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三章 选择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凑到顾采苹身边,搀扶住顾采苹的另一只胳膊:“顾姐姐,你别哭了,先回沉香阁再说。”

    两人四目相对,迅速的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

    两人各偿所愿!

    顾采苹哽咽着嗯了一声,便垂下了头。心里却暗自欢喜。

    不管如何,这门亲事是跑不掉了。这么多人亲眼看到了......纪泽想不娶她也不行!

    贱~人!亏得还有脸摆出这副可怜的表情!小邹氏咬牙暗恨,长长的指甲掐入掌心,一阵阵刺痛。

    更令小邹氏心惊的,是纪泽投过来的冷冷的一瞥。

    这件事从头至尾都是小邹氏一手谋划。现在闹成了这样,纪泽心里不痛快,难免迁怒到了小邹氏身上。

    小邹氏满心的恼怒憋闷,偏偏一个字都无法辩解。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

    纪泽阴沉着脸回了浅云居。

    顾采苹在朝露和许瑾瑜的搀扶下,回了沉香阁。

    小邹氏强打起精神对众人说道:“天已经晚了,有什么招待不周之处,请大家伙儿多多体谅。还请各自回府,我就不一一相送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哪里还有心情送客。

    众人纷纷表示谅解,一个个告辞的时候,看向小邹氏的目光都是极其微妙的。今天是纪妧出嫁的大喜日子,侯府却闹出了这等事。而且,此事似乎和小邹氏扯不开关系......

    小邹氏被看的心头火起,却不好发作,僵硬着脸进了沉香阁。

    顾采苹还在哭泣,一双眼睛已经哭的又红又肿。露出来的脖子上有着可疑的印记。

    小邹氏看在眼中,又嫉又恨,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可怜的掌心被长长的指甲掐出了一道道印记。

    没了外人,小邹氏也没了强颜欢笑的必要,冷着脸问道:“顾四小姐,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到假山那边去?还遇上了世子?”

    不等顾采苹回答。又尖锐冷厉的指责道:“女子当以贞静守礼为美德!你一个尚未定亲的少女,和一个男子在园子里做出这等丑事来,我都替你觉得脸红!我已经打发人去顾家报信了,等顾家人来了。你自己向他们解释。”

    这说辞真是耳熟!

    许瑾瑜心中暗暗冷笑。小邹氏算计她不成,反而被顾采苹捡了便宜,心中不知多气多恨。

    眼看着木已成舟了,小邹氏也没了办法,只能咬牙认了这门亲事。不过。这番羞辱和敲打是少不了的。先拿捏住顾采苹的短处,将来顾采苹就算是嫁到了侯府,也会顶着一个婚前不贞的名声,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就像前世的她一样!

    可惜,小邹氏这回事打错主意了。

    “姨母,此事怪不得顾姐姐。”许瑾瑜忽然张了口,明亮的眼眸盯着小邹氏:“其实,今天去假山边赴约的人本应该是我才对。”

    邹氏脸色一白,说话都不利索了:“瑾娘,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去假山边赴约的人应该是她?

    小邹氏的面色也僵住了。

    许瑾瑜想干什么?难道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摊开?

    “今天晚上。是含翠传了世子的口信给我,说是世子约了我在假山处相会。”

    许瑾瑜欣赏着小邹氏难看之极的面色,不疾不徐的说道:“我觉得孤男寡女私下相会不好,本不打算去。含翠一再相劝。后来,顾姐姐正好来了。她喜欢我身上的衣裙,我就换了给她。顾姐姐听闻世子约我见面说话,心中好奇,所以代我前去,想问一问世子缘由。却没曾想会有后来的事。”

    “顾姐姐生平最是知礼懂礼,绝不会做出投怀送抱的事情来。这其中。肯定有些蹊跷。现在细细回想起来,顾姐姐在我那儿喝了一杯茶才走了。那壶茶是含翠亲自煮的,茶水中一定有些问题。姨母可以召含翠前来询问,一问便知。”

    邹氏越听越愤怒。看向小邹氏的目光里满是怀疑:“妹妹,这个含翠是你身边的丫鬟。她做的这些,你该不会不知情吧!”

    小邹氏心念电转。

    没算计到许瑾瑜,反而被许瑾瑜狠狠将了一军。偷鸡不成蚀把米,当然可气可恼。可现在撕破脸皮,绝不是明智之举。

    此事的真相若是揭露出来。她的脸也算丢尽了。一旦传出去,她以后还有什么颜面见人。

    更何况,就算许瑾瑜没了用处,至少还有许徵。

    冲着许徵,也要先哄好邹氏。

    小邹氏将满心的愤怒都压了下去,挤出一个委屈的神情:“大姐,我这些日子一直忙着妧姐儿出嫁的事。今天一整天和你更是寸步不离,我连见都没见过含翠。含翠做了什么,我根本一无所知。”

    邹氏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想也不想的接过了话茬:“既是这样,那就把含翠叫过来问问。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邹氏再好的脾气,也被这件事彻底惹怒了。

    如果今天去园子里的不是顾采苹,而是许瑾瑜......现在失了贞节和清名的人就是许瑾瑜了。

    就算要结亲,也该正大光明的议亲提亲。暗中用这些下作的手段来算计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实在太卑鄙太无耻了!

    如果是小邹氏暗中算计许瑾瑜,未免令人心寒。

    一旁的纪妤按捺不住了,怒气冲冲的说道:“姨母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疑心我娘么?”

    “妤表妹不必激动。”许瑾瑜淡淡说道:“这件事到底是谁在暗中捣鬼,仔细一查就知道。若是问含翠问不清,不妨叫世子来对质。不管怎么说,世子私下约我在假山边见面总是真的。”

    纪妤被噎的哑口无言。

    小邹氏此时会意过来了。

    许瑾瑜这是借着此事,逼着她让含翠来顶杠......

    这么看来,许瑾瑜分明是一开始就猜到了含翠是一颗暗棋。

    要不要保下含翠这颗棋子?

    这个选择不算难。小邹氏没怎么犹豫,很快就有了决定:“含玉,你立刻去叫含翠到沉香阁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