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八章 做戏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纪妤很快就来了。

    她一向没心没肺也没眼色,见小邹氏面色不愉,只以为小邹氏是在为昨天晚上的事生气:“娘,木已成舟,你也别生气了。为顾采蘋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得。她费尽心思不就是想嫁到我们侯府来么?现在暂且让她得意一阵子,等她嫁过来了,有的是整治她的法子。”

    小邹氏瞪了纪妤一眼:“这么大的人,整日口没遮拦。这种话也是可以随便乱说的吗?”

    要说也该私下说。这里一堆伺候的丫鬟,保不准谁嘴快就传出去了。这不是现成的话柄吗?

    纪妤撅起了嘴:“她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来,我连说上几句也不行么?昨天晚上亲眼目睹的人可不止我一个,看她以后还拿什么脸见人!”

    “闭嘴!”小邹氏本就心情不佳,听到纪妤肆无忌惮的大放厥词,简直是怒从心底起火从心中来:“以后这件事不准再提。要是胆敢多说半个字,你就给我待在清芷院里,不准踏出院门半步。”

    小邹氏大发雷霆,纪妤被骂的灰头土脸,果然不敢再吭声了。

    还要再训,就听丫鬟来禀报,邹氏母子三人来了。

    小邹氏眼眸一暗,深呼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怒气压下去:“快些请他们进来。”

    ......

    当邹氏和许瑾瑜许徵出现的时候,小邹氏所有的怒意已经收拾的一干二净,一脸亲热的笑容:“你们来的正好,早饭吃了没有,正好一起吃早饭。”

    邹氏看着小邹氏这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涌起阵阵寒意。

    她真是有眼无珠。

    一厢情愿的以为小邹氏热心的照顾他们母子,对小邹氏充满了感激。却不知道这张亲切温柔的皮囊下,藏着的却是一颗阴险狠毒的心,和纪泽联合起来算计许瑾瑜和许徵......

    现在还不能和小邹氏撕破脸!

    为了许徵的安危,就算是有再多的愤怒也得忍着,绝不能让小邹氏生出疑心。

    邹氏挤出若无其事的笑容:“我们来之前已经吃了早饭。妹妹不必客气。”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

    就连许瑾瑜也忍不住在心中暗赞一声。

    邹氏的表现实在可圈可点,比起以前强太多了。

    看来,将部分实情告诉邹氏是正确的决定。一家人齐心协力,总比一个人独自守着秘密来的好。

    小邹氏主动提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昨天晚上的事。真是对不住大姐和瑾娘。含翠是我身边的丫鬟,我看着她老实本分,才打发她到瑾娘身边伺候。没曾想她狗胆包天,竟做出这等欺瞒主子的事情来。都是我调教不力看走了眼,差点害了瑾娘。我这心里实在难受,一个晚上翻来覆去的没睡好......”

    一脸的自责和愧疚。

    邹氏竟也不遑多让,握着小邹氏的手说道:“我们两个是亲姐妹,你的为人我能不清楚么?昨天晚上的事,都是那个含翠自作主张,肯定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也不用耿耿于怀了。瑾娘安然无恙,含翠也被你发落了。这件事以后可别再提了,免得伤了我们姐妹之间的感情。”

    小邹氏听的十分感动:“当年没出阁的时候,大姐处处待我宽厚。这么多年了,我片刻没敢忘过。这次发生了这样的事。大姐竟没怪我,实在让我感动。”

    “说这些,倒显得见外了。我领着徵儿和瑾娘来侯府,承蒙你处处关照。这份恩情,我也一直记在心里呢!”邹氏也说的情真意切:“今日你还得忙着准备去顾家去提亲,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张口。”

    小邹氏抿唇一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上午要去顾家,大姐陪我一起去好了。”

    邹氏想也不想的应了下来。

    两人亲热的拉着手说话,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

    邹氏的表现,令许瑾瑜暗暗惊喜不已。一个人的潜力果然是无穷无尽。一夜过来。邹氏的演技突飞猛进,令人刮目相看啊!她原本准备张口说话,现在见邹氏应付的周全,倒是省心了。

    小邹氏目光一扫。看了过来:“瑾娘,你心里没怪姨母吧!”

    “姨母说这话,可真让我羞愧脸红了。”许瑾瑜的演技比邹氏又高了一筹,看不出半点不妥:“说起来,要怪我粗心才是。如果我早些发现茶水里有问题,拦着顾姐姐。也就不会有昨晚的事了。姨母别生我的气才好。”

    顿了顿又俏皮的笑道:“不过,错有错着。成就了这么一桩大好姻缘,姨母也该为世子高兴才是。”

    最后一句,狠狠的戳中了小邹氏的痛处。

    小邹氏暗暗咬牙切齿,脸上却挤出笑容道:“是啊,我心里也为世子高兴。”

    高兴个屁!

    气都要气死了!

