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九章 偶遇(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要出府的事,当然瞒不过小邹氏。

    邹氏笑着说道:“......徵儿和瑾娘长这么大了,还没见回过老宅。趁着今日有空,我想带着他们回去看看。”

    昨天刚婉拒了亲事,今天又想回邹家老宅。下一步该是搬出侯府了吧!

    小邹氏何等精明,几乎立刻就猜出了邹氏的用意,心里暗暗恼怒不已。面上却半点不露,笑吟吟地说道:“说起来也怪我疏忽了,早该陪着大姐一起回娘家看看才是。妧姐儿出阁的日子就快到了,我忙着写请帖准备酒宴,没空陪你们一起去邹家老宅了。”

    小邹氏这么一说,邹氏顿时有些歉然。小邹氏这么忙,她总该留下帮忙才是。过段日子再回老宅也无妨。

    邹氏正要张口,许瑾瑜的声音响了起来:“姨母这么忙,不必管我们。我们今日就是回去看看。”

    邹氏只得顺着许瑾瑜的话音往下说:“瑾娘说的是,我们帮不上忙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好意思再让你陪着我们出府。”

    许徵也笑道:“我们天黑前一定回来。”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小邹氏也不好再阻拦,只得笑着应下了。

    等邹氏母子三人一走,小邹氏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目中闪过冷意。半晌才吩咐一声:“含玉,你打发府里的小厮给世子送个信,让他今天回府一趟。就说我有要事和他商议。”

    含玉素来伶俐,立刻应了退下。

    至于是什么“要事”,这可不是她一个区区丫鬟可以打听的。

    ......

    邹氏母子三人乘着马车,出了侯府。

    许瑾瑜时不时地撩起车帘一角往外看。

    往日出府,大多是和小邹氏一起,要么就是和纪妧她们同乘一辆马车,总得摆出大家闺秀的样子,处处拘谨。今天只有母子三人,可就随意多了。

    许徵也凑了过来,兄妹两个有说有笑。十分愉快。

    邹氏见兄妹两个这般开心,心中也觉得快慰。原本因为惹恼小邹氏生出的些许不安,也很快散去。

    “娘,邹家老宅还有多远?”许徵笑问:“我们出来也有半个多时辰了。”

    邹氏笑着答道:“快了。在前面右转就到了。”

    许徵探头张望一眼,兴致勃勃的说道:“这附近有一家极出名的酒楼,叫鼎香楼。前些日子我和纪灏他们一起来过。我们先去邹家老宅,中午正好去鼎香楼吃饭。”

    许瑾瑜俏皮的眨眨眼:“那这一顿午饭可就由大哥来请了。”

    许徵咧嘴一笑:“别说一顿饭,就是一辈子的饭。大哥也供得起。”

    “这话可不能乱说!”邹氏笑着白了许徵一眼:“瑾娘以后可是要嫁人的。哪里用得上你这个大哥操心。”

    许徵不以为意的笑道:“就算妹妹嫁人了,我这个做大哥的也不会撒手不管。”

    许瑾瑜听的窝心极了,甜甜一笑:“大哥对我真好。”

    这世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男子会这般全心全意的待她好了。就算是将来有了丈夫,大概也不会像大哥这样毫无原则掏心掏费的对她吧!

    等等,一想到丈夫,为什么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一张英俊冷然的脸......

    许瑾瑜全身恶寒了一下,迅速的将那张不请自来的脸孔逐出脑海。

    ......

    很快就到了邹家老宅。

    这是一栋五进的大宅院。比起威宁侯府和安国公府自然差的远了,不过,在寸土寸金的汴梁内城。有这么一栋宅院,一家几十口住着也绰绰有余了。

    自从邹氏的兄长去了山东之后,老宅就闲置了下来。只留了一个老管家和几个下人守着。

    老管家亲自开了门,见了邹氏,颤颤巍巍的跪下了:“奴才见过大小姐。”

    这久违的熟悉称呼,令邹氏唏嘘感怀不已,忙亲自搀扶起老管家:“赵管家,快些免礼。”

    又对许瑾瑜兄妹说道:“我还没出阁的时候,他就是我们邹家的管家了。他是亲眼看着我长大的。你们两个以后见了赵管家,可不能怠慢了。”

    兄妹两个立刻应下了。齐声叫了声赵管家。

    赵管家今年已经快六十了,头发花白,身体还算健朗,就是眼力耳力不如以前。一路领着邹氏母子三人进了内堂。又吩咐丫鬟送茶水来。

    许瑾瑜迅速的打量内堂一眼。陈设确实有些陈旧,不过,却很干净。看得出下人没有偷懒,日日打扫的勤快。

    主子们都不在府里,能和邹氏闲话几句的,也只有赵管家了。

    邹氏笑着对赵管家说道:“我回京城也有几个月了。一直住在威宁侯府里。今日特地带着他们兄妹两个回来看看。徵儿打算参加今年的秋闱,得有个安静的地方读书温习。我已经让人送信给大哥了,说不定很快就会回来住些日子。”

    赵管家忙笑道:“大小姐放心,奴才这几天就领着他们里里外外的收拾打扫一遍。想什么时候回来都行。”

    邹氏含笑点了点头。

    喝了杯茶,邹氏又领着儿女在老宅里转了一圈,很快就到了正午。

    赵管家正要忙碌着张罗午饭,许徵笑道:“赵管家不用忙活了。我们不在这里吃午饭。鼎香楼就在附近,我们打算去鼎香楼。”

    鼎香楼赫赫有名,赵管家当然听说过,也不再挽留,热情地送了三人出府。

    ......

    从邹家老宅到鼎香楼,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

    许徵先下了马车,然后体贴地搀扶着邹氏和许瑾瑜下马车。

    鼎香楼前迎客的小厮,眼尖地瞄到了有威宁侯府标记的奢华马车,立刻迎了过来:“客官里边请,二楼有雅间。”

    一边殷勤地招呼,一边偷偷抬眼看向少年身侧的美丽少女。

    许徵心中有些不快。可是以许瑾瑜的美丽出挑,只要出现在人前,吸引男子的目光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不止是这个跑堂的小厮,还有从那边过来的几个男子......

    等等!领头的那两个怎么这么眼熟?(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许徵:妹妹不嫁人也没关系,我养她疼她一辈子!

    陈元昭:......有我在,就不劳烦大舅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