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下场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引嫣阁。

    含翠躺在床上,却没什么睡意。

    按着时间来算,现在许瑾瑜和世子的事已经该被人发现了才对。只可惜她没能亲眼看到这场热闹。

    等过了今晚,许瑾瑜就会声名尽毁,想不嫁进侯府也不行了。这件事她功不可没,夫人一定会重重赏她。或许,她还能凭借着这个功劳和含玉一较长短。将来这侯府里,人人见了她都要恭敬的喊一声含翠姑娘......

    含翠越想越激动,翻了一个身,继续浮想联翩。

    就在此刻,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含翠迅速回过神来,警戒的问了句:“是谁在门外?”

    “含翠,是我。”是含玉的声音:“夫人吩咐了,让你现在就去见她。”

    含翠松了口气:“好,我这就起来。”

    好在之前是合衣而睡,稍稍整理一下衣服头发就行了。含翠很快就起身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含玉。

    “含玉,都这么晚了,夫人叫我是为了什么事?”含翠笑着试探:“是不是府里出什么事了?”

    含翠的眼眸异常闪亮,语气中带着一丝窃喜和兴奋。

    含玉眸光一闪,似笑非笑地应道:“确实发生了一些事。夫人现在叫你过去,大概是有些话要问你。”

    含玉说的意味深长,可惜含翠现在满脑子都是欢喜雀跃,压根没留意到含玉的异样:“好,我现在就随你去。”

    含玉冷眼看着含翠得意的样子,心中暗暗冷笑一声,却没有出言提醒。

    两人一起进府,又一起被挑到夫人身边伺候,明里暗里一直在较劲。含翠对她又嫉又恨,她对含翠何尝不是暗暗忌惮?

    夫人谋划的事出了这么大的差错,含翠还不知会是什么下场。现在就暂且让她得意一会儿好了。

    ......

    含翠走着走着,察觉出不对劲来,迟疑的问道:“含玉。夫人不是有话要问我么?怎么不是去汀兰院?”

    这方向,分明是去沉香阁的。

    含玉在前领路,头也没回:“夫人吩咐我领着你去沉香阁,你心里有什么疑问。待会儿见了夫人自己问就是了。”

    含翠碰了个软钉子,心里十分不快。不过,她颇有些城府,并未当场和含玉闹口角,反而陪笑道:“瞧瞧我。又多嘴了。你可别和我一般计较。”

    我当然不会和你一般见识。以夫人的手段,还不知你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呢!

    含玉的唇角闪过轻蔑的冷笑。

    沉香阁很快就到了。含玉毫不迟疑的向顾采蘋的屋子走去。

    紧随在含翠身后的含玉心里愈发疑惑。发生了这样的事,要么去汀兰院问话,要么就该去浅云居或是引嫣阁。怎么也不该到沉香阁来吧!而且,去顾采蘋的屋子又算怎么回事?

    含翠忽然隐隐生出了不妙的预感。

    可此时此刻,也容不得她再多想了。

    含玉推开门,向小邹氏复命:“夫人,奴婢将含翠带来了。”

    含翠挤出笑容,进了屋子。然后,含翠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眼中满是不敢置信和惊惶。

    顾采蘋坐在椅子上,发丝凌乱,满脸泪痕,眼睛又红又肿,看着十分狼狈。许瑾瑜就站在顾采蘋身侧,神色镇定从容。

    更令含翠震惊的是,许瑾瑜的身上竟穿着浅紫色的衣裙......

    许瑾瑜看了过来,目光冷然中透着嘲弄。

    含翠心里一沉。终于意识到不妙了。

    如果计划顺利,现在狼狈不堪无颜见人的人应该是许瑾瑜。可现在,垂泪哭泣的人却是顾采蘋。而许瑾瑜。安然无恙!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

    含翠脑子里乱轰轰的,僵硬着一张脸上前行礼:“奴婢见过夫人。这么晚了,不知夫人特意召奴婢前来有什么事?”

    都是含翠的错!

    一定是含翠说话行事露了马脚,这才惹了许瑾瑜起疑。然后将计就计耍了她一回。现在她所有的如意算盘都被打乱了。还要想出理由应付邹氏的愤怒诘问。别提多憋闷了。

    这件事绝不能扯到她的身上来。这个替死鬼,非含翠莫属。

    小邹氏聚集了一个晚上的惊愕难堪愤怒慌乱,在此刻全部迁怒到了含翠的身上:“贱婢,跪下!”

