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教女章 章 章 章 章 章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顾夫人来了威宁侯府。

    小邹氏一脸歉然:“亲家夫人,真是对不住了。好好的去秦王府做客,谁能想到竟遇上这等事。连累的顾四小姐落水受了寒气,我这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顾夫人竟也是一脸歉意:“采蘋年轻冒失,让亲家夫人忧心了。”顿了顿又说道:“我现在就去看看采蘋,让她这几日安心静养,绝不再给夫人添乱了。”

    小邹氏:“......”

    感情顾夫人根本没打算把顾采蘋领走,还要继续留在侯府!

    以小邹氏的城府,心里纵然再鄙夷不屑愤怒,也绝不会流露出来,甚至亲切地笑道:“你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顾氏虽然走了,纪家和顾家的姻亲是不会断的。顾四小姐只管安心的留下静养,想住多久都行。”

    最后一句,稍稍有些刺耳。

    顾夫人只当没听出小邹氏的话中带刺,叹道:“采蘋自小就和蕙娘最亲近。如今蕙娘走了,她在侯府里住着,心里也能多些安慰。说不得就要厚颜打扰一段时间了。”

    ......果然是打着赖在侯府不走的主意!

    小邹氏心中气的冷笑连连。

    哼!暂且让顾采蘋母女蹦跶去吧!等邹氏和许瑾瑜点了头,顾家的如意算盘就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

    小邹氏陪着顾夫人到了沉香阁。

    顾采蘋面色苍白憔悴,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见了顾夫人,满心的委屈顿时涌了上来:“娘......”

    顾夫人心疼地搂住顾采蘋,上下打量几眼,见确实没什么大碍才放了心。

    小邹氏咳嗽一声:“你们母女两个肯定有不少体己话要说,我暂时就不相陪了。”

    待小邹氏离开之后,顾夫人立刻屏退了所有下人,屋里只剩母女两人。

    顾采蘋断断续续的抽噎着,泪水滑过秀丽的脸庞。看来楚楚可怜。顾夫人却没安慰顾采蘋,反而低声问道:“采蘋,昨日在秦王府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采蘋心虚地不敢和顾夫人对视:“朝霞不是都已经告诉你了么?就是许瑾瑜不慎落水,当时我站的最近。她心慌意乱正好抓住了我的手,然后我被她拖着一起落了水......”

    顾夫人心里一沉,皱起了眉头。

    顾采蘋根本没说真话。

    “这些场面话用来忽悠别人还差不多,”顾夫人的声音冷了下来:“在我面前你也不打算说实话了吗?”

    顾采蘋心里一个咯噔,顿时显出了几分慌乱无措:“娘。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是我肚子里生出来的,你有几斤几两心思,难道我看不出来?”顾夫人不悦的瞪了她一眼:“你要是再遮遮掩掩的不说实话,我现在就带你回去。”

    这话算是说中了顾采蘋的软肋。

    顾采蘋像被戳破了的气球,立刻软了下来:“娘,你别生气,我现在就告诉你实情......”一咬牙,将那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顾夫人的脸色变了又变,眼中的怒意渐渐聚集。

    顾采蘋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事情就是这样了。娘,我当时真的是一时糊涂。其实我早就后悔了......”

    顾夫人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这个没用的东西!长了一副猪脑子吗?就算有什么心思,也该选好时间地点。怎么能在秦王府里动手!幸好许瑾瑜没揭穿你,万一当场闹开来,你要怎么收场?”

    顾采蘋被骂的泪水连连,心里也觉得委屈:“我当时算的好好的,谁能想到许瑾瑜那般狡猾无耻,竟拉着我一起落了水。”

    更可气的是,那些人只顾着救许瑾瑜,根本没人搭理她!

    顾夫人气的浑身簌簌发抖,恨恨的用手指点了点顾采蘋的额头:“这种事在动手前。至少也该筹谋的仔细一些,将对方所有的反应都预料到,想好应对的措施。最好是由别人动手,自己置身事外。这样事发了也能撇的一干二净。教了你这么多。事到临头就忘的一干二净。只顾着一时痛快,不顾及善后......真是愚不可及!”

    顾采蘋自知理亏,哪里还敢辩解,老老实实地挨骂。

    顾夫人发了一通火气之后,情绪总算稍稍平静下来。

    “娘,我现在要怎么办?”顾采蘋有些不安的小声问道。

    顾夫人轻哼一声。没好气地说道:“还能怎么办?继续在侯府里住着,先把身子养好再说。”

    这么说,也就是不用急着回顾家了!顾采蘋心里一阵窃喜,脸上终于又有了笑容:“还是娘对我最好了。”

    顾夫人余怒未消,板着脸孔说道:“这些日子消停点,别再惹事!”

