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三章 心动(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暗夜中,一个俏丽的丫鬟打着灯笼。昏黄的光芒静静的洒落在少女美丽的脸庞。

    温婉沉静,眉目柔和,美好的如一幅水墨画。

    陈元昭下意识地多看了许瑾瑜一眼。

    自从那一天晚上接到周勇的消息,他终于知道自己一直都误会了许瑾瑜,每每想起她,他心中都会涌起莫名的怪异感觉。

    这种奇怪的感觉,甚至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仿佛黑白的世界里,忽然多了一抹鲜亮的颜色。又仿佛是荒漠的天地里,多了一汪清泉......

    等等,这都是什么酸溜溜的形容词!

    陈元昭皱了皱眉,对自己的胡思乱想有些不满。

    许瑾瑜已经走上前来......别误会,是走到了许徵面前,压根看都没看他一眼:“大哥,酒宴怎么散的这么迟?”

    许徵无奈的笑道:“秦王世子还有陈将军的酒兴都极高,如果不是秦王殿下醉倒了,只怕还不会散席。”顿了顿又责怪道:“这么晚了,你不早些歇着,怎么还跑到这儿来了。我来之前不就和你说过别等我了吗?”

    语气中透着亲昵和心疼。

    许瑾瑜抿唇一笑:“你迟迟没回去,我心里惦记着你,哪里还睡得下。索性就过来等你了。也没等多久,最多等了一盏茶时分罢了。”

    许徵不信,问初夏:“你和小姐来了多久了?”

    初夏笑嘻嘻的应道:“少爷,你就别为难奴婢了。小姐说是一盏茶时间,当然就是一盏茶了。绝没有半个时辰。”

    许瑾瑜:“......”

    许瑾瑜好气又好笑,转头瞪了初夏一眼:“好啊,你就是这么对主子的么?等回去了,看我怎么罚你!”

    这么不痛不痒的威胁,从小到大初夏不知听了多少回,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口中意思意思地告饶:“小姐饶命,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许瑾瑜拿初夏没办法。只得笑着向许徵解释:“真的来了没多久。初夏是故意淘气,你别听她胡说。”

    许徵心里暖暖的,却故意板起了脸孔:“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许瑾瑜放心不下,所以到浅云居外等他。他何尝不担心许瑾瑜?那个秦王既喜欢男人。也有一堆美貌的侍妾,根本就是一个男女通吃的好色之徒。许瑾瑜生的如此美丽,万一秦王动了心思怎么办?

    许瑾瑜乖乖地应了。

    ......

    兄妹两个有说有笑,完全忽略了身边还有一个人。

    从未被忽略的这么彻底的陈元昭,心里涌起莫名的恼怒。他又不是空气。许瑾瑜不可能看不到他。到现在都没正眼看他,也没和他说话,分明是故意晾着他!

    换在平日,陈元昭十有八九是板着脸孔走人。可醉酒之后嘛......

    “许瑾瑜,你没看见我也在吗?”陈元昭的语气里含着不满,目光也比平日亮的多:“怎么看都不看我一眼?”

    许瑾瑜:“......”

    她确实是有意晾着他没错!不过,以陈元昭的性子,不应该是面无表情的保持高冷气质吗?这副咄咄逼问的样子也太幼稚了。

    不等许瑾瑜张口,许徵便皱起了眉头,冷淡的说道:“男女有别。舍妹没正眼看你,才是守礼数的行为。不知陈将军有何不满?”

    陈元昭斜睨许徵一眼:“我和许瑾瑜说话,何时轮到你来插嘴了。”

    许徵:“......”

    许徵火冒三丈,皮笑肉不笑的应道:“陈将军大概是在军中待久了,命令下属也成了习惯。可惜,我不是你的下属,也无需听你的吩咐。天这么晚了,还请将军早些回军营或者回安国公府。我和妹妹就不多奉陪了。”

    说着,看向许瑾瑜:“妹妹,随我回引嫣阁去。”

    “等等。”陈元昭淡淡说道:“我有话要和她说。”

    许徵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应了回去:“陈将军也太自以为是了吧!难道你有话要问,妹妹就一定要听不成?”

    陈元昭不快的拧起眉头:“许徵,你别太过分了!我有话要问许瑾瑜。又不是要问你。你怎么啰嗦絮叨个没完。”

    “妹妹的事,我这个做兄长的当然有权利过问。”许徵半步不让:“已经是深夜了,有什么话以后再问。”

    陈元昭冷哼一声:“为什么要等以后,我现在就要问!”

    ......原来陈元昭酒喝多了是这副模样!

    眼睛异常明亮,看着清醒,其实已经醉了。话比平日多了几倍不止。有些稚气,有些蛮不讲理......也有些可爱。

    许瑾瑜既觉得讶然又有些好笑,倒也没什么被唐突冒失的恼怒。先安抚的看了许徵一眼,然后看向陈元昭:“不知陈将军有什么事要问我?”

