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八章 乱麻(三)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回了侯府之后,小邹氏特意留了邹氏说话:“大姐,前些天我和你说过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邹氏早有准备,歉然地笑了一笑:“我们两个是亲姐妹,有什么话我也不瞒着你。此事我已经和徵儿瑾娘都说了。顾氏走了还不满一年,谈及亲事未免有些太早了。而且,徵儿很快就要参加秋闱,若是侥幸能考中,还有明年的春闱。就算是说亲,也得先将他的亲事定下,才能轮到瑾娘的亲事。所以,这事暂且放一放吧!”

    小邹氏笑容一顿,心里暗暗不悦。

    哼!什么暂且放一放,分明都是借口。肯定是看出安国公府有结亲的苗头,所以不肯应了这一门亲事......

    小邹氏城府极深,心里纵有不快,也没流露出来,笑着说道:“说起来也是我太着急了。想着这么好的亲事,得留给自己的亲侄女,总好过便宜了外人。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此事就搁一段日子再说好了。”

    邹氏握着小邹氏的手:“妹妹可别怪我才好。”

    “大姐说这话我可不爱听。”

    小邹氏笑的十分亲热:“结亲是亲上加亲的喜事。成了当然好,就算是不成,我们也是嫡亲的姐妹。难道我还能为这事怪你不成。再说了,世子家世相貌人品摆在这儿,不知多少千金闺秀想嫁到侯府来。难道我还愁娶不到儿媳么?”

    邹氏忙顺着小邹氏的话音把纪泽狠狠的夸了一通。

    小邹氏面上笑颜如花,心中冷笑连连。

    贪婪是人的本性。邹氏母女也不例外。想高攀安国公府,也得掂量掂量自己。

    ......

    许瑾瑜和许徵回了引嫣阁之后,也开始了一番交心的长谈。

    许徵凝视着许瑾瑜:“妹妹,现在只有我们兄妹两个人。我问你,你一定要说实话。你对陈元昭到底是何心意?”

    不等许瑾瑜回答,又说了下去:“你落水被他相救一事,大概已经传开了。安国公夫人对你又颇为和善,落在有心人眼里,只怕会以为陈家会和我们许家结亲。如果你对他无意。那日后绝不能再和他私下见面。免得落人口实,损了名节!”

    如果对陈元昭有意......那可就头痛了!

    陈元昭冷冰冰的,性子又狠辣无情,实在不是什么良配。说实话。他看陈元昭从头到脚都不顺眼。

    这种冷厉心狠的男子,根本就配不上温柔聪慧的妹妹!

    他也绝不乐意这样的人做妹夫!

    许瑾瑜没有犹豫,很快答道:“大哥,你多虑了,我对陈元昭绝没有半点男女之情。之前说那些话。是想断了元青表哥的心思,谁能想到陈元昭竟然就站在门外偷听。”

    “没这份心就好。不管陈家人怎么想,我们问心无愧就行了。”

    许徵面色缓和了不少。想了想又问道:“对了,你今天到底和陈元昭说什么了,我远远看着也觉得他脸色不好看。”

    何止是不好看,那一张俊脸简直阴沉的吓人。

    隔的那么远,他都觉得心里凉嗖嗖的,纤弱的妹妹怎么能吃得消。

    许瑾瑜眨眨眼,神色自若地笑道:“其实也没说什么,他问我说的话是真是假。我让他别多心。这世上的男人死光了,我也不会喜欢他。”

    “说得好!”许徵听的身心舒畅:“他以为他是谁,一副高高在上高不可攀的样子。我们可不稀罕!就算陈家登门来提亲,我们许家也不会搭理。”

    许瑾瑜哑然失笑:“大哥,你想多了。陈家人怎么可能登门来提亲。”

    先不说门第之别,陈元昭也从来不是听从父母之命的人。否则,前世也不会到临死的那一天依然孑然一人了。

    至于陈元昭对她留心什么的,更是不可能的事。

    他对她抱着成见偏见才是真的。

    这一点,从眼角眉梢流露出来的轻蔑和冷然就能窥出一般......今天那一通毫不客气的讥讽,真是狠狠出了心头一口闷气。

    许瑾瑜不愿再想那张恼人的脸。很快扯开了话题:“娘怎么还没回来?”

    许徵随口应道:“大概还在和姨母说话。”

    说什么要说这么久?

    许瑾瑜心里一动,低声道:“或许,姨母在和娘说我的亲事。”

    小邹氏心中一肚子算计,忽然冒出一个陈元昭来。心里肯定不踏实。留了邹氏说话,十有八九是在催问亲事。

    许徵笑着安抚许瑾瑜:“你放心,娘一定会照着我们之前商议好的,将此事敷衍过去。如果姨母为了此事恼怒不快,我们就搬到外祖家的老宅去。”

    确实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许瑾瑜轻叹一声:“最好是拖上几个月。再有三个多月就是秋闱了,你得专心温习。不要为这些琐事忧心。”

    正说着话,邹氏回来了。

    ......

    “娘,姨母和你说了什么?”许徵抢着问道:“是不是催问妹妹的亲事?”

    邹氏无奈的笑了一笑:“可不是么?我照着你们之前说的借口敷衍了过去,她脸上没什么,心里肯定不高兴了。”

    小邹氏还在闺阁中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性子。不管受了什么委屈心里如何不快,脸上从不会显露半分。

    邹氏嫁给许翰之后,夫妻恩爱和睦,许翰连个妾室和通房都没有,内宅一片平和。邹氏顺心顺水的日子过了十几年,论心机城府远远不及小邹氏。

    这一点,邹氏也是心知肚明。在一双儿女面前也没什么可遮掩的:“我这次是应付过去了。不过,以她的精明,我也不知能拖多久。”

    “娘,还是先做好最坏的打算吧!”许瑾瑜接过话茬:“现在就让大哥写一封信,打发人送给舅舅。再去邹家老宅那边看看,让下人收拾打扫。说不定哪一天就要搬出侯府。”

    邹氏点点头:“也好。说起来,我们来京城几个月了,还没回过邹家老宅,确实该回去看看。”

    许徵立刻说道:“明天我陪你们一起去。”

    ......(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