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眠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小邹氏看着纪泽大步离开的身影,心里一凉。

    纪泽这回是动了真怒,迁怒于她,这才当众撂脸色给她看。其实,她才是一肚子酸溜溜的苦水,而且连个诉苦的地方都没有......

    回了汀兰院后,小邹氏隐忍了一个晚上的怒火终于发泄出来。屋子里能砸的东西全被砸的粉碎。

    几个丫鬟守在门外,听着屋子里不绝于耳的咣当脆响,却无人敢进屋相劝。就连含玉也老老实实在门外待着。

    含翠伺候夫人多年,又被夫人派到许瑾瑜身边做眼线。只因为出了点差错,夫人就毫不留情的命人仗毙了含翠。含玉虽然和含翠不对付,可亲眼看着含翠惨死,不免生出了兔死狐悲的悲凉。从含翠再想到自己,愈发惶惶难安。

    不知过了多久,屋子里的动静才消停下来。

    含玉深呼吸口气,冲另外几个丫鬟使了个眼色,轻轻的推门而入。

    满地狼藉,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小邹氏阴沉着脸,眼底闪着怒意和狠戾。

    丫鬟们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轻手轻脚的收拾起来。收拾完了之后,又默默地退下。含玉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她是小邹氏的贴身丫鬟,每天晚上都要留下值夜。

    小邹氏等了又等,直到过了子时,依然没等来纪泽。

    很显然,纪泽今夜是不会来了。

    含玉鼓起勇气说道:“已经过了子时,夫人也该安置了。”

    小邹氏阴冷地哼了一声:“你的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如今连我什么时候歇着也要管了。”

    含玉心里一紧,反射性的跪下请罪:“奴婢多嘴,请夫人息怒。”一边跪着一边暗暗懊恼,明知道小邹氏心情不好,还上赶着往前凑,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小邹氏满心烦躁,哪有心情责骂含玉,不耐地挥挥手:“罢了。今夜不用你值夜了,退下吧!”

    含玉暗暗松口气,忙退下了。

    回了自己的屋子之后,含玉久久没能入睡。含翠满身鲜血凄厉惨叫的模样在眼前不停的晃动。心里像被一块巨石沉沉的压着,喘不过气来。

    ......

    顾府。

    顾老爷不便多问,自回了屋子歇下。

    “采蘋,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顾夫人神色凝重,张口问道:“你老老实实的张口道来。不准有半个字隐瞒。”

    顾采蘋脸皮再厚,也说不出口,支支吾吾地应道:“威宁侯夫人不是已经都说了么?”

    顾夫人轻哼一声,板着脸孔道:“有哪个丫鬟敢做出这等事情来。分明就是小邹氏暗中指使的。还有你,怎么会跑到许瑾瑜的屋子里,又穿了许瑾瑜的衣服又‘误喝’了茶水?你当别人都是傻子吗?在我面前,还有什么可遮掩的。”

    顾采蘋羞愧的垂着头,低声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如果我不去,就白白错过了那么好的机会。许瑾瑜亲口和我说了,她对姐夫无意。所以愿意将这样的好机会让给我。我思来想去,一狠心就去了......”

    顾夫人心血翻涌,气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到底长没长脑子!许瑾瑜摆明了是要坑你!你乐颠颠的上了钩,还对人家感恩戴德,简直蠢钝如猪!”

    顾采蘋不乐意了,想也不想地反驳:“许瑾瑜明明是在帮我,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哪里是坑我了?现在结果不是很好么?纪家明日就会登门提亲了!威宁侯夫人也说了,会将此事压下来,不准下人乱嚼舌头。等我嫁过去。用些手段整治下人,谁还敢提起这桩事?”

    简直是被许瑾瑜洗了脑中了邪!

    顾夫人用力地按了按太阳穴,努力平复紊乱的心绪:“罢了,事情已经这样了。说什么也没用了。你记着以后离许瑾瑜远一点。”

    免得被人家卖了还喜滋滋的帮着数银子。

    顾采蘋敷衍的应了一声,压根就没把顾夫人的话听进心里。

    以前她对许瑾瑜又嫉又恨,十分忌惮。不过,经过此事之后,她对许瑾瑜所有的敌意都烟消云散了。没有许瑾瑜的鼎力相助,她想嫁进威宁侯府不知还要费多少波折。

    再者。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许瑾瑜当时说的清楚明白,既未逼迫也未引~诱说服,是她心甘情愿的。

    ......

