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恩人章 章 章 章 章 章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满心不情愿的被邹氏“押着”去谢恩。

    许徵似是看出了她的不情愿,低声说道:“待会儿一切由我和娘应付,你就别出声了。”清白的姑娘家,遇上这等事耿耿于怀也是难免的。他这个做兄长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可眼下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陈元昭救了许瑾瑜是事实,总得去道谢。

    许瑾瑜定定神,冲许徵笑了笑。

    没关系,忍一忍敷衍过去了事。

    陈元昭待着的客房门虚掩着,并未关紧,里面隐约传来了叶氏的声音:“元昭,你今日怎么会突然跳水救人?听说救的还是一个姑娘家,是那位许家的小姐......”

    陈元昭大概是不耐烦叶氏的盘问,一直都没出声。

    许徵亲自上前敲了门:“请问陈二公子可在里面?”

    屋子里的声音静了一静。

    门很快开了,是那个高大冷肃的侍卫周聪。

    邹氏姐妹两人先走了进去,许瑾瑜硬着头皮也跟了进去。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再和陈元昭打照面。可谁让人家成了她的“恩人”呢?于情于理这一趟都非来不可!

    许瑾瑜进了屋子之后,低眉顺眼的站在邹氏身边,压根没抬头看任何人。

    因此,也就错过了陶氏和叶氏投来的目光。

    陶氏原本就对许瑾瑜有偏见,现在出了落水被救这档子事,看许瑾瑜就更不顺眼了。

    什么意外落水!分明是举止不端,故意引~诱陈元昭救她。想用清名被毁这一招攀上安国公府......哼!这番心机算是白费了!先不说许家家世低微,根本配不上安国公府。更不用说陈元昭生性冷漠,根本不近女色。许瑾瑜就是长的再美,陈元昭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叶氏的反应就微妙多了。

    这么多年来,何曾见过陈元昭对女子如此留心?

    如果陈元昭无意,别说是落水,就是跳进水里他也不会多看一眼。此次竟主动救人......

    叶氏的目光掠过许瑾瑜温婉姣好的脸庞,眸光微闪。

    邹氏一脸感激的说道:“瑾娘不慎落水。承蒙陈二公子及时相救,我们母女心中感激不尽。今日是在王府做客,只能口头致谢。改日我一定领着瑾娘,亲自登门道谢。”

    叶氏笑的十分温和:“许太太客气了。对元昭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再说了。我们本就是姻亲,彼此守望相助也是应该的。”

    姻亲两字一出,别说邹氏,就连小邹氏也有些受宠若惊了。

    小邹氏这个威宁侯夫人看着风光,可毕竟是庶女出身。又是继室。在侯府里作威作福无妨,可到了勋贵女眷云集的场合,不免就有些底气不足的感觉。安国公府和威宁侯府确实是姻亲,不过,这份姻亲关系和小邹氏没什么关系。这位家世身份美貌都胜过自己的安国公夫人,显然瞧不上小邹氏,平日见面最多是客气的寒暄几句罢了。

    今日,叶氏却显得格外亲切随和,和邹氏闲聊了几句之后,又微笑着看向许瑾瑜:“你的闺名是瑾娘吗?”

    长辈张口询问。许瑾瑜不得不答:“我的闺名是瑾瑜。”

    声音温润悦耳动听。

    叶氏眼里的笑意多了几分:“瑾瑜,握瑾怀瑜,是个好名字。”又对陈元昭笑道:“幸好你今日动作快,及时救了许小姐。姑娘家身子柔弱娇贵,可禁不起折腾。”

    叶氏这么一说,许瑾瑜也不好再装鹌鹑了。走上前两步,端端正正的行了一礼:“多谢陈二公子的援手之恩。”

    两人免不了要打一个照面。

    陈元昭下意识地看了许瑾瑜的俏脸一眼,不知想起了什么,浓眉皱了一皱,依旧是冷淡的语气:“不会水。就离水塘远一点。”

    不会水还靠水池那么近,是嫌命长活的不耐烦了吗?

    这句话虽没说出口,却在陈元昭的神色中表露无遗。

    许瑾瑜心里的火气嗖的就冒了出来。

    我爱靠多近靠多近,和你有什么关系!谁让你多事救我了?就算你出手相救。也没资格对我的行为指手画脚吧!

    “谢谢陈二公子提醒。”许瑾瑜皮笑肉不笑地应道:“今天的意外,足够人心惊胆战。就是陈二公子不说,我也绝不敢再靠近水塘边了。”

    道谢的话说的中规中矩,听不出什么毛病来。

    只有正对面的陈元昭敏锐的捕捉到了她眼底的不以为然和不悦。

    什么柔顺温婉,根本都是伪装。

    许徵抢上前一步,笑着说道:“此次是瑾娘一时不慎落了水。有了这个教训,以后自然会加倍小心。”袒护之意十分明显。

    陈元昭淡淡地瞄了许徵兄妹一眼,不再说话。

    道谢也差不多了。小邹氏冲邹氏使了个眼色,姐妹两个和叶氏陶氏客气地道了别。许瑾瑜悄然松口气。

    总算不用再对着陈元昭了!

