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二章 周旋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小邹氏步履匆匆的到了浅云居。在见到纪泽的一刹那,小邹氏的目光亮了一亮,像往日一般带着隐晦的热切。

    纪泽却神色淡漠,目光和小邹氏微微一触,很快便移开了目光。

    小邹氏一颗心直直的往下沉。纪泽这是还没消气呢......

    “妾身见过秦王殿下。”小邹氏强打起精神,挤出笑容,上前给秦王行了一礼。

    秦王含笑应道:“夫人不必多礼。”

    陈元昭是晚辈,自是要主动见礼:“见过夫人。”

    小邹氏笑道:“陈将军难得来府里做客,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将军海涵。”

    陈元昭惜字如金:“夫人客气了!”他对小邹氏本来就没什么好感,自从安插了眼线在威宁侯府之后,小邹氏的一举一动也落入了他眼底。他对心狠手辣的小邹氏愈发厌恶。

    小邹氏无暇留意陈元昭的神色如何,她的大半注意力都放在了纪泽身上,略带讨好的笑道:“世子打发人回府送信,我让厨房精心准备了菜肴,浅云居里外也收拾的干干净净。”

    纪泽淡淡应道:“有劳母亲费心了。”

    小邹氏被噎了一下,很快又笑道:“近来世子一直没回府,想来是公务繁忙。今天上午妤儿问起,还被我数落了一顿。世子当然要以公务为重。府里的琐事有我打理,世子无需忧心。”

    这番场面话说的十分漂亮。

    纪泽却依然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扯了扯唇角说道:“辛苦母亲了。”

    小邹氏的笑容快撑不住了。

    她这么巴巴的赶到浅云居来,就是为了示好,纪泽不可能不知道......现在却偏偏这副反......

    小邹氏心中不甘心,不想就这么离开。厚颜留下,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秦王心中诧异,忍不住看了小邹氏一眼。

    男人在一起说话,待会儿还要喝酒。小邹氏素来是个挑眉通眼的伶俐人,今天怎么这般没眼色,一直待着不走?

    陈元昭也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气氛陡然冷凝了下来。

    小邹氏咬咬牙。终于起身:“世子好好招呼秦王殿下和陈将军,妾身就不打扰了。”

    纪泽终于正眼看了小邹氏一眼:“请母妃吩咐一声,让厨房准备一些醒酒汤。”

    小邹氏瞬间心花怒放,展颜笑道:“好。我这就去厨房吩咐。”

    奇怪!不就是准备醒酒汤吗?这么简单的事,也值得小邹氏这般高兴?

    陈元昭眸光微闪,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一直都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小邹氏想算计许瑾瑜,甚至不惜用了下药这样的腌臜下作的手段。而纪泽,竟也没什么意见。任由小邹氏安排......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

    小邹氏满脸欢喜的离开了,很快,许徵便来了。

    此事正值炎夏,浅云居的正堂里摆放了几个冰盆,比外面自然凉快了不少。

    白皙俊秀的脸上浮着一抹淡如清风的浅笑,一袭简单的竹青色衣袍,衣袖处用同色的丝线绣了竹叶暗纹,衣袍下摆也有同样的暗纹,映衬得许徵眉目清朗风姿卓然。

    秦王几乎无法抑制心里的蠢蠢欲动和燥热难耐。目光灼热。

    他身边从不缺清秀柔顺有才学的少年,可许徵却是他生平所见最优秀出色的。从长相到性子,无不合他的心意。

    越是得不到手的,越令他心中牵挂。他甚至为了许徵,三番五次的主动到威宁侯府来。这在他二十几年的生命里,几乎是从未有过的......

    对许徵,他志在必得!

    许徵似是没察觉到秦王略带侵略性的热切目光,含笑走上前,抱拳行礼:“许徵见过秦王殿下,见过陈将军和世子。”

    秦王的语气随意和亲昵:“不是和你说了吗?以后见了本王不必行礼。也不用拘礼。”

    许徵笑了笑,神色依然恭敬:“多谢殿下抬爱。”

    秦王看许徵是越看越顺眼,也不介意许徵有意无意的生疏客气,笑着招呼道:“这儿又没外人。只有我们几个,过来坐本王身边说话。”

    许徵推辞不过,只得应了,笑着走到秦王身边坐下了。不巧和陈元昭坐了个脸对脸。

    陈元昭正犹豫着是不是该和许徵说话,许徵淡淡的瞄了他一眼,然后迅速的移开了目光。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如果不是因为许徵的安危。他怎么会一起跟着到侯府来?早知道许徵这么不领情,他真不该来这一趟!

    陈元昭心中冷哼一声。

    好在他本就是一张冰块脸,根本看不出高兴还是不快。也丝毫没影响到秦王的谈兴:“许徵,很快就到秋闱了。你心中可有把握?”

