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五章 裂痕(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几乎同时打了个寒战。

    小邹氏前一刻要了一条人命,下一刻却这般若无其事......

    顾采蘋心里也不停冒着寒气,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许瑾瑜不动声色的握住顾采蘋的手:“顾姐姐,姨母在和你说话呢!这件事都是含翠捣的鬼,如今姨母已经狠狠发落了含翠,你也别一直委屈的哭了。你和世子已经......姨母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含翠已经死了!

    想利用此事扳倒小邹氏是不可能的。先顺利的促成顾采蘋和纪泽的亲事再说。只凭着这件事,已经足够小邹氏头痛懊恼的了。

    顾采蘋被这一提醒,很快回过神来,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道:“一切但凭伯母做主。”

    小邹氏其实吃人的心都有,脸上却硬生生的挤出笑容来:“你放心,我断然不会袖手旁观不闻不问。我已经打发人去顾家送信了,等顾家来了人,我会和他们商议定亲的事。”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小邹氏心里怄的直滴血。

    算计来算计去,竟然被一对丫头片子坑了!

    什么无辜委屈!根本就是顾采蘋心甘情愿代许瑾瑜去假山边赴约。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白白的赔上了纪泽......

    再咬牙切齿再恨也没用了!事情到了这一步,打落牙齿也得和着血吞了再说!

    “有情人终成眷属!”许瑾瑜笑吟吟地在小邹氏的伤口上撒盐:“我先恭喜顾姐姐了。”

    顾采蘋心中狂喜不已,脸上却流露出羞答答的神色:“妹妹别来取笑了。”

    小邹氏耗尽了全身力气,才勉强将心头翻涌不息的怒意按捺下去。

    许瑾瑜看向小邹氏,徐徐笑道:“姨母,天色这么晚了,也不知顾家的人什么时候会来。我和娘就不在这儿多等了,先回引嫣阁了。”

    接下来的事,自然有顾家人为顾采蘋出面撑腰,她乐得轻松悠闲地看好戏。

    小邹氏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也好。”

    ......

    邹氏没出声,默默的起身。领着许瑾瑜一起出了屋子。

    含翠的尸体已经被拖走了,院子里一滩血迹令人触目惊心。挥之不去的血腥气令人作恶。

    邹氏皱紧了眉头,忽然觉得气短胸闷心烦意乱。

    许瑾瑜似是察觉到了邹氏的异样,忙搀扶住邹氏的胳膊。低声道:“娘,你怎么了?”

    邹氏深呼吸一口气,低低的应道:“回去再说。”

    一路无话。母女两个匆匆地回了引嫣阁。许徵也回来了,正要往外走,正好迎面遇上了许瑾瑜和邹氏。

    “妹妹。你没事吧!”许徵一脸急切:“我们那边酒席刚散不久。我一回引嫣阁,就听说今天晚上府里出了事,含翠也被带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丫鬟说的含糊不清,许徵被吓的出了一身冷汗。

    许瑾瑜定定神,迅速地将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含翠悄悄说有事禀报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她说世子约我在假山旁相会,我不肯去赴约,含翠反复劝我去,还捧了茶水给我喝。顾采蘋正好来了。她倾慕世子,心甘情愿的代替我去赴约。我便和她换了衣服。那杯茶水也让她喝了......”

    加加减减,说了大半的实情。真正关键的部分,自然是不能说的。

    饶是如此,许徵已经听的火冒三丈。

    “欺人太甚!”许徵咬牙切齿的怒道:“如果不是你机灵,又有顾采蘋挡了这一回,现在失了贞节的人的就是你了!姨母这么做实在太过分了!”

    许瑾瑜嫁给纪泽,对含翠能有什么好处?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含翠是受小邹氏指使才有了今晚的举动。小邹氏把一切都推到了含翠头上,简直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

    许徵越说越愤怒,握紧了拳头:“我现在就去找姨母问个明白。”

    “大哥。你别冲动!”

    许瑾瑜立刻拦下许徵:“姨母确实居心不良。可我又没去,现在受了伤害的是顾采蘋。顾家人得了消息,只怕连夜就会来了。今天晚上,姨母是别想消停了。你现在去找她只会添乱。”

    “等顾家人来了。姨母肯定要和顾家人商议定好亲事。顾采蘋会嫁到侯府来,姨母以后不会再打我的主意了。”

    听到最后一句,许徵的怒气稍稍平息,深呼吸一口气说道:“好,我听你的,今晚暂时算了。等顾家和侯府商定好了亲事。我再去找姨母。”

    兄长这般护着自己,许瑾瑜心里暖暖的,说道:“姨母已经命人将含翠打死了,这件事显然是要全部推到含翠身上。就算去找她,也没什么用......”

    “我们搬出侯府!”

    邹氏出人意料的张了口,态度前所未有的坚定:“明天我就和你姨母说一声,三天之内搬出侯府。”

    许瑾瑜先是一怔,很快会意过来。不知怎么的,鼻子忽然一酸:“娘......”

