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四章 真相(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陈元青一路拖着陈元昭出了引嫣阁。

    一直到了引嫣阁的树下才停了。

    “二哥,你刚才说话也太过分了。”陈元青一想到刚才的一幕,头都大了,忍不住抱怨道:“徵表哥在气头上,说几句就随他好了,你和他争锋相对做什么?”

    陈元昭冷哼一声:“我行得正坐得直,没做半点亏心事,凭什么要白白挨骂?”

    陈元青翻了个白眼:“你现在是出了一口气了,将来要怎么办?他们兄妹两个感情十分亲厚,你现在就惹恼徵表哥,万一徵表哥竭力反对......没有万一,他一定会反对你和瑾表妹的亲事。到时候,有的是你头痛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什么时候说要娶许瑾瑜了?

    陈元昭瞪了陈元青一眼。想说些什么,可他生性不喜欢解释任何事,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下了。

    然后,他就得继续忍受陈元青一连串的啰嗦。

    “今天徵表哥在气头上,不管你怎么解释他也听不进去。还是等过些日子他消气了,再私下找他解释一下好了。算了,看你这副样子,也知道你说不出什么软话好听话来,到时候我陪你一起来好了。到时候由我来说,你千万别张口......”

    说着说着,陈元青自己都被自己感动到了:“有我这样一个好弟弟,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陈元昭被他的自说自话气乐了。

    什么福气?没被他气死算不错了!

    陈元青却误会了陈元昭的表情,咧嘴笑道:“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不用太感动。谁让我们两个是兄弟呢!”

    陈元昭嘴角微微抽搐,干脆利落的扭过头。

    再多看陈元青一眼,只怕他会忍不住动手揍人!

    ......

    陈元昭兄弟两个一走,许徵的怒火也渐渐平息。

    “妹妹,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让陈元昭进你的闺房?”

    自家妹妹的性子,许徵比谁都清楚。如果不是许瑾瑜心甘情愿,陈元昭绝不可能有机会进她的闺房。

    当然了,许瑾瑜乐意是一回事。陈元昭真的进来是另一回事。他刚才的愤怒可绝不是假的。

    许瑾瑜抬起眼眸,眼中满是痛楚:“大哥,陈元昭知道秦王对你示好的缘由。”

    许徵一愣,下意识的追问:“他说了什么?”

    怪不得许瑾瑜会让陈元昭进她的闺房。这种隐秘的事。确实不宜让任何人听见。

    许瑾瑜的眼圈红了,声音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他说......秦王有断袖之癖!”

    许徵全身一僵,在原地呆立许久。

    断袖之癖......短短四个字,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盘旋。原本百思不得其解的事,顿时豁然开朗。

    第一次在宫中见到秦王。秦王就对他十分友善。再后来的几次碰面,秦王频频流露出招揽之意,即使他婉言回绝,秦王也没放在心上,依然对他亲切有加......

    原来,秦王不是看重他的人品才华,而是看中了他的“人”!

    这对他来说,简直是莫大的羞辱!

    许徵握紧了拳头,怒气在眼底一点一点的汇聚。无法言喻的愤怒在胸口激荡不休。

    “大哥,秦王好男风的事。知道的人极少。”许瑾瑜声音哽咽颤抖:“纪泽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将你引荐给秦王,根本就没存着好心。之前姨母向娘提及我和纪泽的亲事,也是想用我来牵制你罢了......”

    残酷的真相,让许徵愤怒到了极点,咬牙切齿道:“好!好一个姨母!好一个纪泽!好一个威宁侯府!”

    转身就要走。

    许瑾瑜不假思索的拉住许徵的胳膊:“大哥,你要做什么?”

    “我现在就去和娘说,我们今天就搬出侯府。”许徵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不,我们现在还不能走。”

    许瑾瑜却出人意料的反对:“他们暗中设计,想利用我们兄妹两个。如果现在就撕破脸,他们没了顾忌。使出什么下作的手段来,我们防不胜防。倒不如暂时留下,装着什么也不知情,降低他们的戒心和防备。静待最佳的时机。给予他们重重一击。还要让他们有苦说不出来。到时候我们再堂堂正正的搬出侯府。”

    许徵一时气昏了头,许瑾瑜这番话,犹如醍醐灌顶。

    是啊!现在撕破脸可不是好事!

    秦王显然是打着正大光明将他留在身边的主意,一直颇有耐心。碍着纪泽这一层关系,也不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如果此时搬出侯府,住进邹家老宅。秦王恼羞成怒,命人暗中将他掳走软禁在某处,到时候岂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是皇权至上的年代,皇子的身份给了秦王无人能及的权势。眼下的他,毫无和秦王较劲的资本。

    至少得考中秋闱,有了功名在身,有资格入朝为官。不论官职大小都是一道护身符。

    “你说的对,现在还不能离开。”许徵深呼吸一口气,逼着自己冷静下来:“也绝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阴谋算计。这件事,也不能让娘知道。免得她露了马脚。”

    许瑾瑜吸了吸鼻子,嗯了一声。

    许徵转过身来,为许瑾瑜拭去脸上的泪痕。

    他的俊脸依然发白,没什么血色,目光却恢复了镇定,声音里透出少年人的自信和坚定:“妹妹,你别哭,也不用怕。有我在,绝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许瑾瑜鼻子一酸:“大哥,我没觉得委屈。我从来没有嫁给纪泽的打算。我真正担心的是你......”

    许徵挤出一个笑容,宽慰许瑾瑜:“之前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既已知道了秦王的为人,我自会小心提防。”

    “不止是秦王,还有安宁公主。”许瑾瑜苦笑一声:“你还不知道吧!今天安宁公主也来为妧表姐添妆,刚才想借机来见你,被我应付了过去。”

    因为对秦王的厌恶,连带着对安宁公主也添了几分恶感。

    许徵皱了皱眉,俊秀的眉眼中满是冷意:“他们兄妹倒是差不多。”

    一样的别有用心,一样的热情主动,一样的不容人拒绝。

    这样的所谓喜欢,只让人厌恶。(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