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九章 捉~奸(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含翠从假山边匆匆地回了引嫣阁。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引嫣阁廊檐下的风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

    含翠没有回自己的屋子,轻手轻脚的躲在了一处角落里。前面有一丛花挡着,天又黑了,只要不是近距离,根本看不出这里藏了一个人。

    含翠半蹲着,目光密切的留意着院门口。

    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从廊檐处走来一对主仆。走在前面的是朝霞,后面的少女垂着头,穿着浅紫的罗裙,自然就是顾采蘋了。

    顾采蘋主仆走了没多久,许瑾瑜和初夏的身影也出现在门边。

    从含翠的角度,自然是看不到脸的。就是能看到,隔的这么远,光线又暗,也看不清面容。

    不过,含翠记得很清楚,许瑾瑜今日穿的是天青色罗裙。大概是重新梳妆过了,大半的发丝垂在脸侧,愈发多了几分柔美。

    在看到那个穿着天青色罗裙的窈窕背影时,含翠松了口气。

    等许瑾瑜主仆走了之后,含翠才悄悄的起身,刚一转身,便被吓的尖叫了一声:“谁?”

    任谁忽然看到眼前多了一个黑影,都会觉得心惊肉跳。更何况,含翠今天本就做贼心虚,完全没了平日的镇定。

    “含翠,别怕,是我。”那个黑影走近了两步,竟是芸香。

    含翠惊魂未定,瞪了芸香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好端端的,你怎么会在这儿?”她在这儿蹲了这么久,根本就没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芸香一脸无辜:“我刚才烧好了热水,准备回屋。正好看到你蹲在这儿,就过来看看。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含翠被诘问的哑口无言,半晌才悻悻地说道:“这么晚了,忽然看见一个黑影,我还以为见了鬼了。换成你你比我更紧张。”

    同在一个院子里做事,丫鬟也分三六九等。

    含翠是小邹氏派来的人。就是初夏看见含翠也是客客气气的。芸香不过是个刚被卖进府里的丫鬟,含翠自然没把她放在眼里。

    芸香脾气极好,被刻薄了几句也不恼,笑了笑。便转身走了。

    含翠却没回自己的屋子,而是悄悄去了许瑾瑜的闺房。

    桌子上的茶杯是空的。

    含翠仔细的看了一圈,确定茶水没被倒在屋子里的任何角落,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将壶里剩余的所有茶水都倒在窗外树下,又将茶壶洗的干干净净。重新放回桌子上。

    夫人吩咐的事她已经都做完了。接下来的事和她无关。

    她只要回屋,安心地等着好消息就行了。

    ......

    月光如华,静静的洒落在假山边。

    木槿花丛中,一个修长的青年男子身影负手而立。莹润的月光下,男子一袭宝蓝锦袍,面容俊美如玉,唇角噙着一抹浅笑,风度翩然。

    这个青年男子,当然就是纪泽。

    夏日的晚上,犹有余热。纪泽的身体里也有几分燥热。

    临来之前。他特意喝了一杯同样加了料的茶水......免得待会儿没有兴致。

    他的第一个女人就是小邹氏。他迷恋小邹氏的妩媚妖娆,对青涩稚嫩的少女实在没什么兴趣。

    等了许久,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终于,眼前出现了少女的身影。

    一袭天青色罗裙,长长的秀发垂至胸前,逆着光看不清少女的面容。

    身影越来越近,纪泽身体里的躁动也愈发明显。

    纪泽扬起最温柔动人的笑容,轻轻唤了一声:“瑾娘,你终于来了......”话还没说完,就卡在了喉咙里。化为不敢置信的怒火:“怎么是你?!”

    离的近了,少女的面容终于清晰的崭露在纪泽眼前。

    根本不是许瑾瑜!竟然是顾采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泽收敛了所有的笑容,面色阴沉眼神阴鸷:“顾采蘋,你怎么来了?”

    顾采蘋虽然早就知道纪泽等的人不是自己。可在纪泽话出口的一刹那,少女的自尊心还是深深的受了伤。眼中闪出了点点水光:“姐夫,你明知道我对你一片心意,难道你就一点点都不喜欢我吗?”

    语气中满是少女的幽怨和自怜。

    可惜纪泽心冷如铁,根本不为所动,冷冷道:“是。我从来没喜欢过你。我见到你,心里就觉得厌恶。你快点走!”

    伤人的话语,如同锐利的刀锋,将顾采蘋的心割的遍体鳞伤。

    可已经踏出这一步了,她怎么甘心回头?

    是成是败,就看今晚了!

    顾采蘋鼓起勇气,走到纪泽面前。两人相隔的极近,近的可以闻到彼此身上的气息。

    顾采蘋的脸颊悄然泛起了红晕,不知是喝下的那杯茶水起了作用,抑或是压抑不住对纪泽的恋慕。

    “姐夫,我很早就喜欢你了。以前我不敢多想,因为你是我的姐夫,我不能抢大姐的丈夫。可现在大姐已经病故了,我终于能正大光明的表露我的心意了。此生,我非你不嫁!”

    大胆的袒露心声,并未换来纪泽的动容。

    纪泽扯了扯唇角,眼里满是讥讽:“你喜欢的是我,还是威宁侯世子妃这个位置?如果我不是威宁侯世子,你还会多看我一眼吗?”

    顾采蘋被噎了一下。

    她当然喜欢纪泽的俊美温和,世子妃的位置也是喜欢的。

    可这有区别吗?为什么要分的这么清楚?她嫁给纪泽,就是嫁给了自己喜欢的男人,又能成为威宁侯府的世子妃,一举两得,为什么不可以?

    顾采蘋咬了咬嘴唇,又靠近了一步,抬起眼眸,含情脉脉的看着纪泽:“姐夫......”

    两人几乎身体相贴,少女的幽幽体香钻进了纪泽的鼻子里。

    纪泽暗道一声不妙,身体里涌动的情~欲他太熟悉了。再这么下去,只怕他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纪泽转身要走。

    顾采蘋想也不想的拉住他的胳膊:“姐夫,你别走。”

    纪泽下意识的要甩开顾采蘋的手,顾采蘋嘤咛一声,扑进了纪泽的怀里。

    软玉温香在怀,彻底点燃了纪泽心底的欲~望。

    纪泽的眼眸暗了下来,身体僵硬。在推开顾采蘋和服从身体本能之间徘徊不定。(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纪泽:推开还是推倒,这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读者一:别犹豫了,快推倒~

    读者二:+1

    读者三:+10086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