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零二章 伤疤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尖锐的剧痛,从胸膛迅速的蔓延至全身四肢百骸。

    许瑾瑜甚至没了站立的力气,踉跄着后退一步,靠着墙才勉强撑住了。她捂着脸,泣不成声。

    陈元昭默然片刻,才说道:“已经是发生过的事了,再怎么哭也没用。有哭泣的时间,倒不如想一想该怎么报仇。”

    这样的话对陈元昭来说,已经是难得的温和近乎安慰了。

    许瑾瑜听着却格外刺耳,胡乱用袖子擦了眼泪,眼睛红红的,浮着水光:“你说的倒是轻巧容易。我当然想报仇,可对方是皇子,我们兄妹两个能全身而退已经不易,拿什么来报仇?”

    开了头,心中苦苦压抑的自责惊惶忐忑沉重一股脑的倾泻而出:“不止是秦王,还有纪泽和小邹氏,他们两个前世设下阴谋害我,让我婚前失了贞洁,不得不嫁进侯府。也因此连累了我兄长。我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他们。”

    “我压抑着心里的仇恨,每天若无其事的和不共戴天的仇人虚与委蛇。我心里有多痛苦你知道吗?”

    这样的痛苦,他当然知道。

    因为他正承受同样的痛苦。

    仇人近在咫尺,拔刀就能杀了仇人。可他却硬生生的压抑住了这么诱人的冲动,逼着自己隐忍,等待最好的时机。

    他不止要报仇,他还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所以,他不能冲动任性而为!

    陈元昭沉默不语,看向许瑾瑜的目光中却多了一分敬意。

    他尚且忍的如此辛苦如此痛苦,她不过是一个弱质少女,竟也撑了下来。只这份坚韧坚强,已经令人另眼相看。

    还有,她说的阴谋陷害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婚前失贞一事,也另有内情?

    许瑾瑜似是看出了他眼中的疑问,自嘲的笑了笑:“你对我一直有成见,想来也是因为此事吧!这也难怪。在外人看来,我贪恋虚荣,为了世子妃的位置对纪泽投怀送抱,这才嫁进侯府。成亲才一个月。就被诊出了两个月的身孕......就连我自己,在外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陈元昭下意识地追问了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瑾瑜却不肯再说了。

    那是她最深最痛的伤疤,她不想在任何人面前袒露伤口。更何况,陈元昭和她一点都不熟。此刻站在这里,也不过是因为彼此共同的经历罢了。

    陈元昭莫名的有几分不快。加重了语气:“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许瑾瑜反唇相讥:“如果我问你,当年楚王和你到底有什么恩怨,你肯告诉我吗?”

    陈元昭被噎住了。

    他心里的隐秘和痛苦,绝没有告诉任何人的必要和打算。所以,许瑾瑜不肯说也在情理之中......

    这种无法掌握全局的感觉实在不算美妙。

    陈元昭的脸色不太好看。

    许瑾瑜只当没看见,迅速地说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无非是怕我泄露了你的秘密,会引来别人的疑心。尤其是你的仇人!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个秘密我会永远藏在心底。就算是对着大哥也一定守口如瓶。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对天发誓......”

    “不用发誓。”陈元昭的眼眸深沉幽暗:“我从不相信誓言。”

    如果一个人的誓言管用,当年死于乱箭之下的人怎么会是他?

    许瑾瑜虽然不清楚陈元昭的往事,却也知道他被触到了痛处,略有些歉然的住了嘴。

    这样的情形确实很奇妙。

    两人原本算不上熟悉,甚至彼此互看不顺眼。可现在多了共同的秘密,似乎多了一种奇妙的联系。让两人无形中亲近了不少。

    痛哭了一场,心中被压抑的痛楚似乎也轻松了许多。

    想到秦王,许瑾瑜心中多了几分彻骨的恨意。可一想到报仇,心中却无力极了。

    陈元昭有兵有权,本人武艺过人。又有前世的经历,只要筹谋得当,向楚王报仇绝不是没影子的事。至不济,总能自保。

    可她和许徵。却根本无力向秦王寻仇。

    她恨极了这种无力感。

    许瑾瑜自嘲的说道:“真是可惜了。如果没有你,我还能仗着几分美色去接近楚王,如果能攀上未来的皇上,将来对付秦王也不算难事。”

    陈元昭皱了皱眉,莫名的觉得这话有些刺耳:“我迟早会杀了楚王!”

    所以,用美色去迷惑楚王什么的。想都不用想了。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你放心,我不至于卑鄙的用你的秘密去讨好楚王。”

    这个玩笑,显然没逗乐陈某人。

    陈元昭霍地沉了脸,面色阴沉:“你最好不要有这个想法。”

    能保守秘密的,只有永远张不了口的人。以他狠辣无情的性子,应该是悄悄杀人灭口。想让一个娇弱少女永远消失的法子真的是太多了......

    “你会杀了我吗?”

    显然,许瑾瑜比他想象中更聪慧更敏锐,似是察觉到了他一闪而过的杀气,定定地看了过来,缓缓问道。

    她刚哭过,头发有些凌乱,眼睛红肿,脸上泪痕未干。

    这样的许瑾瑜,实在算不上美。

    可陈元昭却生平第一次如此专注的看着一个少女。

    “你会杀了我吗?”许瑾瑜又重复问了一遍,不知哪儿来的勇气,竟没觉得害怕:“毒誓靠不住,人心更靠不住。这世上,唯有死人才能真正的守住秘密。你要报仇,将来肯定会有做很多事。一定怕走漏风声,或是让仇人窥破你的秘密。杀了我,是最好的办法。”

    每一句都说到了他的心坎里。

    可是......

    陈元昭的眉头拧了起来:“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了?”堂堂男子,向一个弱女子动手算怎么回事!就算是要报仇,也不能滥杀无辜!

    对,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绝不是因为对她有什么怜惜。

    许瑾瑜心里顿时一松。

    她刚才故意激怒他,就是想试探他的反应。看来,他没有杀人灭口的打算。

    就在此刻,门外忽的响起了初夏的声音:“大少爷,你怎么来了?”(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陈元昭:毒誓靠不住,人心更靠不住。这世上,唯有死人才能真正的守住秘密。可我对她下不了手怎么办?

    众读者齐声:这还不简单!把人娶回家不就行了~

    ------------

    新的月票规则改了,我没怎么弄懂,不过,有保底粉红的亲投一些票吧~票票多一些总是好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