    “瑾娘,我向来看重你大哥,我盼着他早日考中科举,光耀门庭。”邹氏温柔的凝视着许瑾瑜,目光中带了些许歉然:“所以我才坚持要来投奔你姨母。你从一开始就不愿意来,是我出于私心,硬是带着你一起到了侯府。这几个月来,你一直过的不太开心,也常和你姨母不对付。我都看在眼里,却一直劝着你忍耐。我想着,至少也等你兄长考过了秋闱再搬走。”

    “可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再这么下去,谁知道你姨母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威宁侯府再好,我们也不待了。”

    许徵是她全部的希望,她最重视的也是儿子。

    可女儿也是她的心头宝,身为母亲,岂能容忍有人这么算计自己的女儿?

    许瑾瑜听着这番话,眼眶陡然红了。

    邹氏处处偏袒许徵,她表面不介意,心中却无法不介怀。心中藏着这么多秘密。她从没打算和邹氏提起只字片语。

    在最关键的时刻,邹氏总算没令她失望。

    “娘,我们暂时还不能搬出侯府。”原本没打算说的事,许瑾瑜此时也不瞒着邹氏了:“刚才姨母命人打死含翠之前。我没吭声,就是不想彻底撕破了脸。大哥现在还不能走,等考过秋闱再走也不迟。”

    邹氏皱眉:“为什么一定要考中秋闱才走?我们搬到邹家的老宅去,那里清净,徵儿不用理会侯府里乌七八糟的事。可以专心读书。”

    之前许徵已经结识了不少人。眼看着秋闱已经近了,不过两三个月的功夫,应该专心温习,不宜再出府走动。回邹家老宅反而更安静。

    许瑾瑜抬眸,眼中流露出无奈和苦涩:“有件很重要的事,我和大哥一直没敢告诉你。秦王对大哥百般示好,其实是别有用意。我们留在侯府,反而安全一些。秦王碍于颜面,也不便对大哥做出什么。如果去了邹家老宅,就不好说了。等大哥有了功名在身。秦王也会多几分忌惮。到那个时候再搬出侯府......”

    邹氏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忍不住打断了许瑾瑜:“瑾娘,你把话说的清楚点。什么叫别有用意?秦王看重你大哥,难道不是因为你大哥才华出众么?”

    许瑾瑜嘴角的笑容愈发苦涩沉重:“不,不止是这个。其实,秦王天生喜欢男人。他现在看中的正是大哥!”

    这个消息对邹氏来说不亚于晴空霹雳,头脑嗡的一声。

    秦王竟是想让许徵做他的男宠!

    这对许徵来说,简直是天大的羞辱!

    邹氏脸孔煞白,嘴唇哆嗦着,没了半点血色。泪水唰的涌了出来:“老天,这是做了什么孽!怎么就遇上了这等事......”

    那可是堂堂皇子啊,明的不成,暗中的手段也数不胜数。他现在看中了许徵。许徵岂能躲得过去。

    就算是待在侯府,也只是一时权宜之策,难不成要在侯府躲上一辈子?

    “娘,你先别哭。”出言安慰邹氏的,竟是许徵:“现在秦王还不知道我已经知晓了他的丑恶用心。他身为皇子又有野心,平日的言行举止更要格外留心。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使出那些下作手段来。等我有了功名。也就多了一道护身符。只要我小心应付,他也不好拿我怎么样。”

    许瑾瑜接过话茬:“大哥说的对。他身为皇子,身份尊贵,我们招惹不起。可他的身份也注定了他一言一行都要格外谨慎,总不会做出强掳人进府的事情来。我们小心提防就是了。这件事绝不能声张,更不能在姨母和世子面前露出马脚。一旦彻底撕破了脸,我们也就没了周旋的余地。”

    顿了顿,又叹道:“娘,这儿只有我们三个人,有些事也不必再瞒着你了。秦王会对大哥生出心思,都是因为纪泽!他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故意欺我们一无所知,将大哥带到了秦王面前。”

    邹氏全身簌簌发抖,泪如雨下:“都是我的错。白长了一双眼睛,竟没看出你们的姨母和世子的恶毒心肠。将你们兄妹两个带进了侯府。先是她算计瑾娘的亲事,现在又是徵儿......”

    邹氏的语气中满是后悔和自责。

    许瑾瑜见邹氏哭的这般伤心,心里也不是滋味,搂住泣不成声的邹氏:“娘,这怎么能怪你。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和姨母一别多年未见,如果不是为了大哥的前程,你也不会领着我们来侯府投奔。来都来了,遇上了这样的事大概是命中注定。既然躲不过,那就想法子应付解决好了。”

    说着,语气愈发轻松起来:“瞧瞧这一回,姨母想算计我不成,还被我反过来将了一军。现在憋了一肚子闷气,等着顾家人找上门。再不情愿,这门亲事也得认了。我的危机也就解除了。大哥的事,也未必没办法解决。”

    “我和大哥原本不想将这些事告诉你,就是担心你自责内疚,更担心你藏不住心事,在姨母面前会露出马脚。现在将所有事都告诉你了,你可得稳住心情。就当做什么也不知道。不然,肯定瞒不过精明的姨母和世子。”

    许瑾瑜百般宽慰,邹氏激动的情绪总算平复了一些。

    邹氏用袖子擦了眼泪,眼睛依旧是红通通的。神色却十分坚决:“放心好了,我以后一定加倍小心。”

    为母则强!

