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八十二章 谎言(一)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随着众人一起看了过去。

    一张憔悴清瘦的少年面孔出现在眼前。

    是陈元青!

    俊朗爱笑的少年没了往日的神采飞扬,整个人瘦了一圈,神色黯淡。在看到许瑾瑜的一刹那,目光迅速的亮了一亮。

    许瑾瑜心中微酸。却不得不逼着自己狠起心肠,很快移开了目光。

    陈元青眼中的亮光迅速暗了下来。

    “元青,你怎么过来了。”安国公笑着招呼了一声。

    陈元青定定神道:“我听说有客人来,所以特地过来看看。”说着,上前和众人一一行礼。

    许徵对陈元青好感有限,不过,见了陈元青此刻的模样,总得意思意思问上几句表示关切:“半个多月没见,元青表弟似乎消瘦憔悴了不少。”

    陈元青勉强笑道:“我前些日子病了一场,这两日才有所好转。”

    许徵礼貌又客气地说道:“即是如此,元青表弟可要多保重身体。”

    然后,陈元青站到了许瑾瑜面前,喊了声瑾表妹。一个字都没多说,往日爽朗爱笑的眼睛里,如今盛满了落寞和忧伤。

    他巴巴的跑到世安堂来,不过是想多看她一眼罢了。

    许瑾瑜心里一酸。一个女子,一生中能遇到这么一个全心全意喜欢自己的少年,是何等的幸运!可她却亲手推开了这份感情......

    然而,已经做了决定的事,不该也不能后悔!

    许瑾瑜行礼,叫了一声“元青表哥”,然后便垂下眼眸。

    陈元青没什么城府,一张俊脸像白纸一样,几乎所有的心思都写在脸上。在场的长辈都是老于世故的,焉能看不出来?

    叶氏不动声色的瞄了垂首不语的许瑾瑜一眼,浅笑着说道:“时候也不早了,我这就命厨房准备饭菜。今日诸位就留在府中吃了午饭再走。”

    小邹氏忙笑道:“这也太叨扰了。”

    “这有什么叨扰的。”叶氏笑道:“平日总我一个人在世安堂里吃饭,冷冷清清的。今天有这么多人陪我,我高兴还来不及。”

    ......叶氏是出了名的高傲难缠,今天却出人意料的随和。小邹氏受宠若惊之余。心里不免暗中生疑。

    叶氏忽然这么热情,该不会在算计什么吧!

    正说着话,就听丫鬟禀报,陶氏来了。

    陶氏似乎是得了消息匆匆赶来,因为疾步行走而起的红晕尚未消褪。眼中有一丝隐忍的怒意。

    “弟妹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打发人过去叫你。”叶氏笑着说道:“今天府里来了这么多贵客,中午我留了他们在世安堂吃午饭。你和元青也一起留下吧!”

    陶氏挤出一个笑容:“我留下倒是无妨。不过,元青生病还没痊愈,饮食要清淡,又不能饮酒,还是别留下了。免得扫了大家伙儿的兴致......”

    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元青打断了:“娘,我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如果你还不放心,我向你保证滴酒不沾。这总行了吧!”

    陶氏:“......”

    陶氏的脸色实在不算好看。

    听到许家人登门,陈元青立刻就跑到了世安堂来。现在又坚持留下吃午饭......这个许瑾瑜,到底是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将他迷的鬼迷心窍?

    可陈元青话已经说出了口,陶氏也不好再说什么,神情僵硬的笑了一笑:“你既是想留下,那就依着你。不过,可千万别沾酒。”

    许徵也皱了皱眉。

    是陈元青主动来的世安堂,也是他硬是要留下吃午饭。陶氏摆这脸色是给谁看?

    就冲着陶氏,他今日也绝不会允许陈元青和许瑾瑜私下见面说话。

    ......

    午饭时男女各设了一席。中间以屏风相隔。虽不见其面,却能听到彼此的声音。

    陶氏正巧坐在许瑾瑜的对面。时不时的看许瑾瑜一眼,目光中颇有些不善的意味。

    许瑾瑜心知肚明陶氏又在迁怒于人,心里也有些微的不快。

    在陶氏的眼中。自己的儿子千好万好,不管什么都是别人的错。幸好她没有生出嫁给陈元青的念头,不然,就这么一个尖酸苛刻的婆婆也够人头痛的。

    被陶氏这么盯着,许瑾瑜也没了胃口,草草吃了几口就搁了筷子。

    邹氏关切地低声问道:“瑾娘。你怎么只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许瑾瑜随意地笑了一笑:“早上吃的多,还不怎么饿。娘,你吃饭吧,不用管我。”

    邹氏也不是傻子。对面的陶氏频频看过来,神色间半点不见柔和,反而有些虎视眈眈的样子......哼!不管好自己的儿子,反而来怪她的女儿,亏陶氏有这个脸。

    邹氏心中不喜,碍着叶氏的颜面也不好发作,心里暗暗想着,待会儿吃了午饭立刻就告辞。也免得待在这儿白白受这份闲气。

    吃完饭后,没等邹氏张口,叶氏便含笑道:“园子里种了一片芍药,前两日刚开了花,我陪你们去赏一赏芍药如何?”

