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四章 夜谋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随口问了句:“半天不见你,你这是去哪儿了?”

    含翠忙恭敬地答道:“奴婢闲着无事,去了汀兰院,找了几个交好的小姐妹说了会儿话。”

    这也是含翠的细心高明之处。如果一味扯谎,稍微一打听就露馅了。她去汀兰院的时候,难保没人看见。这样直接承认是去了汀兰院,倒让人无可指责。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徐徐说道:“你本就是汀兰院的人,姨母临时派你来伺候我。日后你总得回姨母身边去,经常回汀兰院走动也是应该的。”

    那双明亮的眼眸,似一潭清泉,能照见人心底的最隐秘的晦暗。

    含翠心中有些仓惶忐忑,面上倒是没露半点,一脸诚恳地应道:“小姐这么说,奴婢实在汗颜。自从奴婢到了小姐身边,小姐一直待奴婢极好。只要小姐不嫌弃,奴婢愿长长久久的伴在小姐身边。”

    含翠这一番掏心掏肺异常诚恳的表明心意,许瑾瑜却没怎么动容,不痛不痒地应道:“你有这份心就好。”

    含翠纵然舌灿莲花,也无以为继了。

    许瑾瑜每次见到含翠看似憨厚老实的脸孔,心里就觉得膈应恶心,懒得再多看含翠一眼,随口吩咐:“好了,这里不用你伺候了,你先退下吧!”

    含翠笑容不减,恭敬的应了一声退下了。

    许瑾瑜看着含翠走远,眼里的笑意悄然隐没。

    这几个月来,她故意忽略无视含翠,将含翠晾在一旁。可含翠实在沉得住气,愣是半点马脚都没露。

    今日含翠又去了汀兰院。想来又是小邹氏召她前去问话了......

    “小姐,你似乎不太喜欢含翠。”初夏的声音里透出了几分好奇。

    含翠做事勤勉又老实,可小姐对含翠似乎不怎么待见。平日很少召含翠伺候。

    许瑾瑜回过神,笑着打趣道:“我要是喜欢让含翠伺候,你的位置可就要岌岌可危了。”

    初夏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奴婢可不担心。就算小姐身边的丫鬟再多,奴婢也是独一份。谁也越不过去。”

    许瑾瑜被逗乐了:“是是是。你在我心里最重要。”

    主仆两个自小一起长大,彼此熟悉,说话时也十分随意。两人正说笑,芸香过来了:“小姐。晚饭已经备好了。”

    许瑾瑜笑着嗯了一声,领着初夏进了饭厅。

    芸香安静的伺候着许瑾瑜母子三人用了晚饭,然而收拾了碗筷回小厨房。每日负责洗刷碗筷的是孙妈妈。

    孙妈妈做事的时候喜欢唠唠叨叨的说话,芸香照例沉默不语,烧了两大锅热水。又做好了宵夜放在热水里温着。

    ......

    事情忙完了,芸香便出了厨房。

    此时天色已晚,芸香悄然出了引嫣阁,几乎没引来任何人的注意。

    一盏茶时间后,芸香到了园子里的一处假山旁。迅速的张望一眼,然后快速地在假山上摸索一下,其中一块松动被拿了下来。

    芸香将准备好的纸卷塞进去,又将石头塞了回去。

    一切都看不出半点异样。

    芸香做完这些,才转身离开。

    又隔了半个时辰,假山处多了一个男子身影。这个男子穿着青布小厮的衣服。眉目间带着几分憨厚,动作却异常灵活。很快便取出了那个纸卷。

    这个男子,正是和芸香一起被卖进侯府的小厮周勇。

    ......

    夜幕降临。

    汀兰院像往常一样,过了戌时正就熄了灯。主子歇下了,丫鬟婆子们也都各自睡下了。每日守着院门的婆子,今晚并未锁门,早早回了屋子。奇怪的是,竟也无人过问。

    又隔了一个时辰。

    一个高大修长的男子身影悄无声息的进了汀兰院。几个暗卫像影子一般散落在汀兰院外,警惕的注视着四周。

    男子轻车熟路的到了小邹氏的寝室门外,手刚碰到门边。门便开了。

    只穿着薄薄中衣身段妖娆丰满的女子携着一阵香风投进了男子的怀里。男子将她搂进怀里,顺手关了门。

    黑暗中,男女激烈的纠缠在一起。迷乱的呻~吟和喘息声交织在一起。

    过了许久,才渐渐平息。

    “母亲。这么急着让人叫儿子回来,是不是饿的太狠了?”纪泽不正经的调笑声响起:“来,儿子现在再喂你一回。”

    小邹氏娇媚的嗔了一声:“别闹了,我特地叫你回来,是有要紧事和你商议。”

    “昨日我陪着许家人去了国公府登门致谢。你的大舅母对许家人热情又客气。看她的意思,似乎想和许家结亲。”

    什么?

