泽的追杀。我心中对元青表哥充满了感激。可是,我从来没有要嫁给他的打算。我也不知道他为了我竟和家人闹翻了。那一天,你忽然到了我面前,不问青红皂白的指责了我一番,我心中气极,和你大吵了一回。从那时起,我就决定离开那里。我不想连累元青表哥!”

    ......为什么他有一种当年的自己混帐透顶的感觉?

    陈元昭生平第一次生出了类似愧疚的情绪。可他从未向任何人道过歉,那句“对不起”到了嘴边,却迟迟没出口。

    许瑾瑜沉浸在过往的回忆里,根本就没留意到陈元昭的欲言又止,迅速的说了下去:“有件事你一定不知道。就在你进宫出事的那一天,元青表哥偷偷溜了出来找我,他恳求我和他一起离开京城。我拒绝了他,他很失望的回了陈家。就在那一天晚上,你在宫里出了事,后来,陈家上下无一幸免,元青表哥也被你牵累,被斩首了......”

    陈元昭眼眸暗了下来,声音异常紧绷:“你说的都是真的?陈家所有人都死了?”

    “我有骗你的必要吗?”

    许瑾瑜用袖子擦了眼泪,声音低了下来:“之后的数年里,我经常会想,如果当日我答应了元青表哥,和他一起逃出京城。他是不是就能躲过这一劫?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发生过的事永远无法再回头。”

    “这一世,我既是重生了,自然想报答元青表哥当年的收留之恩。可我只是一个闺阁少女,没机会接触朝堂上的事,也没什么好办法救元青表哥。所以我才会鼓起勇气提醒你远离楚王。只要你能安然无恙,陈家就不会受牵连,元青表哥也不会死。没想到因此惹来了你的疑心,对我一再追问不放。甚至连我的秘密隐痛也不肯放过。”

    许瑾瑜将深埋在心底的话都说了出来,看着面色泛白神色沉凝的陈元昭,心里只觉得畅快淋漓:“陈元昭,你刚才不是一直在逼问我的秘密吗?现在我已经都告诉你了,你听了是不是觉得很愉快?这种揭人疮疤的感觉是不是很好?”

    陈元昭哑然。

    他想告诉她,他不是有意揭开她的伤疤。

    他只是......情不自禁的想知道和她有关的所有事!

    可许瑾瑜,显然是误会他了。

    此时的她,就像当年一样,张开了身上所有尖锐的刺,愤怒又敌视地看着他。(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