    子时过后,一个黑影悄然翻墙,出了威宁侯府。

    这个黑影身材矫健,十分灵活。走出了一段之后,口中忽的发出几声古怪的声音。很快,便有同样的声音相和。

    然后,不知从哪儿冒出另一道黑影。从这个黑影的手中接过一个纸卷。

    从威宁侯府出来的黑影,正是周勇。

    周勇是周聪的同族堂弟,也是陈元昭身边最得力的暗卫之一,身手超卓,擅长易容隐藏踪迹追踪。被派到威宁侯府来做花匠,着实有大材小用之嫌。

    不过,在偶尔听堂兄周聪提起自家将军似对许小姐有意之后,周勇心里所有的不情愿顿时不翼而飞,盯梢收集消息传信忙的精神抖擞不亦乐乎。

    将军一直不近女色孤身一人,京城里流言纷纷,说什么将军身患隐疾......

    他们才隐疾!他们全家都隐疾!将军只是缘分还没到,没有中意的女子罢了。

    现在终于有了曙光!将军竟然开始留意女子,还特意拨了两个最出色的暗卫到侯府来。为了将军能早日娶许小姐过门,必须要努力!

    潜伏在侯府外专门负责传送消息的暗卫共有两拨,日夜待命。

    周勇飞快地叮嘱一声:“今晚的消息十分重要,一定要连夜送到将军手里。”

    小邹氏和纪泽竟然暗中算计许小姐,这让周勇很愤怒!幸好许小姐机智,来了个李代桃僵。哼!就算许小姐真的亲自前去,他也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纪泽得逞!

    那个暗卫应了一声,轻巧无声的上了骏马,飞驰去送信。

    一个时辰后,暗卫策马到了神卫军营。

    军营大门紧紧关着,看守营门的士兵毫无睡意,目光警戒。一队队巡逻的士兵不时经过。

    送信的暗卫在营门外吹出了古怪的声音,营门很快就开了。

    ......

    一排排整齐的营房,普通的士兵五十个人睡一个营房。低等的将领条件稍好一些,四人一间营房。

    陈元昭身为神卫军的统领,可以独自睡一间营房。军营里住宿的条件远远比不上安国公府,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一床一桌一椅,还有一个放置衣物的柜子。显得宽敞又空荡。

    陈元昭即使在睡梦中也十分机警,听到门外轻微的脚步声,立刻惊醒了过来,右手握紧枕边的长刀,沉声喝问:“谁?”

    “将军,周勇有紧急消息,命属下连夜送来!”

    威宁侯府出了什么事,让周勇这般焦急?

    陈元昭身体已经早一步做出了反应,迅速下床开门。暗卫将纸卷送到了陈元昭手上,然后退下了。

    陈元昭点燃烛台,然后迅速的展开纸卷。

    纸卷上只有寥寥数行,陈元昭很快就看完了,眉头紧皱,神色凛然。

    今日是纪妧出嫁的大喜日子,威宁侯府却出了这等事......

    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张美丽温婉又坚强镇定的少女脸庞。

    她曾经说过,前世是小邹氏和纪泽设计陷害,使得她前世失了贞节声名尽毁,不得不嫁进侯府。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一世,她将计就计,将威宁侯世子妃的位置拱手“让”给了顾采蘋。

    他一直以来对她都存着偏见,显然是太过偏颇了。

    她不是他想象中的贪慕虚荣不择手段,只是一个被算计的无辜又可怜的娇弱女子罢了。当年的事,或许也只是陈元青一厢情愿。她只是躲在陈元青的院子里,并没有巴着陈元青不放的意思。而他却不分青红皂白厉声指责,也怪不得她会那样愤怒......

    陈元昭的心里罕见的有了一丝类似歉然的情绪。再低头看一遍,莫名地不快又愤怒。

    小邹氏!纪泽!他们两个竟然这般算计许瑾瑜!

    一股莫名的怒气在胸膛处涌动。

    其中的原因,他没有深想。

    他只是很快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立刻调拨五十个身手过人的暗卫暗中守着威宁侯府。一旦威宁侯府里有任何异动,周勇和芸香再加这些暗卫,足可以保护许瑾瑜安然无恙。

    ......

    这一晚,不知有多少人辗转反侧一夜难眠。

    第二天一大早,小邹氏起床的时候,面色晦暗眼下一片青影。也不知这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

    含玉用了近半盒脂粉,才勉强遮掩住了小邹氏难看的脸色。

    平日世子在府里的时候,早上一定会来给小邹氏请安。然后顺理成章的留下陪小邹氏一起吃早饭。这也是纪泽和小邹氏唯一可以正大光明的坐在一起的机会。

    今日纪泽却迟迟不见踪影,小邹氏命人精心准备的早饭也凉了下来。

    小邹氏坐在饭桌边等了又等,等的心都凉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