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六章 转变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时辰后。

    周聪全身疲累,握着长刀的右手又酸又软。

    他几次想张口喊停。可陈元昭今天异常凶狠,斩风毫不客气的往他身上招呼。他压根不敢走神张口,唯恐一个不小心就断了胳膊没了腿。

    又几个回合后,周聪的长刀和陈元昭的宝刀在空中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

    然后当的一声,周聪手里的刀断成了两截,掉落在地上。

    斩风险之又险的停在了周聪的胸前。

    周聪无奈的苦笑:“将军,我的刀断了,我认输!”

    ......一把普通的长刀,总和斩风刀刃相接,不断才是怪事!

    陈元昭满心的烦躁阴郁散去了大半,懒得计较周聪那点心思。将斩风入鞘,然后去了净房。练了一个时辰的刀,全身都是汗,得冲浴更衣。

    周聪松口气,立刻回了屋子沐浴换衣。

    ......

    墨渊居门外。

    一个面容俊朗的少年站在门边,想敲门,举起手却又放下。犹豫了许久之后,终于还是敲了敲门。

    这个少年,当然是陈元青。

    陈元昭是半夜回的府,陈元青早上才知道。他们两个一直亲厚,只要陈元昭回府,陈元青一定会到墨渊居来。

    今天,陈元青却在门外站了许久,才鼓起勇气敲了门。

    开门的是陈元昭的亲兵。见了陈元青,那个亲兵立刻恭敬的行礼。

    陈元青的声音里带着些莫名的紧张:“二哥人呢?”

    亲兵应道:“将军刚才和周侍卫练了一个时辰的刀,现在正在净房里。三公子请先稍等片刻。”

    陈元青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好,我先到二哥的屋子里等他。”不用立刻见陈元昭,让他复杂又纠结的心情轻松了一些。

    理智上来说,陈元青很清楚许瑾瑜拒绝自己的事和陈元昭无关。可理智是一回事,感情又是另一回事。只要一想到许瑾瑜可能会成为自己的二嫂,陈元青心里就闷的喘不过气来。

    可躲着也不是办法,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所以,陈元青还是到墨渊居来了。

    陈元青经常出入墨渊居。轻车熟路的进了陈元昭的屋子。

    陈元昭的屋子宽敞干净,除了必要的家具外,没有一件多余的东西。屋子显得空荡冷清,就像陈元昭给人的感觉一样。

    不对。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

    陈元青目光一扫,眼尖的发现枕下似乎压着一张纸。不知纸上写了什么,只露出了一角。

    陈元青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走上前,拿起那张纸条。匆匆看了一眼。神色顿时变的古怪又微妙。

    就在此刻,门被推开了。

    沐浴更衣后已经恢复如常的陈元昭走了进来:“元青,你等多久了......”在看清陈元青手中攥着的纸条时,素来面无表情的陈元昭神色一僵。

    ......

    该死!他昨晚怎么这么粗心,竟没将纸条收好就睡下了。早上又......不提也罢!现在这纸条正巧被陈元青看个正着,以陈元青的性子不误会才怪!

    陈元昭脑海中瞬间掠过一连串的念头。不过,他天生的冷脸,从面上根本看不出一星半点。

    陈元青果然生出了误会,用指控的眼神瞪了过来:“二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瑾表妹?”

    陈元昭一时没想到完美的理由解释纸条的事。索性也不解释了:“你进了我的屋子也就算了,怎么可以乱翻我的东西?”

    可惜,情绪激动的陈元青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更没被陈元昭的冷脸吓倒,愤愤不平的说道:“二哥,你喜欢瑾表妹,就堂堂正正的登门提亲。暗中命人潜伏在瑾表妹身边偷偷留意她的一举一动,这种行为实在不可取!姑娘家胆子小,你这么做虽然是出于真心,也会吓到她的。”

    陈元昭:“......”

    陈元青果然是误会了。而且。误会的方向和他预期的全然不同。

    陈元青见陈元昭神色僵硬,自以为说中了陈元昭的心思。心里依旧是苦涩的,可事到如今,也由不得他不接受现实了。

    反过来想。他和许瑾瑜总之是没缘分了。与其看着许瑾瑜嫁给别人,倒不如嫁给二哥。

    二哥一直不近女色,不肯成亲。如今总算有中意的女子了,也是好事一桩。

    一个人想法的转变,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

    陈元青忽然就想通了,这些日子以来的痛楚酸涩难过消散了大半。激动的情绪也平复了许多:“放心吧!二哥,我会为你保守秘密,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绝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

    “不过,你派到侯府那边的暗卫可别再留下了。万一以后瑾表妹发现了,十有八九会生你的气。到时候你就是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解释不清的误会还是别解释了!就让元青这个傻小子误会也罢!

    陈元昭闭上嘴,任由陈元青一个人说个不停。

    陈元青絮絮叨叨地说道:“说起要怎么讨姑娘欢心,这个我可比你强多了。”

    “姑娘家脸皮薄,出门又不容易。你得主动登门去见她。好在我们和威宁侯府是姻亲,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登门。比如说妧表妹就要出嫁了,我们国公府总得去给妧表妹添妆吧!待会儿就去问问大伯母和我娘,问清她们哪一日去侯府。到时候你也跟着一起去。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找个机会和瑾表妹私下说会儿话......”

    陈元昭实在听不下去了,不耐地扫了陈元青一眼:“无聊之极!”

    他每天忙的很,哪有时间去威宁侯府!

    陈元青显然听出了他的话意,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了过来:“军营里的事搁下一天有什么要紧,和终身大事相比,孰重孰轻?”

    陈元昭再一次被噎住了。半晌才冷着脸说道:“我之前就和你说过了,我和许瑾瑜之间什么也没有。我不会去提亲,她也不会嫁给我。你就别胡思乱想瞎操心了。”

    陈元青一脸震惊:“你救她的时候,看了她抱了她,你竟然没有登门提亲的打算?二哥,你怎么可以不负责任!”

    陈元昭:“......”(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陈元青:二哥,追女孩子要厚着脸皮,找机会登门见她,送礼物讨她欢心,要会说甜言蜜语,要和她的家人打好关系。还有还有,别板着一张死人脸,要多笑你造吗?

    陈元昭:......你的法子要是管用,为什么许瑾瑜会拒绝你?

    陈元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