    含翠双膝一软,反射性的跪下求饶:“夫人请息怒,奴婢不知道做了什么。竟惹得夫人如此生气......”

    “亏你还有脸问!”小邹氏铁青着脸,眼中闪着怒焰:“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世子什么时候让你传的口信给瑾娘?还有,你给瑾娘煮的茶水里到底放了什么?”

    最坏的预感竟然成了事实。

    含翠面色一白,急急的辩解:“夫人请明鉴,奴婢只是替世子传了口信。其余的事情一概不知。煮的茶水里也绝没有半点问题。若是夫人不信,可以拿茶壶来,一查便知......”

    小邹氏根本不听她的解释,冷哼一声道:“狡辩!如果不是你在茶水里放了药,顾四小姐误喝了茶水,怎么会做出投怀送抱的事来!”

    “奴婢真的是冤枉啊!”含翠又惊又惧,全身不停的颤抖,连连磕头告饶:“奴婢自从到了小姐身边,一直尽心尽力伺候,从不敢有半分懈怠。做的都是分内的事,怎么敢在茶水里做手脚。请夫人明察!”

    “是啊,含翠平日伺候的确实尽心。”谁也没料到,竟是许瑾瑜张口为含翠说情:“而且,含翠谨慎仔细,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在茶水里做手脚。除非是有人暗中指使......”

    是啊!

    明明就是小邹氏暗中吩咐她这么做的。现在凭什么都怪罪她的身上来?

    含翠霍然开朗,猛然抬头看向小邹氏,目光中竟多了几分鱼死网破的狠辣:“夫人,其实此事另有内情。请夫人容奴婢慢慢道来......”

    小邹氏心里暗道不妙。

    绝不能让含翠把实情都说出来!

    “闭嘴!”小邹氏猛的站起身来,怒喝道:“来人,把这个心存不轨胆敢陷害主子的贱婢给我拖出去,狠狠地打!”

    话音刚落,小邹氏身后两个粗壮的婆子便杀气腾腾地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用力扭住含翠的胳膊。

    含翠面容惨白。奋力挣扎:“夫人,奴婢一切都是奉命而为。你怎么能这般绝情......”

    一个婆子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块布来,用力地塞进含翠的口中。她所有的申辩都被堵了回去。

    含翠不能说话了,小邹氏高高提起的一颗心才稍稍落回原位。

    不管怎么说。含翠是不能再留了。否则,待会儿等顾家人来了,含翠说出真相,这事就彻底没法收场了。

    这盆脏水,必须泼到含翠身上。

    不过是个卖身进府的丫鬟罢了。一条贱命不足惜!

    小邹氏冷冷道:“还愣着干什么,立刻把这贱婢拖出去,重重的打!”

    打多少板子,却没说。

    两个婆子顿时会意过来,一起领了命令,将含翠往外拖。

    含翠在小邹氏身边伺候多年,岂能不知道小邹氏的脾气。顿时肝胆俱裂,拼命挣扎。被一个婆子在胸口处用力的踹了两脚,痛得放声大喊。

    只可惜口中被塞了棉布,再用力喊叫也只是呜呜的声音罢了。

    许瑾瑜面无表情的看着含翠被拖出去。心中毫不动容。

    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完全是含翠咎由自取。

    ......

    婆子们将含翠拖到了院子里,立刻捆绑住了双手,再将含翠捆在长木凳子上。两根结实粗大的木棍狠狠地落在含翠的背上。几棍子下去,便是几道血痕,痛彻心扉。

    不!不是我!

    含翠费力地吐出口中的布团,高声叫嚷起来:“夫人,奴婢冤枉!奴婢是听了夫人的吩咐......啊~~~~”

    棍子没落在背上,狠狠地打中了她的脸颊。

    含翠的脸颊迅速肿了一片,口中吐出一大口鲜血。还有两颗牙。

    一张狞笑的脸凑了过来,低声道:“含翠,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们。到了地下。记得安分去投胎。”

    含翠心寒如冰,全身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身下湿了一片。

    那婆子不屑的哼了一声,毫不留情的又冲含翠的脸打了一板子。这一次,却是脸颊都被打烂了。

    含翠惨叫一声,接下来。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凄厉的惨叫声传进屋子里。

    顾采蘋听的心惊肉跳,全身微微一颤,惊异不定地看了许瑾瑜一眼。小邹氏这是要杀人灭口,顺便将满肚子的怒气都撒到含翠头上了。

    小邹氏如此心狠手辣,万一待会儿对她动手怎么办?

