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五章 所梦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周聪很清楚陈元昭的脾气,聪明的什么都没说,将手中的纸卷递了过去。

    陈元昭接过纸卷,没有打开,反而斜睨了周聪一眼:“你待在这儿,是打算一起看?”

    周聪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很快退下了。

    陈元昭打开纸卷。上面只写着寥寥几行字。

    许小姐今日随母亲兄长一起出府,回了邹家老宅。中午在鼎香楼时,遇到了秦王楚王。回来后,母子三人在屋子里说了很久,具体说什么不得而知。

    秦王?

    楚王?

    陈元昭眼中寒光连连闪动。右手下意识地握紧了腰际的长刀,浑身散发出凛冽的杀气。

    前世一直陪伴到临死的那一刻,从未背叛过他的,只有这柄宝刀斩风。这一生,他要亲手用斩风杀了楚王!杀了那个口蜜腹剑外表清秀文弱实则阴狠毒辣的小人!

    ......

    大概是今日酒喝的多了,陈元昭心绪翻涌,久久都未平息。深藏在心底的阴暗过往,铺天盖地的袭来。彻骨的恨意几乎将他淹没。

    不知过了多久,汹涌的情绪才稍稍平息了一些。

    陈元昭松了右手,又将左手中的纸条看了一遍。似自言自语又似在嘲弄:“许瑾瑜,枉你多活了一辈子,竟连秦王嗜好男风的事都不知道,敢让许徵靠近秦王。将来总有你后悔莫及的那一天!”

    任周聪软磨硬泡,陈元昭依旧没喝醒酒汤,也没用温水沐浴。他在军营多年,早已养成了用冷水冲浴的习惯。今晚也没例外。

    冷水冲了全身,酒意也去了不少。躺在床上,竟然没什么睡意,头脑异常清醒。完全是下意识地将纸条又举起看了一眼。

    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傻事时,陈元昭的神色都僵硬了。

    这是中了什么邪?

    当日救许瑾瑜只是一时冲动。说实话,当时他并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哪怕是看到了她姣好的身子和羞红的脸颊,抱了她柔软的身子。他也没觉得什么大不了的。叶氏提议去许家提亲,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可似乎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看到这个名字,就会想到她愤怒时明亮璀璨的眼眸,还有犀利毒辣的令人火冒三丈的话语。

    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甚至会偶尔想起那一天在水池里抱着她的身子柔软又微妙的触感......

    真是见了鬼了!

    陈元昭恼怒的瞪着那张纸,仿佛这样就可以驱赶走脑海中不请自来的俏脸。

    自八岁那年之后,他对所谓的男女情爱全都是厌恶。后来到了军营,每天接触的都是将士,根本就没接触过任何女子......

    这么说也不全对。叶氏曾经为他挑了几个美貌的丫鬟。有的娇俏有的丰满有的娴静温柔有的美艳明媚,一个个看着他的时候,眼中都会闪着娇羞期待的光芒。

    那样的亮光,非但没引起他的兴趣,反而令他觉得恶心。他从来没怜香惜玉的心思,毫不客气的将几个丫鬟都撵走了。

    他在叶氏面前扔下狠话,如果再有类似的事,他就立刻自请出京,永远不会再回京城。

    叶氏既生气又无可奈何,终于还是妥协了。

    他知道有不少人在背地里谣传他身体有“隐疾”。对这种无稽之谈。他嗤之以鼻,却从来不屑于解释。

    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反正他上辈子没成亲,这辈子也没有娶妻的打算。

    他对许瑾瑜格外留心,当然和男女之情毫无关系。只是因为他要提防戒备,绝不能容任何变数影响到他的复仇大计......

    一定是这样!

    陈元昭想通了之后,稍稍松了口气(等等,为什么一定要想通?)。

    陈元昭随手将纸条放在了枕边,然后沉沉睡去。

    然后,他睡的并不安稳。很快就陷入了离奇的梦境里。

    ......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陈元昭面色很难看。第一是因为昨晚酒喝多了,一夜过来头隐隐作痛。第二个原因是......咳咳,不太好说。

    陈元昭用最快的速度换了条干净的裤子。然后臭着一张脸将被弄脏了的那条扔了。

    幸好他晨起从没有让人伺候穿衣洗漱的习惯。不然,今天可就出丑丢人了!

    陈元昭心情阴郁,沉着脸去了练功场。

    好在他平日就是这副冷冰冰的样子,身边的侍卫倒也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只有细心敏锐的周聪察觉到了些许异样,试探着问道:“将军,你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是不是因为昨晚酒喝多了宿醉难受?”

    陈元昭抿紧了薄唇。随意地嗯了一声。

    当然是因为宿醉!

    绝不是因为夜里做了羞于启齿的梦!

    更不是因为梦里出现的那张脸!

    ......将军果然很不对劲!换在往日,这样的问题他是绝不会回答的。这其中的原因,当然不会是喝多了酒这么简单。

    周聪心里暗暗琢磨着,脸上可没敢流露出来。

    将军今天的心情显然不太美妙,这个时候可得低调老实一些,免得惹怒了将军......

    “周聪,过来陪我练刀!”陈元昭冷然的声音传了过来。

    周聪顿时觉得头皮发麻嘴里发苦:“我的身手比将军可差远了,实在不配陪将军练武。不如我去叫几个侍卫来......”

    陈元昭皱起了眉头,冷冷地看了周聪一眼:“叫你来就来,哪来这么多废话!”

    完了!

    周聪想躲也多不了,硬着头皮应了一声。

    论个头身材,他丝毫不弱于陈元昭。论身手,他在亲兵中从无敌手。不过,比起陈元昭可就差了不止一筹。

    陈元昭天生神勇,力气远胜常人,习武极有天分。宝刀斩风在手,上阵杀敌的时候,几乎无人抵挡得住斩风之威!

    平日在军营训练,陈元昭也会和将士一起训练。不过,训练的方式是十个士兵手执各种兵器围攻陈元昭。

    一般来说,陈元昭会在一炷香时间里解决战斗......

    今天就他一个人陪着练武,他一定会被“练”的很惨!(未完待续。)

    PS:  喜欢小剧场的请举手:

    周聪:将军,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是喝多了吧!一定是喝多了!总不可能是做了春梦吧!哈哈哈!这是不可能的。大家都知道你身患隐疾不近女色。哈哈哈!

    陈元昭:......周聪,来练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