    被那双明亮的眼眸看着,陈元昭心中一阵莫名的悸动,头脑一片空白,完全是反射性的应了一句:“刚才有话想问你,现在忘了。”

    ......等等,他刚才说了什么?怎么这么蠢?!陈元昭很快反应过来,懊恼地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许瑾瑜一怔,旋即忍俊不禁的轻笑出声。

    那抹嫣然的笑意,宛如夏夜中的一缕清风,悄然吹进心田。也吹动了他二十多年来冰冷如铁的心。

    这种柔软温暖的感觉实在太陌生太奇怪了!

    陈元昭忍不住又皱紧了眉头。

    他高大英俊,面容冷漠,皱紧了眉头的样子足可以吓哭孩童。许徵顿时生出了误会,不悦地说道:“陈将军,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话要问?要问烦请快一点问,别磨磨蹭蹭的浪费时间。”

    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看久了会让人做噩梦的好吗?

    陈元昭不耐扬眉:“我有话独自问她,你先回去。”

    独处?做梦!

    许徵拒绝的干脆利落:“深更半夜,瓜田李下理当避嫌。我是不会让你和妹妹独处的。你若是不肯问就算了。”

    陈元昭皱眉,定定地看着许徵。

    许徵冷冷回视。

    许瑾瑜既觉得好笑,又有些无奈。他们两个怎么到了一起就会起争执。幸好见面的机会不算多,不然每次都这样。也够人头痛的。

    陈元昭见许徵不肯退让,索性看向许瑾瑜:“我要问你的事,和你姨母还有纪泽有关。你确定这些话让你兄长听见也无妨吗?”

    许瑾瑜笑容一顿,心中惊疑不定。陈元昭到底知道了什么?

    许徵听出了不对劲。疑惑的看了过来。

    许瑾瑜和陈元昭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没什么男女之情,却又总是私下独处说话。仿佛存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一般。

    可他们到京城只有半年,许瑾瑜每次出府他都很清楚。和陈元昭加起来也没见过几回......

    许瑾瑜略一权衡,很快有了决定:“大哥,你暂且先回去!陈将军有话独自问我。我很快就回。”

    许徵显然不太情愿:“可是这于礼不合。”而且,他也实在放心不下。

    “大哥,”许瑾瑜的眼中多了一丝恳求:“算我求你了。”

    许徵从来都拒绝不了许瑾瑜的请求,这次也不例外。许徵当然舍不得怪自己的妹妹,于是,一腔怒火就倾泻到了陈元昭的身上。

    许徵狠狠瞪了陈元昭一眼,半是警告半是威胁:“这是最后一回。以后休想再和她私下说话。”

    说完,又殷切的叮嘱许瑾瑜:“让初夏站在一旁守着,如果他有什么不轨的举动或是说了什么不妥的话,立刻就高声叫人。府里巡逻的家丁和护卫都不远。立刻就会赶过来。”

    陈元昭:“......”

    许瑾瑜也有些哭笑不得:“大哥,你想到哪儿去了。陈将军岂是那等卑劣小人。”陈元昭或许冷漠自大无情了一些,可绝不会做出什么调戏女子的恶劣行径。

    也对!陈元昭身患“隐疾”,一直不近女色,应该不会做出什么不妥的举动才对。

    这么一想,许徵总算放心了一些,又瞪了陈元昭一眼,才走了。

    ......

    许徵一走,初夏也退开了一些,守在路口警惕的四处张望放风。

    许瑾瑜抬头看向陈元昭:“你到底有什么话要问我。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陈元昭定定地看着许瑾瑜,却话不对题:“你和许徵的感情似乎特别好。”这对兄妹的亲厚感情,远远超过了陈元昭对兄妹两个字的认知。

    他和陈凌雪,平日见了面基本没什么话说。纪泽和纪妧好一些。见面的次数也不算太多。远远不及许瑾瑜和许徵。

    那样的亲密友爱,那样的彼此信任彼此爱护。不知怎么的,他看在眼里,竟然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许瑾瑜有些讶然,显然没料到陈元昭会忽然蹦出这么一句,下意识地应道:“是。我和大哥只相差两岁,自小就感情深厚。大哥处处照顾我护着我,有什么事都会让着我。我对大哥也是一样。这世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就是大哥。”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有我娘。”

    陈元昭听了这番话,面色似乎不太好看。(未完待续。)

    PS:  醉酒的陈二萌萌哒求票~~另外附上一个小剧场,由书友静静妈倾力打造,实在太有才了~

    --------------------

    陈元昭对许瑾瑜说:我的衣服袖子破了,你给补一下。

    陈元靑大囧:哥,你是追妹子,不是找绣娘!

    许徵摇着扇子:不许绣竹子、兰草、松树、梅花…总之我喜欢的都不许绣!

    一个月后,军营流传陈元昭属猪,今年本命年,据给他洗衣服的勤务兵说,陈元昭的袖口丶裤脚丶短裤上都绣着大红色的小猪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