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九章 蜕变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说完了正事,顾夫人客气的挽留午饭。

    小邹氏憋了一肚子闷气,哪里还有心情吃什么午饭,更没心情和顾夫人你来我往的做戏,委婉又坚决的推辞了。

    顾夫人见小邹氏去意坚决,也未多挽留,亲自送了小邹氏一行人出府。

    刚出了顾家,纪泽脸上的笑容就褪的一干二净,面无表情的骑上骏马,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邹氏看着纪泽远去的身影,一颗心晃晃悠悠的沉了下去,如置冰窖,一片冰凉。

    邹氏看在眼里,故作疑惑地低声道:“妹妹,我看着世子似乎不太高兴。难道他对这门亲事不满么?”

    小邹氏回过神来,掩饰的笑了一笑:“怎么会不满意。大概是脸皮薄,有些不好意思。”

    ......亏得小邹氏有脸睁眼说瞎话!纪泽全身上下有哪儿能看出是不好意思了?

    以前邹氏对小邹氏深信不疑,连带着对小邹氏说的话也从未生出过疑心。现在清醒过来,仔细留心之下,自然留意到了小邹氏的异样。

    邹氏心中冷哼一声,面上却挤出笑容附和:“是啊,世子还年轻,脸皮薄些也是难免的。你这个做母亲的,总得多担待一些。”

    “母亲”这两个字,又深深的戳中了小邹氏的痛处。

    是啊,她是纪泽的继母。

    即使是最情热的时候,这个事实也是她心头最大的隐痛和阴影。她和纪泽只能在暗夜里私会,白日在人前要维持着继母和继子应有的距离和生疏。

    她这个做母亲的,还要亲自为纪泽操持亲事......

    她甚至没有资格流露出半丝嫉意。

    小邹氏的心被尖锐的刺划破,鲜血淋漓,痛不可当。笑的有些僵硬:“到底不是出自我的肚皮,我这个继母,也只能多忍让几分。”

    邹氏叹道:“是啊,继母难当。这么多年来,真是苦了你了。”

    小邹氏扯了扯唇角。实在说不下去了,索性住了嘴。

    ......

    回了侯府,邹氏陪着小邹氏用了午饭,才回了引嫣阁。

    许瑾瑜有一肚子话要问邹氏。先吩咐所有人都退下,又特意命初夏在门口守着。

    有了含翠的例子,邹氏对这么谨慎的举动只有赞成的份:“瑾娘,还是你细心。当时含翠来引嫣阁,我还觉得她憨厚老实勤快。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她竟然包藏祸心。这次又听了你姨母的吩咐,暗中陷害你。亏得你心思敏锐,躲了过去。”

    提起含翠,邹氏满心的怒火。

    看似忠厚,实则一肚子奸诈坏水。落得被仗毙的下场,真是活该!

    许瑾瑜淡淡说道:“含翠不过是个替罪羊,真正的罪魁祸首是姨母。”

    这次借着小邹氏的手除掉了含翠!将来总有一天,她会将前世所受的屈辱全部“还”给小邹氏。

    邹氏一脸歉然自责:“都是我有眼无珠识人不明,不然,你和徵儿也不会遇到这样的困境......”

    “你就别再自责了。”许瑾瑜笑着安抚道:“姨母擅长做戏。你被蒙蔽了一时也不算什么。以后多提几分小心。这威宁侯府里的腌臜事,或许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

    最后一句,说的意味深长。

    此时的邹氏自是听不出来。

    许瑾瑜又笑道:“娘,你今天的表现已经大大出我意料了。之前和姨母有说有笑,看不出半点异样。只要这么和姨母周旋下去,料想姨母也不会轻易闹翻撕破脸。只要再熬过几个月就行了。”

    邹氏自从嫁给许翰之后,夫妻恩爱和睦。许翰性情方正,别说妾室,连个通房都没有。邹氏前半辈子活的幸福安逸,也没经历过阴暗的内宅争斗。比起阴狠无情的小邹氏来,城府心计都是远远不及。

    许瑾瑜对邹氏的性子非常了解,也因此,邹氏今天意外的精彩表现才更令人惊喜。

    这一世她的重生。渐渐影响到了身边所有的人。

    或许,邹氏会给她更多的惊喜。

    “我既是知道了她的真面目,日后说话行事自然会加倍留神。”邹氏的脸上浮现出了坚毅和坚定:“她要是再敢对你动什么心思,或是胆敢算计徵儿,我就是豁出这条命,也不会放过她。”

    许瑾瑜心里涌起阵阵暖意。忍不住将头依偎进邹氏的怀里:“娘,你能这么想,我心里真高兴。不过,对付姨母的事不用豁出性命,交给我就行了。我自有法子对付她。”

    邹氏一怔,反射性的追问了一句:“你要怎么对付她?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许瑾瑜却不肯细说,避重就轻的应道:“这个你就不用多问了,总之我有法子就是了。”

    邹氏见她不肯说,只好无奈的叮嘱:“不管你要做什么,都要谨记先顾着自己的安全。”话语里透出真切的关怀。

    许瑾瑜心里一暖,笑着点了点头。

    ......