    小邹氏想也不想地应了下来:“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邹氏无奈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此时,许徵从屏风后转了过来,笑着说道:“妹妹,母亲姨母她们去赏芍药,你随我去赏竹林如何?”

    许瑾瑜心里一动,下意识地点头应了。

    许徵绝不会无端找她赏什么竹林,分明是想避开长辈们说话。

    陶氏不知想到了什么,眉头皱了一皱,正要说话,叶氏已经笑着应了:“你们年轻人不耐烦听我们唠叨,自行其便好了!”

    ......

    许瑾瑜的预感很快得到了印证。

    兄妹两个刚出了世安堂,陈元青便追了上来:“徵表哥,瑾表妹,府里的路你们两个都不熟悉,我给你们领路。”

    ......许瑾瑜一怔,迅速地看了许徵一眼。

    大哥不是一直都不喜欢陈元青么?今天怎么主动制造机会给他们见面?

    许徵回了个无奈的眼神。

    依着他的意思,巴不得许瑾瑜离陈元青越远越好,可陈元青午饭前特意将他扯到一旁,低声下气的哀求......同为少年,他很清楚这样的恳求需要多少勇气。一时倒也不忍心拒绝了。

    兄妹素有默契,一个眼神便明白了对方所想。

    许瑾瑜没吭声,算是默许了许徵的安排。

    陈元青没去竹林,反而领着许徵许瑾瑜到了邀月居。巧娟迎了上来,见到许瑾瑜兄妹时心里暗暗一惊,面上却不敢流露出来,恭敬的行了礼。

    陈元青低声吩咐:“让所有人都退下,没我的吩咐,不准靠近半步。”

    巧娟应下了。很快,下人便退的一干二净。

    陈元青祈求的看了许徵一眼。那一眼的意思很明显。

    他想和许瑾瑜独处片刻!

    许徵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淡淡道:“瓜田李下理当避嫌。更何况,你母亲对我妹妹极有成见,如果你们两个独处又被你母亲发现了,你觉得她会怎么想?又会说些什么?元青表弟,今日我是冲着你对妹妹一腔真情才答应了你的请求。可我绝不会冒着让妹妹清名有损的风险。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有什么话你快点说。”

    说完,许徵走开几步到了廊檐下,略略侧过身子,眼角余光却密切留意这边的一举一动。

    显然,这已经是许徵能接受的底线了。

    陈元青无奈的苦笑,抬起头,正迎上许瑾瑜的眼眸。她的眼眸清澈明亮,平静柔和,却又显得那样淡漠疏远。

    陈元青心里一阵纠痛,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瑾表妹......”明明有满肚子的话要说,这一刻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许瑾瑜硬起心肠,淡然问道:“元青表哥,上次在墨渊居,我已经把说的很清楚了。你这次费尽了心思要见我,不知还有什么话要说。”

    许瑾瑜的冷漠,宛如一盆冷水浇下来,陈元青瞬间全身冰凉。

    可有些话憋在心里,实在不吐不快。陈元青深呼吸一口气,低声问道:“那一天在秦王府,你不慎落水,是二哥救了你对吗?”

    果然是为了此事......

    许瑾瑜没有否认:“是。今日我随母亲兄长携礼登门,就是专程来致谢。”

    陈元青踌躇片刻,终于问出了口:“二哥......为什么会特意救你?”

    又来了!这几天,身边所有的人几乎都问过这个问题!许瑾瑜坦然应道:“我又不是陈二公子,哪里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大概是出于姻亲的颜面。”

    谎话说的次数多了,就连许瑾瑜自己都觉得这就是真正的答案。

    “这怎么可能。”陈元青神色激动起来,眼中溢满了痛苦:“没人比我更了解二哥。他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救一个落水的女子,别说是姻亲,就是嫡亲的妹妹掉进水里,他也未必肯救。他......分明是喜欢上了你!”

    许瑾瑜:“......”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陈元青却误会了许瑾瑜僵硬的神色,以为自己说中了事实,心痛如绞:“二哥中意你,那你呢,是不是也喜欢二哥,所以才会拒绝我?”

    ......(未完待续。)

    PS:  下一章会发生什么,相信大家肯定猜到了~O(∩_∩)O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