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六章 出嫁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日子过的飞快,很快就到了纪妧出嫁的这一天。

    威宁侯府开了正门迎客,从早上开始,客人源源不断就没停过。

    小邹氏等人忙着招待女眷,男客则由纪泽领着纪灏等人招呼,许徵于情于理都要帮着一起招呼客人。

    秦王露面的一刹那,许徵身子微微一僵,很快恢复如常。

    纪泽笑着迎了上去,和秦王寒暄数句,又随口吩咐许徵:“徵表弟,我今日很忙,你代我好好招呼秦王殿下。”

    许徵唇角含笑神色自若,看不出半点异样:“好。如果我有什么招呼不周的地方,秦王殿下别介意。”

    秦王笑着打趣:“午宴的时候记得陪我多喝几杯酒就行了。”

    “我酒量平平,还请殿下见谅。”许徵一脸歉然:“而且,今日府中来了很多贵客,我哪有资格和殿下同席。”

    秦王想也不想地说道:“今日是妧表妹出嫁的大喜日子,来的都是客人,又不是在朝堂上,还分什么尊卑。你不用担心,今天坐在我身边也无妨。”

    如果不知道秦王的真面目,此时的许徵肯定会因为秦王的平易随和受宠若惊。

    此时此刻,许徵只觉得一阵阵恶心。

    仔细留心,秦王看着他的眼神确实有些微妙。只是秦王做戏的功夫太高明了,将那一点不可告人的欲~望和心思隐藏的严严实实。

    许徵收敛思绪,含糊其辞地应了过去。

    到了午宴坐席的时候,许徵以方便为借口,躲回了引嫣阁。

    秦王左侧坐着纪泽,右侧的空位是留给许徵的。左等右等不见许徵的身影,秦王心里暗暗恼怒,却又不便表露出来。

    有资格和秦王同席的,当然都不是普通之辈。陈元昭也在其中。

    陈元昭瞄了秦王一眼,闲闲问了句:“殿下身边的空位不知是留给谁的?”

    秦王眸光微闪,随口笑道:“是留给许徵的。不过。他一直都没来,大概是被什么事绊住了。”

    纪泽听出秦王话语中隐约的不悦,忙笑道:“我这就打发人去找他过来。”

    “不用这么麻烦了吧!”陈元昭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已经快开席了,再找人岂不是耽搁了开席的吉时?”

    这倒也是。

    当着众人的面。纪泽不便多说,只冲秦王使了个眼色。想接近许徵多的是机会,不必急在今日。

    秦王也只得将心里的蠢蠢欲动按捺下来。

    ......

    外面的喜宴热热闹闹,沉香阁里也比平日热闹的多。

    穿着大红精致嫁衣的纪妧端端正正地坐在床边。

    纪妧本就生的美貌,今日更是美的惊心动魄。红色的嫁衣映衬的脸颊绯红娇艳。一向清冷的眼眸漾着新嫁娘特有的娇羞和妩媚。

    丫鬟和喜娘喜气洋洋的站在一旁,纪妤顾采蘋许瑾瑜也都陪着纪妧。新嫁娘要矜持端庄,不便张口说话。不过,屋子里说话的人多的是。

    尤其是纪妤,嘴几乎就没停过。

    “二姐,你今天就要嫁到李家去了。以后可得常回来走动。我们府里的人本来就不多,你这一出嫁,以后府里就剩我一个人,就更冷清了......”

    平日姐妹两个性情并不相投,也没什么深厚的感情。可纪妧出嫁之际。往日的小小恩怨顿时不值一提了。

    纪妤说着说着,眼圈竟隐隐红了。

    纪妧心里也不是滋味。

    亲娘早亡,和继母感情冷淡,感情深厚的长嫂病逝了。父亲常年驻守边关,已经有几年没回过京城。就连她出嫁,父亲也不能回来。

    出嫁对一个女子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从此离开娘家,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生活。小心翼翼的为人妻为人媳,伺候丈夫伺候公婆,将来生儿育女操持一堆琐事......

    对未来的期盼和紧张忐忑迷茫,交织成了复杂莫名的滋味。在心头流淌。

    许瑾瑜看着纪妧,脑海中想起的,却是当年穿着红嫁衣嫁入侯府的自己。

    那个时候的她太傻太天真了!满心期盼着嫁给心中的良人,却没想到。等待她的是筹谋许久的重重阴谋......

    人生可以重来,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她绝不会再犯曾经犯过的错。

    ......

    迎亲的人很快来了。

    此时迎亲的习俗十分繁琐,讲究之处极多,就不一一赘述了。

    最精彩有趣的,莫过于新郎进门这一关。纪泽亲自拦着门,纪灏等人围拥在一旁出题刁难。

    新郎官那一边也早有准备。冒出几个文采出众的青年男子,猜谜对对子作诗,比的不亦乐乎。闹腾了近一个时辰,新郎官李睿才进了门。

    李睿比纪妧年长一岁,今年十八,长身玉立剑眉星目,十足的翩翩少年。

    纪妧早已顶上了红盖头,手中被喜娘塞了喜带,和李睿各执一端,在喜娘的搀扶下出了闺房。然后便是拜别高堂。

    威宁侯不在,正经的长辈只有小邹氏。拜别了小邹氏之后,纪妧由兄长纪泽背着上了花轿。鞭炮声中,花轿被稳稳的抬起,然后离开侯府。

    邹氏看着这一幕,忽然心有所感,忍不住叹道:“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就这么出嫁了。”

    嫁人之后,就是别人家的儿媳了。想回娘家一趟,还得看婆婆是否同意。如果遇到刁钻刻薄的婆婆,一年回不了娘家一趟也是有的。

    许瑾瑜看出了邹氏的心思,亲昵的依偎着邹氏,小声说道:“娘,我不想嫁人,我一直陪着你。”

    邹氏听着十分窝心,口中却道:“别胡说,女子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

    许瑾瑜抿唇不语。

    经历过前世种种,她还有喜欢一个人的勇气吗?

    ......

    临近傍晚,前来贺喜的客人便一一告辞了。

    晚上依然有宴席,留下的都是纪氏同族的人。

    纪泽苦笑着对许徵说道:“徵表弟,我中午喝的太多了,现在头痛欲裂,实在不能再喝了。烦请你和纪灏两个替我招呼好族人,我暂时回浅云居休息片刻。”

    纪灏想也不想的应了,许徵也只得应了下来。

    邹氏陪在小邹氏身边。不等所有客人都走,邹氏也别想消停了。

    许瑾瑜没多少胃口,只吃了几口,便搁了筷子。

    就在此刻,含翠悄悄走了过来。(未完待续。)

    PS:  阴谋来了,好戏即将上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