    隔日,纪妧和新婚夫婿李睿一起回门。

    纪妧的眉眼间多了几分初为人妇的娇艳明媚,和李睿一起向小邹氏姐妹行礼问安,又领着李睿一一见了纪泽纪妤还有许瑾瑜兄妹。

    一番寒暄过后,纪泽领着李睿去了书房说话,许徵也随着去了。

    内堂里,剩下一堆女眷。

    小邹氏连着两夜都没睡好,兼之心情烦闷,纵然是满脸的浓妆也遮掩不住憔悴的面色。强打起精神问纪妧:“这两日在夫家可还适应吗?公婆待你和善吗?夫婿待你可还好?”

    小邹氏问的客套,纪妧应的也十分客气:“还算适应。公公婆婆脾气都很温和,相公也对我很好。”

    到底不是亲母女,一个毫不关心问的不痛不痒,一个漠不在乎答的漫不经心。

    干巴巴的问答了几句之后,纪妧开始察觉出不对劲来了。

    小邹氏平日最擅长做戏,不管心中在想什么,脸上一定滴水不漏。可今天,小邹氏面色晦暗心不在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纪妧心中暗暗好奇。试探着问道:“母亲今日心情似乎不太好,是不是府里这两日出了什么事?”

    纪泽和顾采蘋将要定亲的事肯定瞒不过去。

    小邹氏略一犹豫,便说道:“府里确实有事,而且是一桩喜事。世子和顾四小姐情投意合。昨日我已经陪着世子到顾家提过亲了。”

    纪妧:“......”

    她没听错吧!

    才短短三天,大哥竟然已经和顾采蘋谈婚论嫁了,这也太诡异了吧!大哥明明对顾采蘋没什么好感,所谓的“情投意合”又是从何而来?

    “二姐,就在你出嫁的那一天晚上。顾采蘋和大哥在园子里的假山旁私会,被大家都看在眼里。”纪妤迫不及待的将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顾家人当晚就把顾采蘋带会去了。大哥迫于无奈,只能去顾家提亲了。”

    纪妧听的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纪妤对顾采蘋没半点好感,语气中满是鄙夷和轻蔑:“亏她也是正经的名门闺秀,连投怀送抱这么无耻的事都做得出来。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子,怎么配嫁给大哥做威宁侯府世子妃?有这么一个大嫂,以后我在人前都抬不起头来......”

    “妤儿!不得胡说!”小邹氏板起了脸,目光凌厉:“我们侯府和顾家正在议亲,很快就会交换更贴正式定亲。顾四小姐很快就会是你的长嫂。你对顾四小姐不得言辞污蔑。”

    小邹氏沉了脸。纪妤撇撇嘴,却也不敢再多说了。

    纪妧终于回过神来,此事发生的蹊跷,显然别有内情。当着众人的面不便追问,还是找个机会私下问一问许瑾瑜好了。

    ......

    午饭过后,纪妧邀了许瑾瑜到沉香阁。闲话几句后,很快就问起了纪泽和顾采蘋的事:“......三妹说的含糊不清,母亲也不肯细说。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哥根本不喜欢顾采蘋,怎么会和她在假山边私会?”

    许瑾瑜早料到纪妧会追根问底。

    那天晚上的事,亲眼目睹的人不在少数。想瞒也瞒不过去。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其实,那天晚上世子原本是约了我在假山边相会,顾采蘋是代替我前去......”

    什么?

    纪妧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眼:“你说什么?”

    许瑾瑜面不改色的应道:“你没听错。那天晚上,原本应该去赴约的人是我。我不愿前往。顾采蘋换了我的衣裙,又喝了含翠煮的酸梅茶,去了园子里。那杯茶水里有些问题,顾采蘋和世子就......发生了那样的事。世子占了顾采蘋的清白,总得负责。所以,昨日就到顾家提了亲。”

    “含翠已经被姨母命人仗毙。姨母还严令府里的所有下人。不准提起此事。每次妤表妹提起,姨母都会大发雷霆。这些话我私下说给你无妨,当着姨母的面,你可前往别多问。”

    纪妧倒抽一口凉气,久久没说话,看向许瑾瑜的目光里满是复杂。

    许久,才低声道:“瑾表妹,你是不是还有些重要的事没告诉我?”(未完待续。)

    PS:  继续小剧场~

    ------------

    小剧场by静静妈

    陈元昭拿着部队里下属收集来的泡妞心得研究了一整晚,终于开窍了。

    一大早,榆树胡同许家大门刚开,—位头戴金冠,身披金甲,脚踏七彩云头鞋子的男子冲进来,吓了众人一大跳,陈元昭给许瑾瑜送上了他的紫青宝剑,说: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还说完,许徵一脚踢过去:你想当至尊宝?我妹可不是紫霞仙子,如果要我不要看到你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第二天,陈元昭头戴白玉冠,身披雪貂披风,骑—匹白龙马,闯入了许家,居高临下看着许瑾瑜唱了起来:想和你去吹吹风,虽然你是不同时空,还是可以迎着风,随你说说心里的梦…—院子丫环听得如痴如醉,陈元昭掏出一大捧鲜花递给许瑾瑜,许瑾瑜大怒,抄起花束扔陈元昭脸上:我还没死呢,你就来哭丧,滚!

    当晚,陈元青蹲书房角落划圈圈:哥,送人怎么能送白菊花,你好歹送一把狗尾草也强点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