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五章 误会(二)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深沉冷凝的眼睛里,清楚的流露出讥讽和一丝不屑。

    这样的眼神,迅速的勾起了许瑾瑜心底不愉快的回忆。前世羞辱愤怒的一幕猛然浮上心头。

    许瑾瑜全身的血液全部涌了上来,一团怒火在心头熊熊燃烧:“陈元昭,你真是自高自大自以为是自作多情!你该不是以为,我会喜欢上你这样的男人吧!我告诉你,就算这世上的男人都死光了,我许瑾瑜也不会多看你一眼!”

    陈元昭神色一僵,眼里的讥讽不屑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点一点的怒意。

    哼!气死他才好!

    许瑾瑜气到极点,平日的冷静自制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说起来,这件事都要怪你。那一天我在秦王府落水,大哥自会救我,谁要你抢着来救了?现在人人都知道我落水被你救了,背地里不知有多少人在猜测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连我身边的人也一个个来追问我。元青表哥心中生出误会,今日非要追根问底。我只好顺着他的话音编下去,好让他彻底死心。谁知道你会躲在门外偷听!”

    “你现在听清楚了。我刚才说的都是谎话,没有半个字是真的。请你彻彻底底的忘的一干二净。我和你之间也没什么可说的。从今以后,我会离你远远的,你也只当不认识我这个人。”

    许瑾瑜俏脸一片绯红,眼眸亮的灼人,说出的话更是冷硬。

    陈元昭生平何曾受过这样的奚落嘲讽,俊脸阴沉了下来。

    许瑾瑜看着陈元昭难看的面色,心里别提多解气了。颇有些长抒心中一口恶气的爽快,还有占了上风的愉悦:“对了,你刚才不是说有话要独自问我吗?要问就快点问,别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陈元昭将心头的怒火按捺下去,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一天我为什么救你,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她当然清楚!

    “我可不清楚。”许瑾瑜皮笑肉不笑的应了回去:“或许是陈二公子看在姻亲的份上援手,或许是闲着无事。或者是一时抽风,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牙尖嘴利!

    陈元昭冷哼一声:“我懒得和你做口舌之争。上次在墨渊居里你说过的那番话,应该还记得吧!”

    许瑾瑜眨眨眼,一脸无辜:“我说过的话那么多。谁知道你指的是哪一句。”

    就算是脾气再好也忍受不了这样的嘲讽。更何况,陈元昭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闻言皱了皱眉,冷然道:“许瑾瑜,你别再装傻了。那一天你提醒我朝堂即将生乱,还有离楚王远一些。你不过是一个长在闺阁的女子。怎么会知道这些?”

    许瑾瑜面不改色的应道:“我随口说说罢了,你不必当真。”

    陈元昭:“......”

    很好!

    如果许瑾瑜是想惹来他的怒火,她算是成功了!

    陈元昭常年的冰块脸有了裂纹,薄薄的唇抿的极紧,眼神冷冽逼人,浑身散发出冰冷夺人的气势。别说是一个闺阁少女,就是男子站在他面前,大概也会觉得双腿发软:“我再问你一次,你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

    ......她说出那番话的时候,确实是冲动之举。以陈元昭的精明。岂能不生出疑心?

    说都说了,现在后悔毫无益处,只能先应付过去再说。

    许瑾瑜心念电转,很快便想好了托词:“既然你追问不休,我就告诉你实话好了。有一日秦王到侯府,大哥和秦王同席喝酒。那一天秦王喝了很多酒,酒后说了许多话。大哥回来之后学给我听,我就悄悄地记下了。朝堂即将生乱,不可小觑了年幼的楚王......这些都是秦王说的,到底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我也不清楚。”

    将所有事都推到了秦王身上。

    许瑾瑜神色镇定坦然,眼神清澈明亮,半点不像作伪。

    陈元昭眼眸暗了一暗,薄唇扯出冷笑。

    好一个许瑾瑜!扯起谎来比真的还要真!

    可惜这些话。他半个字都不信。真正的理由,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今日的追问,只是为了证实心里的猜想罢了......

    她的反应,正说明了她的心虚!

    陈元昭正要张口说什么,忽的神色一动:“有人来了。”

    这话题跳跃的太快了!许瑾瑜一怔,下意识的回了一句:“哪有人来?我根本没听到脚步声。”

    陈元昭瞄了她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来人有三个,脚步绵软,显然都是女子。其中一个脚步急促,大概是急着到邀月居来。听着脚步声,现在应该已经到院门外了。”

    话音刚落,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陈元昭的耳力竟如此灵敏!日后可得小心一些,有他在场的时候,千万别说他的坏话。

    院子里的丫鬟小厮都退下了,许瑾瑜离门最近,便转身去开了门。

    门一开,陶氏隐含着怒气的脸孔顿时印入眼帘。

    陶氏看到许瑾瑜时,心里的火气嗖的涌了上来。她果然没料错,许瑾瑜对陈元青死心不息,竟然到邀月居来了。

    “怎么是你来的开门。”因为许瑾瑜挡着,陶氏一时没看清院子里的人,声音里含着隐忍的怒火:“元青呢,怎么站在那儿动也不动没来开门?”

    那口气,仿佛许瑾瑜是一个迷惑了她儿子的狐狸精!

    许瑾瑜就是有再好的脾气,也被这一眼激怒了。

    她可以体谅一个寡母对儿子的精心照顾和在意,也可以包容陶氏偶尔流露的不悦。可陶氏此时的神情和言语实在太过分了。在陶氏心中,陈元青如珠似宝,别人家的女儿难道就该任人轻视鄙夷吗?

    说句难听的,如果她真的对陈元青有这份心,陶氏想拦也拦不住。陶氏管不住自己的儿子,还要迁怒到她身上来,着实可恼可笑。

    许瑾瑜什么也没说,只让了开来。让陶氏看清站在那儿的男子脸孔。

    ......怎么会是陈元昭?!

    元青人呢?

    陶氏所有的表情都凝固住了,残余的怒气显得格外可笑。

    ......(未完待续。)

    PS:  听说大家都爱小剧场,所以小剧场君今天又萌萌哒露面~

    ----------

    小剧场:

    陶氏:许瑾瑜你这个狐狸精......等等,怎么是陈元昭?

    许徵愤怒:谁敢说我妹妹是狐狸精,我分分钟饶不了她!

    陈元青愤怒:说瑾表妹是狐狸精,就算你是我亲娘我也不能原谅!

    陈元昭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拔出了宝刀斩风。

    你再多说一个字试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