    许瑾瑜握住了她的手,冲她安抚的笑了一笑。

    不用怕!有我在,担保你无事!

    顾采蘋心下稍安。忽然想起之前在屋子里的那一番对话来。

    “好,我去!不过,事后你一定要替我找出合适的理由来。不然,我的声名可就全毁了。”

    “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好了如何应对。到时候姨母领着人去捉~奸,你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只要一直哭就行了。别的都由我来应对!”

    ......许瑾瑜果然没骗她。

    到现在为止,许瑾瑜一直站在她这一边,甚至将小邹氏的气焰都压了下去。

    顾采蘋一边想着,一边又低声啜泣起来。

    外面的棍子声和惨叫声实在太惨厉了,邹氏也听的毛骨悚然。原本的怒气也消散了不少,忍不住对小邹氏说道:“含翠已经挨了板子受了教训,还是别再打了。再这么打下去,只怕含翠会被活活打死。顾家的人说不定很快就会来了,总得留着含翠一命,给顾家一个交代。”

    就是不能留着含翠!

    等顾家人来了,万一含翠供出所有的实情,才是真的糟了!

    小邹氏冷笑一声:“这等欺瞒主子的刁奴留着还有何益,打死了事。等顾家来了人,我自然会好好给她们一个交代。”

    话语中流露出的狠辣无情,令人心中生寒。

    邹氏看着一脸阴狠的小邹氏,心里直冒寒气。

    当年没出阁时,小邹氏就是一个极伶俐聪慧的少女,整日黏着她,口口声声亲热的叫着大姐。她对小邹氏颇有几分怜惜。

    这么多年过去了,姐妹两个一直靠着书信,不咸不淡的来往。她明知道小邹氏手段厉害,却总是不自觉的将小邹氏当成了当年的少女。

    直到这一刻,小邹氏撕去了所有温和的面纱,露出了真实的狰狞和狠戾......

    邹氏忽然清醒了过来。

    侯府根本不是久留之地。

    这次的算计,明摆着是冲着许瑾瑜来的。如果不是许瑾瑜机灵,躲过了算计。现在等待许瑾瑜的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

    小邹氏根本没留意邹氏的神情。

    外面的棍子声依然霍霍,惨叫声却越来越弱,渐渐的没了声响。

    纪妤平日再任性跋扈,毕竟是一个没成年的少女,一开始还强撑着。到后来却是俏脸泛白,全身微微发抖。下意识地往小邹氏身边靠了靠。

    纪妤看了小邹氏一眼,平日熟悉的脸孔,此时陌生极了。

    不知怎么地,纪妤心里莫名的有些发凉。完全是出自本能的,又往许瑾瑜身边挪了几步。

    许瑾瑜对纪妤素来没什么好感。可看到纪妤被吓坏了的苍白脸孔,也硬不起心肠来了。悄然握住纪妤的手,低声安慰:“不用怕。含翠是自作自受,落得这样的下场怪不得别人。”

    含翠的冤屈,到了夜半自己去找小邹氏算账好了。

    纪妤还是很害怕,难得的没嘴硬,紧紧的攥着许瑾瑜的手没吭声。

    外面终于彻底没了声响。

    一个婆子进来复命:“夫人,含翠已经咽气了。”

    小邹氏一颗心落了地,随意地嗯了一声。

    那婆子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含翠的尸首要怎么处置?”

    小邹氏不耐地瞪了婆子一眼:“这点简单的小事还用得问吗?”当然是拖到乱葬岗去喂狗。

    婆子立刻心领神会,迅速退了下去。

    小邹氏看向顾采蘋,脸上居然还挤出了温和的笑容:“采蘋,这次让你受委屈了。”(未完待续。)

    PS:  大家对两千字一章怨念很深啊,汗~那今天就两更合一章,更四千的章节吧~明天也是两更合并,更一章五千字的~从周四开始,我就不写两千字的章节了。要不然是一更三千,更两章。如果忙的话,就一更,更四千字的章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