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六章 裂痕(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小邹氏又低声道:“顾家人只怕连夜就会过来。今晚我们都不得安生的休息。”

    纪泽扯了扯唇角,眼底满是冷笑:“我就是避而不见又能如何?顾家人不满,大可以将顾采蘋带回去,另外嫁人。”

    “玉堂,你就别说气话了。”小邹氏将心里所有的苦水都咽了下去,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今天晚上的事,绝不能传出去。所以必须要安抚好顾家人。否则,事情一旦传开了,我们侯府可就颜面扫地了。我这个威宁侯夫人也会被人耻笑,以后还怎么在京城勋贵女眷面前露面?你就当是为了我,忍了这一回。”

    纪泽冷冷道:“为了你,我做的事情还少吗?”

    小邹氏的泪水滑出眼角,哽咽着应道:“你对我的好,我心里当然是清楚的。我为了你,难道不是日夜担惊受怕么?算计许瑾瑜这门亲事,也是为了我们两个长久的厮守。我也没想到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

    赔了夫人又折兵!最懊恼不甘的人是她才对!

    纪泽看着一脸泪痕的小邹氏,终于稍稍软化了下来:“好了,你别哭了。等顾家人来了,我自会应付。”

    总算是说服了纪泽。

    小邹氏暗暗松口气,心里却很清楚。经过此事之后,两人之间已经有了一道深深的裂痕。她一定要想尽方法,将他的心重新拢回来......

    “今天的事,你只管全部推到含翠身上。”小邹氏迅速的说道:“含翠已经被我命人仗毙了。”

    死人是不能张口说话的。有什么脏水,只管泼给含翠就是了。

    纪泽随意地嗯了一声,忽的说道:“许家人是什么反应?”

    小邹氏定定神道:“刚才我只顾着处置含翠和遮掩实情,一时没留意到大姐是什么反应。不过,许瑾瑜刚才既然没说出所有的事,显然没打算彻底撕破脸。许徵想考科举,将来想谋前程,依仗我们侯府的地方还多的很。”

    纪泽眸光一闪,淡淡道:“如果许家人想搬走。无论如何要拦下来。秦王对许徵极为上心,这颗棋子万万不能出差错。”

    小邹氏一口应了下来:“这事交给我,大姐耳根子最软,我哄她两回。她一定会乖乖留下。”

    只要邹氏不走,许瑾瑜和许徵也只能留在侯府里。

    就在此刻,门口响起了脚步声,含玉的声音响了起来:“启禀夫人,顾家的人已经来了。”

    从事发送信到现在。不过是一个时辰左右。顾家人来的倒是快!

    小邹氏和纪泽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冷哼了一声。

    ......

    顾家人得了信就匆忙赶来,来的人只有顾老爷和顾夫人。

    顾老爷心中焦急,面上还能维持镇定。顾夫人却是一脸惊慌,进了沉香阁之后立刻要见顾采蘋。

    小邹氏忙上前拦住顾夫人:“采蘋已经睡下了。今天晚上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一个清白的姑娘家难免心中难过。先让她一个人平静平静,明天再细问也不迟。”

    顾夫人红着眼眶问道:“送信的人说的含糊其辞,我这个当娘的听的心急如焚,片刻没停赶过来。总得亲眼看采蘋一眼,心里才能放心。”

    小邹氏挤出一脸愧疚的神情:“事情的真相我也就不瞒着你们了。今日晚上。原本世子约了瑾娘去假山边说话,没曾想瑾娘身边的丫鬟居心不良,自作主张,竟在茶水中做了些手脚。顾小姐无意中喝了茶水,又代替瑾娘去赴约,结果.......不管怎么说,是我们侯府管束下人不力,才闹出了这等事,委屈了采蘋。”

    顾夫人脸色一白。

    小邹氏说的语焉不详,可话中之意却很明显。

    顾采蘋分明是已经失了贞节......

    虽然她一直盼着女儿能嫁到侯府。却从未想过用这样的法子。婚前失贞的事一旦传出去,将来顾采蘋还怎么见人?

    “怎么会这样!”顾夫人又气又急,语气不免尖锐了起来:“采蘋自小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事情来。”

    顾老爷的脸色也变了。直视着纪泽:“玉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泽早有准备,脸上满是愧然:“此事都是我的错,请岳父息怒。”

    没等顾老爷说话,顾夫人已经掩着脸哭了起来:“我可怜的女儿,遇上这等事。将来还怎么嫁人......”

