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五章 遮掩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许瑾瑜是被救起来了,可水池里还有另一个落水的少女呢!

    顾采蘋稍稍通一些水性,在水中可怜的扑腾几下,又迅速的往水下沉。

    “救命......”嘟嘟,喝了一口水。

    “快救命啊......”又喝了一口水。

    纪妤嚷了起来:“顾四姐姐还在水池里呢!”到底刚拿了人家一个项圈,纪妤还算有几分良心,总算没忘了帮顾采蘋嚷一声。

    众人齐刷刷地看了过去。是啊,水池里还有一个可怜的顾采蘋呢!

    秦王显然对英雄救美兴趣不大,戏弄地看向陈元昭:“子熙,反正你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一个也是救,两个也是救,不如你......”

    话还没说完,就见陈元昭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秦王:“......”

    两人也算自小一起长大,秦王对陈元昭的臭脾气再熟悉不过,无奈的笑了一笑。又看向纪泽:“玉堂,还是你下去救人吧!”好赖是你的妻妹,你不救谁救?

    纪泽既知道顾采蘋的心意,哪里还肯碰这样的麻烦,立刻皱眉抚额:“今日中午喝的多了,现在还昏昏沉沉的,只怕是不能下水。”

    许徵倒是会水,可他抱着许瑾瑜,绝不可能下水救人。

    至于楚王,自小就体弱多病,谁敢让楚王下水,就等着叶皇后大发雷霆吧!

    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办法了。

    秦王果断地吩咐身后的侍卫:“谁会水,立刻下水救人,本王一定重重有赏!”

    ......可怜的顾采蘋,在水池里不知喝了多少水,终于被一个侍卫救了上来。湿透的衣服紧紧贴着身子,曲线毕露无疑。

    顾采蘋羞愧的根本不敢抬头看人,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她想算计许瑾瑜,却没想到许瑾瑜反应如此之快,将她也一并拖着落了水。更可气的是。陈元昭只救了许瑾瑜,压根没管她。纪泽的淡薄无情,更令她心碎难堪......

    在场的男子其实也没几个在看顾采蘋的。许徵已经抱着许瑾瑜转身离去,纪妧和安宁公主也离开了。

    丫鬟朝霞也被这一幕惊到了。忙扶起顾采蘋。

    纪妤见顾采蘋实在可怜,难得发了回善心:“顾四姐姐,我陪你一起去客房,先换了干净的衣服再说。”

    至于一路上会受到的异样眼光......这就没办法了!

    ......

    离水池边最近的院子,正巧是秦王的一个侍妾的住处。

    进了院子之后。秦王吩咐一声,那个侍妾立刻命人打开客房,迅速的去找了几身干净的新衣来。女子的衣裙好找,至于陈元昭,身材和秦王相若,只比秦王高了一些,找一身秦王的衣服就行了。

    许徵将许瑾瑜抱着进了客房。

    许瑾瑜站直了身子,下意识的用披风裹紧了身子。兄妹感情再好,毕竟男女有别,这样站在许徵面前。她也有些尴尬。

    “对着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许徵故作轻松自若的开起了玩笑:“好了,不过是桩小事,快些换上干净的衣服。”

    许瑾瑜定了定心神:“好,我现在就换。”见许徵没动弹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许瑾瑜窝心又无奈的笑了笑:“大哥,你不出去,我怎么换衣服?”

    这次,轮到许徵有些尴尬的红了脸,很快退出了屋子。

    许瑾瑜松了口气。

    这时,初夏才眼眶红红的走上前来:“小姐。奴婢真是没用,你落了水,奴婢空在水池边着急却不敢去救你。”

    许瑾瑜笑着安抚:“这个怎么能怪你。你又不会水,下了水池也只有喝水沉底的份。不但救不了我,还会添乱。好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快来伺候我更衣。”

    初夏用袖子擦了眼泪,走到许瑾瑜身边。

    秦王这位侍妾还算细心,准备了一身崭新的衣服鞋袜,虽然不完全合身。可在仓促之余能准备好这些,已经算不错了。

    擦拭了身子,换了干净的衣服鞋袜,还要将湿漉漉的长发擦拭干净。主仆两个忙活了一炷香的时间。

    门被轻轻敲响了。

    “瑾表妹,是我。”

    是纪妧的声音!许瑾瑜立刻命初夏开了门。

    门开了之后,纪妧和安宁公主一前一后走了进来。两人打量许瑾瑜一眼,见她除了面色略有些苍白之外别的毫无异样,齐齐松了口气。

    “刚才可真把我吓坏了,”安宁公主迫不及待的说道:“好端端的,你和顾四小姐怎么会落了水?”

    纪妧似想到了什么,皱起了秀气的眉头:“瑾表妹,是不是有人推了你一把?”