    纪泽一惊。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下来:“陈家怎么可能相中许家?以许家的家世,根本就配不上安国公府。”

    小邹氏冷笑一声:“陈元昭天性冷漠,不肯亲近女人,也不肯成亲。安国公不吭声,叶氏一个人也拿陈元昭没办法。如今看到一线希望,哪里还管许家家世如何。只要陈元昭肯点头,陈家说不定很快就会登门提亲了。”

    “有件事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之前对大姐提了你和许瑾瑜的亲事,昨天她已经婉言回绝了。还领着许瑾瑜许徵去邹家老宅去了一趟。许家人在打着什么算盘,已经很清楚了。”

    纪泽的脸也沉了下来。

    其实,娶谁做填房都无所谓。关键是要挑一个性子温软好拿捏的。如今多了许徵这一层算计,娶许瑾瑜是最好的选择。

    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陈元昭来!

    纪泽想了想说道:“陈元昭自幼冷淡,不近女色。大舅母就是有这份心,他也不可能点头同意。”

    小邹氏轻哼一声:“这可未必。哪有男人就不亲近女人的。如果陈元昭真的对许瑾瑜无意,那一天为什么要跳进水里救许瑾瑜?”

    这也有道理。至少,他是绝不会跳进水里救顾采蘋的。

    纪泽静默不语。

    “玉堂,不能再等下去了!”小邹氏急急说道:“万一陈家真的来提亲,许家可就攀上了安国公府。不止是许瑾瑜,就是许徵也无法掌握。安国公府可是太子那边的人......”

    许徵若是成了陈元昭的大舅子,必然会亲近太子一系。绝不会再投靠秦王。

    他们暗中谋算的事,可就真的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纪泽眸光闪烁不定,半晌才低声道:“你说的对,那就提前动手。”

    小邹氏见纪泽点头赞同。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

    “此事宜早不宜迟。正好趁着妧姐儿出嫁的那一日,府里宾客多,我会让大姐随在我身边招呼客人。再安排许徵去招呼男客,到时候许瑾瑜就只剩一个人......”

    小邹氏的声音越来越低。

    纪泽听了小邹氏的计划,似乎有些不赞成:“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火了?装装样子。让她损了名节不得不嫁到侯府来也就罢了。”

    小邹氏娇嗔道:“你就别得了便宜又卖乖了。这样的好事,换了哪个男人都是求之不得呢!”

    “这可未必。”纪泽邪邪一笑:“青涩的果子有什么滋味,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也不知做了什么,小邹氏情难自禁的呻吟一声,断断续续地说道:“男人哪有不贪新鲜的。你现在说的好听,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变心。”

    纪泽用力的揉着手下的丰满,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

    男人欲望一上来,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口中胡乱应了几句,便沉溺进温柔乡里。

    ......

    安国公府里。

    素来冷清安静的墨渊居里。今日难得的灯火通明。

    陈元昭今日在太子府赴宴,一直喝到了子时才散席。太迟了来不及回军营,就回了安国公府。

    墨渊居里没有丫鬟,周聪沉声吩咐侍卫去煮醒酒汤烧热水。

    陈元昭脸上没什么表情,一双眼睛却比平日亮的多:“我没喝醉,不用什么醒酒汤。”

    周聪顺着他的话音说道:“是是是,将军当然没喝醉。”边说边冲那个侍卫使了个眼色。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

    陈元昭微微眯起眼,不快地瞪了周聪一眼:“我说过了,我根本没醉。你要是让人煮醒酒汤来,我把汤泼你脸上!”

    周聪无奈又好笑。

    明明就是喝多了!不然。以陈元昭的性子,绝不可能这般啰嗦。只要冷冷的扫视一眼,保证周围十米内鸦雀无声。

    陈元昭酒量极好,喝醉的时候少之又少。也因此。几乎无人知道他酒醉后异于平时爱说废话的小毛病......

    一个侍卫忽的走上前来,低声向周聪禀报几句。

    周聪神色一动,从侍卫手中接过一个纸卷。然后对陈元昭说道:“将军,这是芸香传回来的消息。”

    芸香传回来的消息?

    陈元昭挑眉说道:“拿过来。我倒要看看,许瑾瑜又闹腾出什么事情了。”

    ......可惜现在没镜子,不然。真该让将军自己照一照镜子看看此时自己的表情。原本平平板板面无表情,一提到许小姐,神情立刻变的生动起来。

    无关喜怒,至少像个有血有肉的男人了。(未完待续。)

    PS:  果然还是三千字的章节内容满满~O(∩_∩)O~喝醉了的陈二是不是萌萌哒~预告,下一章更萌更有爱,喜欢的别忘了投票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