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四章 落水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再漂亮的鱼,看多了也觉得腻歪。

    更何况,安宁公主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什么鱼上。

    安宁公主看了一会儿就收回了目光,笑着请教起了许瑾瑜有关刺绣方面的问题。

    身为公主,自幼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诗词书画样样都是必学的。宫里擅长女红的宫女一抓一大把,根本劳烦不到娇贵的安宁公主动手。因此,安宁公主女红平平也是难免的。

    安宁公主对女红其实没什么兴趣,不过,为了心里那点羞人的小心思,硬是装出了兴致勃勃的样子来。

    许瑾瑜早就窥破了安宁公主的心思,可谁让人家是公主呢?有个九五之尊的父亲,想怎么任性都可以!更何况,到目前为止,安宁公主也没表现出什么令人不喜的地方。相反,这么一个尊贵骄矜的公主,一直放下架子在向她示好......

    “瑾娘,你学刺绣有多少年了?”安宁公主笑着问。

    许瑾瑜微笑着应道:“我从六岁起学刺绣,算起来也有八年了。”何止八年。前世她在绣衣阁里做了八年绣娘,绣花针早已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安宁公主好奇的追问:“你学的是苏绣吧!”

    许瑾瑜点了点头,说起最擅长最喜欢的刺绣,话比平日多了不少,眼中也闪出了光芒:“苏绣行针匀称,针法活泼,色泽清雅,绣工细致,绣出的图案栩栩如生。比起蜀绣湘绣来更甚一筹。光是针法就有数十种。双面绣是苏绣中的珍品,没有几年以上的苦功是学不来的。普通的针法有套针、抢针、齐针......”

    不止是安宁公主听的入神,就连纪妧等人也下意识的围拢过来倾听。

    顾采蘋不动声色中,已经站到了许瑾瑜的身侧。她目光游移不定,不时的瞄水池一眼。

    这里离水池很近。

    只要稍稍用力,就能装着“意外”地碰到许瑾瑜.......

    那一团熊熊燃烧的嫉火在胸膛里涌动不息,令她嫉恨的无法克制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让许瑾瑜在众人面前丢人出丑。不过,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众目睽睽之下。她根本没办法做手脚。

    最佳的机会是等许徵前来。那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会落在许徵的身上,她也就有了动手的机会......

    想到许瑾瑜落水后的窘迫失态,顾采蘋的心中就一阵快意,连心跳也比平日快了许多。

    她默默地耐心地等待了许久。

    安宁公主终于忍不住了。吩咐宫女去花厅叫许徵过来。

    许瑾瑜不好出言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雪晴的身影远去。她心神有些不宁,也没了兴致说话。

    安宁公主正沉浸在即将见到许徵的喜悦中,根本没留意许瑾瑜的沉默。

    很快,一行人便出现在众少女的视线里。

    领先的一个。气度出众俊朗不凡,正是秦王。秦王身侧是一个文弱的清秀少年是楚王。另一侧的玄衣青年,身材高大,冷凝英俊,竟是陈元昭。

    纪泽和许徵稍稍居后。

    一行人俱是少见的人中俊彦,风采各异,令人一见之下神为之夺。

    许瑾瑜下意识的抬眼看了过去。

    正好迎上一双深幽冷然的眼眸。犹如深不见底的幽潭,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依然夺人心魄。

    许瑾瑜心里莫名的生出了凉意。这是她第三次见陈元昭了。前两次她就有着隐约的预感,总觉得陈元昭对她态度不善。甚至隐隐有些敌意。这一次终于可是证实,这种感觉绝不是空穴来风。

    可是,这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是因为陈元青,上次在墨渊居她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难道是因为她说过的那番话?

    安宁公主远远地看到那个竹青色的挺拔身影,心中既惊又喜,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迈步迎了过去。纪妧等人也跟了上去。

    许瑾瑜略一迟疑,正要迈步,身侧的顾采蘋忽的用力推了她一把。

    短短瞬间,许瑾瑜甚至来不及愤怒。反射性地抓住了顾采蘋的胳膊。

    在顾采蘋的尖叫声中,两人一起落了水。

    ......

    这一幕实在出乎所有人意料!

    几个少女都被惊到了。可惜她们都是闺阁少女,谁也不会水,根本没办法下水救人。

    许徵又惊又怒又急。想也不想地飞跑来救人。他的水性不算特别好,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这些了,先救妹妹要紧......