    许瑾瑜面不改色的应道:“没人推我,我刚才不小心滑了一下,正巧顾姐姐就站在我身边,我顺手抓住了她,没想到两人竟一起落了水。”

    .......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纪妧疑惑地看了许瑾瑜一眼。可许瑾瑜神色坦然,丝毫看不出说谎的样子。更何况,许瑾瑜也没有庇护顾采蘋的必要。

    看来,确实只是一个意外。

    纪妧心中想着,口中笑着安慰道:“好在二表哥动作快,先救了你上来。你没吃什么苦头。”

    顾采蘋可就惨多了!在水池里不知喝了多少水才被救起来,又一路走到这个院子。现在躲在客房里,根本就没脸见人。

    活该!

    许瑾瑜心中冷笑一声。顾采蘋居心不正,故意趁着众人没留意的时候推她落水,想让她当众出丑。可惜事与愿违,真正出丑丢人的是顾采蘋自己。

    这就叫恶人有恶报!

    不过,现在还不是揭露顾采蘋真面目的时候。这种事一旦披露出来,顾采蘋的名声可就完了,小邹氏也就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阻止纪家和顾家的亲事。

    所以,她才出言替顾采蘋遮掩。

    门外又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

    ......

    “瑾娘!”邹氏人未至声先至,进了屋之后,急急地打量许瑾瑜几眼:“你怎么落水了?现在怎么样了?”

    随着邹氏进来的,还有小邹氏和秦王妃。

    许瑾瑜轻描淡写地应道:“刚才是一个不小心才落了水。幸好陈二公子及时救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娘,你不用担心。”

    怎么能不担心?

    好好的出去,不到一个时辰。就传来女儿落水的消息。邹氏吓的双腿都软了。

    她确实偏心许徵,可也是疼爱女儿的。万一许瑾瑜有个什么意外,她这个当娘的不知揪心揪肺的有多难受。

    邹氏眼眶一红,哽咽着说道:“你这丫头,平日最是沉稳仔细。今日怎么偏偏出了这等意外。幸好及时被救了,万一有个什么好歹,你让娘怎么办?”说着,将许瑾瑜搂进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被邹氏这么一搂一哭,许瑾瑜既觉得酸涩,又有些窝心。

    自从父亲去世之后,邹氏对兄长愈发看重,很多时候都偏心着许徵忽略了她。她表面不介怀,心里偶尔想起的时候也觉得不是滋味。邹氏此时的真情流露。让她总算又体会到了亲娘的疼爱和温暖。

    小邹氏走上前来,假惺惺的安慰了几句:“大姐,你也别哭了。瑾娘现在没事,比什么都强。”顿了顿,又故作不经意的问道:“瑾娘,顾四小姐也和你一起落了水是么?”

    许瑾瑜伏在邹氏的怀里,没有抬头,低低的嗯了一声。

    小邹氏眸光一闪:“说来也真是太巧了。你们两个怎么会一起落了水?若说一个人不小心也就罢了,总不会两个人都‘不小心’吧!瑾娘,这里没有外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只管说。姨母一定为你做主!”

    如果是顾采蘋推许瑾瑜落水,小邹氏正好有了发作顾采蘋的理由。

    如果不是顾采蘋......只要许瑾瑜一口咬定是顾采蘋,谁还会不信?

    小邹氏满含期待的看着许瑾瑜。可惜。许瑾瑜说出口的话却让小邹氏失望了:“姨母,说起来今天的事要怪我。我脚下一滑,当时无意中抓到了顾姐姐的手,拖得她一起落了水。待会儿我可要去给顾姐姐道歉才是。。”

    ......这个蠢笨的东西!连这点暗示也听不懂!

    小邹氏咬牙暗恨,面上却不好流露出来,强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待会儿可得好好给顾四小姐陪个不是。”

    许瑾瑜乖乖地应了。

    邹氏激动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定定神说道:“这次连累了顾四小姐也落了水,确实是你的错。我和你一起去见顾四小姐。”想了想又说道:“多亏了陈二公子相救,你才安然无恙。应该先去谢恩才对。”

    谢恩......

    许瑾瑜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之前压抑的羞恼又浮上了心头。

    凭什么要谢他?

    她落她的水,又不是她求着他救她!如果不是他多事,大哥就会跳进水池里救她,也就不会闹出那么多尴尬了。

    他抱了她!

    他看了她湿透的身子!

    他还那副无动于衷的表情......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件事很快就会传开。到时候若是传出什么流言蜚语怎么办?(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提问:许瑾瑜为什么会恼羞成怒?

    读者一:我知道我知道!因为被顾采蘋推的落了水!

    读者二:楼上猪脑子,鉴定完毕!

    读者三:给二楼点赞!

    读者四:别歪楼!继续讨论!

    读者五:这还用讨论吗?当然是生气陈二抱了看了!

    读者六:其实,真正生气的是陈二抱了看了还是面无表情吧!

    许瑾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