    小邹氏忙说道:“这件事,世子自然要负责到底。我们本就是姻亲,可惜顾氏走的早。将来娶了采蘋过门,也算是亲上加亲的好事。”

    小邹氏边说边冲纪泽使眼色。

    纪泽略一迟疑,才不甚情愿的张口:“岳父岳母若不嫌弃,我会尽快登门提亲。”

    不嫌弃!

    当然不嫌弃!

    当年顾家和纪家门当户对,顾家的嫡长女嫁到纪家做了长媳。这几年,顾家光景远不如前,纪家却是扶摇直上。顾采蘋能嫁给纪泽做续弦,是再好不过了。

    顾夫人和顾老爷心里一松。

    顾夫人的啜泣声渐渐小了。顾老爷张口叹道:“看来,也是采蘋和你有缘分。也罢,早些定下亲事。等明年过了蕙娘的孝期再成亲。”

    此事一说定,接下来的话自然就好说了。

    小邹氏拉起顾夫人的手,歉然说道:“今日是委屈采蘋了。亲家夫人请放心,那个居心叵测的丫鬟已经被我处置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会严令府里的下人收口如瓶,绝不会外传。还有知情的,都是我们纪家同族的人,她们知道轻重,绝不会在外面乱说的。”

    得了小邹氏的保证,顾夫人心中也松了口气,口中却叹道:“不是我信不过你,只是这事关系着采蘋一辈子的名声。若是那些个无事生非的小人在背后乱嚼舌头,采蘋就是嫁进了侯府,也挺不直腰杆来做人了。”

    这是逼着小邹氏承诺,将来顾采蘋进了门之后,不能用此事来拿捏她。

    小邹氏心中暗恨,可此时先安抚顾家人要紧,只能先应了再说。

    “将来采蘋过了门,我会将她当成亲生女儿一般看待。”小邹氏昧着良心说道:“府里的下人谁敢乱说半个字,我第一个就不会饶了他!”

    顾夫人这才满意了,装模作样的擦了眼泪:“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亲家夫人别怪我多嘴啰嗦。女儿是娘的心头肉,当娘的都不愿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这样的心情,夫人一定能体谅吧!”

    小邹氏挤出一个笑容:“我也是有女儿的人,如何能不体谅你的心情。你只管放心,明日我就找人登门提亲。不过,顾氏到底走了没多久,提亲定亲的事不宜宣扬。也请亲家夫人包涵。”

    提起病逝的顾氏,顾夫人又红了眼圈:“这是理所应当的。采蘋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委屈。”

    顾老爷和纪泽都没说话,小邹氏和顾夫人却越说越投契,原本僵硬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

    门口响起了绵软的脚步声。

    “爹,娘!”顾采蘋不知什么时候来了,秀丽的脸庞挂着泪珠,怯生生的惹人心怜。

    顾夫人见了顾采蘋,心中一阵心疼,快步走上前将顾采蘋搂进怀里:“我的乖女儿,你受委屈了。”

    顾采蘋在顾夫人的怀里,低低的抽泣起来。

    得了便宜还卖乖!明明是主动代替许瑾瑜前来,还主动勾~引他,这个时候摆出这副模样真是可笑。

    纪泽脸上没什么表情,心中厌恶又鄙夷。

    小邹氏也是一阵气短胸闷,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小邹氏上前两步,软语说道:“采蘋,你别哭了。我刚才已经和你爹娘商议过了,明日就登门提亲,早些定下亲事,等明年顾氏孝期一过,就迎娶你过门。不过,这门亲事暂时别声张,免得有人在背后闲言碎语说三道四。”

    太好了!

    终于如愿以偿了!

    顾采蘋几乎抑制不住心里的欢喜。她将头埋在顾夫人的怀里,免得激动兴奋的样子落进小邹氏和纪泽的眼里。

    知女莫若母!

    顾夫人眼角余光瞄到顾采蘋雀跃欣喜的俏脸,立刻猜到了其中定然别有内情。眼下不宜追根问底,等回了顾家再说。

    顾夫人打定主意,张口说道:“定亲的事明日再商议,我先带采蘋回府。”

    既是要定亲了,再住在侯府可就不像话了。更何况,刚出了这样的事,顾采蘋留在纪家实在不合适。

    小邹氏对这一点也是心知肚明,连客套的挽留都没有,立刻就应道:“也好,天这么晚了,收拾衣物行李实在不便。亲家夫人先带着采蘋回去,所有的衣物行李,我明天打发人送去顾家。”

    “那就有劳了。”

    顾夫人也没心思再客套了,很快就辞别。

    小邹氏和纪泽亲自送了他们到门口。

    顾家的马车走了之后,纪泽瞬间沉了脸,看也没看小邹氏一眼,面无表情的转身走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