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二章 忧思(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母子三人心事重重,匆匆回了府。

    回了引嫣阁之后,邹氏立刻关了门,难得地板着脸孔数落:“徵儿,今日你是怎么回事?秦王亲自张口招揽,你怎么当场就回绝了?幸好他没翻脸发怒,不然要怎么收场?”

    不等许徵说话,邹氏又说道:“我真弄不懂你是怎么想的。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投靠秦王,你为什么要拒绝?若是投靠了秦王,以后的好处暂且不说,就是秦王为你引荐的翰林学士,对你的秋闱也一定大有好处......”

    “娘,你只看到了好处,有没有看到其中的风险?”

    许徵早料到邹氏有由此一问,平静地应道:“秦王只是一个皇子,声名却超过了太子,又四处招揽人才,足可见其人野心不小。我若是投靠了秦王,将来秦王和太子争斗,我也会被卷入其中。皇位之争,随时都有性命之忧。娘,你确定真的希望我去投靠秦王吗?”

    邹氏听着这一番话,脸唰的白了,几乎想也不想地应道:“不希望,一点都不希望。徵儿,你做的对。轻易得来的荣华富贵,我们还是别要了。”

    什么皇位之争,什么性命之忧,听着就让人心惊胆战。

    许徵淡淡说道:“我今天出言拒绝,确实冒了一些风险。不过,秦王贤名在外,最爱惜羽毛。就算心中不快,也不会当场翻脸。我也只有这么表态,才能绝了秦王的招揽之心。”

    邹氏连连点头。

    许徵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摆平了邹氏,根本没用许瑾瑜张口。

    等邹氏走了之后,兄妹两个脸上的笑容几乎同时隐没,对视一眼,俱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隐忧。

    刚才那些话是哄邹氏安心。这件事其实没那么简单!

    “大哥,我总觉得秦王对你的招揽有些不对劲。”许瑾瑜目光凝重:“爹去世的早,你如今只有秀才的功名,说句不好听的,就算秦王再爱才。也不至于总盯着你不放。”

    许徵神色同样沉凝,哪里还有之前的酒意熏然:“我也觉得不对劲。”原来之前在秦王面前的不胜酒力,竟有大半是装出来的。

    许徵酒量确实不算太好,却也不至于喝几杯就倒下。

    “从一开始。秦王就对我十分友善。秦王素来以礼贤下士平易随和闻名,我有些受宠若惊之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可今天,秦王的反应实在出人意料。”许徵眸光微闪,俊秀的脸孔上没什么笑意:“没当场翻脸也就罢了。后来还对我如此热情。”

    他何德何能,竟能让堂堂秦王折腰交好?

    而且,听秦王后来的话音,根本就没放弃要招揽他的意思......

    种种迹象,都透着诡异。

    事有反常必为妖!秦王到底在搞什么鬼?

    许瑾瑜皱着秀气的眉头,想了许久,也没能想出其中的原因,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让人头痛。如果你考中了秋闱后,秦王招揽你去秦王府,到时候怎么办?”

    到那个时候。想拒绝都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毕竟,纪家和秦王府关系密切,许徵又和纪家是姻亲。投向秦王这一边似乎是理所当然的选择。

    许徵也皱起了眉头:“我也正为此事烦心。”

    秦王越是热情,他心里的戒备就越深。可秦王的身份摆在那儿,绝不是他能撼动得了的。就算是考中秋闱再考中春闱,入朝做了官,最多也只能从六品的小官做起。和秦王相比,依然是云泥之别。

    皇权至上,身为一个手握实权颇得圣心的皇子,想对付一个人实在简单。甚至不用自己动手。稍微示意,自然有人出手。

    这也正是许徵和许瑾瑜最为头痛懊恼的一点。

    秦王的友善示好,可不是那么好拒绝的!

    许瑾瑜凝视着许徵:“大哥,不管此事有多艰难。你一定要记得,无论如何不能去秦王身边。”

    前世的惨痛教训依然历历在目。秦王绝对是一个沾不得的麻烦。

    许徵点点头:“你放心,我心中有数。”

    哪怕以前他偶尔也想过投靠秦王仕途平坦顺利些,可经过这一回之后,他也痛下了决心。一定要和秦王撇清距离!必要时候,就算翻脸也在所不惜!

    许瑾瑜见许徵神色坚定。心里长松一口气。

    没人比她更了解许徵。

    许徵看着脾气温和,实则极有主见,下定了决心的事,绝不会轻易更改!既然这么说了,就不会再和秦王有什么牵扯。

    至于以后会因此遇上的麻烦,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解决,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说了。

    兄妹两个难得这样交心长谈。许瑾瑜想了又想,终于将另一桩心事也说出了口:“大哥,我有一件事一直都没告诉你,是和安宁公主有关。”

    “上一次在秦王府,安宁公主对我十分热情,是她提议到水池边赏鱼。还命人叫你过来,让你作画。如果不是我意外落水,你就得作一副池鱼图了。日后见了安宁公主,还是离的远一些为好......”

    “你想告诉我,安宁公主心中倾慕我是吧!”许徵冷不丁地接过话茬。

    许瑾瑜:“......”

    许徵很少看到聪慧冷静的妹妹这副眼眸圆睁的可爱模样,不由得莞尔一笑,揉了揉许瑾瑜的头发:“安宁公主表现的这么明显,我又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来?”

    许瑾瑜定定心神,迫不及待地追问:“那你是怎么想的?如果安宁公主有意招你做驸马,你会愿意吗?”

    许徵扯了扯唇角:“这还用问吗?我当然不愿意。”

    大燕朝对皇室宗亲有严格的规定,尚了公主的驸马只能领些虚职。说的直白点,就是只拿俸禄不用做事的那一种。

    做了驸马,这辈子衣食无忧光耀门庭是足够了。可对有鸿鹄之志的许徵来说,这绝不是他想要的未来。

    安宁公主确实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可公主的身份,已经足以让许徵敬而远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