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七章 乱麻(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叶氏无视陈元昭僵硬的表情,笑吟吟地说道:“许家小姐落水,是你亲自救了人。人家清白的姑娘家,被你又看又抱的,清名可是全毁在你的身上了。身为男子,总该负起责任来,娶了许家小姐过门才是正理。”

    “这几天我已经反复想过了。许瑾瑜没了父亲,娘家只剩下母亲和兄长。家世确实低了一些。不过,那个邹氏没太多城府,许徵谦恭有礼才学过人,将来说不定会有大出息。我们是娶媳妇回来,家世低一些也无妨。最要紧的是人出挑。今日我仔细看过了,许瑾瑜生的好相貌,看着聪慧又柔顺可人。诗词书画皆通,又擅长女红。这样的女子,勉强也配得上你了......”

    先是陈元青,现在又是叶氏。

    真是一团乱麻!

    陈元昭回过神来,迅速地打断叶氏的滔滔不绝:“母亲,我没有成亲的打算,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

    他和许瑾瑜?怎么可能!

    叶氏不以为意的说道:“我这怎么是乱点鸳鸯谱。那天去秦王府做客的女眷们,都知道你救了许瑾瑜。明面上不说,暗地里大概早就传开了。我们陈家如果不去提亲,许瑾瑜还能嫁给谁?”

    提起救人,陈元昭心中一阵莫名的恼火。

    许瑾瑜落水时,他只想着心中疑团还未解开,完全是下意识地救了人。常年在军营里,平日接触的都是五大三粗的糙汉子,他竟忽略了男女之妨这么要紧的事。

    可救都救了,现在再后悔当时的冲动也迟了。重要的是怎么打消叶氏去许家提亲的念头。

    “救人是事急从权,总不能因为我下水救了人,就要去许家提亲。”陈元昭淡淡说道:“许家人已经登门道了谢,这件事也彻底了解了。以后不要再提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陈元昭冷然道:“我说过了,暂时我没有成亲的打算。你不用再费心了。还有,你千万别擅做主张。否则,我就请旨去边关。”

    叶氏满心的欢喜被浇了一大盆冷水。瞬间透心凉。

    自己的儿子什么性子自己最清楚。陈元昭绝对说得出做得到!

    戍守边关最易累积战功,也是最危险的。说不定哪一天就马革裹尸了。就算没有性命之忧,在边关一待就是数年不能回京。威宁侯就是最好的例子......

    威宁侯至少还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陈元昭可还没成亲生子呢,绝不能让他去什么边关。

    想到这些。叶氏的语气软了下来:“元昭,我不是想逼你。可你也老大不小了,总不能一直这么孤身一人。依着你的性子,若是对许瑾瑜无意,绝不可能跳进水中救她。你迟早总是要成亲的。娶一个自己喜欢的有什么不好?”

    ......这真是一个无法解释的误会!

    陈元昭索性什么也不解释了,只说了一句:“军营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说完,便转身走了。

    叶氏此次却没恼怒,眼睛反而亮了起来。

    为了成亲一事,母子两人不知争论交锋过多少次。每次都是不欢而散,多这么一回,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更重要的是,叶氏从陈元昭的反应中窥出了一丝希望(喂,你是从哪儿看出来的)。几年都等过来了。再等上一段日子也无妨。

    慢慢软磨硬泡,陈元昭迟早会点头。

    ......

    书房里。

    安国公收敛了笑意,面色深沉,眸光微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书房的门被轻轻的敲了敲。安国公回过神来,沉声问道:“是谁?”声音里微微有些不耐。

    “父亲,是我。”

    短短四个字入耳,安国公的神色顿时为之一缓:“元白,你进来吧!”

    门开了,陈元白走了进来。

    兄妹三人里。陈凌雪肖似生母邱姨娘,陈元昭和叶氏生的有几分相似,只有陈元白承袭了安国公的俊美儒雅,尤其是一双桃花眼。更是像足了安国公。

    安国公平日最器重最喜欢的,也是这个长子。陈元白虽是庶出,却因为安国公的偏爱,在府中地位稳固。陈元白长袖善舞,妻子袁氏也是圆滑玲珑之人,兼且有了两个儿子。隐隐已经将身为嫡子的陈元昭压了一头。

    安国公看着长子,随口笑问:“你今日不用当值吗?”

    陈元白笑着应道:“中午有同僚宴请,我赴了宴之后就回来了。”顿了顿又道:“我刚才回府,正好看到二弟出府。我和他说了几句话,他似乎心情不太好,没说两句就走了。”

    安国公神色淡淡:“哦?元昭也回来了?”

    陈元白有些意外:“元昭回府,没来给父亲请安吗?”

    安国公扯了扯唇角:“他大概是急着回军营,所以没过来。”提起陈元昭,语气不冷不热,甚至近乎淡漠。

    陈元白早已见惯不怪了。

    自小时候开始,父亲就对他格外的偏爱,对嫡出的二弟反而十分淡薄。二弟十岁起进了军营之后,父亲和二弟就更疏远了。

    陈元白偶尔也会觉得疑惑,不过,这样的情形对他十分有利,久而久之,他甚至暗暗庆幸起父亲的偏心来。若是换一个重视嫡庶的父亲,他哪有今日的光景。

    陈元白笑着说道:“二弟素来就是不拘小节的性子,父亲不必介怀。”顿了顿又道:“等母亲为他定下亲事,将来成了亲,或许就会柔和多了。”

    安国公不置可否。

    陈元白又试探着问道:“对了,听闻今日许家的人登门来道谢,母亲还特意留了许家人午饭。父亲今日也该见到那位许家小姐了吧!”

    虽然话没说透,不过,言外之意却很明显。

    从不亲近女色的陈元昭竟主动救了落水的许家小姐,十有八九是动了心。只要父亲和叶氏都同意,就能成就一桩姻缘。

    安国公随意地嗯了一声,显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陈元白很识趣地扯开了话题。

    ......(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读者一:抱了看了,还不打算负责!陈二,你真是个渣!

    读者二:渣男+1

    读者三:+2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