    有一个人的动作比许徵更快。

    几乎只是一两个呼吸间,高大的青年男子便疾驰而至,毫不犹豫的跳进水池潜入水中。一转眼的功夫。青年男子便抱着一个身着秋香色衣裙的少女露出了水面。

    此时,许徵才堪堪赶到了水池边。

    落水的滋味实在不算美妙。

    许瑾瑜被呛了两口水,全身的衣裙都湿透了,薄薄的衣裙湿漉漉的贴着身子,十分狼狈。胸前的隆起,纤细的腰肢,纤细修长的腿,都若隐若现。更狼狈的是,她此时这副模样全部落入了陈元昭的眼中......

    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好心了,竟第一个跳进水池中救她?

    许瑾瑜匆忙仓促间抬头。

    陈元昭依旧是那副生人勿近的冰冷模样,仿佛没看到少女姣好的面容和曲线毕露的身子。

    许瑾瑜莫名的生出了恼火。这个陈元昭,实在太过分了......一副嫌弃她的模样,为什么又要跑来救她?白白亏欠了他那么大一个人情!更可气的是,他那是什么眼神?她一个清白的姑娘家,被他这样看光了,吃亏的是她好吗?

    陈元昭背对着水池边,倒是免了许瑾瑜在众人面前“亮相”的尴尬。

    许徵急切的声音响起:“多谢陈二公子救了妹妹,烦请二公子将妹妹交给我吧!”再这么看下去,妹妹的清誉可就全毁在陈元昭手里了。

    想到这些,许徵心中不由得暗暗恼怒。女子落水,岂是男子可以轻易相救的?这种桥段之后,往往都意味着以身相许......毕竟。落了水之后衣裙都湿透了,男子又是抱又是看的,所有的清名都被毁光了!

    可陈元昭摆明了是不可能娶许瑾瑜的。陶氏尚且嫌弃许家的家世,身为安国公嫡子的陈元昭。身份比起陈元青又贵重多了。更何况,陈元昭性情冷漠不近女色的名声满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恶!这个陈元昭,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比他还抢快了一步?!

    陈元昭头也没回,沉声喊了句:“周聪!披风!”

    一个高大冷肃的侍卫立刻到了水池边。微一用力,手中捧着的披风便飞了过去。

    陈元昭左手依旧抱着许瑾瑜,右手迅速的接住披风,宽大的披风落在了许瑾瑜的身上。将湿透的曼妙身子遮掩的严严实实。

    许瑾瑜松口气,水池边的许徵也松了口气。兄妹两个不约而同地说道:“多谢陈二公子相救!”

    陈元昭依旧什么也没说,只迅速地看了许瑾瑜一眼。

    许瑾瑜脸颊绯红。骤然落水呛水,然后忽然被一个男子救了,还被这样紧紧抱着。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是女子,很难保持什么冷静平静。

    隔着两层衣衫。依然能感觉到他结实有力的胳膊抱着她柔软的身子。

    明明性子比冰还冷,胸膛处却十分灼热。那份灼人的温度,和鼻息间嗅到的淡淡男子体味,令她全身都紧绷不自在......

    陈元昭抱着许瑾瑜在水池中转身。水池的水不算很深,约莫及至胸口。陈元昭个头高,水只及他腰际上一点。几步就走到了水池边。

    许徵忙接过许瑾瑜,高高提起的一颗心终于落回了原位:“多谢陈二公子。”

    这句感谢比刚才那句可要真诚多了。

    至少,陈元昭用披风保住了许瑾瑜的颜面和名节。至于陈元昭看到了多少......这个问题暂时还是别深究了。

    陈元昭扯了扯唇角,淡淡道:“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说着。从水池里上了岸。

    他这么下水池救人,全身也湿透了。玄色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显露出令所有男子都会嫉妒的完美身材。

    说来话长,其实从许瑾瑜落水到被救起再到被送到水池边的许徵手中。也就是眨了几次眼的时间。

    水池边的少女惊魂不定,一个个面色都不好看。

    秦王楚王纪泽此时也都赶到了。

    “瑾表妹没事吧!”纪泽关切地看了过来。

    许瑾瑜被宽大的披风裹住了身子,不会再有春光外露的风险。不过,许瑾瑜思绪纷乱,此时实在没心情说话,将头伏进许徵的怀里。接下来的事。就让兄长应对好了。

    “妹妹乍然落水,大概是受了些惊吓。”许徵的声音恢复了镇定:“不知王府最近的客房在哪里,请恕我失礼少陪片刻。”

    安宁公主和纪妧几乎不约而同的出声:“我也一起去。”

    许徵没有拒绝。男女有别,妹妹需要换干净的衣服,有纪妧他们陪着也是好事。

    ......等等,你们打算就这么走了么?

    是不是还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未完待续。)

    PS:  小剧场:

    等等,你们打算就这么走了么?

    是不是还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读者一:忘了谁?

    读者二:没忘吧!

    读者三:啊!水池里好像还有一个人!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