    当然了,她绝不是怕他!她就是看那张冷厉无情的俊脸不太顺眼而已。

    ......

    许瑾瑜等人离开之后,陶氏立刻冷哼一声:“几个姑娘家在水池边赏鱼,怎么偏巧就她一个人落了水?依我看,这个许瑾瑜可不是什么温柔纯良的性子。元昭,你当时也太冲动了。让侍卫去救人就是了,怎么自己就冲过去了?今日来秦王府来做客的人可不少,这事一旦传开了,对你的声名可不好。”

    此言一出,就连叶氏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话说的可实在有些刻薄。

    谁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一个不会水的姑娘家,落水肯定是意外。退一步说,就算许瑾瑜有这个心接近陈元昭,也得看陈元昭肯不肯救人。这种事情传开了,对女子的声名影响更大吧!对男子能有什么影响?

    再说了,陈元昭不近女色的名声早就传的人尽皆知。谁也不会多心多想。

    陶氏还待张口再说,叶氏忽的半真半假的笑道:“二弟妹似乎对许小姐格外的不喜,莫非许小姐做过什么令你不高兴的事?”

    陶氏神色一僵,讪讪的否认:“没有的事,大嫂怎么会这么想。我一共才见她两回,连话也没说过几句,何来的偏见。”

    “没偏见就好。”叶氏淡淡一笑:“否则,这些话若是传出去了,只怕会造成误会。我们和威宁侯府毕竟是姻亲,说话行事还是宽厚一些的好。”

    论口舌,陶氏哪里是叶氏的对手,几句话便败下阵来,挤出笑容道:“大嫂说的是,刚才是我一时激动失言了。”

    陈元昭对两人的言辞交锋不感兴趣,起身道:“我先出去了。”

    说着,便走了出去。

    这一次,面色不愉的轮到叶氏了。

    陈元昭自小就少言冷语,性子冷漠。自进了军营之后,愈发的冷厉。和她这个亲娘也不甚亲近。此次陈元昭回京之后,母子两个之间像隔着一层厚厚的冰,淡漠而生疏。

    叶氏有心缓和,可惜陈元昭很少回府,偶尔见了面,几句话不说就不欢而散......

    陶氏见叶氏面色难看,心里陡然舒坦了不少。

    安国公夫人这名头听着风光,可细细比较起来,叶氏的处境比她也强不了多少。

    她虽然早早就成了寡妇,好赖还有一个听话孝顺的儿子。叶氏和丈夫貌合神离,安国公已经多年没踏进过叶氏房门半步,美貌的小妾倒是一个接着一个的纳进府里。长子长媳对叶氏不过是面子上的恭敬,唯一的亲儿子陈元昭,常年不在府里,既不贴心也不听话。

    “大嫂,元昭素来就是这样的性子,你也别放在心上。”陶氏好言安慰:“他是在军营里待的久了,性情也变的冷硬,说不出什么软话来。以后成亲娶妻了,自然就会好了。”

    ......这到底是安慰还是戳她的心窝?

    叶氏心中冷笑不已,面上却露出笑意:“是啊,我也盼着他早点娶妻生子,为陈家开枝散叶。可就他这副脾气,有哪家的姑娘肯嫁给他!我这个当娘的简直操碎了心。”

    陶氏颇有些感同身受,轻叹一声:“可怜我们这些做母亲的,整日里为儿子烦心。如果儿子听话还好,最怕就是操了心还不领情。”

    叶氏再一次被戳中痛处,扯了扯唇角道:“罢了,不说这些了。元昭已经起身走了,我们也去向秦王妃辞行吧!”

    ......

    另一处客房里。

    顾采蘋换了干净的衣服之后,一直呆呆的坐在那儿,神色变幻不定。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目露怨恨,夹杂着慌乱不安,俏脸隐隐有些扭曲。

    怎么办?

    她要怎么办?

    许瑾瑜一定会把被她推的落水的事情说出来,到时候,她要怎么面对小邹氏等人?又有什么脸去见姐夫?

    她之前到底是着了什么魔怔,怎么就冒出一个那么愚蠢的主意来!现在全完了,她苦心维持的端庄知礼温柔形象,很快就要被许瑾瑜揭穿了。

    眼下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死不承认!绝不能承认!

    顾采蘋心绪纷乱之际,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然后,敲门声响了起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