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九十一章 偶遇(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说来话长,其实不过是眨几次眼的功夫。

    这短短片刻,众人各怀所思,神色微妙。当事人许徵,反倒是最冷静的那一个。他不是无知无畏,相反,他看的比谁都清楚透彻。

    秦王贤名在外,最爱惜名声。招揽被拒秦王肯定心中不快,不过,总不至于为了这点事就要了他的性命。更何况,中间还有纪泽这一层姻亲关系。不看僧面看佛面,最多就是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就在此时,跑堂的伙计走了过来,殷勤的笑道:“席位已经摆好了,请几位客官移步。”

    秦王淡淡地嗯了一声,抬脚走了过去。

    ......居然没翻脸没发火?

    许徵一愣,站在原地忘了动弹。

    秦王坐了下来,神色依然恢复如常,笑着招呼道:“五弟,许徵,你们两个傻呆呆地站在那儿?还不快点过来!”

    许徵定定神,含笑应了。走到秦王身边坐下。

    秦王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亲切地和许徵闲聊起来。秦王才学渊博,见识也颇有过人之处,谈笑风生,实在令人很难生出恶感。

    许徵刚才侥幸逃过了一回,如今秦王又摆出了毫不介怀的样子,他要是板着脸可就是不识好歹了,只得打起精神相陪。

    ......

    隔着一道屏风,秦王和许徵的谈笑声清晰的传了过来。

    邹氏高高提起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太好了!秦王殿下大人大量,并未和许徵计较刚才的言语之失。

    许瑾瑜却没觉得轻松,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

    秦王礼贤下士是没错,许徵也确实是才华过人。可秦王身边谋士如云,不缺有才学的人。 是什么理由,让秦王对许徵这般看重?

    一直深藏在心底的疑惑再次浮上心头。

    一团迷雾中,似乎有一个隐约的念头掠过,然而,没来得及细想,就一闪而逝......

    “瑾娘。”邹氏悄悄地扯了扯许瑾瑜的衣袖,声音压的极低:“刚才可真是吓死我了。徵儿也真是的,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当面回绝。幸好秦王殿下没生气,否则。今日可就真的难收场了。”

    许瑾瑜扯了扯唇角,同样压低了声音:“我倒是觉得大哥做的对。”

    邹氏心中不赞成,可此时此刻此地实在不适合争辩这个问题:“先不说这些。等回去再说。”

    秦王就坐在隔壁,万一听到什么只字片语就糟了!

    鼎香楼不愧是京城最出名的酒楼,上菜的速度快。菜肴鲜香可口。可惜许瑾瑜和邹氏都是满腹心事,再美味的饭菜吃到口中也没什么滋味。

    母女两个很快就搁了筷子。

    屏风的另一边,却是酒兴正浓。

    秦王频频举杯,许徵也端起酒杯相陪。他的酒量实在不算好,很快就不胜酒力。

    许徵生的俊秀斯文,眉眼间浮了几分醉意,俊脸泛红,更显动人。

    秦王目光灼灼,心中阵阵悸动,喝下的酒在胃里迅速的灼烧。全身燥热难耐。幸好是坐着,否则就要当众出丑了......

    越难到手的,越是惦记。

    秦王对许徵就是如此。

    秦王府里除了正妃李氏之外,还有不少美貌的侍妾。李氏生了两个儿子,侍妾里也有所出。从表面看来,秦王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他嗜好男风。

    秦王野心勃勃,一直以贤名示人,这个不光彩的毛病当然不能让人知晓。

    等闲的也入不了秦王的眼。要相貌出众,要气质过人,要才思敏捷。要懂诗词书画。家世太显赫的不能碰,免得惹来麻烦。最好是家世低一些的......

    许徵的出现,令秦王心荡神驰。

    短短几次接触后,秦王就下定了决心。这个人,他是要定了!

    想长久将人留在身边,当然要花些心思。许徵有自己的清高和傲骨,并未让秦王退却,反而对许徵更高看了几分。

    秦王心思浮动,实在按捺不住亲近许徵的冲动。亲自端起酒壶为许徵斟酒。

    许徵忙笑着推辞。

    两人争夺间,秦王正大光明地抓住了许徵修长的手:“不过是亲自斟杯酒罢了,你就别推辞了。”

    说着,硬是为许徵倒了酒。然后依依不舍地松了手,心中暗暗回味不已。

    许徵有了几分酒意,并未留意到秦王异常灼热的目光,

    楚王就坐在秦王身侧,将秦王异样的反应尽数看在眼底,眸光一闪。口中却笑道:“三哥,许徵可没你的好酒量,再这么喝下去,他今天只怕是走不出这个雅间了。”

    秦王笑道:“喝醉了怕什么,反正有马车送他回威宁侯府。”

    许徵趁机放下酒杯告饶:“我确实不胜酒力,不能再喝了。还请三公子见谅!”

    面泛桃花,也不过如此!

    秦王心旌摇摇,不知花了多少力气,才将心头的蠢蠢欲动按捺下来:“也罢,就饶过你这一回。等你考中秋闱了,摆宴席庆贺的时候,可不能再这般推拒躲闪了。就算是酩酊大醉,也要陪本王尽兴。”

    心情亢奋激动之余,也忘了遮掩自己的身份,本王两个字很自然的出了口。

    许徵不好拒绝,只得笑着应下了。

    许徵眼里那一抹勉强的无奈,自然瞒不过秦王。

    秦王非但没打退堂鼓,反而心中更多了几分征服掌控的欲~望。

    他耐心有限,最多再等上几个月。等许徵考过了秋闱,他将许徵招揽进王府就不会引人注目。

    许徵注定了会是他的人!

    ......

    许瑾瑜和邹氏隔着屏风等的心焦。可秦王谈兴极浓,扯着许徵说个没完。一直到未时正才散了席。

    临分别前,秦王还拍了拍许徵的肩膀,朗声笑道:“我和你实在投缘。可惜你要静心读书,不便常出来应酬喝酒。”

    许徵对秦王的热情也有些不胜其扰,面上却不便流露出来,客气地应对了几句。

    楚王话不多,存在感也不强,冲许徵和许瑾瑜笑着道了别,便随着秦王离开了。

    总算是走了!

    许瑾瑜和许徵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秦王:许徵,你注定了会是本王的人!

    安宁公主:三哥,你怎么可以抢我的驸马!

    许瑾瑜:......都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