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十三章 池鱼

寻找失落的爱情Ctrl+D 收藏本站

    没等许瑾瑜张口,顾采苹便抢着笑道:“我也是第一次来王府,能和公主殿下同游花园,实在是我的荣幸。”

    安宁公主:“......”

    她什么时候张口邀请顾采苹一起同行了?这位顾四小姐,脸皮还真不是普通的厚......

    纪妧咬牙暗恨,却不得不若无其事的笑着打圆场:“人多才热闹,我和三妹也一起去好了。”

    以前出府得时刻留心为纪妤收拾烂摊子,现在又多了一个顾采苹!要不是碍于姻亲的颜面,她才懒得管顾采苹是否尴尬!

    安宁公主此时终于反应过来,笑着应道:“妧表姐说的是,还有陈四小姐,也一起去吧!”反正已经这么多人去了,也不在乎再多一个。

    陈凌雪抿唇一笑:“就是公主殿下不说,我也打算厚颜跟着去凑热闹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总算化解了刚才的尴尬。

    安宁公主打发身边的雪晴向秦王妃交代了一声,然后众人一起移步出了饭厅。

    此时正是午后,天气已经开始燥热。时下以皮肤白皙细腻为美,谁也不乐意顶着烈日被晒。少女没有不爱美的。可最娇贵的安宁公主都没吭声,其他少女也不好出言抱怨。

    好在秦王府里到处种了树木花草,有树荫遮挡着,总算多了几分凉意。

    安宁公主被众人围拥着,如众星捧月一般。换在平日,她并不介意这样的风光。可今日却在心中不乐意地撅了嘴。

    这么多人围着,她还怎么和许瑾瑜说悄悄话?

    当然了,在安宁公主的计划中,“悄悄话”的内容有大半都是关于许徵的。

    短短两回接触,已经足以让安宁公主看清许徵兄妹的亲密亲厚。她和许徵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从许瑾瑜这边入手,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怎么样才能让这些碍眼的人都闪的远一点呢?

    安宁公主苦恼的动起了脑筋。

    殊不知,许瑾瑜心中和她想的正好相反。

    绝不能和安宁公主太过亲近,免得日后牵扯不清。安宁公主暗中倾慕许徵的事。更不能说破。装傻充愣的应付过去了事。

    众人各怀心思,表面却热热闹闹地欣赏起了园子里的美景。

    秦王为人风雅,秦王府的花园也格外的雅致。假山奇石格外的多,还有一个极大的水池。水池边有许多可供站立观赏的石头。水池清可见底,色彩鲜艳斑斓的锦鲤在水池里悠闲地摆动着鱼尾。

    纪妤一看顿时心动了,笑着建议道:“公主殿下,我们去水池边赏鱼吧!”

    安宁公主笑道:“也好,三哥在这个水池里养了很多名贵的鱼。我们一起去开开眼界。”说着。又吩咐身边的宫女:“去取一些鱼食来。”

    许瑾瑜对赏鱼什么的其实没什么兴趣。

    在临安的时候,许家也有一个小池塘,里面养了一些金鱼。她年幼时淘气,去池塘捞金鱼,结果一个不小心落了水。幸好被及时救了上来。落水的回忆实在不愉快。时隔多年,她依然记得被水淹没时的慌乱无助害怕。

    自那之后,她对水池之类的地方就敬而远之了。

    许瑾瑜故意走的慢吞吞的,落在众人身后。

    偏偏安宁公主站定之后,便扬声喊道:“瑾娘,你怎么走的这么慢。快些到我这边来。”

    原本正想抢到安宁公主身边的顾采苹笑容一僵,盯着缓缓走过来的许瑾瑜,眼中闪过一丝阴沉。

    许瑾瑜并未留意到顾采苹的异样,十分不情愿地走到了安宁公主身边。

    不一会儿,宫女便拿着鱼食过来了。众人各分了一些撒进水池里,很快,便有许多鱼浮出水面,争夺鱼食。

    安宁公主亲热地挽起了许瑾瑜的胳膊,笑着一一细数:“这些色彩艳丽的是锦鲤,这锦鲤养起来最是娇贵。那条是红鲫。还有那一条是彩鲫......”

    安宁公主对水池里的各种鱼如数家珍。众人都被吸引了过来。

    许瑾瑜忍住甩开胳膊的冲动,微笑着侧耳聆听。心里却打定主意,不管安宁公主今日如何示好,说什么都无所谓。总之,牵扯到许徵的事只字不提。

    正想着,安宁公主清脆的声音便响了起来:“这满池的鱼,若是能入画中,一定十分好看。”

    许瑾瑜心中警铃大作,不动声色的笑道:“公主殿下若有这份雅兴。不如现在就命人去拿文房四宝来,以池鱼入画。我们几个厚颜做一回评判。”

    琴棋书画是名门闺秀们必学的,就算是不求上进的纪妤,书画也能见人。更不用说自小就被严格教养的安宁公主了。

    安宁公主却笑道:“我原本也颇以书画为傲,可上次在威宁侯府见识了许表哥的竹林图之后,却深愧不如。这池鱼图,当然要请许表哥来画最合适。”

    许瑾瑜笑容不减:“公主殿下如此赏识大哥的书画,我先代大哥谢过。不过,大哥现在正和世子秦王殿下他们在饮宴,只怕未必有闲空过来。”

    “这倒是无妨。”安宁公主的言语中终于有了几分公主的骄纵任性:“我命人去说一声,三哥肯定会放人的。”

    许瑾瑜:“......”

    安宁公主,你难道听不懂这是委婉的拒绝么?

    聪慧过人的纪妧此时也窥出些苗头来了,轻咳一声笑道:“公主殿下不必着急,派人去打断秦王殿下的午宴总有些不妥。倒不如先欣赏池鱼,等午宴结束了再派人去叫徵表弟过来。”

    安宁公主这才惊觉到自己太过急切,讪讪地笑了一笑:“也好,那就再等会儿好了。”

    许瑾瑜先是松口气,再一细想,又忍不住暗暗蹙眉。

    听安宁公主的话音,根本就没有放弃见许徵的意思。真是让人头痛!偏偏安宁公主身份尊贵,不能轻易开罪,就是拒绝,也得想个委婉的法子......

    沉浸在思绪中的许瑾瑜,没留意到顾采苹悄悄的靠近了一些。(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