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七章 震惊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顾采苹心里一紧,俏脸泛白,连身子也有些坐不稳了。

    一定是许瑾瑜来了!

    朝霞去开了门。

    不出所料,果然是小邹氏一行人来了。许瑾瑜也在其中。顾采苹见到的许瑾瑜一刹那,表情不自觉的僵硬了起来。

    许瑾瑜似是看穿了她的心虚和仓惶,意味深长的扯了扯唇角。

    顾采苹悄然握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待会儿不管许瑾瑜说什么,她一律都不承认。反正此事只有她和许瑾瑜心知肚明,根本无人可以作证!

    小邹氏看着顾采苹失魂落魄的狼狈模样,心里只觉得快意,口中假惺惺的关切道:“刚才听人禀报,你和瑾娘一起落了水,我们都被吓的心神不宁。还好你们两个都没大碍。现在感觉怎么样?”

    顾采苹勉强挤出笑容:“多谢伯母关心,换了干净的新衣之后已经好多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水喝的多了一点,有点涨......

    还有衣服湿透了沾在身上,在众人面前出丑的难堪......

    还有提心吊胆的盘算着如何应付众人得知真相后的鄙夷......

    正想着,许瑾瑜走了过来。

    顾采苹顿时全身紧绷,心中警铃大作。许瑾瑜这是要揭露真相了吧......哼!说就说,她才不怕!

    许瑾瑜看着顾采苹紧张苍白的俏脸,心里暗暗好笑。虽然她已经决心要将此事遮掩过去,不过,在这之前,让顾采苹多紧张忐忑一会儿也无妨,也算是给她一个难忘的教训。

    “顾姐姐,你难道没有话要对我说么?”半晌,许瑾瑜才缓缓张了口。

    顾采苹脑中紧绷的那根弦,啪的一声断了。

    “我有什么可说的?”顾采苹的声音有些尖锐,带着色厉内茬装腔作势的愤怒:“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落了水。连累的我也跟着落了水。我还没怪你,你怎么好意思来指责我?”

    许瑾瑜似乎有些讶然:“顾姐姐,你......”

    最难说的话已经说出了口,顾采苹索性撕开了脸皮。声音愈发尖刻:“我一个清白的姑娘家,今天无端被你连累落水。你有陈二公子相救,我却在众人面前出了丑丢了人。若是声名被毁,你赔的起么?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明里暗里总是刁难我。可你真的不该这般狠毒。用这样的法子来报复我!”

    ......许瑾瑜被顾采苹的厚颜无耻颠倒黑白惊到了!

    不过,顾采苹越无耻,许瑾瑜越坚定了遮掩真相的念头。

    顾采苹和纪泽简直是天生一对。她可不能早早揭露顾采苹的真面目,免得小邹氏抓着顾采苹的把柄不放。

    顾采苹越说越流畅:“......趁着现在大家都在,我把事情的真相都说出来。或许你会怪我没替你遮掩,可我心中实在气不过......”

    “顾姐姐,对不起!”许瑾瑜忽的握住了顾采苹的手,眼眶隐隐泛红:“都是我一时不慎,连累了你!”

    顾采苹:“......”

    她没听错吧!!!

    许瑾瑜竟然没辩驳,就这么背了黑锅!!!

    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可事情的真相她们两个都很清楚。明明是她用力推了一把,所以许瑾瑜才会没站稳落了水。许瑾瑜愤怒之余拖上她一起跌落水池。

    她刚才反咬一口,厉声指责,是想来个恶人先告状,为自己抢一丝先机......可许瑾瑜的反应也太出人意料了!

    许瑾瑜对着顾采苹见鬼一样的表情,流露出了一脸的愧疚和自责:“是我牵累了你,你生我的气也是应该的。不过,我真的不是有意拖你入水。当时你离我最近,我一时情急,反射性的就抓住了你的手。我现在给你陪个不是。还请顾姐姐大人大量,别放在心上。”

    说着,敛衽行了一礼。

    顾采苹完全被惊住了,半晌都没说出一个字来。

    纪妧误以为顾采苹还在生气。笑着打起了圆场:“好在你们两个都及时被救,没什么大碍。顾四妹妹,瑾表妹已经向你陪不是了,你就原谅她这一回。”

    许瑾瑜眨了眨水盈盈的眼,一副可怜兮兮令人心软的模样:“顾姐姐,你就原谅我吧!”

    ......这到底是个什么诡异的情况!

    顾采苹头脑一片混乱。口中干巴巴的应了句:“你......我......我不怪你了。”

    整件事从头到尾都不对劲!

    许瑾瑜到底在算计什么?

    许瑾瑜释然的笑了起来:“顾姐姐不生我的气就好。今天落水只怕会受了寒气,回府之后可得好好歇上几天,再喝些定神压惊的药。”

    需要定神压惊的人是她好吗?

    顾采苹挤出一个笑容,心里不但没松口气,反而更提心吊胆了。

    ......

    因为许瑾瑜和顾采苹落水一事,众人都没了做客的兴致,很快就向秦王妃辞行。

    秦王妃特地安抚了许瑾瑜顾采苹几句,又赏了两株上好的人参。

    安宁公主拉着纪妧的手依依不舍......眼角余光瞄到许徵清隽的侧脸,心中更不舍了。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可以接近许徵,谁能想到忽然冒出落水的意外!

    过了今天,想再见许徵,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许徵偶尔转头,正好迎上安宁公主含情脉脉的眼神。

    许徵似对安宁公主的心意一无所察,神色如常的移开了目光。

    此时,秦王也来了内堂。众人不免又要向秦王行礼辞行。

    秦王十分随和的拍了拍许徵的肩膀,笑道:“今天未曾喝的尽兴致,过些日子有了闲空,我约上玉堂去喝酒,你也一起来。”

    许徵推拒不得,只能笑着应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总觉得秦王待他格外的不同,似乎不止是欣赏他的才华人品......

    许瑾瑜一直留意着秦王的一举一动,此时心里也是一阵异样。

    兄长的优秀出色她当然很清楚,秦王会赏识他不出意料。可是,秦王也太随和可亲了。拍肩膀这么亲昵随意的举动,莫名的有些别扭。更不用说,秦王还主动邀许徵赴宴喝酒......

    她到底忽略了什么?(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