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一十一章 捉~奸(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假山旁的木槿花丛里,不时传来隐忍破碎的呻~吟和喘~息声。激情香艳的一幕,令天上的明月也羞红了脸,悄悄躲到了云层后。

    沉醉于情~欲中的两人甚至没有察觉到不远处响起的脚步声。

    脚步声渐渐近了,昏黄的灯笼光芒也远远的照了过来。

    纪泽终于稍稍清醒过来,停下了动作。

    身下的少女脸颊一片潮红,眼眸半睁半闭,口中溢出细细的呻~吟:“姐夫......”

    纪泽眼底还有残余的情~欲,心底却涌起一阵阵无法抑制的愤怒。这个局明明是设来对付许瑾瑜的,谁能想到顾采蘋会代许瑾瑜前来。

    小邹氏已经领着一堆人来捉~奸了!

    此事已经成了定局,他根本没有退路了!

    顾采蘋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来了......她的衣物早已被扯成了碎布,此时全身光溜溜的被纪泽压在身下......这副样子要是被人看进眼中,她今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顾采蘋绯红的脸颊瞬间就白了,惊惶瑟缩起来:“姐夫,有人来了!”

    纪泽阴沉着脸,从她的身子里退了出来。随手抓起一旁的衣物,还没等他穿上衣袍,打着灯笼的丫鬟已经走了过来,然后尖叫了起来。

    ......

    小邹氏几乎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努力压抑着眼角眉梢的得意,故意板起脸孔呵斥在前面领路的丫鬟:“看见什么了,这么大惊小怪的!”

    小邹氏身后的一堆女眷们都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各自交换一个暧昧的会心眼神。

    虽然还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听的不甚清楚,可之前明明就听到了男子和女子的低~吟声和喘~息声。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地点,这样的动静,谁能猜不出是怎么回事?

    夜晚幽会野合,这对男女的胆子可真不小。

    邹氏莫名的一阵心慌意乱。

    开席没多久。许瑾瑜就离了席。到现在一直没见踪影。

    她这个当娘的,当然很清楚自己的女儿,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丑事来。可心里就是觉得不踏实。仿佛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

    那个提着灯笼的丫鬟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全身簌簌发抖。却一个字都不敢多说。手里的灯笼也掉到了地上。

    木槿花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穿衣声,还有少女惊慌的低声啜泣。

    小邹氏心中快意之极,一张脸却沉了下来:“含玉,你给我上前去看看,到底是谁在那儿做这种伤风败俗不知廉耻的事!”

    含玉垂头应了。她是小邹氏的心腹。对今晚会发生的事也知道一些。明知道接下来见到的会是什么,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花丛里的情景令含玉面红耳赤。

    女子的贴身亵衣被撕成了碎布,零零散散的扔在四周,还有男子的衣服......匆忙间,男子只来得及穿上裤子。

    而那个少女可就可怜了。

    勉强用天青色的衣裙遮着胸前和身子,光溜溜的胳膊和腿却是遮也遮不住。长长的凌乱的黑发遮住了少女的脸庞,看不清面容。

    少女用手捂着脸,不停的哭泣。

    男子站了起来,露出光裸的胸膛。一张俊脸毫无表情,甚至透出一股阴沉和怒意。

    “世子!”含玉一脸惊讶错愕。

    小邹氏的面色顿时变了:“世子。怎么是你!”

    邹氏的脸色也变了。心里那种不妙的预感越来越浓。

    一堆前来围观的女眷也炸开了锅。

    怎么会是纪泽?

    那个哭泣的少女又是谁?

    纪泽没有被捉~奸当场的尴尬难堪,也没有半点说话的心情,一张俊脸阴沉难看。迅速的将手中的衣服穿好。

    小邹氏满心的激动欣喜,一时竟没留意到纪泽的异样。事实上,就算留意到了,小邹氏也不会起疑心。只以为纪泽是有意做给外人看的。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某一处。

    那个少女一直在哭,根本没勇气也没办法站起来。隔着几米远,有眼尖的隐约看到了天青色的衣裙,忍不住低声道:“那衣服好生眼熟,好像是许二小姐的......”

    许二小姐今日一直穿着天青色的衣裙。

    众人顿时一阵哗然。不约而同地看向邹氏。

    邹氏脑海中轰的一声,下意识的上前几步。当看到破碎的天青色裙摆时,整个人如同被惊雷击中,全身软绵绵的没了半点力气。

    竟然是瑾娘!

    怎么会是瑾娘!

    小邹氏死死按捺着心里的雀跃。皱眉走到邹氏身边,声音里溢满了不敢置信和惊讶:“大姐,怎么会是瑾娘......”

    邹氏的眼泪唰的涌了出来。震惊伤心失望难堪,种种情绪汇聚在一起,令她几乎再没勇气看第二眼。

    瑾娘不是说了不愿意嫁给纪泽吗?还让她拒绝了小邹氏的提亲。可现在怎么又会和纪泽在这里......

    小邹氏冷眼看着邹氏落泪伤心,心里憋闷了许久的闷气尽数抒了出来。口中还假惺惺的安慰:“大姐。你先别急着伤心。或许根本不是瑾娘,只是另外一个人,凑巧和瑾娘穿同样的衣裙罢了。”

    那个少女一直用长发遮着脸,根本看不见脸。

    听小邹氏这么说,邹氏心中升起一丝希冀。是啊,或许那个女子根本不是瑾娘。只是和瑾娘穿着一样的衣服。

    邹氏反复在心中安慰自己,好不容易找回了一丝力气,走了过去,蹲下身子。声音不自觉的颤抖着:“你......是不是瑾娘?”

    那个少女哭声未停,更无颜露出面容。

    小邹氏心中冷笑不已,故作沉重的走上前,也蹲下了身子:“瑾娘,你别再哭了。我这就让人去给你拿干净的衣服,等穿好了衣服再说......”

    一边温言宽慰,一边撩开了少女的长发。

    少女羞愧的满是泪痕的脸颊终于露了出来。

    小邹氏所有的话都卡住了,神情僵硬,眼底满是震惊。

    怎么会是顾采蘋?!

    许瑾瑜人呢?(未完待续。)

    PS:  这一章看了是不是很痛快?求票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