    许徵答道:“这些天我一直在温习苦读,把握谈不上,不过,我一定会尽力而为,方不会辜负这么多年的勤奋苦学。”

    纪泽笑着插嘴道:“徵表弟,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今天在朝会上,皇上定了曹大人做今年秋闱的主考官。这对你来说,可是个好消息。”

    许徵听了这个好消息,也是精神一振:“真的是曹大人做主考官吗?那可太好了!”

    这几个月来,他常去曹家聆听曹大人指教,获益匪浅。如今曹大人做了秋闱主考官,也就意味着他的秋闱之路会走的更顺利一些。

    科举考试为了杜绝舞弊,批改试卷时都要糊住姓名。不过,每个人省阅考卷都有自己的偏好,考生若能投其所好,中举的几率会大大增加,名次也会更好一些。

    纪泽笑道:“当然是千真万确。今天朝堂上才定,估计不出一天就会传遍京城。从明日开始,曹大人府上的访客肯定会更多了。好在曹大人素来欣赏你的才学,你登门请教,曹大人一定会见你。”

    许徵想也不想地应了下来。

    他没那么清高,有现成的人脉关系。能用为何不用?曹大人肯随意指点几句,肯定比他埋头苦读强的多。

    他一定要考中秋闱,而且要考一个好名次!最好是一鸣惊人,声名响彻京城。

    这世上没有谁可以信赖依靠。想保住自己,想保护妹妹母亲,唯有依靠自己!

    秦王笑着说道:“许徵,你要专心读书准备秋闱,今天晚上我们三个喝酒。你就不用喝了,替本王斟酒就行了。不过,等你考中了秋闱,可得好好地陪本王大醉一场尽兴一回。”

    说到尽兴两个字时,微妙的顿了一顿。

    许徵心中只觉得膈应又恶心,面上却笑容自若:“那是当然。”

    陈元昭的目光掠过许徵安然自若的俊脸,不太情愿的想着,这个许徵,倒也不算笨。知道刚强易折,懂得巧妙周旋。先忍下一时之气。以图日后脱身。

    只可惜,许徵不知道秦王的脾气。

    秦王外表的温和都是伪装,真正的秦王,野心勃勃掌控欲极强,生性贪婪。看中的人绝不会轻易罢休,势必要弄到手才甘心!

    如果许徵以为考中了秋闱,有了功名就能躲过秦王的觊觎,那就大错特错了!

    ......

    饭菜准备好之后,众人移步饭厅。

    秦王左侧坐着纪泽,右侧坐着喜欢的少年。心情好极了。许徵按捺着心里的厌恶,笑着手执酒壶,为秦王斟酒。

    喝吧!喝死你才好!

    纪泽十分健谈,秦王也是妙语连珠。陈元昭却是从头到尾冷着一张脸,喝酒的动作倒是快的很,一杯接着一杯,脸色丝毫不变。

    陈元昭频频和秦王举杯,秦王兴致极高,喝的十分爽快。

    许徵很快就察觉出了微妙。不怎么确定的想着,陈元昭这是什么意思?该不是想把秦王灌醉吧!

    陈元昭会有这么好心?

    当然了,不管陈元昭是出于什么用意,效果是显而易见的。秦王很快就有了醉意,目光不自觉的多了几分放肆。在许徵为他斟酒的时候,随意又顺理成章的拉住了许徵的手:“许徵,本王十分赏识你的才华。以后到本王身边来做事,本王绝不会亏待了你。”

    许徵强忍着翻脸走人的冲动,笑着敷衍道:“殿下一片美意,我心领了。秋闱未过,谈何前程?”

    秦王借着几分酒意,将心里的野心和欲~望泄露了一丝:“秋闱没考中也没关系,秦王府里的属官位置给你留着。”

    一直没吭声的陈元昭,忽的张口道:“我的酒杯里没酒了,许徵,你来替我斟酒。”

    语气谈不上有礼,可许徵此时却是求之不得,借着起身斟酒抽回了手,也正好避开了秦王咄咄逼人的招揽。

    秦王心中有些失落,却也不气馁。

    如果许徵轻易就心动答应了,他也不会如此看重许徵了。对着喜欢的少年,他多的是耐心。

    这顿酒宴,直到子时才散了。

    秦王酩酊大醉,只得留宿在浅云居。纪泽也醉醺醺的:“徵表弟,烦请你代我送一送子熙。”

    许徵巴不得早点离开,想也不想地应了。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浅云居,没走出多远,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的映入眼帘。(未完待续。)

    PS:  友情推荐本组作者的新书:

    书名:医谋论

    作者名:八月秋雨,书号:3380890

    简介:女法医重生而来,宅斗,破案,谈情,总有一款适合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