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三章 盛怒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徵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陈元青之前说会拖住许徵,怎么才拖延这么一点时间?真是没用!

    陈元昭心中不快的想着。

    许徵略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然后便是咚咚的敲门声和许徵强自压抑怒意的声音:“妹妹,开门!”

    许瑾瑜早料到许徵会起疑找过来,却也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她和陈元昭独处一室,形容又有些狼狈,许徵看到了不发火才怪......

    这一犹豫,门外的许徵愈发焦急,连声催促开门。大有再不开门就要踹门进来的架势。

    许瑾瑜只得过来开门,在经过陈元昭身边时,匆匆的扔下一句:“待会儿你别吭声,一切由我应付。”

    陈元昭面无表情,不置可否。

    许瑾瑜开了门。

    门外是许徵,还有急急追来的陈元青。

    当许徵看到许瑾瑜明显哭过的红肿眼睛还有屋里的陈元昭时,怒火犹如星火燎原,迅速的充斥胸膛。

    “陈元昭,你为什么会在妹妹的闺房里?”盛怒之下,许徵也没了往日的斯文有礼,硬邦邦的指责出声:“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为什么妹妹会哭成这样?”

    陈元昭何曾被这般当面指责过,眼眸冷了一冷,正要说话,许瑾瑜已经抢着应道:“大哥,你先别生气。这不关陈二公子的事!是我自己心情不好,哭了片刻。”

    许徵根本半个字都不信,安抚的看了许瑾瑜一眼:“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放心,大哥今天一定为你讨回这个公道。”

    说着,又冷冷的看向陈元昭:“到底是怎么回事?男子汉大丈夫,当敢作敢为。这么缩头缩尾的不敢吭声,算什么男人!”

    这样的挑衅,是男人都无法容忍。

    更何况,陈元昭从来不是好脾气的,更不是一个爱解释的男人。面对许徵愤怒的诘问。陈元昭只冷然的回了一句:“我和她之间的事,和你无关!”

    许瑾瑜暗道一声不妙!

    果然,许徵的眼中几乎快喷出火星来了,大步走到陈元昭面前:“你说什么?什么叫你和她之间的事?你们两个除了那次落水救人之外。根本毫无瓜葛。我们许家已经亲自登门道了谢,这件事也就了结了。你现在这么说又是什么意思?”

    如果许徵手里有刀,此刻大概早就毫不客气地用刀指着陈元昭了。

    陈元昭目光森冷,唇角抿的极紧。

    熟悉他脾气的陈元青,不由得暗暗叫苦。

    完了。二哥生气了!这下可怎么收场才好?

    二哥也真是的。让你和瑾表妹培养感情,你在院子里说说话就是了,怎么跑到人家女孩子的闺房来了。这要是传出去了,瑾表妹的名声可就全没了。

    也怪不得许徵会这般愤怒!

    陈元青硬着头皮走上前打圆场:“徵表哥先别发火,这其中一定有些误会......”

    “什么误会?”许徵冷笑一声,高涨的怒意下,话语远比平日尖酸刻薄:“知礼懂礼的男子怎么会进少女的闺房?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这样的行为都不可原谅!还有你,刚才一直拖着我讨教什么狗屁文章,就是为了陈元昭打掩护。你们兄弟两个蛇鼠一窝。没一个好东西!”

    陈元青被骂了个狗血喷头,狼狈之极:“徵表哥,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可解释的。”许徵怒道:“你们兄弟,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以后这引嫣阁不欢迎你们。”

    陈元昭眼里也跳出了火苗。

    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人敢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就连太子魏王秦王楚王见了他,也都是客客气气的。

    这个许徵,真是好样的!

    眼看着陈元昭的右手握上了斩风的刀柄,许瑾瑜也暗暗叫苦不迭。她也没想到,许徵会发这么大的火。再这么闹腾下去,动静只怕会惊动小邹氏等人......

    “大哥。你先冷静下来听我说。”许瑾瑜紧紧的拉住许徵的胳膊,唯恐许徵一个冲动真的动了手。陈元昭可是大燕朝最出色的武将,和他动手,许徵必然会吃亏!

    “是我有件很重要的事问陈二公子。又怕被人听进耳中,这才让他进了我的闺房。刚才我站在窗边,和他隔了至少三四米远。他从头至尾并未有任何唐突的举动。”

    许瑾瑜快速地低声解释:“再这样闹腾,才是真的糟了。今天府里还有客人,万一动静闹的太大把她们都引过来,到时候才是真的浑身长嘴也解释不清了。”

    ......

    这些道理。不用说许徵也懂。

    可人在盛怒的时候,根本就控制不住火气。如今痛骂了一顿,又听到妹妹这般软言解释,许徵的怒火终于消褪了一些。

    不过,他对陈元昭还是没半点好脸色,冷硬地说道:“今天的事你只当没发生过,更不能对任何人提及。如果流传出只字片语,我绝不会放过你!”

    陈元昭心里一团火苗,冷笑一声:“哦?你一介文弱书生,肩不能挑手不能抗,不知你会怎么对付我?”

    许徵尚未完全褪下的怒火瞬间又涌了上来:“会武功会杀人了不起吗?有本事你现在就拔刀杀了我!”

    ......这不是火上浇油嘛!

    陈元青简直要给自家二哥跪了。

    进了许瑾瑜的闺房,也不知说什么把人家弄哭了。现在被人家兄长逮了个正着。被骂上几句不痛不痒的,就当没听见不行吗?

    这可是你未来的大舅子啊!

    你现在把人得罪的这么彻底,将来你会很惨你知道吗?

    陈元青和许瑾瑜迅速的交换了一个眼神,瞬间有了默契。不能再让他们两个继续这么对峙下去了!

    陈元青拉住陈元昭的胳膊,不遗余力的往外拖:“二哥,我们还是快回去吧!别让娘和大伯母等的着急了。”

    陈元昭身子僵了一僵,终于还是被陈元青拖着走了。

    临出门前,陈元昭下意识的看了许瑾瑜一眼。

    许瑾瑜正抬头和许徵说着什么,压根看都没看他。

    陈元昭薄唇抿的更紧了。(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陈元昭:我和她之间的事,和你无关!

    许徵:......惹怒了我,你将来别后悔!

    陈元昭冷哼一声:我为什么要后悔?

    陈元青:......二哥,我给你跪了!

    众读者:坐等看好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