    邹氏原本是个心肠软耳根软的妇人,也不擅作伪。可为了许徵兄妹的平安,她一定会有所改变。

    许瑾瑜展颜笑道:“我们一家三口齐心协力,一定能度过这个难关!”

    邹氏用力的点了点头。

    许徵忍不住上前一步。一手搂着许瑾瑜,一手搂着邹氏。少年俊秀的脸上满是坚定:“娘,妹妹,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在秋闱中考个好名次,明年再考春闱。等我风光的站到金銮殿上的那一天,谁也休想来算计我。”

    许瑾瑜轻轻嗯了一声,将头靠在兄长的胸膛上。

    ......

    小邹氏草草安慰顾采蘋几句,“亲切”地叮嘱顾采蘋好好休息,就出了沉香阁。

    浅云居离沉香阁很近。

    小邹氏沉着脸进了浅云居。

    出了这样的事。纪泽的心情也阴郁极了,冲了许久的凉水,又换了干净的衣服,俊脸上满是阴霾。

    当下人禀报小邹氏来的时候,纪泽抿紧了薄唇,眼中闪过怒意。

    今晚的事,都是出自小邹氏的主意。如果不是她的算计有了偏差,就是她的人做事露了马脚,结果反过来被许瑾瑜和顾采蘋联手算计了一回......

    想到要娶顾采蘋过门,纪泽的心情愈发恶劣。半晌都没吭声。

    来报信的小厮依旧战战兢兢的等着。

    纪泽深呼吸一口气。淡淡说道:“请夫人在正厅里等上片刻,我待会儿就去。”

    那小厮应了一声,匆匆退下了。

    纪泽面色阴晴不定,过了许久才起身去了正厅。

    小邹氏也是一脸阴沉。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没了往日的暧~昧和调~情,各自含着怒意。

    “我和世子有要事商议,”小邹氏沉声吩咐:“所有人都退下。”

    换在平日,两人根本不敢这么堂而皇之的见面说话。出了这档子事,倒是没什么可忌讳的了。

    丫鬟小厮们很快就退的一干二净。

    小邹氏皱着眉头,低声说道:“玉堂。我也没想到许瑾瑜那个丫鬟这么精明狡猾,竟窥破了我的算计,还怂恿着顾采蘋换了她的衣服去见你......”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纪泽冷冷地打断了小邹氏:“木已成舟,我已经碰了顾采蘋,想不娶也不行了。”

    之前他提议和许瑾瑜私会就好,是小邹氏坚持一定要“将生米煮成熟饭”,毁了许瑾瑜的名节。这么一来,许瑾瑜就再也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在小邹氏的坚持下,他勉强同意了。赴约前喝的茶水中加的药,也是小邹氏亲自准备的。

    如果不是小邹氏的主意,事情怎么会闹到这么不可收拾的地步?

    小邹氏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半晌,才红着眼眶说道:“你只顾着自己生气,难道我心里就好过吗?我原本指望着此次彻底收服了许瑾瑜,将来才能安分的被我拿捏在手里。没想到她这般狡猾......”

    “她是你嫡亲的姨侄女,”纪泽的语气中满是讥讽:“怎么会是简单角色。你这个亲姨母,未免太小觑你的侄女了。”

    小邹氏满肚子的委屈,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玉堂,我知道你心里怪我。这次的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不周全。你生气也是难免的。可事情已经这样了,现在要想的是怎么补救,别让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让人看我们侯府的笑话。”

    重点是不能让人对她生出疑心来吧!

    纪泽薄唇抿的紧紧的,什么也没说。

    小邹氏暗暗松了口气,继续安抚纪泽:“现在想来,娶了顾采蘋也不全是坏事。许瑾瑜心眼太多太狡猾,又一心想攀着安国公府这根高枝,就是被算计了,也不会甘心。说不定将来会闹出什么乱子来。倒不如娶了顾采蘋过门。”

    “顾家虽然是勋贵世家,这几年却渐渐式微,顾采蕙一死,顾家就打起了让顾采蘋嫁过来做续弦的主意。顾采蘋一心倾慕你,心思又浅薄,倒是比许瑾瑜更好拿捏。”

    小邹氏洋洋洒洒说了一大篇,纪泽却没怎么动容,冷然说道:“顾氏临死前,我曾亲口答应过她,绝不会娶顾采蘋过门。”

    顾氏已经死了,这是她临死前唯一的要求。

    他对顾氏再冷淡薄情,也不能罔顾自己的誓言。

    小邹氏心知肚明这是纪泽在怪自己,心里又委屈又难过又伤心。

    可这又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识人不明小看了许瑾瑜。小邹氏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说到底,都是我的错。事情已经这样了,再生气懊恼也无济于事了。你就娶了顾采蘋吧!”

    纪泽冷哼一声,面色十分难看。(未完待续。)

    PS:  这样肥肥厚厚的五千字一章,大家看了一定喜欢吧~O(∩_∩)O~今天就这一更,明天开始两更,每更三千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