    一想到顾采蘋要嫁到侯府来,她心里就憋闷得透不过气来。原本打算好的如意算盘彻底被打乱了。可恨的是现在还不能翻脸。

    没了许瑾瑜这桩亲事,还有许徵......

    许瑾瑜显然也在打着沾光的念头,显然没将所有的实情都告诉邹氏。不然,以邹氏的性子,绝不可能一点都不露出来。只要许家人还有所求就好,她好言好语的哄几句,依然能将邹氏哄在掌心里。

    小邹氏不动声色的盘算着,对许瑾瑜说道:“含翠欺瞒主子,我已经替你出了这口恶气。你别为此事和姨母生分了就好。”

    许瑾瑜抿唇一笑:“这怎么会。对了,如今含翠没了,姨母是不是要再赏一个丫鬟到我身边?”

    ......小邹氏又被戳中了痛处,笑的有些勉强:“这倒不用了。你身边的人手也足够用了。”

    一个含翠已经让她一肚子闷气了。再派丫鬟过去,明摆着是安插眼线。这么蠢的事怎么能做。

    许瑾瑜狡诈精明,根本不是好对付的主儿。更何况,现在顾采蘋和纪泽就要定亲了,许瑾瑜已经派不上用场了,以后多命人留意许徵才是正理。

    ......

    小邹氏打起精神,准备好了提亲需要的东西,又打发含玉去浅云居请世子过来。

    约莫一盏茶功夫,纪泽才来了汀兰院。俊美的脸孔上没什么喜色。也没什么笑意:“母亲让人叫我来,不知有何事?”

    态度远比平日生疏冷漠。

    小邹氏心中一阵气闷,面上却挤出笑容来:“昨天晚上已经和顾老爷顾夫人说好了,今日就要登门去顾家。该准备的登门礼我已经准备好了。叫你过来,是想问问你的意思......”

    “不用了。”纪泽淡淡说道:“一切任由母亲做主。”

    小邹氏被噎的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邹氏见气氛不对劲,忙笑着打起了圆场:“既然世子没什么意见,那就早点动身吧!这登门提亲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总得多去几次表示诚意。”

    小邹氏顺势下台:“也好。那我们现在就动身。”

    纪泽面无表情的起身。

    一路上,纪泽骑着马在前疾驰,威宁侯府的马车被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小邹氏心神不宁,偶尔掀起车帘,却连纪泽的影子都看不见,心里愈发憋闷懊恼。

    邹氏试探着说道:“看世子的样子,似乎对这门亲事不十分情愿。”

    何止是纪泽!她也十分不情愿好吗?

    小邹氏强撑着笑容道:“顾氏亡故还不到半年,现在又去顾家提亲,世子重情义,心里大概不是个滋味。心情不太好。也在情理之中。”

    世子重情义?

    这话骗鬼还差不多!

    邹氏在心中暗暗撇嘴。如果纪泽真的念着顾氏,又怎么会早早地打上了许瑾瑜的主意。男欢女爱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昨天晚上顾采蘋投怀送抱,纪泽不也“笑纳”了?这个时候再谈什么情义,实在是可笑!

    “有情有义”的纪泽,到了顾家之后,也不好再板着脸。拿出了平日的翩翩风度,叫了一声岳父岳母。

    顾老爷略显矜持的嗯了一声。

    顾夫人倒是表现的颇为亲热,笑着说道:“快些坐下说话,不必拘束。”

    对纪泽这个女婿。顾夫人满意极了。

    家世顶尖,品貌出众,年纪轻轻就手握兵权,深得帝心。可惜大女儿没福气。早早的就去了。好在还有小女儿,这么好的女婿,可不能被别人抢走。

    虽然顾采蘋思虑不妥,做事太冲动,婚前失贞损了名节。不过这么做也有好处,这门亲事是板上钉钉。无论如何跑不掉了。

    彼此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省却了繁琐的客套话,直接提起了亲事。

    “......世子的为人品行,你们都是清楚的,我也就不多说了。今日我正式登门提亲,亲家夫人不妨考虑几日,再给我答复。”小邹氏心里怄的滴血,脸上还得挤出笑容:“我过几日再来,听亲家夫人的回音。”

    不管怎么说,也没有当场就定下亲事的道理。

    小邹氏给足了颜面,顾夫人心中也十分满意,笑着应了。

    ......(未完待续。)

    PS:  书友们的小剧场太精彩了,放上来大家一同欣赏~~

    ------------

    小剧场by晋若繁花

    纪泽:小秦秦,人家被顾4给那啥了,我好难过!你要给我做主。秦王:谁敢碰我的小泽泽!

    小剧场by 橙子郡的小惟

    纪泽一时半会郁气难消,来到秦王府,正好撞见秦王搞基,气血翻涌,道:“你不是最爱许徽吗?”

    秦王邪魅一笑:“小泽,你也是我的心头肉~”

    自动脑补~

    某日,小邹氏对纪泽百般勾引俱不得逞之后,发现**

    悲愤问到:“我才是你的真爱~你的心被哪个野男人勾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