    顾采蘋唯唯诺诺的应了,忍不住将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娘,你说那个许瑾瑜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是我推她落的水,为什么她不肯将实情说出来,反而要替我遮掩?”

    这个问题,她已经整整想了一夜,可怎么也想不通。

    换了她是许瑾瑜,这口气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推己及人,顾采蘋总觉得许瑾瑜暗中一定在算计什么。说不定正酝酿着什么阴谋。

    顾夫人眸光一闪,淡淡说道:“许瑾瑜的反应确实有些可疑。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确定,她对威宁侯世子妃的位置应该无意,日后不会成为你的对手。”

    顾采蘋先是一怔,旋即不以为然的说道:“这个只怕未必。姐夫这样的男子,许瑾瑜岂有不动心的道理。”

    “你怎么也不动脑子想想。”顾夫人忍不住又瞪了顾采蘋一眼:“许瑾瑜若是心仪世子,怎么肯放过昨日那样的好机会。只要说出真相,你还有脸再待在侯府吗?”

    这话也有道理。

    顾采蘋不吭声了。

    顾夫人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说道:“依我看,许瑾瑜心里中意的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顾采蘋一惊,脱口而出道:“会是谁?”有哪个男子能比姐夫更优秀更出色?等等......昨天在秦王府出现的,似乎确实有一个比纪泽更出众......

    “十有八九就是那位陈二公子了。”顾夫人语气是猜测,表情却很肯定:“不然,许瑾瑜怎么肯放过你。”

    若是嫁给陈元昭,自然比嫁给纪泽做填房更好。

    顾采蘋先是松了口气,然后酸溜溜的哼了一声:“就凭许家,怎么可能配得上安国公府。就算陈二公子救了许瑾瑜,也不代表什么。许瑾瑜的野心倒是不小,竟有这等攀高枝的心思。”

    顾夫人白了顾采蘋一眼:“许瑾瑜有没有这个野心,我们管不着。陈家人能不能看的中许瑾瑜,也是陈家的事,和我们没关系。你可别忘了你眼下最要紧的事是什么。”

    住在侯府,就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一年里不能成亲,总能先收拢住纪泽的心吧!

    一说起这个,顾采蘋顿时一肚子苦水。

    “我当然知道什么最要紧。可姐夫一直在军营,平日里根本就不回府。偶尔回府了,我也没什么机会和他见面说话。我想从纪妧这边入手,可恼的是她油盐不进,对我不冷不热的。倒是纪妤还算好应付,前两天送了一个璎珞宝石项圈给她,她对我就热络多了。”

    顾夫人略一沉吟,低声道:“既是如此,你以后就和纪妤多亲近一些。纪妧很快就出嫁了,将来这内宅就是纪妤母女的天下。你把纪妤哄好了,威宁侯夫人对你自然就会多几分好感。只要她们肯在世子面前夸你几句,这门亲事也就成了。”

    提到亲事,顾采蘋脸泛红霞,羞怯地点了点头。

    ......

    母女两个在屋子里说了许久的话。

    顾夫人走了之后,顾采蘋纷乱的心情总算平静了不少。

    娘说的对,现在最要紧的不是对付许瑾瑜,而是向小邹氏母女示好......正想着,朝霞匆匆的进来禀报:“小姐,许小姐来看你了。”

    什么?

    许瑾瑜竟然来了?!

    她来做什么!难道是要诘问那天落水的事?

    做过亏心事的人,总难免有几分心虚。顾采蘋听到许瑾瑜的名字时,神色顿时僵了一僵:“她怎么会来了?”

    朝霞小心翼翼地应道:“这个奴婢也不清楚。小姐若是不想见她,奴婢这就出去回一声,就说小姐身子不适,让许小姐改日再来。”

    顾采蘋深呼吸一口气:“不用了,让她进来吧!”

    迟见早见都要见。反正躲不过去,索性当面说个清楚明白。

    片刻之后,许瑾瑜进来了。

    顾采蘋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又觉得这样太过示弱,故意摆出一副不屑又冷淡的表情:“你来找我做什么。”

    许瑾瑜一眼就看出了她的色厉内茬,慢悠悠的笑了一笑:“顾姐姐,我来找你做什么,难道你猜不出来吗?”

    ......果然是来秋后算账的!

    顾采蘋头脑轰的一声,不知是恼怒还是羞愧,抑或是两者兼而有之,总之,一张俏脸涨红了:“许瑾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顾采苹:现在你们总该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吧!有这么一个娘,我当然会长歪!

    顾氏:......别把责任都推到亲娘身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