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二章 是你!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是你!

    小邹氏几乎脱口而出,幸好死死的忍住了,头脑几乎一片空白。

    邹氏在看清少女的脸孔时,也是一惊,旋即又是一阵释然和欢喜。虽然这么想很不厚道。可只要不是瑾娘就好!

    “顾小姐,”邹氏有意无意的扬高了声音,让所有人都听进耳中:“怎么会是你?”

    顾采蘋什么也不说,只用手重新又捂住脸,嘤嘤的哭了起来。那哭声听不出太多伤心,反而透出一股愿望达成喜极而泣的意味来。

    不是许瑾瑜,竟是顾家的四小姐!

    纪妤一脸错愕,声音颇为尖锐:“顾采蘋,你怎么会和大哥在一起?是不是你故意勾~引大哥?”

    顾采蘋继续哭泣。

    纪妤恨恨不已地说道:“一个没出阁的姑娘家做出这等丑事,亏你还有脸在这儿哭。换了我是你,现在就该找条绳子一死了之。”

    纪氏同族的女眷们面面相觑,很快围了过来。

    纪泽也被围在中间无法脱身,那张俊美温和的脸上没有半点笑意......

    这也是难怪的。和人家清白的姑娘家私会偷~情,偏偏被捉了个正着,被这么多人都看在眼里,颜面上实在过不去。

    在场的毕竟都是纪家的女眷,谁也没多嘴指责纪泽什么。

    小邹氏头脑一片混乱,全身僵硬着,一时间根本不知该作何反应。下意识地看向纪泽。

    纪泽也看了过来。

    怎么会是顾采蘋?

    小邹氏又急又气又恼,目光里不免带了几分指责。

    纪泽的嘴唇抿的更紧了,眼里闪着幽暗的怒火。这个问题还用多想吗?肯定是许瑾瑜窥破了小邹氏的计谋,来了个李代桃僵。

    这个顾采蘋,换上许瑾瑜的衣裙,又喝了加了药的茶水,恬不知耻的缠了上来。

    最可恶的是,他之前也喝了同样的茶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让顾采蘋得了逞......

    这些说来话长。其实,从丫鬟尖叫掉落灯笼到现在,不过是短短片刻功夫。

    可对小邹氏来说,这片刻。无疑是从天上跌落进深谷里。

    明明之前设计的好好的,为什么忽然会换了人?顾采蘋是心甘情愿顶替许瑾瑜前来,可恶的许瑾瑜,分明是识破了一切来了个将计就计......

    小邹氏怄的吐血的心都有了。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算是彻底领会到了。

    现在怎么办?要怎么收场?

    ......

    众人神色微妙。各怀所思。捉~奸的场面全然没有想象中的激烈精彩,反而透出一股诡异来。

    一时没人说话,只有顾采蘋呜呜的哭泣声。

    邹氏看清了少女的面孔后,就浑身轻松,头脑也远比平日灵活。立刻吩咐身边的人:“春儿,你立刻去找件干净的衣服来,伺候顾小姐穿上。”

    春儿应了一声,匆匆的跑着走了。

    邹氏又对小邹氏低声说道:“在这里待着也不是办法。先让世子回去,再送顾四小姐回沉香阁。有什么事待会儿再细问。”

    家丑不可外扬!有这么多人在,好多话也不便问出口。

    小邹氏头脑还是一片混乱。僵硬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纪泽:“世子先回浅云居吧!”

    纪泽心烦意乱,看都没看小邹氏,更没心情看顾采蘋。抬脚便要走。

    就在此刻,一个穿着浅紫衣裙的少女走了过来。

    这个少女脚步匆忙,当看到衣衫不整的纪泽和狼狈不堪的顾采蘋时,顿时花容失色:“世子,顾姐姐,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小邹氏所有的怒火都涌了上来。

    是许瑾瑜!

    小邹氏的眼里都快喷出火来了。许瑾瑜浑然不察,一脸急切的问道:“姨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世子怎么会和顾姐姐在这里?”

    明知故问!

    小邹氏硬生生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这事你就别问了。”

    “是啊,你一个姑娘家。别打听这种事。”邹氏接过话茬,嗔怪地瞪了许瑾瑜一眼。然后,很快察觉出不对劲来:“瑾娘,你身上怎么穿着顾小姐的衣裙?”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顾采蘋的身上盖着的是许瑾瑜那件天青色的衣裙。许瑾瑜身上穿着的,却是顾采蘋白日穿的浅紫色的衣裙......

    再联想到之前小邹氏的怪异反应,众人的面色就更微妙了。

    “顾姐姐很喜欢我身上的衣裙。晚上到引嫣阁来找我,我见她喜欢,索性和她换了衣裙。”许瑾瑜一脸惶然的解释:“我也不知道顾姐姐竟会穿着这身衣服来见世子。”

    邹氏心中愈发疑惑,追问道:“瑾娘,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说?”

    顾采蘋为什么要穿着许瑾瑜的衣裙来见纪泽?

    她怎么会知道纪泽就在这里?

    就算是两人见面说话,也不至于匆忙间在这里野~合吧!

    一个又一个疑问,浮上邹氏的心头。邹氏能想到的,众人当然也能想到。

    许瑾瑜看了小邹氏一眼,欲言又止。

    邹氏心里一沉。

    她不算聪明,却也不是傻子。今天晚上的事实在有些蹊跷。顾采蘋恋慕纪泽的事,府里无人不知。可纪泽对顾采蘋却不温不火不冷不热。两人怎么会在今日晚上跑到这里来幽会?

    难道,此事和小邹氏有关系?

    ......

    春儿很快跑了回来,朝露从春儿的手里接过衣裙,伺候着顾采蘋穿上。

    在场的除了纪泽之外都是女眷。众人识趣地转过身。

    顾采蘋此时也顾不得羞臊了,在朝露的伺候下穿了衣服,勉强站了起来。

    后背痛,身上痛,下身更是羞人的痛不可当。刚一站好,就牵动了痛处,顾采蘋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小邹氏听着顾采蘋细细的嘶一声,又气又恨,混合着难以言喻的嫉火。那一团火苗在胸膛处燃烧不熄,烧的五脏六腑都快焦了。

    这么多人都亲眼看见了!这件事想捂也捂不住了!

    难道真要遂了顾采蘋这个贱~人的心意?让她嫁进府来?(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小邹氏: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现在我要怎么收场?难道真的要让顾采蘋做儿媳?

    众读者冷笑:不然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